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7.20

相關法條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567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0 月 13 日
要  旨:
憲法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對刑事被告而言,防禦權為其核心之一。為抵抗
來自檢察官之有罪控訴,端賴具有專業知識之辯護人,協助被告促使法院
實踐其應負之客觀法律義務,進而動搖其不利於被告事項之判斷,藉以落
實無罪推定、武器平等等原則,以符合憲法對公平審判之要求。因此,使
被告獲得辯護人充分之協助,即屬被告防禦權之重要內涵。憲法既保障被
告獲得辯護人充分完足協助之防禦權核心內涵,法院基於刑事訴訟法第 2
條所課予之義務,不待被告之請求,自應考量使被告在該審級獲致辯護人
協助之可能,賦予其訴訟上權利為實質有效行使之機會,方足與強制辯護
規定之立法目的相契合。故強制辯護之案件,被告不服第一審之判決而提
起上訴,如其上訴書狀全然未敘述理由者,第一審或第二審法院命其為補
正時,均應於裁定之當事人欄內併列第一審之辯護人,俾促其注意協助被
告提出合法之上訴書狀,以恪盡第一審辯護人之職責,並藉以曉諭被告得
向第一審之辯護人請求協助之目的;倘被告未及經第一審辯護人之協助已
自行提出上訴理由,但囿於專業法律知識或智能之不足,致未能為契合法
定具體理由之完足陳述時,基於其有受憲法保障其實質獲得辯護人充分完
足協助之防禦權之權能,第二審法院於駁回其上訴前,仍應為相同模式之
裁定,始符強制辯護立法之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抗字第 668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一)「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係憲法第八條第一項前段所明白揭
      櫫之基本人權,雖為確保刑事訴訟程序順利進行,使國家刑罰權得
      以實現,刑事保全程序設有羈押制度,衡諸實際,羈押係拘束刑事
      被告之身體自由,並押置於一定處所,致與家庭、社會及職業生活
      隔離,非特於心理上造成嚴重打擊,對名譽、信用等人格權之影響
      亦甚重大,乃干預身體自由最大之強制處分,自僅能作為保全程序
      之最後手段,允宜慎重從事。
(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首段文字即表明羈押之目的,唯在
      於保全之必要,且受比例原則限制。是倘單以犯重罪作為羈押之要
      件,除可能背離羈押應係不得已之最後手段性質外,其對被告武器
      平等與充分防禦權行使上之限制,亦有違背比例原則之虞,更因何
      異刑罰之預先執行,違背無罪推定原則所禁止對未經判決有罪確定
      之被告執行刑罰,及禁止僅憑犯罪嫌疑就施予被告類似刑罰措施之
      精神。考諸上揭(條項)第三款規定之法理,實係因被告所犯為死
      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可以預期將受
      重刑宣判,其為規避刑罰之執行而妨礙追訴、審判程序進行之可能
      性增加,國家刑罰權有難以實現之危險,是為防免其實際發生,在
      此維持重大之社會秩序及增進重大之公共利益之限度內(憲法第二
      十三條),乃具有正當性。從而,基於憲法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意
      旨,被告犯上開重罪條款且嫌疑重大者,仍應有相當理由認為其有
      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之虞,法院斟酌
      命該被告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等侵害較小之手段,均不足以確保
      追訴、審判或執行程序之順利進行,此際予以羈押,方堪稱係屬維
      持刑事司法權有效行使之最後必要手段。是被告縱然符合上揭第三
      款之羈押事由,法官仍須就犯罪嫌疑是否重大、有無羈押必要、有
      無不得羈押之情形予以審酌,非謂一符合該款規定之羈押事由,即
      得予以羈押。業經司法院釋字第六六五號解釋釋明在案。上揭所稱
      「相當理由」,與同條項第一款、第二款法文內之「有事實足認有
      ……之虞」(學理上解釋為「充分理由」)尚屬有間,其條件當較
      寬鬆。良以重罪常伴有逃亡、滅證之高度可能,係趨吉避凶、脫免
      刑責、不甘受罰之基本人性,倘一般正常之人,依其合理判斷,可
      認為該犯重罪嫌疑重大之人具有逃亡或滅證之相當或然率存在,即
      已該當「相當理由」之認定標準,不以達到充分可信或確定程度為
      必要。以量化為喻,若依客觀、正常之社會通念,認為其人已有超
      過百分之五十之逃亡、滅證可能性者,當可認具有相當理由認為其
      有逃亡、滅證之虞。此與前二款至少須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始足認
      有該情之虞者,自有程度之差別。再其認定,固不得憑空臆測,但
      不以絕對客觀之具體事實為限,若有某些跡象或情況作為基礎,即
      無不可。至相關之事實或跡象、情況,鑑於此非屬實體審判之核心
      事項,自以自由證明為已足,並不排斥傳聞證據,斯不待言。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