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8

相關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99.11.24)

第 25 條

犯第十條之罪而付保護管束者,或因施用第一級或第二級毒品經裁定交付
保護管束之少年,於保護管束期間,警察機關或執行保護管束者應定期或
於其有事實可疑為施用毒品時,通知其於指定之時間到場採驗尿液,無正
當理由不到場,得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許可,強
制採驗。到場而拒絕採驗者,得違反其意思強制採驗,於採驗後,應即時
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院(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補發許可書。
依第二十條第二項前段、第二十一條第二項、第二十三條第一項規定為不
起訴之處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或依第三十五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為免刑
之判決或不付保護處分之裁定,或犯第十條之罪經執行刑罰或保護處分完
畢後二年內,警察機關得適用前項之規定採驗尿液。
前二項人員採驗尿液實施辦法,由行政院定之。
警察機關或執行保護管束者依第一項規定通知少年到場採驗尿液時,應併
為通知少年之法定代理人。

刑事訴訟法(103.06.18)

第 27 條

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
同。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
、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應通知前項之人得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

第 67 條

非因過失,遲誤上訴、抗告或聲請再審之期間,或聲請撤銷或變更審判長
、受命推事、受託推事裁定或檢察官命令之期間者,於其原因消滅後五日
內,得聲請回復原狀。
許用代理人之案件,代理人之過失,視為本人之過失。

第 98 條

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第 158-4 條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
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87 條

證人具結前,應告以具結之義務及偽證之處罰。
對於不令具結之證人,應告以當據實陳述,不得匿、飾、增 、減。

第 192 條

第七十四條及第九十九條之規定,於證人之訊問準用之。

第 205-2 條

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
對於經拘提或逮捕到案之犯罪嫌疑人或被告,得違反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之
意思,採取其指紋、掌紋、腳印,予以照相、測量身高或類似之行為;有
相當理由認為採取毛髮、唾液、尿液、聲調或吐氣得作為犯罪之證據時,
並得採取之。

第 273 條

法院得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
人、輔佐人到庭,行準備程序,為下列各款事項之處理:
一、起訴效力所及之範圍與有無應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法條之情形。
二、訊問被告、代理人及辯護人對檢察官起訴事實是否為認罪之答辯,及
    決定可否適用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程序。
三、案件及證據之重要爭點。
四、有關證據能力之意見。
五、曉諭為證據調查之聲請。
六、證據調查之範圍、次序及方法。
七、命提出證物或可為證據之文書。
八、其他與審判有關之事項。
於前項第四款之情形,法院依本法之規定認定無證據能力者,該證據不得
於審判期日主張之。
前條之規定,於行準備程序準用之。
第一項程序處理之事項,應由書記官製作筆錄,並由到庭之人緊接其記載
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
第一項之人經合法傳喚或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法院得對到庭之人
行準備程序。
起訴或其他訴訟行為,於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欠缺而其情形可補正者,法
院應定期間,以裁定命其補正。

第 303 條

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一、起訴之程序違背規定者。
二、已經提起公訴或自訴之案件,在同一法院重行起訴者。
三、告訴或請求乃論之罪,未經告訴、請求或其告訴、請求經撤回或已逾
    告訴期間者。
四、曾為不起訴處分、撤回起訴或緩起訴期滿未經撤銷,而違背第二百六
    十條之規定再行起訴者。
五、被告死亡或為被告之法人已不存續者。
六、對於被告無審判權者。
七、依第八條之規定不得為審判者。

第 406 條

抗告期間,除有特別規定外,為五日,自送達裁定後起算。但裁定經宣示
者,宣示後送達前之抗告,亦有效力。

第 455-2 條

除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高等法院管
轄第一審案件者外,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或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於第一
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或簡易判決處刑前,檢察官得於徵詢被害人之意見後,
逕行或依被告或其代理人、辯護人之請求,經法院同意,就下列事項於審
判外進行協商,經當事人雙方合意且被告認罪者,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改依
協商程序而為判決:
一、被告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
二、被告向被害人道歉。
三、被告支付相當數額之賠償金。
四、被告向公庫支付一定金額,並得由該管檢察署依規定提撥一定比率補
    助相關公益團體或地方自治團體。
檢察官就前項第二款、第三款事項與被告協商,應得被害人之同意。
第一項之協商期間不得逾三十日。
第一項第四款提撥比率、收支運用及監督管理辦法,由行政院會同司法院
另定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3年台上字第 657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12 月 16 日
要  旨:
被害人乃被告以外之人,本質上屬於證人,其陳述被害經過,亦應依人證
之法定偵查、審判程序具結,方得作為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12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4 月 17 日
要  旨:
(一)訊問被告固不得以疲勞訊問方法,出於疲勞訊問之自白,亦不得作
      為證據。其旨在使被告具有意思決定之自由,而維護其自白之任意
      性。疲勞訊問亦應限於因處於疲勞狀態而壓抑或影響其自由意志,
      但卻仍對其進行訊問。故應依受訊問過程中,是否有足以應訊之體
      力及精神,以及是否對其自由意志有所影響而斷,與訊問時間長短
      ,並非必然關聯。又如已給予充分休息,縱訊問時間較長,亦非屬
      疲勞訊問。
(二)施用毒品者供稱其毒品之買受來源,不得作為販毒者有罪判決之唯
      一證據,仍須調查其他證據,以判斷是否與事實相符。而必要之補
      強證據,不以證明構成販毒犯罪之全部事實為必要,經綜合判斷,
      已達通常一般人所能確信其為真實者,即屬充分。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非字第 10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4 月 02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七編之一規定之協商程序(即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至第四百
五十五條之十一),固係仿效美國與義大利法例所制定,惟就協商程序之
開啟而言,當事人係經法院同意後,於審判外進行求刑及相關事項之協商
,並經雙方當事人合意且被告認罪,始由檢察官聲請法院改依協商程序而
為判決(參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第一項),足見法院不直接介入協商,以
確保裁判之客觀性及公正性。而協商之類型,參諸同法第四百五十五條之
四第一項第三款:「協商之合意顯有不當或顯失公平者」、第五款:「法
院認定之事實顯與協商合意之事實不符者」,不得為協商判決之規定,亦
顯見我國之規定與美國法例不同,僅得就「量刑」部分為協商,不得就「
罪名」為協商;且法院固須於協商之合意範圍內為判決,但協商判決所科
之刑,仍以宣告緩刑、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為限(參第四百五
十五條之四第二項後段)。是此所謂之協商,本質上係一種條件之交換,
當事人皆有其自己之考量。就檢察官而言,其重在國家刑罰之能否實現;
就被告而言,則意在犯罪後如何量刑;而法院則係以中立之立場,依據卷
證,審核協商之內容,如認合法、合理,即為協商判決,使「明案速判」
,減輕法院案件負荷,並求被告儘早脫離訟累,復歸社會,以符訴訟經濟
原則。故當事人既得以被告願受科刑之範圍或願意接受緩刑之宣告,進行
協商(參第四百五十五條之二第一項第一款),則協商程序顯係以被告之
認罪換取國家刑罰權之讓步。而檢察官為避免刑罰所欲追求之公平正義蕩
然無存,其與被告協商時,自不得同意與被告罪責顯不相當之刑(參檢察
機關因應刑事訴訟法部分修正條文增訂協商程序辦理事項參考原則第三點
第一項);從而,倘已達成協商之合意,當足認當事人雙方就被告之犯罪
事實、罪責輕重及其他法定加重、減輕事由已全盤納入考量。又協商既係
一種條件交換,基於當事人處分主義,固應予適度之尊重,但法院基於審
判獨立之原則,如認協商內容不符法律規定(參第四百五十五條之四第一
項)時,自不受當事人認罪及量刑協商之拘束,應裁定駁回協商之聲請,
以維當事人權益(參第四百五十五條之六)。倘法院審核結果,認協商內
容尚無違法或不當,並確認被告已知所認罪名、法定刑度及因適用協商程
序所喪失之權利(含由法院依通常程序公開審判之權利、詰問證人及與其
對質之權利、保持緘默之權利及依通常程序所得上訴之權利等),而於協
商合意範圍內為判決,亦足認法院於為協商判決之時,已具體審酌被告犯
罪之情形,核無不得為協商判決之消極事由,始於協商合意範圍內為判決
,量處適度之刑。則法院既接受當事人之協議而為判決,當事人自應受其
拘束,除有同法第四百五十五條之十但書所示情形外,自不許再事爭執而
提起上訴;而法院既同意當事人所為之協商內容且為協商判決,亦應受所
為協商結果之限制,縱判決確定後,發現有法定加重、減輕之事由,而協
商判決疏未認定及說明,亦係該判決之疏漏是否違法、如何救濟之問題,
要無認該判決量刑失衡,而得逕予裁定更正其刑可言。尤以判決確定後,
發現另有法定加重事由,倘准予裁定更正其刑,其主刑經更定後必較原處
之刑為重,不僅可能逾越協商程序須「於協商合意範圍內為判決」之規定
,致破壞協商程序中被告以認罪換取國家刑罰權讓步之「量刑協商」本質
;更嚴重損害保障被告訴訟權之憲法誠信原則,讓程序實質正當之基本要
求形同虛設。從而,縱於協商判決確定後,始發覺被告為累犯,亦無適用
刑法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前段規定更定(加重)其刑之餘地。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2 年度第 13 次刑事庭會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102 年 09 月 03 日
決  議:
採丁說,文字修正如下:
參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之立法理由,無論
共同被告、共犯、被害人、證人等,均屬被告以外之人,並無區分。本此
前提,凡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如欲以被告以外之人本於親身實
際體驗之事實所為之陳述,作為被告論罪之依據時,本質上均屬於證人。
而被告之對質詰問權,係憲法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基本訴訟權,被告以外
之人於審判中,已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者,因
其信用性已獲得保障,即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然被告以
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調查中(以下簡稱警詢等)
或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或因被告未在場,或雖在場而未能行使反對
詰問,無從擔保其陳述之信用性,即不能與審判中之陳述同視。惟若貫徹
僅審判中之陳述始得作為證據,有事實上之困難,且實務上為求發現真實
及本於訴訟資料越豐富越有助於事實認定之需要,該審判外之陳述,往往
攸關證明犯罪存否之重要關鍵,如一概否定其證據能力,亦非所宜。而檢
驗該陳述之真實性,除反對詰問外,如有足以取代審判中經反對詰問之信
用性保障者,亦容許其得為證據,即可彌補前揭不足,於是乃有傳聞法則
例外之規定。偵查中,檢察官通常能遵守法律程序規範,無不正取供之虞
,且接受偵訊之該被告以外之人,已依法具結,以擔保其係據實陳述,如
有偽證,應負刑事責任,有足以擔保筆錄製作過程可信之外在環境與條件
,乃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另在警
詢等所為之陳述,則以「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
之相對可信性)或「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
之絕對可信性),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係以
具有「特信性」與「必要性」,已足以取代審判中經反對詰問之信用性保
障,而例外賦予證據能力。至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未經具結所為之陳
述,因欠缺「具結」,難認檢察官已恪遵法律程序規範,而與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有間。細繹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
,經檢察官非以證人身分傳喚,於取證時,除在法律上有不得令其具結之
情形者外,亦應依人證之程序命其具結,方得作為證據,此於本院九十三
年台上字第六五七八號判例已就「被害人」部分,為原則性闡釋;惟是類
被害人、共同被告、共同正犯等被告以外之人,在偵查中未經具結之陳述
,依通常情形,其信用性仍遠高於在警詢等所為之陳述,衡諸其等於警詢
等所為之陳述,均無須具結,卻於具有「特信性」、「必要性」時,即得
為證據,則若謂該偵查中未經具結之陳述,一概無證據能力,無異反而不
如警詢等之陳述,顯然失衡。因此,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未經具結所為
之陳述,如與警詢等陳述同具有「特信性」、「必要性」時,依「舉輕以
明重」原則,本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
之同一法理,例外認為有證據能力,以彌補法律規定之不足,俾應實務需
要,方符立法本旨。本院九十三年台上字第六五七八號判例,應予補充。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