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5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3.06.18)

第 98 條

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60 條

證人之個人意見或推測之詞,除以實際經驗為基礎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第 166-1 條

主詰問應就待證事項及其相關事項行之。
為辯明證人、鑑定人陳述之證明力,得就必要之事項為主詰問。
行主詰問時,不得為誘導詰問。但下列情形,不在此限:
一、未為實體事項之詰問前,有關證人、鑑定人之身分、學歷、經歷、與
    其交游所關之必要準備事項。
二、當事人顯無爭執之事項。
三、關於證人、鑑定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
四、證人、鑑定人對詰問者顯示敵意或反感者。
五、證人、鑑定人故為規避之事項。
六、證人、鑑定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述。
七、其他認有誘導詰問必要之特別情事者。

第 166-2 條

反詰問應就主詰問所顯現之事項及其相關事項或為辯明證人、鑑定人之陳
述證明力所必要之事項行之。
行反詰問於必要時,得為誘導詰問。

第 166-7 條

詰問證人、鑑定人及證人、鑑定人之回答,均應就個別問題具體為之。
下列之詰問不得為之。但第五款至第八款之情形,於有正當理由時,不在
此限:
一、與本案及因詰問所顯現之事項無關者。
二、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者。
三、抽象不明確之詰問。
四、為不合法之誘導者。
五、對假設性事項或無證據支持之事實為之者。
六、重覆之詰問。
七、要求證人陳述個人意見或推測、評論者。
八、恐證言於證人或與其有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關係之人之名譽、信用或
    財產有重大損害者。
九、對證人未親身經歷事項或鑑定人未行鑑定事項為之者。
十、其他為法令禁止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42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1 月 20 日
要  旨:
施用毒品者所稱向他人購買毒品之供述,須無瑕疵可指,並有其他補強證
據佐證,以擔保其供述之真實性。所謂補強證據,係指該毒品購買者之供
述外其他足以證明指述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且所補強
者,固非以事實之全部為必要,然仍須與施用毒品者關於相關毒品交易供
述具有相當程度之關聯性,使一般人無合理懷疑,而得確信其供述為真實
,始為相當。又證人證言之憑信性如何,係屬證據證明力之判斷,並為事
實審法院之職權,但應依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判斷,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五條第一項但書定有明文。從而,事實審法院評估供述證據之憑信性,
以決定供述證據之取捨,自須綜合案內一切證據為整體觀察為判斷,並應
審酌證人言詞陳述內容有無與事理扞格、自我矛盾或不據實陳述之動機等
情形,以確保證人證言之真實性。是以,證人在審判上陳述與先前審判外
陳述不一致,自得作為彈劾證言憑信性之事由。而於證人陳述前後不符或
相互間有所歧異時,究竟何者為可採,事實審法院雖可本於經驗或論理法
則,斟酌其他情形,作合理比較,定其取捨;若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與真實
性無礙時,固得予以採信。然證人於警詢、偵查及審理時就基本事實陳述
一致,並非即可認定為真實,仍須就證人基本事實之陳述何以與真實性無
礙之心證理由,於判決內詳為說明,否則即有判決理由不備之當然違背法
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467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9 月 13 日
要  旨:
兒童性侵害偵訊輔助娃娃係被複製成人體各部位器官之柔軟布娃娃,作為
輔助被害兒童陳述之工具,使被害兒童得以回想或重演過往事情之經過,
旨在引起被害兒童之記憶,進而為事實之陳述,屬於記憶誘導,參照刑事
訴訟法第 166-1  條第 3  項第 3  款規定於行主詰問階段,關於證人記
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得為誘導詰問之相同法理,應予
容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87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01 日
要  旨:
檢察官或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對於證人之訊問或詢問,除
禁止以不正方法取供以擔保其陳述之任意性外,對於訊問或詢問之方式,
刑事訴訟法並未明文加以限制。因此,訊問者或詢問者以其所希望之回答
,暗示證人之誘導訊問或詢問方式,是否法之所許,端視其誘導訊問或詢
問之暗示,足以影響證人陳述之情形而異。如其訊問或詢問內容,有暗示
證人使為故意異其記憶之陳述,乃屬虛偽誘導,或有因其暗示,足使證人
發生錯覺之危險,致為異其記憶之陳述,則為錯覺誘導,為保持程序之公
正及證據之真實性,固均非法之所許。然如其之暗示,僅止於引起證人之
記憶,進而為事實之陳述,係屬記憶誘導,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
條之一第三項第三款規定於行主詰問階段,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
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得為誘導詰問之相同法理,則無禁止之必要,應予
容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94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08 日
要  旨:
按當事人聲請調查之證據,必須具有調查之必要性,欠缺必要性之證據,
不予調查,自可認於判決無影響。又刑事被告固有對證人詰問之權利,但
以證人能到場作證者為限。又法院依證人住、居所並查明無另案在監或在
押之情形而依法傳、拘無著者,倘該聲請之人復違反協力促使證人之到場
,即屬客觀上有不能受詰問之事實不能,此與恣意不當剝奪被告對證人詰
問權之違法情形有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680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11 月 20 日
要  旨:
原判決理由謂在現場之古金蘭,沒有看到謝秀玉左眼如何受傷,已據古金
蘭之夫廖本林在原審調查中證述屬實,並有古金蘭之書函一件為據,至證
人賴金木於第一審證稱,當時謝秀玉離伊約五、六公尺,沒有看到上訴人
用電擊棒電謝秀玉,亦不能推定上訴人沒有用電擊棒攻擊謝秀玉云云,其
以廖本林之傳聞證據及證人古金蘭以書面代陳述之審判外陳述,為認定事
實之證據,採證已屬違法。且既謂在現場之古金蘭未看到謝秀玉左眼如何
受傷,賴金木亦未看到上訴人用電擊棒電謝秀玉,何以不能推定上訴人未
用電擊棒攻擊謝秀玉,未見說明其理由,尤屬理由不備。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40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7 月 24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乃程序主體者之一,有本於程序主體之地位而參與審判之權利,
並藉由辯護人協助,以強化其防禦能力,落實訴訟當事人實質上之對等。
又被告之陳述亦屬證據方法之一種,為保障其陳述之自由,現行法承認被
告有保持緘默之權。故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
左列事項: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
,應再告知。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三、得選
任辯護人。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此為訊問被告前,應先踐行之
法定義務,屬刑事訴訟之正當程序,於偵查程序同有適用。至證人,僅以
其陳述為證據方法,並非程序主體,亦非追訴或審判之客體,除有得拒絕
證言之情形外,負有真實陳述之義務,且不生訴訟上防禦及辯護權等問題
。倘檢察官於偵查中,蓄意規避踐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所定之告知義
務,對於犯罪嫌疑人以證人之身分予以傳喚,命具結陳述後,採其證言為
不利之證據,列為被告,提起公訴,無異剝奪被告緘默權及防禦權之行使
,尤難謂非以詐欺之方法而取得自白。此項違法取得之供述資料,自不具
證據能力,應予以排除。如非蓄意規避上開告知義務,或訊問時始發現證
人涉有犯罪嫌疑,卻未適時為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之告知,即逕列為被
告,提起公訴,其因此所取得之自白,有無證據能力,仍應權衡個案違背
法定程序之情節、侵害被告權益之種類及輕重、對於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
益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害或實害等情形,兼顧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
衡維護,審酌判斷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429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8 月 07 日
要  旨:
按證據能力,乃證據資料容許為訴訟上證明之資格,屬證據之形式上資格
要件;至證據之證明力,則為證據之憑信性及對於要證事實之實質上的證
明價值。證據資料必須具有證據能力,容許為訴訟上之證明,並在審判期
日合法調查後,始有證明力可言,而得為法院評價之對象。又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
欺、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同年九月
一日施行之同條項增訂「疲勞訊問」),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倘
被告自白係出於前述之不正方法,或與事實不符,有一於此,即屬證據使
用禁止範疇,應予以排除,不得採為判決之基礎。此項欠缺證據能力之自
白,本不容許為訴訟上嚴格證明之資料,自非法院評價之對象,不生證明
力之問題,尤無以其他證據補強之餘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621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11 月 10 日
要  旨: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文。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
之五係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 (指第一百
五十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 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
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同法條第二項係規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
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本件原判決併援引證人林○
○、朱○○於警訊之陳述作為認定事實之證據。然查林、朱二人上揭陳述
乃屬審判外之陳述,原判決未查明該陳述是否符合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
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四之例外規定,亦未查明該陳述是否經當事
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或當事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
結前聲明異議,視為有前項同意之情形,徒以上訴人及其選任辯護人於審
判程序中未爭執該審判外陳述之證據能力為由,而認該審判外陳述,得採
為認定事實之證據,其採證自難認為適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594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0 月 27 日
要  旨:
按依證人保護法保護之證人,以願在檢察官偵查中或法院審理中到場作證
,陳述自己見聞之犯罪或流氓事證,並依法接受對質及詰問之人為限;又
對依本法有保密身分必要之證人,於偵查或審理中為訊問時,應以蒙面、
變聲、變像、視訊傳送或其他適當隔離方式為之。於其依法接受對質或詰
問時,亦同,證人保護法第三條、第十一條第四項分別定有明文。上揭法
條之規定,實乃為保障被告之對質詰問權並兼理證人人身安全所衍生憲法
基本權衝突之問題。此與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二項及檢肅流氓條
例第十二條第一項,有關證人筆錄之規定,許由法院逕將證人審判外陳述
採為證據之情形相較,上開證人保護法之規定,對於被告訴訟權之干預當
屬較為輕微且必要。而被告之訴訟基本權之一乃對證人之對質詰問權,使
其經由對質與詰問而發見證人證言是否虛偽不實,重在對證人之對質詰問
權;而法院因採直接及言詞審理程序,對於證人之調查,能透過對證人作
證時之語調、表情及神態等外部情狀,以幫助判斷其證言之真偽,得以形
成正確之心證,此為法院採直接及言詞審理之結果。至於被告與證人於對
質詰問時,是否須直接面對面直接觀察證人,自得基於憲法第二十三條之
規定,於證言可信性能獲得確保之情況下,予以適當之限制。況證人保護
制度既在鼓勵證人勇於檢舉及出庭作證,期能達成刑事訴訟發見真實、懲
治犯罪之目的,縱因對證人採取特殊之調查程序,影響法院對於證人直接
觀察其作證之外部情狀,係適用證人保護法第十一條第四項之必然結果,
法院依法調查證據,而為證明力之判斷時,當摒棄其所造成之影響,本於
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定其取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667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30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所稱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
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立法者係以被告以外
之人(含共同被告、共犯、被害人、證人等)因其陳述係在法官面前為之
,故不問係其他刑事案件之準備程序、審判期日或民事事件或其他訴訟程
序之陳述,均係在任意陳述之信用性已受確定保障之情況下所為,因此該
等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應得作為證據;另以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
代表國家偵查犯罪、實施公訴,依法有訊問被告、證人、鑑定人之權,且
實務運作時,偵查中檢察官向被告以外之人所取得之陳述,原則上均能遵
守法律規定,不致違法取供,其可信性甚高,為兼顧理論與實務,而對被
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
為證據。乃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所謂得作為證據之「法律有規定者
」之一,為有關證據能力之規定,係屬於證據容許性之範疇。而被告之反
對詰問權,雖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
罰」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第十六條所保障之基本訴訟權,
不容任意剝奪。但詰問權係指訴訟上被告有在公判庭當面詰問證人,以求
發現真實之權利,應認被告具有處分權,非不得由被告放棄對原供述人之
反對詰問權。此與證據能力係指符合法律所規定之證據適格,而得成為證
明犯罪事實存在與否之證據資格,性質上並非相同。被告得以詰問證人,
以被告或其辯護人在場為前提。上開得為證據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
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就本案被告而言,事實
上均難期有於另案法官審判外或檢察官偵查中行使反對詰問權之機會。從
而,於事實審法院審判實務中,案內遇有此類未能賦予被告行使詰問權之
供述證據,即應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一項第五款、第八款及第
一百七十一條規定,於準備程序期日訊明、曉諭被告或其辯護人是否聲請
傳喚該被告以外之人以踐行人證之調查程序,使被告或其辯護人針對該被
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及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有補足行使
反對詰問權之機會。倘被告明示捨棄詰問者,應記明筆錄,以杜爭議。除
有類如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所列各款之情形以外,均應傳喚該
被告以外之陳述人到庭依法具結,給予被告或其辯護人詰問,或依同法第
一百六十三條第一項、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七規定為詢問之機會。此即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六條明定「證人已由法官合法訊問,且於訊問時予當事
人詰問之機會,且陳述明確別無訊問必要者,不得再行傳喚」,以與傳聞
法則之理論相符,並與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規定相呼應。故上開尚未經被
告行使詰問權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及於偵查中向檢
察官所為之陳述,應屬未經完足調查之證據,非謂無證據能力,不容許作
為證據。否則,如被告以外之人於本案審判中所為之陳述,與其先前在另
案法官審判外或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不符時,既謂後者無證據能力,
依同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二項規定,即應悉數摒除不用,僅能採取其於本
案審判中之陳述作為判斷之依據,按之現行刑事訴訟法關於傳聞證據排除
例外之規定,殊難謂為的論。於法院踐行詰問程序後,綜合該被告以外之
人全部供述證據,斟酌卷內其他調查之證據資料,本於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作合理之比較而為取捨、判斷,此屬實質證據價值之自由判斷問題,
要無所謂其證據價值自比審判外之陳述為高之可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553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24 日
要  旨:
誘導訊(詢)問之禁止,係指交互詰問時,對於行主詰問以提出證據之一
造當事人,禁止其使用「問話中含有答話」之詰問方式,蓋此項主詰問之
對象恆為「友性證人」,若將主詰問人所期待之回答嵌入問話當中,足以
誘導受詰問之證人迎合訊(詢)問作答,背離自己經歷而認知之事實,故
而禁止之。然司法警察(官)本於調查犯罪證據而詢問證人,既非行主詰
問以提出證據之一造當事人,且任何證人對司法警察(官)而言,亦非「
友性證人」,均不致於發生迎合詢問作答之虞,自無禁止誘導詢問之可言
。又儲存在人腦之永久記憶,往往須藉助於「場景」或「話引」使能清楚
喚出腦底深處之記憶,因而,行訊(詢)問時,使用喚醒記憶之訊(詢)
問方式,旨在引導證人針對事實之細節詳予敘述,與誘導訊問不同,不能
視之為法律所禁止之誘導訊問。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86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2 月 20 日
要  旨:
(一)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
      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並無禁止
      誘導詢問之規定。而依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項第二款規定
      ,詰問證人、鑑定人不得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
      方法為之。惟就證人、鑑定人之主詰問,雖規定不得為誘導詰問,
      但於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三項但書所定之情形,得誘導詰問
      ;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二第二項亦規定,行反詰問於必要時,得
      誘導詰問。則刑事訴訟法既明定詰問證人、鑑定人不得以恫嚇、侮
      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為之;同時又規定於特定情形下
      ,得為誘導詰問,顯見誘導詰問非屬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
      項第二款所指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方法之不正方
      法,僅係於特定情況下,禁止誘導詰問而已。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
      八條所指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
      方法,與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項第二款所定之不正方法,
      內容相當,應認誘導訊問亦非屬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所定之不正
      方法。本件調查人員製作上訴人筆錄時,縱有誘導訊問,仍非以不
      正方取得之證據,原判決以之為上訴人論罪證據,自無採證違法可
      言。
(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二款所謂已受請求之事項而未予判
      決,係指法院對於經起訴或上訴之事項,或起訴或上訴效力所及之
      事項未為審判之意。若法院審判之範圍,已就請求之事項予以審理
      ,僅認定起訴或上訴犯罪事實之時間、處所、方法、手段、被害物
      體、共犯人數、既遂、未遂、侵害法益等與原請求有所出入,而不
      影響同一犯罪事實,仍屬對於已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又檢察官
      就被告之全部犯罪事實以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起訴者,因其刑罰權
      單一,在審判上為一不可分割之單一訴訟客體,法院自應就全部犯
      罪事實予以合一審判,並以一判決終結之。倘認其中一部分不能證
      明犯罪,應於理由敘明不另諭知無罪。惟若檢察官係以單純一罪起
      訴,法院審理結果亦認為單純一罪,僅係認定犯罪事實之時間、方
      法、侵害法益等內容與起訴事實有異,因全部犯罪事實並無可分之
      部分,法院就認定不同部分只須於理由說明即可,無庸為不另無罪
      之諭知。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374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6 月 17 日
要  旨:
(一)供述證據,禁止以不正訊問方法取得;利誘係此取供禁止規範之例
      示,乃訊問者誘之以利,讓受訊問者認為是一種條件交換之允諾,
      因足以影響其陳述之意思決定自由,應認其供述不具任意性,故為
      證據使用之禁止。但法院為利真實之發現、訴訟程序之進行或其他
      考量,基於法律賦與審酌量刑之裁量權限,在裁量權限內勸諭被告
      如實供述,則屬合法之作為。上訴意旨以上訴人於第一審為認罪之
      表示,係因法院之「勸諭」、「勸誘」云云。惟依卷附資料,第一
      審法院受命法官於準備程序時,僅請實行公訴之檢察官與負責偵查
      之檢察官討論並提出本案上訴人及各共同被告認罪及不認罪時之具
      體求刑,並請被告(上訴人)先與辯護人討論是否協商之事實,以
      作為是否與檢察官認罪協商之基礎,並無勸諭上訴人認罪或自白之
      記載;其後實行公訴檢察官分別提出上訴人否認及認罪時之具體求
      刑後,上訴人猶不願意認罪。迨至九十七年一月十六日上訴人主動
      向第一審法院表示願意認罪時,均無第一審法院有何勸諭或勸誘認
      罪、自白之紀錄。上訴人提起第二審上訴後,亦未見原審法院之受
      命法官或審判長有何勸諭或勸誘上訴人認罪或自白之筆錄。則上訴
      意旨所指上訴人係基於法院之勸諭或勸誘始為認罪之表示云云,顯
      與卷內之資料不符。縱認受命法官或審判長於審理中兼有:自白(
      犯後態度)得作為科刑輕重參考之相關曉示,依前開說明,亦僅職
      權之適法行使,難指為違法。至於當事人或其選任辯護人基於如何
      之動機或訴訟策略而為認罪之表示或陳述,亦無關自白之任意性。
      上訴意旨關於此部分之指摘,顯非適法之上訴第三審之理由。
(二)所謂自白,係指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對犯罪事實之全部或一部予以
      承認之意;其後雖翻異前詞或另有爭執,仍不影響於前此之自白。
      查第一審審判期日,上訴人於審判長訊以:「針對起訴書犯罪事實
      二部分(按即上開被訴妨害行動自由部分),對於檢察官起訴犯罪
      事實有何意見?是否認罪?」時,明確答稱:「沒有意見,我願意
      認罪」;上訴人之選任辯護人亦稱:「因為被告(上訴人)謝○俊
      、陳○銘對於犯罪事實二不爭執,所以捨棄詰問證人。犯罪事實一
      (二)部分與事實出入太大,無法認罪」等語。上訴人於原審準備
      程序亦表示:「我沒有起訴書犯罪事實一部分之犯行,對於起訴書
      犯罪事實二部分沒有意見」。亦即上訴人認罪之標的係起訴書所載
      如上所述之妨害行動自由之犯罪事實,極為明確,自係對被訴犯罪
      事實之承認,而屬自白。上訴人其後於原審之審判期日,雖否認恐
      嚇、威脅或毆打被害人,並稱其兒子被他們(被害人)逼到自殺云
      云。固係訴訟上權利之行使,仍不影響於前此所為自白之事實。
(三)刑法第三百零二條所定以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非必對被
      害人直接施以物理力;若被害人之心理已因行為人之非法行為而受
      強制,致行動自由被剝奪,即足成立該罪。查原判決事實欄記載略
      以:謝○俊(上訴人,下同)透過羅○昌要求歐○山前往謝○俊住
      處,以對謝○俊之子自殺乙事有所交代;歐○山、潘○丞於下午(
      下同)三時許到達時,已有三、四名成年男子在場;其後因謝○俊
      之質問,歐○山乃請潘○丞電召林○龍前來;林○龍於四時許到達
      並說明緣由後,即遭謝○俊、羅○昌、陳○銘及其他不詳姓名之人
      分別以拳腳、杯子等物,痛毆倒地,其間上訴人、羅○昌出言威脅
      ,要求對謝○俊之子自殺乙事負責,並恫嚇稱:如果不處理,要叫
      人把歐○山等三人帶走、要叫外國人或外地人將渠等處理掉、要讓
      歐○山的店開不成等語;羅○昌更以電話通知江○興,後者即率同
      劉○霖、謝○任、黃○彬前來,林○瑞亦隨後抵達。江○興、劉○
      霖、謝○任到場後,亦分別以拳、腳毆打林○龍,致林○龍受有左
      眼結膜下鞏膜出血、左側臉挫傷、左胸挫傷、左側前臂挫傷等傷害
      ,且與在場其他不詳姓名成年男子等人,共同圍住歐○山等三人,
      使之無法自由離開而剝奪其行動自由;羅○昌更大聲喝叱林○龍跪
      在謝○俊面前達七、八分鐘;迨至五時許,賴○銨接獲潘○丞通知
      到達商談後,歐○山、潘○丞方得以離開;林○龍則至七時許,始
      在謝○俊及羅○昌等人同意下離開等語。判決理由並援引歐○山證
      述:「……,其間羅○昌又打電話叫 5、6 個人進來,並喊說要把
      我與林○龍、潘○丞押走,我當時很害怕,被 10 餘人圍在那裡不
      敢動,謝○俊、羅○昌一直說要把我們帶走、要叫外國人或外地人
      把我們處理掉、讓我的店不能開,我很害怕,在賴要明來之前,我
      根本無法自由行動,……」;潘○丞證述:「林○龍一進謝○俊的
      家後,就被謝○俊與其他人打,羅○昌、謝○俊說要把林○龍押走
      ,然後要我們的店開不成,讓我害怕,他們有恐嚇,意思就是我們
      沒有把林○龍逼債的事情交代清楚不能離開,我的另一位老闆賴○
      明來的時候,叫我與歐○山先離開,他會與謝○俊說清楚,我就與
      歐○山先離開,林○龍還在那裡不能走」;林○龍證稱:「……我
      4 點多到,講沒幾句話,就被謝○俊、羅○昌、陳○銘及其他不認
      識男子拳打腳踢,羅○昌並打電話叫兄弟要來把我押走,當時一堆
      人約有 10 幾個人圍著我,我無法離開,歐○山也不能離開,因為
      他沒有把事情講清楚,謝○俊不讓他離開,……」;賴○銨證述:
      「我到那裡時,現場有 1、20  人分別圍著林○龍、歐○山,他們
      不能自由離開」各等語,為其論據。已就上訴人及其他共同正犯如
      何以強暴、脅迫等非法方法,剝奪歐力山等三人之行動自由,敘明
      所憑之依據及認定之理由。所為之論斷,並無違反經驗、論理法則
      或有其他採證違法情形。歐○山、潘○丞之身體雖未遭物理上之強
      制,然渠等見林○龍遭痛毆,又被脅迫會被押走、會被處理掉,更
      遭十餘人包圍,心理上自受強制而不敢且不能任意離開現場。因此
      ,依賴○銨或歐○山等三人之陳述,縱可見潘○丞於其間可撥打電
      話尋求第三人勸解,歐○山可與上訴人至屋外談話,歐○山與潘○
      丞並非始終被人圍住等情,惟其時渠等之行動自由猶在上訴人之控
      制、支配下,賴○銨或歐○山等人此部分之陳述,自不影響於上訴
      人及其他共同正犯有關本案妨害自由犯行之認定,該等陳述即難認
      係有利上訴人之證據。原判決雖未逐一援引、論列,難謂有理由不
      備或調查未盡之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705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11 月 11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須出自其自由意志,以確保該自白之真實性,故被告之自由
意志,與不正方法有所關聯,則認該自白不具任意性,而不得採為證據。
另詢問者以利誘之,使受詢問者認為此乃一條件交換之允諾,而影響其陳
述之決定自由,亦認該供述不具任意性。又並非任何有利之允諾,均禁止
之,亦即法律所賦予刑事追訴機關者,於特定處分有裁量空間,藉以促成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為供述,則屬合法偵訊行為。至證人保護法第 14 條第
1 項規定,同法第 2  條所列刑事案件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
述相關待證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使檢察官得以追訴其他正
犯或共犯者,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減輕或免除其刑。此乃鼓勵犯罪正犯
或共犯能自白自新,並協助檢察官有效追訴其他共犯。檢察官於訊問前,
曉諭正犯或共犯此可獲得減免其刑之規定,係檢察官權限範圍內之合法偵
查作為,自非屬禁止之利誘。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103年再字第 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3 月 26 日
要  旨:
被害人明知工作內容包含陪客人喝酒,對於酒客之勸酒及追酒、敬酒等助
興行為,應屬工作職場上之事;而行為人與坐檯小姐對飲、向坐檯小姐勸
酒之行為,與平日工作職場上酒客無異,難謂勸酒行為有違法不當之處或
有犯罪之意圖,故難僅憑行為人曾在現場飲酒,即推定有與被害人為任何
性交行為。此外,查無其他積極事證足以證明行為人有對被害人為乘機性
交或強制性交之犯行,自應為無罪之諭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