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1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
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
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
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
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第 15 條

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

第 22 條

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
。

第 23 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
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第 24 條

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
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

第 78 條

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

第 108 條

左列事項,由中央立法並執行之,或交由省縣執行之:
一  省縣自治通則。
二  行政區劃 。
三  森林、工礦及商業。
四  教育制度。
五  銀行及交易所制度。
六  航業及海洋漁業。
七  公用事業。
八  合作事業。
九  二省以上之水陸交通運輸。
十  二省以上之水利、河道及農牧事業。
十一  中央及地方官吏之銓敘、任用、糾察及保障。
十二  土地法。
十三  勞動法及其他社會立法。
十四  公用徵收。
十五  全國戶口調查及統計。
十六  移民及墾殖。
十七  警察制度。
十八  公共衛生。
十九  振濟、撫卹及失業救濟。
二十  有關文化之古籍、古物及古蹟之保存。
前項各款,省於不牴觸國家法律內,得制定單行法規。

第 143 條

中華民國領土內之土地屬於國民全體。人民依法取得之土地所有權,應受
法律之保障與限制。私有土地應照價納稅,政府並得照價收買。
附著於土地之礦,及經濟上可供公眾利用之天然力,屬於國家所有,不因
人民取得土地所有權而受影響。
土地價值非因施以勞力資本而增加者,應由國家徵收土地增值稅,歸人民
共享之。
國家對於土地之分配與整理,應以扶植自耕農及自行使用土地人為原則,
並規定其適當經營之面積。

第 145 條

國家對於私人財富及私營事業,認為有妨害國計民生之平衡發展者,應以
法律限制之。
合作事業應受國家之獎勵與扶助。
國民生產事業及對外貿易,應受國家之獎勵、指導及保護。

訴願法(101.06.27)

第 2 條

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對其依法申請之案件,於法定期間內應作為而不作
為,認為損害其權利或利益者,亦得提起訴願。
前項期間,法令未規定者,自機關受理申請之日起為二個月。

行政執行法(99.02.03)

第 36 條

行政機關為阻止犯罪、危害之發生或避免急迫危險,而有即時處置之必要
時,得為即時強制。
即時強制方法如下:
一、對於人之管束。
二、對於物之扣留、使用、處置或限制其使用。
三、對於住宅、建築物或其他處所之進入。
四、其他依法定職權所為之必要處置。

第 41 條

人民因執行機關依法實施即時強制,致其生命、身體或財產遭受特別損失
時,得請求補償。但因可歸責於該人民之事由者,不在此限。
前項損失補償,應以金錢為之,並以補償實際所受之特別損失為限。
對於執行機關所為損失補償之決定不服者,得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損失補償,應於知有損失後,二年內向執行機關請求之。但自損失發生後
,經過五年者,不得為之。

行政程序法(102.05.22)

第 7 條

行政行為,應依下列原則為之:
一、採取之方法應有助於目的之達成。
二、有多種同樣能達成目的之方法時,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
三、採取之方法所造成之損害不得與欲達成目的之利益顯失均衡。

第 8 條

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

第 92 條

本法所稱行政處分,係指行政機關就公法上具體事件所為之決定或其他公
權力措施而對外直接發生法律效果之單方行政行為。
前項決定或措施之相對人雖非特定,而依一般性特徵可得確定其範圍者,
為一般處分,適用本法有關行政處分之規定。有關公物之設定、變更、廢
止或其一般使用者,亦同。

第 120 條

授予利益之違法行政處分經撤銷後,如受益人無前條所列信賴不值得保護
之情形,其因信賴該處分致遭受財產上之損失者,為撤銷之機關應給予合
理之補償。
前項補償額度不得超過受益人因該處分存續可得之利益。
關於補償之爭議及補償之金額,相對人有不服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給付
訴訟。

第 123 條

授予利益之合法行政處分,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得由原處分機關依職
權為全部或一部之廢止:
一、法規准許廢止者。
二、原處分機關保留行政處分之廢止權者。
三、附負擔之行政處分,受益人未履行該負擔者。
四、行政處分所依據之法規或事實事後發生變更,致不廢止該處分對公益
    將有危害者。
五、其他為防止或除去對公益之重大危害者。

第 126 條

原處分機關依第一百二十三條第四款、第五款規定廢止授予利益之合法行
政處分者,對受益人因信賴該處分致遭受財產上之損失,應給予合理之補
償。
第一百二十條第二項、第三項及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於前項補
償準用之。

第 145 條

行政契約當事人之一方為人民者,其締約後,因締約機關所屬公法人之其
他機關於契約關係外行使公權力,致相對人履行契約義務時,顯增費用或
受其他不可預期之損失者,相對人得向締約機關請求補償其損失。但公權
力之行使與契約之履行無直接必要之關聯者,不在此限。
締約機關應就前項請求,以書面並敘明理由決定之。
第一項補償之請求,應自相對人知有損失時起一年內為之。
關於補償之爭議及補償之金額,相對人有不服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給付
訴訟。

第 146 條

行政契約當事人之一方為人民者,行政機關為防止或除去對公益之重大危
害,得於必要範圍內調整契約內容或終止契約。
前項之調整或終止,非補償相對人因此所受之財產上損失,不得為之。
第一項之調整或終止及第二項補償之決定,應以書面敘明理由為之。
相對人對第一項之調整難為履行者,得以書面敘明理由終止契約。
相對人對第二項補償金額不同意時,得向行政法院提起給付訴訟。

第 147 條

行政契約締結後,因有情事重大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原約定顯失
公平者,當事人之一方得請求他方適當調整契約內容。如不能調整,得終
止契約。
前項情形,行政契約當事人之一方為人民時,行政機關為維護公益,得於
補償相對人之損失後,命其繼續履行原約定之義務。
第一項之請求調整或終止與第二項補償之決定,應以書面敘明理由為之。
相對人對第二項補償金額不同意時,得向行政法院提起給付訴訟。

中央法規標準法(93.05.19)

第 5 條

左列事項應以法律定之:
一、憲法或法律有明文規定,應以法律定之者。
二、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者。
三、關於國家各機關之組織者。
四、其他重要事項之應以法律定之者。

行政訴訟法(102.01.09)

第 4 條

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之違法行政處分,認為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利益
,經依訴願法提起訴願而不服其決定,或提起訴願逾三個月不為決定,或
延長訴願決定期間逾二個月不為決定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
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之行政處分,以違法論。
訴願人以外之利害關係人,認為第一項訴願決定,損害其權利或法律上之
利益者,得向行政法院提起撤銷訴訟。

第 5 條

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對其依法申請之案件,於法令所定期間內應作為而
不作為,認為其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受損害者,經依訴願程序後,得向行政
法院提起請求該機關應為行政處分或應為特定內容之行政處分之訴訟。
人民因中央或地方機關對其依法申請之案件,予以駁回,認為其權利或法
律上利益受違法損害者,經依訴願程序後,得向行政法院提起請求該機關
應為行政處分或應為特定內容之行政處分之訴訟。

第 8 條

人民與中央或地方機關間,因公法上原因發生財產上之給付或請求作成行
政處分以外之其他非財產上之給付,得提起給付訴訟。因公法上契約發生
之給付,亦同。
前項給付訴訟之裁判,以行政處分應否撤銷為據者,應於依第四條第一項
或第三項提起撤銷訴訟時,併為請求。原告未為請求者,審判長應告以得
為請求。

第 107 條

原告之訴,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行政法院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情形
可以補正者,審判長應定期間先命補正:
一、訴訟事件不屬行政訴訟審判之權限者。但本法別有規定者,從其規定
    。
二、訴訟事件不屬受訴行政法院管轄而不能請求指定管轄,亦不能為移送
    訴訟之裁定者。
三、原告或被告無當事人能力者。
四、原告或被告未由合法之法定代理人、代表人或管理人為訴訟行為者。
五、由訴訟代理人起訴,而其代理權有欠缺者。
六、起訴逾越法定期限者。
七、當事人就已起訴之事件,於訴訟繫屬中更行起訴者。
八、本案經終局判決後撤回其訴,復提起同一之訴者。
九、訴訟標的為確定判決或和解之效力所及者。
十、起訴不合程式或不備其他要件者。
撤銷訴訟及課予義務訴訟,原告於訴狀誤列被告機關者,準用第一項規定
。
原告之訴,依其所訴之事實,在法律上顯無理由者,行政法院得不經言詞
辯論,逕以判決駁回之。

土地法(100.06.15)

第 14 條

左列土地不得為私有:
一、海岸一定限度內之土地。
二、天然形成之湖澤而為公共需用者,及其沿岸一定限度內之土地。
三、可通運之水道及其沿岸一定限度內之土地。
四、城鎮區域內水道湖澤及其沿岸一定限度內之土地。
五、公共交通道路。
六、礦泉地。
七、瀑布地。
八、公共需用之水源地。
九、名勝古蹟。
十、其他法律禁止私有之土地。
前項土地已成為私有者,得依法徵收之。
第一項第九款名勝古蹟,如日據時期原屬私有,臺灣光復後登記為公有,
依法得贈與移轉為私有者,不在此限。

第 216 條

征收之土地,因其使用影響於接連土地,致不能為從來之利用,或減低其
從來利用之效能時,該接連土地所有權人,得要求需用土地人為相當補償
。
前項補償金,以不超過接連地因受征收地使用影響而低減之地價額為準。

第 235 條

被征收土地之所有權人,對於其土地之權利義務,於應受之補償發給完竣
時終止,在補償費未發給完竣以前,有繼續使用該土地之權。但合於第二
百三十一條但書之規定者,不在此限。

土地徵收條例(101.01.04)

第 8 條

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所有權人得於徵收公告之日起一年內向該管直轄
市或縣 (市) 主管機關申請一併徵收,逾期不予受理:
一、徵收土地之殘餘部分面積過小或形勢不整,致不能為相當之使用者。
二、徵收建築改良物之殘餘部分不能為相當之使用者。
前項申請,應以書面為之。於補償費發給完竣前,得以書面撤回之。
一併徵收之土地或建築改良物殘餘部分,應以現金補償之。

第 14 條

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由中央主管機關核准之。

第 17 條

中央主管機關於核准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後,應將原案通知該管直轄市
或縣 (市) 主管機關。

第 18 條

直轄市或縣 (市) 主管機關於接到中央主管機關通知核准徵收案時,應即
公告,並以書面通知土地或土地改良物所有權人及他項權利人。
前項公告之期間為三十日。

第 57 條

需用土地人因興辦第三條規定之事業,需穿越私有土地之上空或地下,得
就需用之空間範圍協議取得地上權,協議不成時,準用徵收規定取得地上
權。但應擇其損害最少之處所及方法為之。
前項土地因事業之興辦,致不能為相當之使用時,土地所有權人得自施工
之日起至完工後一年內,請求需用土地人徵收土地所有權,需用土地人不
得拒絕。
前項土地所有權人原設定地上權取得之對價,應在徵收補償地價內扣除之
。
地上權徵收補償辦法,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同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都市計畫法(99.05.19)

第 26 條

都市計畫經發布實施後,不得隨時任意變更。但擬定計畫之機關每三年內
或五年內至少應通盤檢討一次,依據發展情況,並參考人民建議作必要之
變更。對於非必要之公共設施用地,應變更其使用。
前項都市計畫定期通盤檢討之辦理機關、作業方法及檢討基準等事項之實
施辦法,由內政部定之。

第 48 條

依本法指定之公共設施保留地供公用事業設施之用者,由各該事業機構依
法予以徵收或購買;其餘由該管政府或鄉、鎮、縣轄市公所依左列方式取
得之:
一、徵收。
二、區段徵收。
三、市地重劃。

第 49 條

依本法徵收或區段徵收之公共設施保留地,其地價補償以徵收當期毗鄰非
公共設施保留地之平均公告土地現值為準,必要時得加成補償之。但加成
最高以不超過百分之四十為限;其地上建築改良物之補償以重建價格為準
。
前項公共設施保留地之加成補償標準,由當地直轄市、縣 (市) 地價評議
委員會於評議當年期公告土地現值時評議之。

警械使用條例(91.06.26)

第 11 條

警察人員依本條例規定使用警械,因而致第三人受傷、死亡或財產損失者
,應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
警察人員執行職務違反本條例使用警械規定,因而致人受傷、死亡或財產
損失者,由各該級政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其出於故
意之行為,各該級政府得向其求償。
前二項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之標準,由內政部定之。

臺北市民眾協助警察拘捕人犯損失補償自治條例(92.06.27)

第 4 條

民眾協助警察拘捕人犯,而致人身傷亡或財物損失者,應予損失補償;其
補償標準如下:
一、受傷者:核實支付醫療費用,並給與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之慰問金。
二、因傷致身心障礙者:核實支付醫療費用,並依下列規定給與補償:
(一)植物人:發給慰問金新臺幣三百萬元,每月並給與生活費新臺幣四
      萬元至五萬元。
(二)極重度障礙者(植物人除外):發給慰問金新臺幣二百五十萬元,
      每月並給與生活費新臺幣二萬元至四萬元。
(三)重度障礙者:發給慰問金新臺幣二百萬元。
(四)中度障礙者:發給慰問金新臺幣一百五十萬元。
(五)輕度障礙者:發給慰問金新臺幣一百萬元。
三、當場死亡者:發給撫卹金新臺幣四百萬元,並支付殯葬費,最高以新
    臺幣五十萬元為限。
四、致於一年內死亡者:依第三款之規定補足撫卹金及支付殯葬費;其於
    一年內因傷或身心障礙惡化至第二款第一目或第二目情形時,依各該
    標準補足慰問金,並自惡化時起依標準發給生活費。
五、財物損失者:補助修復之必要費用;不能修復者,依損失財物之現值
    補助,補助金額以新臺幣一百萬元為限。
前項第二款身心障礙等級,依身心障礙者保護法第三條規定標準認定之。
依第一項規定發給植物人、極重度障礙者之生活費補償,於癒復至重度障
礙或死亡時起停止發給;植物人自癒復至極重度障礙時起,其生活費之補
償,依極重度障礙之標準發給。

災害防救法(101.11.28)

第 33 條

人民因第二十四條第二項、第三十一條第一項及前條第一項之處分、強制
措施或命令,致其財產遭受損失時,得請求補償。但因可歸責於該人民之
事由者,不在此限。
前項損失補償,應以金錢為之,並以補償實際所受之損失為限。
損失補償應自知有損失時起,二年內請求之。但自損失發生後,經過五年
者,不得為之。

文化資產保存法(100.11.09)

第 17 條

進入古蹟指定之審查程序者,為暫定古蹟。
具古蹟價值之建造物在未進入前項審查程序前,遇有緊急情況時,主管機
關得逕列為暫定古蹟,並通知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
暫定古蹟於審查期間內視同古蹟,應予以管理維護;其審查期間以六個月
為限。但必要時得延長一次。主管機關應於期限內完成審查,期滿失其暫
定古蹟之效力。
建造物經列為暫定古蹟,致權利人之財產受有損失者,主管機關應給與合
理補償;其補償金額,以協議定之。
第二項暫定古蹟之條件及應踐行程序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國家賠償法(69.07.02)

第 2 條

本法所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於公務之人員。
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
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
受損害者亦同。
前項情形,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求償權。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102.05.08)

第 82 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除責令行為人即時停止並消除障礙外,處行為人或其
雇主新臺幣一千二百元以上二千四百元以下罰鍰:
一、在道路堆積、置放、設置或拋擲足以妨礙交通之物。
二、在道路兩旁附近燃燒物品,發生濃煙,足以妨礙行車視線。
三、利用道路為工作場所。
四、利用道路放置拖車、貨櫃或動力機械。
五、興修房屋使用道路未經許可,或經許可超出限制。
六、經主管機關許可挖掘道路而不依規定樹立警告標誌,或於事後未將障
    礙物清除。
七、擅自設置或變更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或其類似之標識。
八、未經許可在道路設置石碑、廣告牌、綵坊或其他類似物。
九、未經許可在道路舉行賽會或擺設筵席、演戲、拍攝電影或其他類似行
    為。
十、未經許可在道路擺設攤位。
前項第一款妨礙交通之物、第八款之廣告牌、經勸導行為人不即時清除或
行為人不在場,視同廢棄物,依廢棄物法令清除之。第十款之攤棚、攤架
得沒入之。
行為人在高速公路或高速公路兩旁,有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情事者,處
新臺幣三千元以上六千元以下罰鍰;致發生交通事故者,加倍處罰。

大眾捷運系統工程使用土地上空或地下處理及審核辦法(100.09.19)

第 22 條

大眾捷運系統工程使用土地之上空或地下因施工圍籬致營業用建築物主要
出入通道寬度減少為未滿二公尺者,依下列規定發給營業損失補償。
一、同工程累計圍籬期間達三年以上者,依當地直轄市或縣 (市) 政府舉
    辦公共工程拆遷補償辦法規定之營業損失補償費全額發給。
二、累計未滿三年者按月數比例計算,其未滿一個月部分,以一個月計算
    。
前項營業損失補償營業人向需地機構提出申請後,需地機構應於每年十二
月底計算及發放當年度應發給之營業損失補償,屬前項第一款者發至滿三
年期間之營業損失補償後不再發給。

漁業法(102.08.21)

第 29 條

有左列各款情形之一者,主管機關得變更或撤銷其漁業權之核准,或停止
其漁業權之行使:
一、國防之需要。
二、土地之經濟利用。
三、水產資源之保育。
四、環境保護之需要。
五、船舶之航行、碇泊。
六、水底管線之舖設。
七、礦產之探採。
八、其他公共利益之需要。
主管機關為前項處分前,應先公告,並通知各該有關之漁業人。
因第一項之處分致受損害者,應由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由請求變更、撤銷
、停止者,協調予以相當之補償;協調不成時,由中央主管機關決定。

警察職權行使法(100.04.27)

第 31 條

警察依法行使職權,因人民特別犧牲,致其生命、身體或財產遭受損失時
,人民得請求補償。但人民有可歸責之事由時,法院得減免其金額。
前項損失補償,應以金錢為之,並以補償實際所受之特別損失為限。
對於警察機關所為損失補償之決定不服者,得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損失補償,應於知有損失後,二年內向警察機關請求之。但自損失發生後
,經過五年者,不得為之。

臺北市政府消防人員執行勤務致建築物車輛及其他物品損失補償基準(101.04.03)

2

二、本基準之補償範圍為消防人員執行救災、救護或人命救助需要,致破
    壞非起火戶、非救護或非搶救對象建築物、車輛及其他物品,對於非
    起火戶、非救護或非搶救對象,且非可歸責之民眾,於損失範圍內,
    依本基準計算,得給予補償。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11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54 年 12 月 29 日
解 釋 文:
一 需用土地人及土地所有人對於被徵收土地之應補償費額,均未表示異
  議者,主管地政機關不得援用土地法第二百四十七條逕自廢棄原公告
  之估定地價,而提交標準地價評議委員會評定之。
二 需用土地人不於公告完畢後十五日內將應補償地價及其他補償費額繳
  交主管地政機關發給完竣者,依照本院院字第二七○四號解釋,其徵
  收土地核准案固應從此失其效力。但於上開期間內,因對補償之估定
  有異議,而由該管市縣地政機關依法提交標準地價評議委員會評定,
  或經土地所有人同意延期繳交有案者,不在此限。
三 徵收土地補償費額經標準地價評議委員會評定後,應由主管地政機關
  即行通知需用土地人,並限期繳交轉發土地所有人,其限期酌量實際
  情形定之,但不得超過土地法第二百三十三條所規定十五日之期限。

解釋字號:釋字第 18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73 年 01 月 27 日
解 釋 文:
    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為憲法第七十八條
所明定,其所為之解釋,自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效力,各機關處理
有關事項,應依解釋意旨為之,違背解釋之判例,當然失其效力。確定終
局裁判所適用之法律或命令,或其適用法律、命令所表示之見解,經本院
依人民聲請解釋認為與憲法意旨不符,其受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者,得以該
解釋為再審或非常上訴之理由,已非法律見解歧異問題。行政法院六十二
年判字第六一○號判例,與此不合部分應不予援用。

解釋字號:釋字第 25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79 年 04 月 04 日
解 釋 文:
    在實施都市計畫範圍內,道路規畫應由主管機關依都市計畫法之規定
辦理,已依法定程序定有都市計畫並完成細部計畫之區域,其道路之設置
,即應依其計畫實施,而在循法定程序規畫道路系統時,原即含有廢止非
計畫道路之意,於計畫道路開闢完成可供公眾通行後,此項非計畫道路,
無繼續供公眾通行必要時,主管機關自得本於職權或依申請廢止之。內政
部中華民國六十六年六月十日台內營字第七三○二七五號、六十七年一月
十八日台內營字第七五九五一七號,關於廢止非都市計畫巷道函及台北市
非都市計畫巷道廢止或改道申請須知,既與上述意旨相符,與憲法保障人
民權利之本旨尚無牴觸。

解釋字號:釋字第 336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3 年 02 月 04 日
解 釋 文:
    中華民國七十七年七月十五日修正公布之都市計畫法第五十條,對於
公共設施保留地未設取得期限之規定,乃在維護都市計畫之整體性,為增
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與憲法並無牴觸。至為兼顧土地所有權人之權益,主
管機關應如何檢討修正有關法律,係立法問題。

解釋字號:釋字第 38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
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
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
罰,得拒絕之。」其所稱「依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
置,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以法律
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並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相關之條件。檢
肅流氓條例第六條及第七條授權警察機關得逕行強制人民到案,無須踐行
必要之司法程序;第十二條關於秘密證人制度,剝奪被移送裁定人與證人
對質詰問之權利,並妨礙法院發見真實;第二十一條規定使受刑之宣告及
執行者,無論有無特別預防之必要,有再受感訓處分而喪失身體自由之虞
,均逾越必要程度,欠缺實質正當,與首開憲法意旨不符。又同條例第五
條關於警察機關認定為流氓並予告誡之處分,人民除向內政部警政署聲明
異議外,不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意旨相違。均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其效
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40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5 年 04 月 12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五條關於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規定,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
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
三人之侵害,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如因公用或其他
公益目的之必要,國家機關雖得依法徵收人民之財產,但應給予相當之補
償,方符憲法保障財產權之意旨。既成道路符合一定要件而成立公用地役
關係者,其所有權人對土地既已無從自由使用收益,形成因公益而特別犧
牲其財產上之利益,國家自應依法律之規定辦理徵收給予補償,各級政府
如因經費困難,不能對上述道路全面徵收補償,有關機關亦應訂定期限籌
措財源逐年辦理或以他法補償。若在某一道路範圍內之私有土地均辦理徵
收,僅因既成道路有公用地役關係而以命令規定繼續使用,毋庸同時徵收
補償,顯與平等原則相違。至於因地理環境或人文狀況改變,既成道路喪
失其原有功能者,則應隨時檢討並予廢止。行政院中華民國六十七年七月
十四日台六十七內字第六三○一號函及同院六十九年二月二十三日台六十
九內字第二○七二號函與前述意旨不符部分,應不再援用。

解釋字號:釋字第 409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5 年 07 月 05 日
解 釋 文:
    人民之財產權應受國家保障,惟國家因公用需要得依法限制人民土地
所有權或取得人民之土地,此觀憲法第二十三條及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項
之規定自明。徵收私有土地,給予相當補償,即為達成公用需要手段之一
種,而徵收土地之要件及程序,憲法並未規定,係委由法律予以規範,此
亦有憲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一項第十四款可資依據。土地法第二百零八條第
九款及都市計畫法第四十八條係就徵收土地之目的及用途所為之概括規定
,但並非謂合於上述目的及用途者,即可任意實施徵收,仍應受土地法相
關規定及土地法施行法第四十九條比例原則之限制。是上開土地法第二百
零八條第九款及都市計畫法第四十八條,與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尚
無牴觸。然徵收土地究對人民財產權發生嚴重影響,法律就徵收之各項要
件,自應詳加規定,前述土地法第二百零八條各款用語有欠具體明確,徵
收程序之相關規定亦不盡周全,有關機關應檢討修正,併此指明。

解釋字號:釋字第 42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6 年 04 月 11 日
解 釋 文:
    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
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
性原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被徵收土地之所有權人於補
償費發給或經合法提存前雖仍保有該土地之所有權,惟土地徵收對被徵收
土地之所有權人而言,係為公共利益所受特別犧牲,是補償費之發給不宜
遷延過久。本此意旨,土地法第二百三十三條明定補償費應於「公告期滿
後十五日內」發給。此法定期間除對徵收補償有異議,已依法於公告期間
內向該管地政機關提出,並經該機關提交評定或評議或經土地所有權人同
意延期繳交者外,應嚴格遵守 (參照本院釋字第一一○號解釋) 。內政部
中華民國七十八年一月五日台內字第六六一九九一號令發布之「土地徵收
法令補充規定」,係主管機關基於職權,為執行土地法之規定所訂定,其
中第十六條規定:「政府徵收土地,於請求法律解釋期間,致未於公告期
滿十五日內發放補償地價,應無徵收無效之疑義」,與土地法第二百三十
三條之規定未盡相符,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亦屬有違,其與本解
釋意旨不符部分,應不予適用。

解釋字號:釋字第 44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6 年 11 月 14 日
解 釋 文:
    人民之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第十五條設有明文。國家機關依法行使
公權力致人民之財產遭受損失,若逾其社會責任所應忍受之範圍,形成個
人之特別犧牲者,國家應予合理補償。主管機關對於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
道路用地,在依法徵收或價購以前埋設地下設施物妨礙土地權利人對其權
利之行使,致生損失,形成其個人特別之犧牲,自應享有受相當補償之權
利。台北市政府於中華民國六十四年八月二十二日發布之台北市市區道路
管理規則第十五條規定:「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道路用地,在不妨礙其原
有使用及安全之原則下,主管機關埋設地下設施物時,得不徵購其用地,
但損壞地上物應予補償。」其中對使用該地下部分,既不徵購又未設補償
規定,與上開意旨不符者,應不再援用。至既成道路或都市計畫道路用地
之徵收或購買,應依本院釋字第四○○號解釋及都市計畫法第四十八條之
規定辦理,併此指明。

解釋字號:釋字第 476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8 年 01 月 29 日
解 釋 文:
    人民身體之自由與生存權應予保障,固為憲法第八條、第十五條所明
定;惟國家刑罰權之實現,對於特定事項而以特別刑法規定特別之罪刑所
為之規範,倘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所要求之目的正當性、手段必要性、限制
妥當性符合,即無乖於比例原則,要不得僅以其關乎人民生命、身體之自
由,遂執兩不相侔之普通刑法規定事項,而謂其係有違於前開憲法之意旨
。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修正公布之「肅清煙毒條例」、八十七
年五月二十日修正公布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其立法目的,乃特別為
肅清煙毒、防制毒品危害,藉以維護國民身心健康,進而維持社會秩序,
俾免國家安全之陷於危殆。因是拔其貽害之本,首予杜絕流入之途,即著
重煙毒來源之截堵,以求禍害之根絕;而製造、運輸、販賣行為乃煙毒禍
害之源,其源不斷,則流毒所及,非僅多數人之生命、身體受其侵害,并
社會、國家之法益亦不能免,為害之鉅,當非個人一己之生命、身體法益
所可比擬。對於此等行為之以特別立法嚴厲規範,當已符合比例原則;抑
且製造、運輸、販賣煙毒之行為,除有上述高度不法之內涵外,更具有暴
利之特質,利之所在,不免群趨僥倖,若僅藉由長期自由刑措置,而欲達
成肅清、防制之目的,非但成效難期,要亦有悖於公平與正義。肅清煙毒
條例第五條第一項:「販賣、運輸、製造毒品、鴉片或麻煙者,處死刑或
無期徒刑。」、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四條第一項:「製造、運輸、販賣第
一級毒品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處無期徒刑者,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
以下罰金。」其中關於死刑、無期徒刑之法定刑規定,係本於特別法嚴禁
毒害之目的而為之處罰,乃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
要,無違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與憲法第十五條亦無牴觸。

解釋字號:釋字第 516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9 年 10 月 26 日
解 釋 文:
    國家因公用或其他公益目的之必要,雖得依法徵收人民之財產,但應
給予合理之補償。此項補償乃因財產之徵收,對被徵收財產之所有人而言
,係為公共利益所受之特別犧牲,國家自應予以補償,以填補其財產權被
剝奪或其權能受限制之損失。故補償不僅需相當,更應儘速發給,方符憲
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意旨。準此,土地法第二百三十
三條明定,徵收土地補償之地價及其他補償費,應於「公告期滿後十五日
內」發給。此項法定期間,雖或因對徵收補償有異議,由該管地政機關提
交評定或評議而得展延,然補償費額經評定或評議後,主管地政機關仍應
即行通知需用土地人,並限期繳交轉發土地所有權人,其期限亦不得超過
土地法上述規定之十五日 (本院院字第二七○四號、釋字第一一○號解釋
參照 )。倘若應增加補償之數額過於龐大,應動支預備金,或有其他特殊
情事,致未能於十五日內發給者,仍應於評定或評議結果確定之日起於相
當之期限內儘速發給之,否則徵收土地核准案,即應失其效力。行政法院
八十五年一月十七日庭長評事聯席會議決議略謂:司法院釋字第一一○號
解釋第三項,固謂徵收土地補償費額經標準地價評議委員會評定後,主管
機關通知並轉發土地所有權人,不得超過土地法第二百三十三條所規定之
十五日期限,然縱已逾十五日期限,無從使已確定之徵收處分溯及發生失
其效力之結果云云,其與本解釋意旨不符部分,於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
旨意有違,應不予適用。

解釋字號:釋字第 525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0 年 05 月 04 日
解 釋 文:
    信賴保護原則攸關憲法上人民權利之保障,公權力行使涉及人民信賴
利益而有保護之必要者,不限於授益行政處分之撤銷或廢止 (行政程序法
第一百十九條、第一百二十條及第一百二十六條參照) ,即行政法規之廢
止或變更亦有其適用。行政法規公布施行後,制定或發布法規之機關依法
定程序予以修改或廢止時,應兼顧規範對象信賴利益之保護。除法規預先
定有施行期間或因情事變遷而停止適用,不生信賴保護問題外,其因公益
之必要廢止法規或修改內容致人民客觀上具體表現其因信賴而生之實體法
上利益受損害,應採取合理之補救措施,或訂定過渡期間之條款,俾減輕
損害,方符憲法保障人民權利之意旨。至經廢止或變更之法規有重大明顯
違反上位規範情形,或法規 (如解釋性、裁量性之行政規則) 係因主張權
益受害者以不正當方法或提供不正確資料而發布者,其信賴即不值得保護
;又純屬願望、期待而未有表現其已生信賴之事實者,則欠缺信賴要件,
不在保護範圍。
    銓敘部中華民國七十六年六月四日台華甄四字第九七○五五號函將後
備軍人轉任公職考試比敘條例第三條第一款適用對象常備軍官,擴張及於
志願服四年預備軍官現役退伍之後備軍人,有違上開條例之意旨,該部乃
於八十四年六月六日以台中審一字第一一五二二四八號函釋規定:「本部
民國六十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六四台謨甄四字第三五○六四號函暨七十六年
六月四日七六台華甄四字第九七○五五號函,同意軍事學校專修班畢業服
預備軍官役及大專畢業應召入伍復志願轉服四年制預備軍官役依法退伍者
,比照『後備軍人轉任公職考試比敘條例』比敘相當俸級之規定,自即日
起停止適用」,未有過渡期間之設,可能導致服役期滿未及參加考試,比
敘規定已遭取銷之情形,衡諸首開解釋意旨固有可議。惟任何行政法規皆
不能預期其永久實施,受規範對象須已在因法規施行而產生信賴基礎之存
續期間,對構成信賴要件之事實,有客觀上具體表現之行為,始受信賴之
保護。前述銓敘部七十六年六月四日函件雖得為信賴之基礎,但並非謂凡
服完四年預備軍官役者,不問上開規定是否廢止,終身享有考試、比敘之
優待,是以在有關規定停止適用時,倘尚未有客觀上具體表現信賴之行為
,即無主張信賴保護之餘地。就本件而言,其於比敘優待適用期間,未參
與轉任公職考試或取得申請比敘資格者,與前述要件不符。主管機關八十
四年六月六日之函釋停止適用後備軍人轉任公職考試比敘條例有關比敘之
規定,符合該條例之意旨,不生牴觸憲法問題。

解釋字號:釋字第 53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0 年 11 月 30 日
解 釋 文:
    人民依法取得之土地所有權,應受法律之保障與限制,為憲法第一百
四十三條第一項所明定。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
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法定程序予以強制取得之謂,相關法律所規定之徵
收要件及程序,應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必要性之原則。土地法第二百
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私有土地經徵收後,自徵收補償發給完竣屆滿
一年,未依徵收計畫開始使用者,原土地所有權人得於徵收補償發給完竣
屆滿一年之次日起五年內,向該管市、縣地政機關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一
月二十六日修正為「直轄市或縣 (市) 地政機關」,下同) 聲請照徵收價
額收回其土地,原係防止徵收機關為不必要之徵收,或遷延興辦公共事業
,特為原土地所有權人保留收回權。是以需用土地機關未於上開期限內,
依徵收計畫開始使用徵收之土地者,如係因可歸責於原土地所有權人或為
其占有該土地之使用人之事由所致,即不得將遷延使用徵收土地之責任,
歸由徵收有關機關負擔;其不能開始使用係因可歸責於其他土地使用人之
事由所致,而與原土地所有權人無涉者,若市、縣地政機關未會同有關機
關於徵收補償發給完竣一年內,依土地法第二百十五條第三項規定逕行除
去改良物,亦未依同法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代為遷移改良物,開始使用土
地;需用土地人於上開期間內復未依徵收計畫之使用目的提起必要之訴訟
,以求救濟,應不妨礙原土地所有權人聲請收回其土地。土地法第二百十
九條第三項規定之適用,於上開意旨範圍內,不生牴觸憲法之問題。

解釋字號:釋字第 579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3 年 06 月 25 日
解 釋 文:
    人民之財產權應予保障,憲法第十五條定有明文。國家因公用或其他
公益目的之必要,得依法徵收人民之財產,對被徵收財產之權利人而言,
係為公共利益所受之特別犧牲,國家應給予合理之補償,且補償與損失必
須相當。國家依法徵收土地時,對該土地之所有權人及該土地之其他財產
權人均應予以合理補償,惟其補償方式,立法機關有一定之自由形成空間
。                                                              
    耕地承租人之租賃權係憲法上保障之財產權,於耕地因徵收而消滅時
,亦應予補償。且耕地租賃權因物權化之結果,已形同耕地之負擔。平均
地權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依法徵收之土地為出租耕地時,應由土地
所有權人以所得之補償地價,扣除土地增值稅後餘額之三分之一,補償耕
地承租人;第二項規定,前項補償承租人之地價,應由主管機關於發放補
償或依法提存時,代為扣交,係出租之耕地因公用徵收時,立法機關依憲
法保障財產權及保護農民之意旨,審酌耕地所有權之現存價值及耕地租賃
權之價值,採用代位總計各別分算代償之方法,將出租耕地上負擔之租賃
權價值代為扣交耕地承租人,以為補償,其於土地所有權人財產權之保障
,尚不生侵害問題。惟近年來社會經濟發展、產業結構顯有變遷,為因應
農地使用政策,上開為保護農民生活而以耕地租賃權為出租耕地上負擔並
據以推估其價值之規定,應儘速檢討修正,以符憲法意旨,併予指明。

解釋字號:釋字第 58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3 年 07 月 09 日
解 釋 文:
    基於個人之人格發展自由,個人得自由決定其生活資源之使用、收益
及處分,因而得自由與他人為生活資源之交換,是憲法於第十五條保障人
民之財產權,於第二十二條保障人民之契約自由。惟因個人生活技能強弱
有別,可能導致整體社會生活資源分配過度不均,為求資源之合理分配,
國家自得於不違反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之範圍內,以法律限制人民締
約之自由,進而限制人民之財產權。
    憲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四項扶植自耕農之農地使用政策,以及憲法第
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改良農民生活之基本國策,均係為合理分配農業資源
而制定。中華民國四十年六月七日制定公布之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 (以下
稱減租條例) ,旨在秉承上開憲法意旨,為三十八年已開始實施之三七五
減租政策提供法律依據,並確保實施該政策所獲致之初步成果。其藉由限
制地租、嚴格限制耕地出租人終止耕地租約及收回耕地之條件,重新建構
耕地承租人與出租人之農業產業關係,俾合理分配農業資源並奠定國家經
濟發展方向,立法目的尚屬正當。雖未設置保護出租人既有契約利益之過
渡條款,惟因減租條例本在實現憲法規定國家對於土地之分配與整理暨扶
植自耕農之意旨,且於條例制定之前,減租政策業已積極推行數年,出租
人得先行於過渡時期熟悉減租制度,減租條例對出租人契約自由及財產權
之限制,要非出租人所不能預期,衡諸特殊之歷史背景及合理分配農業資
源之非常重大公共利益,尚未違背憲法上之信賴保護原則。
    減租條例第五條前段關於租賃期限不得少於六年,以及同條例第六條
第一項暨第十六條第一項關於締約方式與轉租禁止之規定,均為穩定租賃
關係而設;同條例第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租賃期限內,承租人死亡無
人繼承耕作之法定終止租約事由,並保留出租人收回耕地之彈性。上開規
定皆有利於實現扶植自耕農及改善農民生活之基本國策,縱於出租人之契
約自由及財產權有所限制,衡諸立法目的,其手段仍屬必要而且適當,亦
兼顧承租人與出租人雙方之利益,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第二十二
條契約自由、第十五條財產權及第七條平等權之保障並無違背。
    減租條例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一款之規定,為實現憲法第一百四十三條
第四項扶植自耕農之意旨所必要,惟另依憲法第一百四十六條及憲法增修
條文第十條第一項發展農業工業化及現代化之意旨,所謂出租人之自任耕
作,不以人力親自實施耕作為限,為農業科技化及企業化經營之自行耕作
或委託代耕者亦屬之。減租條例第十九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出租人於所有
收益足以維持一家生活者不得收回自耕,使租約變相無限期延長,惟立法
機關嗣於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增訂之第二項,規定為擴大家庭農場經
營規模得收回與其自耕地同一或鄰近地段內之耕地自耕,已放寬對於出租
人財產權之限制。同條項第三款規定,如出租人收回耕地,承租人將失其
家庭生活依據者,亦不得收回耕地,係為貫徹憲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
保護農民政策之必要手段;且如出租人亦不能維持其一家生活,尚得申請
耕地租佃委員會調處,以兼顧出租人與承租人之實際需要。衡諸憲法第一
百四十三條第四項扶植自耕農、第一百四十六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
一項發展農業工業化及現代化,以及憲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項改善農民
生活之意旨,上開三款限制耕地出租人收回耕地之規定,對於耕地所有權
之限制,尚屬必要,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及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
權規定之意旨要無不符。
    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增訂之減租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第三款關於
租約期限尚未屆滿而農地因土地編定或變更為非耕地時,應以土地公告現
值扣除土地增值稅後餘額之三分之一補償承租人之規定,乃限於依土地法
第八十三條所規定之使用期限前得繼續為從來之使用者,方有其適用。土
地法所規定之繼續使用期限,係為保護土地使用人既有之法律地位而設之
過渡條款,耕地出租人如欲於期前終止租約,減租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第
三款即賦予補償承租人之義務,乃為平衡雙方權利義務關係,對出租人耕
地所有權所為之限制,尚無悖於憲法第十五條保障財產權之本旨。惟不問
情狀如何,補償額度一概為三分之一之規定,有關機關應衡酌憲法第二十
二條保障契約自由之意旨及社會經濟條件之變遷等情事,儘速予以檢討修
正。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增訂之減租條例第十九條第三項規定,耕地
租約期滿時,出租人為擴大家庭農場經營規模、提升土地利用效率而收回
耕地時,準用同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第三款之規定,應以終止租約當期土
地公告現值扣除土地增值稅餘額後之三分之一補償承租人。惟契約期滿後
,租賃關係既已消滅,如另行課予出租人補償承租人之義務,自屬增加耕
地所有權人不必要之負擔,形同設置出租人收回耕地之障礙,與鼓勵擴大
家庭農場經營規模,以促進農業現代化之立法目的顯有牴觸。況耕地租約
期滿後,出租人仍須具備自耕能力,且於承租人不致失其家庭生活依據時
,方得為擴大家庭農場經營規模而收回耕地。按承租人之家庭生活既非無
依,竟復令出租人負擔承租人之生活照顧義務,要難認有正當理由。是上
開規定準用同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第三款部分,以補償承租人作為收回耕
地之附加條件,不當限制耕地出租人之財產權,難謂無悖於憲法第一百四
十六條與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第一項發展農業之意旨,且與憲法第二十三
條比例原則及第十五條保障人民財產權之規定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日起
,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
    減租條例第二十條規定租約屆滿時,除法定收回耕地事由外,承租人
如有續約意願,出租人即有續約義務,為出租人依法不得收回耕地時,保
障承租人續約權利之規定,並未於不得收回耕地之諸種事由之外,另行增
加耕地出租人不必要之負擔,與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比例原則及第十五
條保障財產權之規定尚無不符。

解釋字號:釋字第 588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4 年 01 月 28 日
解 釋 文:
    立法機關基於重大之公益目的,藉由限制人民自由之強制措施,以貫
徹其法定義務,於符合憲法上比例原則之範圍內,應為憲法之所許。行政
執行法關於「管收」處分之規定,係在貫徹公法上金錢給付義務,於法定
義務人確有履行之能力而不履行時,拘束其身體所為間接強制其履行之措
施,尚非憲法所不許。惟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依同條第一項規定得
聲請法院裁定管收之事由中,除第一項第一、二、三款規定:「顯有履行
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者」、「顯有逃匿之虞」、「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
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者」,難謂其已逾必要之程度外,其餘同項第四、
五、六款事由:「於調查執行標的物時,對於執行人員拒絕陳述者」、「
經命其報告財產狀況,不為報告或為虛偽之報告者」、「經合法通知,無
正當理由而不到場者」,顯已逾越必要程度,與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
旨不能謂無違背。
    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依同條第一項得聲請拘提之各款事由中,
除第一項第二款、第六款:「顯有逃匿之虞」、「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
由而不到場」之情形,可認其確係符合比例原則之必要條件外,其餘同項
第一款、第三款、第四款、第五款:「顯有履行義務之可能,故不履行者
」、「就應供強制執行之財產有隱匿或處分之情事者」、「於調查執行標
的物時,對於執行人員拒絕陳述者」、「經命其報告財產狀況,不為報告
或為虛偽之報告者」規定,顯已逾越必要程度,與前揭憲法第二十三條規
定意旨亦有未符。
    人身自由乃人民行使其憲法上各項自由權利所不可或缺之前提,憲法
第八條第一項規定所稱「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置,
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除須有法律之依據外,尚須分別踐行必
要之司法程序或其他正當法律程序,始得為之。此項程序固屬憲法保留之
範疇,縱係立法機關亦不得制定法律而遽予剝奪;惟刑事被告與非刑事被
告之人身自由限制,畢竟有其本質上之差異,是其必須踐行之司法程序或
其他正當法律程序,自非均須同一不可。管收係於一定期間內拘束人民身
體自由於一定之處所,亦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規定之「拘禁」,其於決
定管收之前,自應踐行必要之程序、即由中立、公正第三者之法院審問,
並使法定義務人到場為程序之參與,除藉之以明管收之是否合乎法定要件
暨有無管收之必要外,並使法定義務人得有防禦之機會,提出有利之相關
抗辯以供法院調查,期以實現憲法對人身自由之保障。行政執行法關於管
收之裁定,依同法第十七條第三項,法院對於管收之聲請應於五日內為之
,亦即可於管收聲請後,不予即時審問,其於人權之保障顯有未週,該「
五日內」裁定之規定難謂周全,應由有關機關檢討修正。又行政執行法第
十七條第二項:「義務人逾前項限期仍不履行,亦不提供擔保者,行政執
行處得聲請該管法院裁定拘提管收之」、第十九條第一項:「法院為拘提
管收之裁定後,應將拘票及管收票交由行政執行處派執行員執行拘提並將
被管收人逕送管收所」之規定,其於行政執行處合併為拘提且管收之聲請
,法院亦為拘提管收之裁定時,該被裁定拘提管收之義務人既尚未拘提到
場,自不可能踐行審問程序,乃法院竟得為管收之裁定,尤有違於前述正
當法律程序之要求。另依行政執行法第十七條第二項及同條第一項第六款
:「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場」之規定聲請管收者,該義務人既
猶未到場,法院自亦不可能踐行審問程序,乃竟得為管收之裁定,亦有悖
於前述正當法律程序之憲法意旨。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稱「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
、拘禁」之「警察機關」,並非僅指組織法上之形式「警察」之意,凡法
律規定,以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為目的,賦予其機關或人員得使
用干預、取締之手段者均屬之,是以行政執行法第十九條第一項關於拘提
、管收交由行政執行處派執行員執行之規定,核與憲法前開規定之意旨尚
無違背。 
    上開行政執行法有違憲法意旨之各該規定,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
至遲於屆滿六個月時失其效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65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7 年 12 月 05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財產權應予保障,故國家因公用或其他公
益目的之必要,雖得依法徵收人民之財產,但應給予合理之補償,且應儘
速發給。倘原補償處分已因法定救濟期間經過而確定,且補償費業經依法
發給完竣,嗣後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始發現其據以作成原補償處分之地
價標準認定錯誤,原發給之補償費短少,致原補償處分違法者,自應於相
當期限內依職權撤銷該已確定之補償處分,另為適法之補償處分,並通知
需用土地人繳交補償費差額轉發原土地所有權人。逾期未發給補償費差額
者,原徵收土地核准案即應失其效力,本院釋字第五一六號解釋應予補充
。

解釋字號:釋字第 670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9 年 01 月 29 日
解 釋 文:
    受無罪判決確定之受害人,因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行為致依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或軍事審判法第一百零二條第一項受羈押者,依冤獄
賠償法第二條第三款規定,不得請求賠償,並未斟酌受害人致受羈押之行
為,係涉嫌實現犯罪構成要件或係妨礙、誤導偵查審判,亦無論受害人致
受羈押行為可歸責程度之輕重及因羈押所受損失之大小,皆一律排除全部
之補償請求,並非避免補償失當或浮濫等情事所必要,不符冤獄賠償法對
個別人民身體之自由,因實現國家刑罰權之公共利益,受有超越一般應容
忍程度之特別犧牲時,給予所規範之補償,以符合憲法保障人民身體自由
及平等權之立法意旨,而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比例原則有違,應自本解釋
公布之日起至遲於屆滿二年時失其效力。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45年判字第 8 號 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45 年 02 月 21 日
要  旨:
行政主體得依法律規定或以法律行為,對私人之動產或不動產取得管理權
或他物權,使該項動產或不動產成為他有公物,以達行政之目的。此際該
私人雖仍保有其所有權,但其權利之行使,則應受限制,不得與行政目的
相違反。本件土地成為道路供公眾通行,既已歷數十年之久,自應認為已
因時效完成而有公用地役關係之存在。此項道路之土地,即已成為他有公
物中之公共用物。原告雖仍有其所有權,但其所有權之行使應受限制,不
得違反供公眾通行之目的。原告擅自將已成之道路廢止,改闢為田耕作,
被告官署糾正原告此項行為,回復原來道路,此項處分,自非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61年判字第 435 號 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61 年 10 月 13 日
要  旨:
既成為公眾通行之道路,其土地之所有權,縱未為移轉登記,而仍為私人
所保留,亦不容私人在該道路上起造任何建築物,妨害交通。原告所有土
地,在二十餘年前,即已成為農路,供公眾通行,自應認為已因時效完成
而有公用地役關係之存在,則該農路之土地,即已成為他有公物中之公共
用物。原告雖有其所有權,但其所有權之行使,應受限制,不得違反供公
眾通行之目的。原告擅自將已成之農路,以竹柱、鐵線築為圍籬,阻礙交
通,意圖收回路地,自為法所不許。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0年判字第 1490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0 年 08 月 22 日
要  旨:
本件原告係八十七艘漁筏中之富生號漁筏於六十二年至七十七年五月之所
有人,七十七年五月以後則已讓售予○○○,此有雙方買賣契約書影本附
原處分卷可稽,亦為原告所不爭執。依首揭發放要點之規定,補償金領取
權人係自六十二年至八十二年筏主及以之從事漁業之漁民,但補償金之申
領人資格係八十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當時之漁筏筏主,經其申領後,由領
取權人自行協議處理所領之金額。原告既非富生號漁筏八十二年十二月三
十一日當時之筏主,則其請求被告逕行發給補償金,自屬無據。次查,台
中港自六十二年開始建設以來,使原告在台中港商港區域經營從事漁業之
漁民因此受有特別犧牲。國家為補償此項特別犧牲,故制定上開發放要點
作為辦理之依據。有關漁業損失部分,因領取權人非僅一人,致而產生分
配問題。被告有鑑於漁業損失補償之補償期間長達二十四年 (六十二年一
月一日起至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管理權限不在被告,部分漁筏
筏主、筏民之資料已經佚失,早已不復查考。且漁筏筏民人數眾多,若訂
由每一領取權人均得提出申請補償,則程序曠日廢時,耗廢資源不可計數
,對於被告其他正常作業及人民權益均將造成損害,因此原擬訂每一漁筏
由一人提出申請。惟考量漁筏所有權轉讓時,是否涉及補償權利之轉讓,
應視雙方當事人之真意而定,另外漁筏筏主與筏民間或有僱傭關係或其他
法律關係存在,筏民對於筏主或係領取薪資,或係就捕魚所得依比例加以
分配,型態各自不一。有關漁業損失補償部分,既係填補漁民因台中港之
營運建設所受之特別犧牲而來,則每位補償領取權人 (包含所有於六十二
年一月一日至八十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間之筏主、筏民) ,應得之補償比
例與其所受損失理應相等,方可達到填補損失之目的。因此每位補償領取
權人應得補償金之比例,應依其利用漁筏經營或從事漁業所可得到之收益
為準。而每位補償領取權人利用漁筏經營或從事漁業所可得之收益,或前
任筏主得否於轉讓漁筏後,再來請求補償,應依筏主、筏民間法律關係,
及前後任筏主間於轉讓漁筏時,後任筏主有無受讓全部權利之約定而定,
行政機關不宜干涉。因此於發放要點第三點分別規定「補償領取權人」及
「申領人」應具備之要件,尚難認有矛盾。又發放要點並報經台灣省政府
以八十七年四月三十日八七府交三字第一四六五九三號函核定,既未牴觸
現有法規及上級命令,自屬有效。是則原告主張其有領取補償金之權利,
被告應主動認定身分,並逕予發給補償金云云,揆諸前揭規定,於法難謂
有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1年判字第 2352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本件土地徵收,係由苗栗縣政府於八十六年五月十四日公告,公告期間自
八十六年五月十五日起,至八十六年六月十四日止。上訴人主張其曾於八
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依規定向苗栗縣政府提出異議乙節,是否屬實?以
及被上訴人所提出附於原審卷之被證十四,即交通部八十九年六月八日交
總八十九字第○○五七○三號函主旨記載:「所報二高後續計畫竹南西湖
段、西湖大甲段 (苗栗縣轄) 工程用地內,零星之甲、乙、丙、丁建築用
地業主異議補償地價偏低,苗栗縣政府及縣議會建議予以救濟乙案,復如
說明,請查照。」,且被上訴人係本件土地徵收之需地機關,其究係因上
訴人等對於土地徵收公告事項有異議,而向苗栗縣政府提出異議之處置?
或異議確定後之處置?或因上訴人等另行向被上訴人陳情後所為之處置?
於本件之判斷,至關重要應予以查明,以昭折服。又上訴人等之徵收補償
費等固曾於八十七年八月十七日經台灣苗栗地方法院執行命令,禁止債務
人 (即上訴人等) 向第三人 (即苗栗縣政府) 收取或其他處分;第三人亦
不得向債務人清償;同年八月十九日台灣苗栗地方法院執行命令債務人苗
栗縣政府向執行法院支付轉給債權人,但尚不得據此即謂上訴人等未於徵
收公告期間提出異議,而於公告期間屆滿已確定不得再行爭執。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2年判字第 1171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12 月 11 日
要  旨:
按公法上損失補償之意義,乃指國家基於公益需要,依法行使公權力,致
特定人之財產上利益特別犧牲,國家應給予相當之補償之謂。依八十七年
十一月十一日修正公布前之行政執行法第九條規定:「遇有天災、事變及
其他交通上、衛生上或公安上有危害情形,非使用或處分其土地、家屋、
物品或限制其使用,不能達防護之目的時,得使用或處分,或將其使用限
制之。」行政機關依上開規定執行公權力,致人民財產遭受損失者,自應
給予相當之財產補償,乃屬當然。次按行政上之損害賠償與損失補償不同
,前者係以不法行為為前提,為公法上之侵權行為;後者係對適法之行為
而生之補償,以彌補相對人之損失。在行政執行法修正施行前,人民因執
行機關依法實施即時強制,致其生命、身體或財產遭受特別損失時,並無
得請求補償之規定,僅能附帶於行政訴訟提起。是以,茍人民主張因行政
機關公權力之行使,致其財產受有損害,而請求損失補償,經行政機關以
與有關補償費發給之法規不符而函復拒絕,則行政機關拒絕補償之函復,
不能謂非針對具體事件,所為足以發生拒絕補償之法律上效果,自屬行政
處分,人民即得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現行行政執行法第四十一條第
三項規定:「對於執行機關所為損失補償之決定不服者,得依法提起訴願
及行政訴訟。」亦明文揭示此意旨。準此,不論行政執行法修正前、後之
規定,應解為因行政機關實施即時強制,致人民財產遭受損失,而請求補
償者,均應先向行政機關提出申請,於行政機關否准其請求時,方得提起
訴願及行政訴訟。原判決以人民對於執行機關所為即時強制之損失補償不
服者,應循訴願程序,始得提起行政訴訟。

參考法條:行政執行法 第 41 條 (89.06.21)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2年判字第 1709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12 月 11 日
要  旨:
按公法上損失補償之意義,乃指國家基於公益需要,依法行使公權力,致
特定人之財產上利益特別犧牲,國家應給予相當之補償之謂。次按行政上
之損害賠償與損失補償不同,前者係以不法行為為前提,為公法上之侵權
行為;後者係對適法之行為而生之補償,以彌補相對人之損失。因行政機
關實施即時強制,致人民財產遭受損失,而請求補償者,均應先向行政機
關提出申請,於行政機關否准其請求時,方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原判
決以人民對於執行機關所為即時強制之損失補償不服者,應循訴願程序,
始得提起行政訴訟。上訴人未經訴願程序,逕行提起行政訴訟亦不合法;
另上訴人提起國家賠償訴訟,非屬行行政法院之權限,此部分請求,為不
合法,經核於法尚無違誤。

參考法條:行政執行法 第 9 條 (36.11.11)
          行政執行法 第 41 條 (89.06.21)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2年判字第 457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4 月 25 日
要  旨:
按公法上損失補償之意義,乃指國家基於公益需要,依法行使公權力,致
特定人發生財產上之特別犧牲,從全體之公平負擔觀點,為調整該犧牲所
為之財產補償之謂。同理,行政機關基於公益考量,撥用公有土地與需地
機關,致公有土地管理機關依法終止其與人民間所訂定之非公用財產之租
約者,宜認屬依法行使公權力造成特別犧牲之損失補償之一種態樣。參照
最高法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四○三一號判例意旨「各級政府機關因舉辦土
地法第二百零八條所列公共事業需用公有土地,經依同法第二十六條規定
,由該管市縣政府層請行政院核准撥用者,乃政府基於公法上之權力,使
需用土地之機關取得該土地之權利,而該土地原使用人之權利,因與此不
能並存遂歸於消滅,此與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第十七條所定終止租約之情
形有別。」原判決以本件基於撥用之核准,依法終止其與上訴人間就系爭
林地所訂定之租約,致生應否補償之爭議,屬於公法上損失補償爭議事件
乙節,尚無不合。次按「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由中央主管機關核准之
」、「中央主管機關於核准徵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後,應將原案通知該管
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接到中央主
管機關通知核准徵收案時,應即公告,並以書面通知土地或土地改良物所
有權人及他項權利人」,土地徵收條例第十四、十七、十八條分別定有明
文。依上開規定,提出徵收土地之申請,其核准機關為中央主管機關,該
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僅為土地徵收之執行機關,因法令對撥用之核准機
關及辦理補償手續之機關,未加以規定,自得比照性質相同之徵收有關規
定。本件被上訴人為成立國家藥園以發展中醫中藥之研究需要,由教育部
層轉行政院,經行政院於八十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核准撥用其中三一五地號
林地,參加人並未參與撥用之申請作業,僅於撥用核准後由參加人以八十
六年三月十二日台財產北三字第八六○○七六五二號函知上訴人,依所簽
訂國有林地租賃契約第十二點約定終止租賃關係,由被上訴人接管系爭土
地及辦理補償。嗣被上訴人與上訴人於八十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就補償費召
開協調會,未達成共識,嗣被上訴人將補償款提存於法院等情,為原判決
確定之事實。足見被上訴人除係需地機關外,亦係實際承辦補償業務及發
款之機關,故上訴人以被上訴人為處分機關對之提起本件訴訟,尚無不合
。雖國有財產法第十二條、第四十四條第一項、第二項分別規定;「國有
財產局為國有土地之管理機關」、「基於國家政策需要,變更為公用財產
時,得終止非公用財產類之出租」、「承租人因前項第一、第三兩款規定
,解除租約所受之損失,得請求補償,其標準由財政部核定之。」惟上開
規定均屬有關管理國有財產之相關規定,雖對承租人因前項第一、第三兩
款規定,解除租約所受之損失,規定得請求補償,但並非規定必須由國有
財產局辦理補償。況參加人僅係國有財產之管理機關,其業務與撥用之目
的即成立國家藥園以發展中醫中藥之研究無涉,亦未參與辦理撥用後之補
償作業,尚難據認參加人為補償之主管機關。則被上訴人實為有權辦理補
償業務之機關,其就徵收補償所為之函復,核係拒絕上訴人有關重新計算
補償費之請求,自屬行政處分。上訴人起訴請求撤銷該處分及一再訴願決
定暨請求被上訴人為一定補償之處分,於法均無不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2年判字第 828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6 月 26 日
要  旨:
土地徵收,係國家因公共事業之需要,對人民受憲法保障之財產權,經由
法定程序予以剝奪之謂。規定此項徵收及其程序之法律必須符合必要性原
則,並應於相當期間內給予合理之補償(司法院釋字第四二五號解釋意旨
參照)。因此公用徵收僅有國家為徵收權之主體,一般人民並無公用徵收
之公法上請求權。故人民向國家請求徵收其所有土地之行為,其性質純屬
促請國家發動徵收權之行使而已,非謂人民對國家有公用徵收之公法上請
求權存在。至司法院釋字第四○○號解釋固指既成道路成立公用地役關係
者,其所有權人因公益而特別犧牲其財產上之利益,國家自應依法律之規
定辦理徵收給予補償及若在某一道路範圍內之私有土地均辦理徵收,僅因
既成道路有公用地役關係而以命令規定繼續使用,毋庸同時徵收補償,顯
與平等原則相違等語,惟該解釋內亦明言「國家應依法律之規定辦理徵收
給予補償」,亦即應依實定法之規定辦理徵收給予補償,而非謂「國家應
依本解釋辦理補償」。此另由該號解釋文亦明.「...各級政府如因
經費困難,不能對上述道路全面徵收補償,有關機關亦應訂定期限籌措財
源逐年辦理或以他法補償。...」等語,足證該解釋僅係國家立法及施
政之指針,並非可逕作為向國家請求財產上給付之公法上原因;又「徵收
土地或土地改良物,由中央主管機關核准之」、「中央主管機關於核准徵
收土地或土地改良物後,應將原案通知該管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
、「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接到中央主管機關通知核准徵收案時,應
即公告,並以書面通知土地或土地改良物所有權人及他項權利人」,土地
徵收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七條、第十八條分別定有明文。依該規定,提出
徵收土地之申請時,核准機關為內政部,至該直轄市或縣(市)政府僅為
土地徵收之執行機關,則本件上訴人逕行請求被上訴人徵收系爭土地及給
付徵收補償費或價購系爭土地,於法尚有未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3年判字第 210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3 月 04 日
要  旨:
查本件被上訴人於八十九年十二月五日以八九府工採字第一九七二三三號
函通知上訴人原所核發土石採取許可證應予註銷(即廢止),係於九十年
一月一日行政程序法施行前,本件尚無適用該法之餘地。惟依本院八十三
年判字第一二二三號判例意旨,原處分機關倘依行政處分所依據之法規或
事實事後發生變更,致不廢止該處分對公益將有重大危害之理由,而廢止
授予利益之合法行政處分時,對受益人因信賴該處分致遭受財產上之損失
,應給予合理之補償。所謂「因信賴該處分致遭受財產上之損失」,係指
原處分之受益人因信賴原處分機關之行為而展開具體之信賴行為(包括運
用財產及其他處理行為),且信賴行為與信賴基礎間須有因果關係,因嗣
後原處分機關之撤銷或廢止行為,致使受益人遭受不能預見之財產上損失
而言。又因信賴利益之損失補償,係行政機關依法執行公權力,致受益人
發生財產上之特別犧牲,而給予受益人合理之補償,自以填補受益人財產
上之損失為限。參酌徵收補償之範圍,上開判例所指「合理之補償」,自
不包括民法第二百十六條之「所失利益」在內。至受益人有無因信賴該處
分致遭受財產上之損失,自應由受益人負舉證責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3年判字第 375 號

裁判日期:民國 93 年 04 月 02 日
要  旨:
對於原有建築物及土地所有權人給予損失補償,乃因其所有或使用之建築
物或土地,原得為合法之使用、收益,基於公眾飲用水水質、水量之保護
需要,被適法之公權力行為命為拆除、改善或改變使用,個人利益受有特
別犧牲,使公眾因而受益,乃予以相當之補償,符合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
規定之旨意。法條雖未明示授權訂定有關補償之法規命令,然而主管機關
為執行法條所定損失補償之規定,基於其職權訂定如何補償之基準及注意
事項,如符合各該法條之意旨,足資適用。查環保署為飲用水管理條例之
中央主管機關及自來水事業之有關機關,已依法劃定公告高屏溪、淡水河
、頭前溪、大甲溪及曾文溪部分水源保護區,訂定補償基準及注意事項後
公告實施,據以補償區內養豬戶(場)依法拆除之損失。依注意事項第二
點規定,認定於區內養豬為貽害水質與水量之行為,則依上引法條規定,
在區內養豬,乃禁止或不得有之行為。但原判決以為注意事項及補償基準
之規定,並無養豬戶(場)應強制禁養之相關規定,僅係獎勵養豬戶(場
)自動停養而已,不無速斷。又參見注意事項第二點規定認定於區內養豬
為貽害水質與水量之行為,執行養豬戶(場)之拆除補償;補償基準第一
點規定,辦理區內養豬戶(場)依法拆除補償工作,針對養豬戶(場)拆
除補償事宜,訂定補償基準。公告及補償基準第一點、注意事項第二點,
均明示其依據為上引法條,則補償基準及注意事項實為執行各該法條所定
之損失補償而訂定。但原判決未向訂定補償基準及注意事項並公告實施之
環保署查詢,逕以為補償基準及注意事項為行政機關執行政策之便宜措施
,與上引法條無關,亦嫌速斷。如果補償基準及注意事項為執行上引法條
所定之損失補償而訂定,依法條意旨,只要個人私益有法條規定之損失,
即應給予補償,如同徵收補償般,不生個人應自行申請,若逾期申請即不
予補償之問題。上開公告及注意事項規定養豬戶(場)申辦期限:自本(
注意事項)公告日起至八十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僅屬促請養豬戶(場
)注意而已,並非具失權效果之期限規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6年判字第 1442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8 月 13 日
要  旨:
按土地徵收是對財產權具目的性之侵害,而非國家純粹取得財產權之工具
,更非調整私益衝突之手段,而是為實現公益之最後不得已措施。因此,
國家對興辦公共事業所需之土地,必須用盡所有法律之手段,均不可得,
最後始得以徵收方式為之。準此,需用土地機關倘有適當之公有土地足供
所需興辦公共事業之需求時,需用土地機關自應優先利用其公有土地,否
則即與都市計畫法第 42 條之立法精神不符。又土地需地機關雖曾與土地
所有權人舉行協議價購會議,惟協議價購或以其他方式取得公共事業所需
土地,自應確實踐行土地徵收條例第 11 條所定協議之精神,不得徒以形
式上開會協議,而無實質之協議內容,否則即與正當法律程序有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行政法院 99年判字第 641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6 月 24 日
要  旨:
原審認定,將尚未完工之分洪隧道工程進行分洪作業,係由經濟部水利署
本於職權實施之防汛緊急應變措施等語,縱分洪作業之執行者係屬行政機
關無疑,然當時係屬颱風來襲期間,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處於運作狀態,水
利署之應變措施是否經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同意,颱風侵襲狀況如何,原審
仍須詳加探究,原審逕予認定該應變處置無災害防救法第 33 條規定適用
,即有適用法令不當之謬誤。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 90年訴字第 1898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08 月 15 日
要  旨:
依據土地徵收條例第二條及第十四條規定,徵收土地應由中央主管機關核
准之,而所謂中央主管機關係指內政部,是有關土地徵收之程序,直轄市
政府及縣 (市) 政府僅能視其需要及財力狀況而擬具徵收計畫書,並附具
徵收土地圖冊或土地改良物清冊及土地使用計畫圖,送請內政部核准之,
準此,各地方政府就其所轄都市計畫區內之道路用地或其他公共設施保留
地之徵收,並無作成徵收之權責,自亦無從基於人民之請求而作成應否徵
收之處分。本件原告所有之系爭土地位屬高雄市苓雅區光華二路巷六公尺
都市計畫道路用地上,為供人車通行使用多年之既成道路,迄今仍未辦理
徵收補償,致原告無法自由使用收益,形成因公益而特別犧牲其財產上之
利益,此固與憲法保障人民私有財產權之宗旨不符,惟揆諸上開說明,被
告並非得作成徵收系爭土地之最終權責機關,從而原告請求被告就其所有
之系爭土地為徵收之處分,自難謂有理由。
遣各級政府因興辦公共事業或實施國家經濟政策需要,對於徵收取得之土
地固應給予補償,惟亦需在「依法律之規定辦理徵收」前提下,斟酌其財
源狀況而給予土地所有權人相當之補償,並非意指其提供土地作為既成道
路而供公眾使用之所有權人,均得本於司法院釋字第四○○號解釋而請求
各級政府機關辦理徵收而要求給予補償。此由該號解釋之理由書中明「
...各級政府如因經費困難,不能對上述道路全面徵收補償,有關機關
亦應訂定期限籌措財源逐年辦理或以他法補償。...」亦可明瞭,足徵
該號解釋僅係針對國內實際存在之土地徵收問題提出國家立法及施政之指
針,尚非直接賦予人民得據此解釋作為向各級政府機關請求作成徵收補償
處分之依據。至需用土地之地方政府擬具徵收計畫書,並附具徵收土地圖
冊或土地改良物清冊及土地使用計畫圖,而向中央主管機關即內政部提出
申請,固為內政部核准徵收土地之前提要件,然地方政府在財政許可之範
圍內,對其轄區內長期供公眾使用之道路本有向內政部請求准予徵收之職
責,而不應任由土地所有權人承受是項負擔,惟地方政府向內政部申請徵
收土地與否,依現行之法律規定,乃為需用土地人即地方政府本身裁量權
行使之範圍。至土地所有權人請求地方政府擬具徵收計畫向內政部申請核
准,充其量亦僅具促使地方政府為該權限之發動而已,殊難謂一經人民申
請,地方政府即負有向內政部申請核准徵收之義務,是地方政府機關以財
政拮据為由而否准土地所有權人所為徵收之申請,尚難指為與法令或司法
Y院釋字第四○○號解釋有違。

裁判法院:高雄高等行政法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 98年訴字第 464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5 月 12 日
要  旨:
土地徵收條例第 8  條第 1  項第 1  款規定,徵收土地之殘餘部分面積
過小或形勢不整,致不能為相當之使用者,所有權人得於徵收公告之日起
1 年內向地方主管機關申請一併徵收。本件受處分人主張應適用上開規範
將剩餘土地一併徵收,該剩餘土地固因水利署工程將溝渠系統切斷,以致
有灌溉供水之困難,惟剩餘土地並未有殘餘部分面積過小或形勢不整等情
況,行政機關否准將剩餘土地一併徵收之處分並無違法,對於受處分人所
遭受之損失,則得依據水利法第 57 條規定,向水利署請求建造灌溉供水
設施或給予相當補償。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行政函釋

發文字號:行政院 (67)台內字第 6301 號

發文日期:民國 67 年 07 月 14 日
要  旨:
既成道路之認定標準及處理原則

發文字號:行政院 (69)台內字第 2072 號

發文日期:民國 69 年 02 月 23 日
要  旨:
釋日據時期既成道路補償疑義

發文字號:內政部營建署 營署建管字第 0942908304 號

發文日期:民國 94 年 05 月 17 日
要  旨:
非都市土地因興建房屋所留設之私設通路,供公眾通行達 20 年以上,是
否可成立公用地役關係,認定為現有巷道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