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5

相關法條

民法(104.01.14)

第 151 條

為保護自己權利,對於他人之自由或財產施以拘束、押收或毀損者,不負
損害賠償之責。但以不及受法院或其他有關機關援助,並非於其時為之,
則請求權不得實行或其實行顯有困難者為限。

中華民國刑法(103.06.18)

第 16 條

除有正當理由而無法避免者外,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免除刑事責任。但按其
情節,得減輕其刑。

第 18 條

未滿十四歲人之行為,不罰。
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八歲人之行為,得減輕其刑。
滿八十歲人之行為,得減輕其刑。

第 19 條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
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
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第 20 條

瘖啞人之行為,得減輕其刑。

第 23 條

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
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 24 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
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
之。

第 25 條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者,為未遂犯。
未遂犯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並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第 26 條

行為不能發生犯罪之結果,又無危險者,不罰。

第 28 條

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

第 59 條

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第 271 條

殺人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73 條

當場激於義憤而殺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04 條

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
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05 條

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
,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刑事訴訟法(104.02.04)

第 88 條

現行犯,不問何人得逕行逮捕之。
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者,為現行犯。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以現行犯論:
一、被追呼為犯罪人者。
二、因持有兇器、贓物或其他物件、或於身體、衣服等處露有犯罪痕跡,
    顯可疑為犯罪人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30年上字第 1040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30 年 03 月 28 日
要  旨:
正當防衛必須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始得為之,侵害業已過去,即無正當防
衛可言。至彼此互毆,又必以一方初無傷人之行為,因排除對方不法之侵
害而加以還擊,始得以正當防衛論。故侵害已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
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行為,均不得主張防衛權。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234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5 月 05 日
要  旨:
正當防衛,以行為人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
行為為必要;如不法侵害已成過去或尚未發生,即無正當防衛可言。本件
行為人因要求醫療費用與被害人發生爭執,雖被害人先持菜刀威嚇將予以
殺害,屬現在不法之侵害,但於被害人遭其以榔頭回擊倒地昏迷後,已無
對其施暴或繼續施暴之可能性,該不法之侵害已然過去,竟仍續以被害人
所持之菜刀,砍擊被害人臉、頸部,致被害人因出血性休克而當場死亡。
原判決因認行為人對被害人之殺害行為,非對於現在不法侵害所為之防衛
行為,不得主張正當防衛,適用法則,核無不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556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9 月 09 日
要  旨:
刑法上之預備犯與未遂犯,應以已否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為區別;又刑
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正當防衛之要件,必對於現在之不正侵害,始能成立,
若侵害已過去,或預料有侵害而侵害尚屬未來,則其加害行為,自無正當
防衛之可言。且必須先合乎正當防衛之要件,始有防衛過當減免其刑可言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殺害被害人之犯行,係屬防衛過當之正當防衛行為,
係以被害人時常辱罵及毆打上訴人,並威脅要殺掉上訴人,上訴人相信被
害人確能殺掉自己,只是因被害人之前均僅以木棍、椅子、抓癢棒毆打,
不具殺傷力,而本案發生前,上訴人已有四天沒進食,導尿管位移又疼痛
難當,忍痛找被害人求救,卻不斷被辱罵,其後被害人更自茶几上取菜刀
一把,揚言欲將上訴人之腦袋剁掉,被害人當時所為,已該當於刑法第二
百七十一條第三項之預備殺人罪,即屬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任何人在此
情況下亦均認為係處於急迫之危險。況上訴人早已有受虐婦女之創傷症候
群,平時即相信被害人確能殺掉自己。是上訴人於案發時持榔頭朝被害人
頭部敲擊之行為,即該當於正當防衛之阻卻違法事由,其後奪下被害人手
中之菜刀而猛刺被害人臉部、頸部之行為,亦係擔心被害人反擊所為之防
衛行為。至上訴人面對被害人持刀預備殺害之行為,即便情況急迫,而來
不及拿取其他攻擊力較為輕微之器具,本得持榔頭、菜刀朝被害人手部或
其他不致致命之身體部位揮砍,即足達防禦嚇阻之作用,乃上訴人竟捨此
未為,反持榔頭、菜刀猛力敲擊、砍刺可預見將造成被害人致命之頭部、
頸部,則上訴人此殺害被害人之行為,顯已逾越當時必要程度之防衛手段
,自屬過當防衛等情,為其主要論據。然苟原判決上開論述說明俱屬無訛
,則案發當時被害人是否並未著手於殺害上訴人之行為,即上訴人並非對
被害人現在不法之侵害為防衛之行為,上訴人所為能否認屬防衛過當之正
當防衛行為,尚非全無疑義,仍待調查釐清論述說明。乃原審就上情未詳
予調查研求,逕以上開非無疑義之理由,即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論斷,其查
證未盡且理由欠備,遽行判決,尚有未合。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96年上訴字第 448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6 月 24 日
要  旨:
行為人在被害人持菜刀預備對其為殺害行為時,因基於防衛自己生命法益
之意,以逾越當時必要程度之防衛手段,持榔頭、菜刀敲擊、砍殺被害人
導致被害人死亡,此行為係犯刑法第 271  條第 1  項之普通殺人罪。雖
其行為,符合正當防衛之要件,但仍應就防衛過當造成被害人死亡之結果
,而認不宜免除其刑,但仍可依刑法第 23 條但書規定減輕其刑,且行為
人殺害被害人後在有偵查犯罪權限之機關或個人知悉其犯行前,自行前往
派出所向警員坦承其殺人行為並接受裁判,自應依刑法第 62 條前段規定
予以減刑。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