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5

相關法條

民法(104.06.10)

第 184 條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
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
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第 188 條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
害賠償責任。但選任受僱人及監督其職務之執行,已盡相當之注意或縱加
以相當之注意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僱用人不負賠償責任。
如被害人依前項但書之規定,不能受損害賠償時,法院因其聲請,得斟酌
僱用人與被害人之經濟狀況,令僱用人為全部或一部之損害賠償。
僱用人賠償損害時,對於為侵權行為之受僱人,有求償權。

海商法(98.07.08)

第 61 條

以件貨運送為目的之運送契約或載貨證券記載條款、條件或約定,以減輕
或免除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對於因過失或本章規定應履行之義務而不履
行,致有貨物毀損、滅失或遲到之責任者,其條款、條件或約定不生效力
。

第 62 條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於發航前及發航時,對於下列事項,應為必要之注意
及措置:
一、使船舶有安全航行之能力。
二、配置船舶相當船員、設備及供應。
三、使貨艙、冷藏室及其他供載運貨物部分適合於受載、運送與保存。
船舶於發航後因突失航行能力所致之毀損或滅失,運送人不負賠償責任。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為免除前項責任之主張,應負舉證之責。

第 63 條

運送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載、卸載、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應
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

第 69 條

因下列事由所發生之毀損或滅失,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不負賠償責任:
一、船長、海員、引水人或運送人之受僱人,於航行或管理船舶之行為而
    有過失。
二、海上或航路上之危險、災難或意外事故。
三、非由於運送人本人之故意或過失所生之火災。
四、天災。
五、戰爭行為。
六、暴動。
七、公共敵人之行為。
八、有權力者之拘捕、限制或依司法程序之扣押。
九、檢疫限制。
十、罷工或其他勞動事故。
十一、救助或意圖救助海上人命或財產。
十二、包裝不固。
十三、標誌不足或不符。
十四、因貨物之固有瑕疵、品質或特性所致之耗損或其他毀損滅失。
十五、貨物所有人、託運人或其代理人、代表人之行為或不行為。
十六、船舶雖經注意仍不能發現之隱有瑕疵。
十七、其他非因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本人之故意或過失及非因其代理人、
      受僱人之過失所致者。

第 70 條

託運人於託運時故意虛報貨物之性質或價值,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對於其
貨物之毀損或滅失,不負賠償責任。
除貨物之性質及價值於裝載前,已經託運人聲明並註明於載貨證券者外,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對於貨物之毀損滅失,其賠償責任,以每件特別提款
權六六六‧六七單位或每公斤特別提款權二單位計算所得之金額,兩者較
高者為限。
前項所稱件數,係指貨物託運之包裝單位。其以貨櫃、墊板或其他方式併
裝運送者,應以載貨證券所載其內之包裝單位為件數。但載貨證券未經載
明者,以併裝單位為件數。其使用之貨櫃係由託運人提供者,貨櫃本身得
作為一件計算。
由於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之故意或重大過失所發生之毀損或滅失,運送人
或船舶所有人不得主張第二項單位限制責任之利益。

第 106 條

前條規定,於施救人與船舶間,及施救人間之分配報酬之比例,準用之。

海商法(88.07.14)

第 62 條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於發航前及發航時,對於下列事項,應為必要之注意
及措置:
一  使船舶有安全航行之能力。
二  配置船舶相當船員、設備及供應。
三  使貨艙、冷藏室及其他供載運貨物部分適合於受載、運送與保存。
船舶於發航後因突失航行能力所致之毀損或滅失,運送人不負賠償責任。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為除前前項責任之主張,應負舉證之責。

海商法(51.07.25)

第 106 條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於發航前及發航時,對於左列事項,應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
一、使船舶有安全航行之能力。
二、配置相當海員設備及船舶之供應。
三、使貨艙、冷藏室及其他供載運貨物部分適合於受載運送與保存。
船舶於發航後因突失航行能力所致之毀損或滅失,運送人不負賠償責任。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為免除前項責任之主張,應負舉證之責。

船員法(103.12.24)

第 89 條

本法未規定事項,涉及國際事務者,主管機關得參照有關國際公約或協定
及其附約所訂規則、辦法、標準、建議或程式,採用發布施行。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95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1 月 10 日
要  旨:
原審法院以運送人欲主張有海商法第 69 條第 1  款規定之免責事由,需
先證明其已配置船舶相當船員、設備及供應,並為必要之注意及措置,固
非無見,惟認運送人因未能提出安全管理系統文件證明確實有制定該等文
件,並提供海上人員作為航行之依據,尚難證明系爭船舶具有適航力。安
全管理系統文件雖係提供船旗國憑為簽發 DOC  及 SMC  證書,及執行評
鑑,然船舶取得該證書,是否即可證明公司及船上當時確實備有程序書等
語,該等證書可否視為運送人已踐行管理章程要求之證明?該管理章程全
部條文之各文義,有無可推認運送人船上確定備有該程序書等文件,此攸
關運送人之舉證責任及上開抗辯是否有理由?原審未使兩造提出管理章程
全文,詳為斟酌,已有待進一步調查釐清。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7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1 月 13 日
要  旨:
海商法第 5  條準用民法第 634  條、第 638  條第 1  項規定,運送人
對於運送物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但運送人能證明其喪失、毀損
或遲到,係因不可抗力或因運送物性質或因託運人或受貨人過失而致者,
不在此限。運送物有喪失、毀損或遲到者,其損害賠償額,應依其應交付
時目的地價值計算。又此項價值應以運送物應交付時目的地實際價值為準
,與所謂貨物出口價格或離岸價格並不相同。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4年台上字第 276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4 年 11 月 24 日
要  旨:
海商法第一百五十五條規定「因船舶或貨物固有瑕疵,或因利害關係人之
過失所致之損害及費用,其他關係人仍應分擔之。但對於固有瑕疵或過失
之負責人得請求償還」。該項條文係編列於共同海損章內,依上開規定,
船舶或貨物如因固有瑕疵,或因利害關係人之過失所致之損害及費用,均
屬共同海損,其他關係人仍應按共同海損之相關規定分擔之。祗是對於固
有瑕疵或有過失之負責人得請求償還而已。是同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稱
共同海損者,謂在海難中船長為避免船舶及貨載之共同危險所為處分,而
直接發生之損害及費用」,其所稱之「海難」,自非僅指船舶航行中因自
然力所發生之災難,尚且包括因船舶或貨物固有瑕疵及人為過失所致之災
難在內。原審謂海難,係指因海上自然力發生之變故而無人為因素參入其
間者而言,如颱風、海嘯等是,其法律見解不無可議。船舶有無安全航行
能力乃事實問題,不得因船舶曾依法定期檢查,經船級檢驗合格,即謂船
舶具有堪航能力,船舶所有人仍應於發航前及發航時注意及維護其船舶之
堪航能力,此觀之海商法第一百零六條之規定自明。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140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6 月 27 日
要  旨:
運送人或船舶所有人若能證明有海商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之免責事
由存在,及發生之損害係由此事由而引起者,其舉證責任即屬已盡。此時
,被害人無論係依債務不履行或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請求損害賠償,運送
人或船舶所有人應均得援用上開法定免責之事由而主張免責,並不因民法
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另設有僱用人賠償責任之規定而受影響。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7年台上字第 18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7 年 01 月 23 日
要  旨:
按共同海損者,謂在海難中船長為避免船舶及貨載之共同危險所為處分,
而直接發生之損害及費用,海商法第一百五十條定有明文。系爭濕損之鐵
礦砂係因上訴人所屬船舶欣業輪欠缺堪航力所致之損害,為原審合法確定
之事實,與共同海損無關,上訴人爭執係海損損失,並無可取。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100年海商上更(一)字第 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09 日
要  旨:
按船舶安全管理手冊僅係以船舶安全操作體制及環境維護等程序為規範內
容,船舶所有人能否提出該文件,要與其實際上有無落實國際安全管理章
程及安全管理手冊所載各項程序等相關規定無涉。又船舶是否符合國際安
全章程規定,不得以主觀判定,應以事後是否曾經主管機關或各港口國航
政機關查獲違規或不符章程規定等情事為準。是以,船舶所有人若於事故
發生前,就船舶已取得有效符合證明及安全管理證書,原則上即應被推認
係符合國際安全章程規定,即系爭船舶發航時具有適航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99年海商上字第 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按海上貨物運送契約之當事人,為運送人與託運人;載貨證券係運送人或
船長於貨物裝載後,因託運人之請求,所發給之貨物收受證券,為運送契
約之書面證明,惟運送契約本身,於載貨證券簽發後,轉讓予非託運人持
有時,運送契約並未隨之轉讓,託運人亦未完全脫離運送契約之法律關係
,僅其依運送契約所得行使之權利暫不能行使而已,是載貨證券持有人自
不得僅憑持有載貨證券,主張已受讓託運人本於運送契約之權利。載貨證
券持有人中,僅運送契約之託運人,得依該運送契約對於運送人行使權利
。另雖為船舶所有人,惟非貨物運送契約之運送人,基於債權相對性,對
於託運人不負任何契約義務,是對於船舶適航能力應負注意義務之人,應
為運送人。託運人與運送人訂立傭船運送契約後,船舶適航能力之注意維
護義務應由運送人完全負責,船舶所有人既將船舶交由運送人營運,即已
脫離船舶之監督地位,則船舶所有人就該船舶不具適航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99年海商字第 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7 月 29 日
要  旨:
海商法第 62 條第 1  項各款所謂安全航行能力,係指船舶之安全設備及
人員配備,足以抗拒預定航程上所可能發生之危險。又安全航行能力分為
二種,屬於形式適航性者,即依國際公約之規範檢查合格取得證書,其證
書所表彰意義為是,另一種為實質適航性,除船舶依國際公約之規範檢查
合格取得證書外,其船員配置、貨物裝載及船舶發航時對航行區域之天候
條件均須有十足抗浪性,始稱有完整之安全航行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