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6.13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5.06.22)

第 121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
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第 122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
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
元以下罰金。
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
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
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第 123 條

於未為公務員或仲裁人時,預以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
他不正利益,而於為公務員或仲裁人後履行者,以公務員或仲裁人要求期
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論。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103年訴字第 155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0 月 06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 2  條規定之公務員,無論是「身分公務員」或
「授權公務員」,如具有法定職務權限,在其所從事公共事務範
圍內之事項均屬之,亦不以涉及公權力為必要,即私經濟行為而
與公共事務有關者,亦包括在內。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裁判字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92年矚重訴字第 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12 月 30 日
要  旨:
按貪污治罪條例規範對象,依該條例第 2條規定,為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
人員,或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並不以具有公務員身分、訂有官
等、俸給為必要,祇要具有法定職務權限即足,所謂法定,不以法律有明
文規定為限,他如具有法規性質之命令、職權命令或職務命令及機關內部
之行政規章等,均包括在內;至所謂職務權限,係指公務員在其職權範圍
內所應為或得為之事務,祇要是公務員在其職權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之事
務,不以涉及公權力行使之事項為限,即無關權利之公行政作用行為或其
他私經濟行為,均涵括在內。本案謝姓被告身為公股代表併續任民營化後
之公司董事長,竟為貪圖鉅額賄賂,未能克盡善良管理、維護公股權益之
責,致公司受有高達近7 億元之投資損害,國庫因此亦間接受有損失,所
生危害重大,且其受賄金額高達 7000 萬元,犯罪後猶不知悔改,冀圖勾
串證人、製作虛偽資金流程,惡性重大,併考量刑法第 57 條所定一切情
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依貪污治罪條例 17 條規定,宣告褫奪公權
 8  年,以示懲儆。又交付賄賂之人並非貪污治罪條例所稱之被害人,對
於應諭知追繳沒收之財物,不得發還交付賄賂之人(最高法院 69 年台上
字第 879 號判例參照)。本件謝姓被告犯罪所得賄賂 7000  萬元,應依
貪污治罪條例第 10 條規定應予追繳,如全部或一部無法追繳時,並追徵
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另,洗錢防制法之制定旨在防止特定重大犯
罪不法所得之資金或財產,藉由洗錢行為,諸如經由各種金融機關或其他
交易管道,轉換成為合法來源之資金或財產,切斷資金與當初犯罪行為之
關連性,隱匿犯罪行為或該資金不法來源或本質,使偵查機關無法藉由資
金之流向追查犯罪行為人,其所保護之法益為國家對特定重大犯罪之追訴
及處罰。又洗錢行為係指行為人為掩飾或隱匿自己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
產上之利益(洗錢防制法第 2 條第 1 款),或行為人掩飾、收受、搬運
、寄藏、故買或牙保他人因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之利益(同法第 2
條第2 款)。除利用不知情之合法管道(如金融機關)為之外,其他使所
得財物或利益之來源合法化,或改變該財物或利益之本質,以避免追訴處
罰之掩飾、藏匿犯特定重大犯罪所得財產或利益之行為均屬之。若非先有
犯罪所得或利益,再加以掩飾或隱匿,而係取得犯罪所得或利益之犯罪手
段,或未合法化犯罪所得或利益之來源,僅單純處分贓物,係行為人對犯
特定重大犯罪所得之財產或利益作直接使用或消費之處分行為,而能一目
了然來源之不法性,核與洗錢防制法第 2 條、第 3 條之規定並不相符,
即非洗錢防制法所規範之對象,自不能以洗錢防制法第 9 條第 1 項之罪
論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裁判字號: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94年訴字第 57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11 月 28 日
要  旨:
按貪污治罪條例之犯罪主體,依該條例第二條、第三條規定,係以依據法
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及與上開人員共犯本
條例之罪者為處罰對象。從而,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所規定之關
於違背職務行為行賄罪,係指同條例第二條、第三條所規定之人,向具有
該條例第二條所規定身分之人關於違背職務行為行賄而言;至於同條例第
十一條第三項另規定不具第二條人員之身分而犯同條第一項之罪者亦同,
乃指不具第二條人員身分之非公務員,向具有第二條所規定身分之人關於
違背職務行為行賄者,亦依第一項規定之刑處罰之謂。前者為公務員對公
務員犯罪;後者為非公務員對公務員犯罪,兩者之犯罪主體,迥然不同。
故非公務員對公務員關於違背職務行為行賄,係犯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一條
第三項之罪,而非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罪,其於論罪時,之所以併引
第一項,乃因第三項無刑度之規定,而依第一項之刑處罰之故(最高法院
92  年度臺上字第 3061 號判決意旨、94  年度臺上字第 537  號判決意
旨參照)次按犯人須在犯罪未發覺之前,向該管公務員告知其犯罪,而不
逃避接受裁判,方與刑法第六十二條規定之自首條件相符;又所謂「發覺
」,並非以有偵查犯罪職權之機關或人員確知其人犯罪無誤為必要,祇須
有確切根據,對其發生嫌疑並將之列為偵查對象,即得謂「已發覺」(最
高法院 94 年度臺上字第 3936 號判決意旨參照)。末按刑法第二百七十
條之公務員包庇賭博罪,係指公務員予犯賭博罪者以相當之保護,而排除
外來之阻力,使其不易發覺者而言,自以有積極的包庇行為為必要,設倘
僅係消極不予取締,則尚不與焉。本案被告盧葉、宋二人合夥經營賭場以
聚眾賭博,敗壞社會風氣,又為規避員警查緝而與朱姓被告共同向員警行
賄,影響國家執法之廉潔性與公正性,另朱姓被告對被告盧葉、宋二人貸
以金錢,亦助長被告盧葉、宋二人繼續經營賭場之不法行為,至被告施、
莊二人身為維持治安取締不法職務之員警,竟不知清廉自持,為圖一己私
利,收受賭博業者之賄賂,嚴重損害警務人員形象,兼之被告盧葉、宋、
朱犯後已知悔悟、勇於承擔錯誤,被告施、莊二人則猶飾詞圖卸、未見悔
悟,暨斟酌被告五人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所得財物數額及所生之危
害等一切情狀,認檢察官就被告施、莊分別求刑十八年、十五年,猶嫌過
重,爰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併就朱姓被告所受刑之宣告,定其應執
行之刑。又被告施、莊、盧葉、宋、朱等人因違反貪污治罪條例而受有期
徒刑以上刑之宣告,爰依依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七條規定,併予宣告褫奪公
權,褫奪公權之期間則均如主文之所示。

裁判法院:臺灣基隆地方法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