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3.07.12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第 23 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
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中央法規標準法(93.05.19)

第 16 條

法規對其他法規所規定之同一事項而為特別之規定者,應優先適用之。其
他法規修正後,仍應優先適用。

第 18 條

各機關受理人民聲請許可案件適用法規時,除依其性質應適用行為時之法
規外,如在處理程序終結前,據以准許之法規有變更者,適用新法規。但
舊法規有利於當事人而新法規未廢除或禁止所聲請之事項者,適用舊法規
。

證人保護法(105.04.13)

第 11 條

有保密身分必要之證人,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其真實姓名及身分資料,
公務員於製作筆錄或文書時,應以代號為之,不得記載證人之年籍、住居
所、身分證統一編號或護照號碼及其他足資識別其身分之資料。該證人之
簽名以按指印代之。
載有保密證人真實身分資料之筆錄或文書原本,應另行製作卷面封存之。
其他文書足以顯示應保密證人之身分者,亦同。
前項封存之筆錄、文書,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不得供閱覽或提供偵查、
審判機關以外之其他機關、團體或個人。
對依本法有保密身分必要之證人,於偵查或審理中為訊問時,應以蒙面、
變聲、變像、視訊傳送或其他適當隔離方式為之。於其依法接受對質或詰
問時,亦同。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105.07.20)

第 12 條

關於本條例之罪,證人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職業、身份證字號
、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等資料,應由檢察官或法官另行封存
,不得閱卷。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
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但有事實足認被害
人或證人有受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報復行為之虞者,法院、檢察機關
得依被害人或證人之聲請或依職權拒絕被告與之對質、詰問或其選任辯護
人檢閱、抄錄、攝影可供指出被害人或證人真實姓名、身分之文書及詰問
。法官、檢察官應將作為證據之筆錄或文書向被告告以要旨,訊問其有無
意見陳述。
檢舉人、被害人及證人之保護,另以法律定之。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85.12.11)

第 12 條

關於本條例之罪,證人之姓名、性別、年齡、出生地、職業、身份證字號
、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等資料,應由檢察官或法官另行封存
,不得閱卷。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
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但有事實足認被害
人或證人有受強暴、脅迫、恐嚇或其他報復行為之虞者,法院、檢察機關
得依被害人或證人之聲請或依職權拒絕被告與之對質、詰問或其選任辯護
人檢閱、抄錄、攝影可供指出被害人或證人真實姓名、身分之文書及詰問
。法官、檢察官應將作為證據之筆錄或文書向被告告以要旨,訊問其有無
意見陳述。
檢舉人、被害人及證人之保護,另以法律定之。

刑事訴訟法(105.06.22)

第 43 條

前二條筆錄應由在場之書記官製作之。其行訊問或搜索、扣押、勘驗之公
務員應在筆錄內簽名;如無書記官在場,得由行訊問或搜索、扣押、勘驗
之公務員親自或指定其他在場執行公務之人員製作筆錄。

第 43-1 條

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之規定,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
行詢問、搜索、扣押時,準用之。
前項犯罪嫌疑人詢問筆錄之製作,應由行詢問以外之人為之。但因情況急
迫或事實上之原因不能為之,而有全程錄音或錄影者,不在此限。

第 100-1 條

訊問被告,應全程連續錄音;必要時,並應全程連續錄影。但有急迫情況
且經記明筆錄者,不在此限。
筆錄內所載之被告陳述與錄音或錄影之內容不符者,除有前項但書情形外
,其不符之部分,不得作為證據。
第一項錄音、錄影資料之保管方法,分別由司法院、行政院定之。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166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於審判長為
人別訊問後,由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直接詰問之。被告如無辯護人,
而不欲行詰問時,審判長仍應予詢問證人、鑑定人之適當機會。
前項證人或鑑定人之詰問,依下列次序:
一、先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主詰問。
二、次由他造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反詰問。
三、再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主詰問。
四、再次由他造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反詰問。
前項詰問完畢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
問。
證人、鑑定人經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
同一被告、自訴人有二以上代理人、辯護人時,該被告、自訴人之代理人
、辯護人對同一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但經審
判長許可者,不在此限。
兩造同時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其主詰問次序由兩造合意決定,如不
能決定時,由審判長定之。

第 184 條

證人有數人者,應分別訊問之;其未經訊問者,非經許可,不得在場。
因發見真實之必要,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亦得依被告之聲請,
命與證人對質。

第 206 條

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
鑑定人有數人時,得使其共同報告之。但意見不同者,應使其各別報告。
以書面報告者,於必要時得使其以言詞說明。

第 270 條

撤回起訴與不起訴處分有同一之效力,以其撤回書視為不起訴處分書,準
用第二百五十五條至第二百六十條之規定。

刑事訴訟法(56.01.28)

第 159 條

證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第 165 條

卷宗內之筆錄及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應向被告宣讀或告以要旨。
前項文書有關風化、公安或有毀損他人名譽之虞者,應交被告閱覽,不得宣讀;如被告不
解其意義者,應告以要旨。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104.02.04)

第 10 條

被害人於偵查或審理中受詢(訊)問或詰問時,其法定代理人、直系或三
親等內旁系血親、配偶、家長、家屬、醫師、心理師、輔導人員或社會工
作人員得陪同在場,並陳述意見。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時,亦同
。
前項規定,於得陪同在場之人為本條例所定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時,不適用
之。

家庭暴力防治法(104.02.04)

第 28 條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經聲請中華民國法院裁定承認後,得執
行之。
當事人聲請法院承認之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有民事訴訟法第
四百零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三款所列情形之一者,法院應駁回其聲請。
外國法院關於家庭暴力之保護令,其核發地國對於中華民國法院之保護令
不予承認者,法院得駁回其聲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38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
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
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
罰,得拒絕之。」其所稱「依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
置,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以法律
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並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相關之條件。檢
肅流氓條例第六條及第七條授權警察機關得逕行強制人民到案,無須踐行
必要之司法程序;第十二條關於秘密證人制度,剝奪被移送裁定人與證人
對質詰問之權利,並妨礙法院發見真實;第二十一條規定使受刑之宣告及
執行者,無論有無特別預防之必要,有再受感訓處分而喪失身體自由之虞
,均逾越必要程度,欠缺實質正當,與首開憲法意旨不符。又同條例第五
條關於警察機關認定為流氓並予告誡之處分,人民除向內政部警政署聲明
異議外,不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意旨相違。均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其效
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631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6 年 07 月 20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二條規定:「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旨在確保人民就通
訊之有無、對象、時間、方式及內容等事項,有不受國家及他人任意侵擾
之權利。國家採取限制手段時,除應有法律依據外,限制之要件應具體、
明確,不得逾越必要之範圍,所踐行之程序並應合理、正當,方符憲法保
護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七月十四日制定公布之通
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前項通訊監察書,偵查中由檢察官
依司法警察機關聲請或依職權核發」,未要求通訊監察書原則上應由客觀
、獨立行使職權之法官核發,而使職司犯罪偵查之檢察官與司法警察機關
,同時負責通訊監察書之聲請與核發,難謂為合理、正當之程序規範,而
與憲法第十二條保障人民秘密通訊自由之意旨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
起,至遲於九十六年七月十一日修正公布之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五條施行
之日失其效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636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7 年 02 月 01 日
解 釋 文:
    檢肅流氓條例(以下簡稱本條例)第二條第三款關於敲詐勒索、強迫
買賣及其幕後操縱行為之規定,同條第四款關於經營、操縱職業性賭場,
私設娼館,引誘或強逼良家婦女為娼,為賭場、娼館之保鏢或恃強為人逼
討債務行為之規定,第六條第一項關於情節重大之規定,皆與法律明確性
原則無違。第二條第三款關於霸佔地盤、白吃白喝與要挾滋事行為之規定
,雖非受規範者難以理解,惟其適用範圍,仍有未盡明確之處,相關機關
應斟酌社會生活型態之變遷等因素檢討修正之。第二條第三款關於欺壓善
良之規定,以及第五款關於品行惡劣、遊蕩無賴之規定,與法律明確性原
則不符。
    本條例第二條關於流氓之認定,依據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於審查程序
中,被提報人應享有到場陳述意見之權利;經認定為流氓,於主管之警察
機關合法通知而自行到案者,如無意願隨案移送於法院,不得將其強制移
送。
    本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未依個案情形考量採取其他限制較輕微
之手段,是否仍然不足以保護證人之安全或擔保證人出於自由意志陳述意
見,即得限制被移送人對證人之對質、詰問權與閱卷權之規定,顯已對於
被移送人訴訟上之防禦權,造成過度之限制,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
之意旨不符,有違憲法第八條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及憲法第十六條訴訟權之
保障。
    本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項相互折抵之規定,與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
則並無不符。同條例第十三條第二項但書關於法院毋庸諭知感訓期間之規
定,有導致受感訓處分人身體自由遭受過度剝奪之虞,相關機關應予以檢
討修正之。
    本條例第二條第三款關於欺壓善良,第五款關於品行惡劣、遊蕩無賴
之規定,及第十二條第一項關於過度限制被移送人對證人之對質、詰問權
與閱卷權之規定,與憲法意旨不符部分,應至遲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
內失其效力。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4年上字第 165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4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被告之自白,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條第一項之規定,得為證據,此項
自白並非專以審判筆錄所記載者為限,即在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司法警察官
訊問所得,如未施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
實相符者,仍不失有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7年上字第 293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7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第一審雖未取具被害人生前供述作成筆錄,但區長據聯保主任所呈詳情轉
呈第一審文內附具訊問筆錄,已載明被害人生前之詳供,此項筆錄固非法
院作成,仍不失為書證之一,要難以未經法院直接訊問,即認為不得採用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9年上字第 201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9 年 06 月 27 日
要  旨:
審判外之自白,原不以筆錄為唯一之證明方法,如無筆錄而有其他證據足
以證明當時確有此項自白者,於法亦非不可採用,上訴人在團防局自白,
因與某甲有姦,殺害本夫,於十二月十二日夜實行此事,孰竟為巡更人巧
遇敗露各情,既有行政區長送案之公文可據,復經該局訊問人某乙歷次到
案證明上訴人在局自白屬實,即非不可採為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31年上字第 1167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31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關於證據之種類並未設有若何之限制,鄉公所之訊問筆錄,仍
不失為證據之一種,雖其證明力如何,屬於事實審法院之自由判斷,究非
根本不能採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31年上字第 47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31 年 03 月 09 日
要  旨:
未經訊問人或制作人簽名之筆錄,不過證明力較為薄弱,並非絕無證據能
力,該筆錄記載之內容是否可採,仍應由事實審法院自由判斷,不能以其
採用為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0年台上字第 3864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0 年 08 月 12 日
要  旨:
證人並未親身到庭,僅提出書面以代陳述者,顯與刑事訴訟法係採直接審
理主義及言詞審理主義之本旨有違,依該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自不得
採為認定事實之證據。原判決採為認定上訴人對外販賣洋煙酒事實之重要
證據,乃係買受人李某所出具代替到庭陳述之書面文件一紙,依首開說明
,該證人此項代替到庭陳述之書面文件,顯無證據能力,是其採證自屬違
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2年台上字第 1203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2 年 02 月 28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係採自由心證主義,對於證據之種類並未設有限制,被害人在
警局之陳述,亦得採為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資料,並非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五十九條所謂不得作為證據之情形。至其證明力如何,則由法院自由判斷
。原判決係以被害人案發之初在警局訊問中之陳述,為認定上訴人犯罪證
據之一,且該項陳述之筆錄,既經顯之於公判庭,提示予上訴人辯論,依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之規定,已不能謂原審就此未有調查,況其復
以林某之證言,及省立台南醫院之診斷證明書,增強其證據能力,則其證
據調查方法與採證之運用,顯均與證據法則無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664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1 月 30 日
要  旨:
法院組織法第五十八條、第六十二條分別規定:「各級法院及分院各配置
檢察署。」、「檢察官於其所屬檢察署管轄區域內執行職務。但遇有緊急
情形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又依九十五年二月三日增訂之法院
組織法第六十三條之一,明定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立特別偵查組(下稱特偵
組),職司該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三款所列舉之案件,所置檢察官直接配
屬檢察總長指揮,其得行使之職權包括實施偵查、提起公訴及到庭論告實
行公訴等項;並於第四項規定,特偵組檢察官執行職務時,得執行各該審
級檢察官之職權,不受該法第六十二條之限制;綜合上開規定,可見除特
偵組之檢察官外,檢察官非有緊急情形,祇能在其配屬之審級法院,於所
屬檢察署管轄區域內,執行該審級之檢察官職權。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51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2 月 09 日
要  旨:
(一)刑事訴訟法第 157  條、第 158  條之規定,公眾週知之事實;事
      實於法院已顯著或為其職務上所已知者,無庸舉證。然關於何種事
      實為無庸舉證之事實,如未予當事人陳述意見之機會,任由法院逕
      行認定,判決結果極易引起當事人爭議。同法第 158  條之 1  規
      定,前二條無庸舉證之事實,法院應予當事人就其事實有陳述意見
      之機會。如法院未就所謂公眾週知及其職務上已知之事實,於審判
      期日予當事人陳述意見之機會,而遽採為不利於當事人之認定,即
      難謂適法。
(二)雖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就
      證據章有關傳聞法則為規定,惟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12 條第 1  
      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
      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係刑
      事訴訟證據能力之特別規定且較更為嚴謹,自應優先適用。準此,
      證人於警詢時之陳述,於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案件,即絕對不具
      證據能力,不適用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 2  及第 159  條之 3
      規定,不得採為判決基礎。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399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0 月 03 日
要  旨:
具有共犯關係之共同被告(下稱共犯被告)在本質上兼具被告與證人雙重
身分,偵查中檢察官以被告身分訊問共犯被告,就我國法制而言,固無令
其具結陳述之問題,但當共犯被告陳述之內容,涉及另一共犯犯罪時,就
該另一共犯而言,其證人之地位已然形成。此際,檢察官為調查另一共犯
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即應將該共犯被告改列為證人訊問,並應踐
行告知證人得拒絕證言之相關程序權,使其具結陳述,其之陳述始符合刑
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所定得為證據之傳聞例外。至於以共
犯被告身分所為關於該他人犯罪之陳述,因不必擔負偽證罪責,其信用性
顯不若具結證言,即與本條項規定之要件不符,惟衡諸其等於警詢或檢察
事務官調查所為之陳述,同為無須具結,卻於具有特信性與必要性之要件
時,即得為證據,若謂此偵查中之陳述,一概否認其證據能力,無異反而
不如警詢之陳述,顯然失衡。從而,此未經具結之陳述,依舉輕以明重原
則,本於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等規定之同一法
理,得於具有相對或絕對可信性之情況保障,及使用證據之必要性時,例
外賦予其證據能力,俾應實務需要。此為本院最近一致之見解。依此,當
無僅憑共犯被告於審判中已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或有不能傳喚
之情形,即得謂其先前(未具結)之陳述具有證據能力之可言。又組織犯
罪防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
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之
規定,係以立法排除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或檢察事務官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得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之規定,
至於共犯被告於偵查中以被告身分之陳述,仍應類推適用上開規定,定其
得否為證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138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3 月 27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採自由心證主義,對證據之種類未予限制,警訊筆錄為司法機
關所為證據調查之資料,法院依直接審理之方法加以調查,即將該警訊筆
錄提示被告,令就其內容為適當之辯論,經法院就其是否可信為直接之調
查者,仍具有證據能力,得採為判決之基礎。證人陳成真已遣返大陸,無
從傳訊,其於警訊中之供述,原審已提示其筆錄,令上訴人等為適當之辯
論,上訴人等亦表示無意見,上訴人等指摘原審未傳訊陳成真而逕採其警
訊供述為證據,為違背證據法則云云,自屬誤會。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532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09 月 10 日
要  旨:
卷宗內之筆錄及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應向被告宣讀或告以要旨,刑事訴
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甚明,原審於審判期日未將卷宗內鄭維誠
之自白書向上訴人等提示或告以要旨以及未將曾信獻之警訊筆錄向徐福宏
提示,即係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未予調查,遽採斷罪資料,自屬違法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611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10 月 31 日
要  旨:
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之
三規定,係於九十二年九月一日施行,在此之前,有關證人警局供述筆錄
之證據能力,仍應適用修正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此觀諸刑事訴訟法施
行法第七條之二、第七條之三之規定自明。卷查原審係於九十二年七月二
十九日踐行審判程序,同年月三十日宣示判決,其時間均在刑事訴訟法第
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規定施行之前,原審於審判期日,既
以提示並告以要旨之方式,將證人蔡○銘之警訊筆錄、上訴人在偵查中供
認販賣安非他命予蔡○銘二次之自白、扣案之安非他命二包(上訴人擬出
售予蔡○銘部分)及法務部調查局第八八0七八八七八號檢驗通知書等證
據,提示予上訴人辯論,依當時施行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規定,
即不能謂原審就此未加調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1 月 08 日
要  旨:
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
  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三年,同條例第三條第三項前段亦有
  明文,故凡犯同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罪,而應受科刑判決者,法院即應
  同時諭知保安處分,而無自由裁酌之餘地。原判決既認上訴人參與犯罪
  組織,並依該條例第三條第一項後段論處上訴人有期徒刑壹年陸月,自
  應依同條第三項前段規定同時諭知「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
  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三年」,乃原判決漏未諭知,已有判決不適
  用法則之違法。
按犯罪組織成員犯本條例以外之罪,而依刑法第五十五條規定與本條例
  所規定之罪從一重處斷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五條定有明文。原判決既認上訴人所為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
  一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第一項恐嚇取財罪及
  刑法第二百六十八條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罪,所犯三罪應依牽連犯之
  例,從一重處斷,卻未依上開規定加重其刑,顯有判決不適用法則之違
  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規定「關於本條例之罪,證人之姓名
  、性別、年齡、出生地、職業、身分證字號、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
  別之特徵等資料,應由檢察官或法官另行封存,不得閱卷。訊問證人之
  筆錄,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
  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有參與以陳福銘
  為首之犯罪組織行為,係採用證人A1至A4等人之證言資為不利上訴
  人之證據之一,惟依本案卷內資料,並未見訊問上開秘密證人之筆錄,
  則其供述之內容為何,已屬不明;況該訊問證人之筆錄,是否在檢察官
  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更攸關其
  證據能力之有無,原判決未予說明,即逕以前揭秘密證人之證言,採為
  有罪判決之基礎,自有未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34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1 月 20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之對質、詰問權,係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
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第十六條所保障
之基本訴訟權,為確保刑事被告此二項權利,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公布
之刑事訴訟法,除保留被告此二項權利外,另設立交互詰問制度,並採用
傳聞法則,於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
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故證人在刑事訴訟,原
則上,應於審判中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與被告同時在場彼此面對
面互為質問及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
依據;如證人以聞自他人 (即原始證人) 在審判外之陳述作為內容之陳述
,因非陳述其親自聞見或經歷之事實,而屬傳聞之詞,即無從藉由被告與
其對質及對其詰問,以擔保其陳述內容之真實性,又因該他人 (即原始證
人) 非親自到庭作證,法院無從命其具結而為誠實之陳述,亦無從藉由被
告對質詰問權之行使,以確認該傳聞陳述之真偽,以之作為不利被告之證
據,即侵害被告憲法上之對質詰問權,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認不具證據
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172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4 月 24 日
要  旨: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十二條第一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錄,以在檢
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人之程序者為限,
始得採為證據」,此為刑事訴訟證據能力之特別規定,且較九十二年二月
六日修正公布,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證據章有關傳聞法則之規
定更為嚴謹,自應優先適用。依上開規定,證人於警詢時之陳述,於違反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案件,即絕對不具證據能力,無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一
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及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規定之適用
,不得採為判決基礎。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656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10 月 21 日
要  旨:
司法警察(官)依法拘提或逮捕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後,為獲致其犯罪相
關案情,而開始就犯罪情節與其交談時,即屬刑事訴訟法所規定之「詢問
」。而詢問之開始即應當場製作詢問筆錄,並踐行同法第九十四條至第一
百條之三之法定程序,始足保障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權利。但如為追捕正
犯、共犯、營救被害人等急迫情事,或囿於現場有不能製作筆錄之情形時
,基於公共利益之維護及保護被害人之生命安全,且衡酌刑事訴訟法第四
十三條之一第二項筆錄之特殊製作形態及同法第一百條之一第二項筆錄與
錄音不符時以錄音為準之意旨,經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同意,得以錄音代
替筆錄之製作,以獲得其供述內容而得繼續犯罪之追查或被害人之營救,
但仍應遵守詢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應行遵守之程序。於此情形,程序之遵
守與否,即應依錄音內容之有無而判斷,錄音所未記錄者,即屬未踐行,
嗣後不得再依該執行詢問錄音職務之司法警察(官)之證詞而補充之。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92 年度第 5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92 年 03 月 25 日
決  議:
九十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九十二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新增判例二則
及自新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之日起生效者,不再援用判例七則。

參考法條: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 第 15、22 條 (89.02.03) 
          中華民國刑法 第 188 條 (91.01.30) 
          刑事訴訟法 第 88-1、154、155、156、159 條 (92.02.06)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2 年度第 13 次刑事庭會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102 年 09 月 03 日
決  議:
採丁說,文字修正如下:
參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之立法理由,無論
共同被告、共犯、被害人、證人等,均屬被告以外之人,並無區分。本此
前提,凡與待證事實有重要關係之事項,如欲以被告以外之人本於親身實
際體驗之事實所為之陳述,作為被告論罪之依據時,本質上均屬於證人。
而被告之對質詰問權,係憲法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基本訴訟權,被告以外
之人於審判中,已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者,因
其信用性已獲得保障,即得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然被告以
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調查中(以下簡稱警詢等)
或檢察官偵查中所為之陳述,或因被告未在場,或雖在場而未能行使反對
詰問,無從擔保其陳述之信用性,即不能與審判中之陳述同視。惟若貫徹
僅審判中之陳述始得作為證據,有事實上之困難,且實務上為求發現真實
及本於訴訟資料越豐富越有助於事實認定之需要,該審判外之陳述,往往
攸關證明犯罪存否之重要關鍵,如一概否定其證據能力,亦非所宜。而檢
驗該陳述之真實性,除反對詰問外,如有足以取代審判中經反對詰問之信
用性保障者,亦容許其得為證據,即可彌補前揭不足,於是乃有傳聞法則
例外之規定。偵查中,檢察官通常能遵守法律程序規範,無不正取供之虞
,且接受偵訊之該被告以外之人,已依法具結,以擔保其係據實陳述,如
有偽證,應負刑事責任,有足以擔保筆錄製作過程可信之外在環境與條件
,乃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
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另在警
詢等所為之陳述,則以「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
之相對可信性)或「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
之絕對可信性),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係以
具有「特信性」與「必要性」,已足以取代審判中經反對詰問之信用性保
障,而例外賦予證據能力。至於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未經具結所為之陳
述,因欠缺「具結」,難認檢察官已恪遵法律程序規範,而與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第二項之規定有間。細繹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
,經檢察官非以證人身分傳喚,於取證時,除在法律上有不得令其具結之
情形者外,亦應依人證之程序命其具結,方得作為證據,此於本院九十三
年台上字第六五七八號判例已就「被害人」部分,為原則性闡釋;惟是類
被害人、共同被告、共同正犯等被告以外之人,在偵查中未經具結之陳述
,依通常情形,其信用性仍遠高於在警詢等所為之陳述,衡諸其等於警詢
等所為之陳述,均無須具結,卻於具有「特信性」、「必要性」時,即得
為證據,則若謂該偵查中未經具結之陳述,一概無證據能力,無異反而不
如警詢等之陳述,顯然失衡。因此,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未經具結所為
之陳述,如與警詢等陳述同具有「特信性」、「必要性」時,依「舉輕以
明重」原則,本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
之同一法理,例外認為有證據能力,以彌補法律規定之不足,俾應實務需
要,方符立法本旨。本院九十三年台上字第六五七八號判例,應予補充。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