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9

相關法條

民法(104.06.10)

第 226 條

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給付不能者,債權人得請求賠償損害。
前項情形,給付一部不能者,若其他部分之履行,於債權人無利益時,債
權人得拒絕該部之給付,請求全部不履行之損害賠償。

第 229 條

給付有確定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
給付無確定期限者,債務人於債權人得請求給付時,經其催告而未為給付
,自受催告時起,負遲延責任。其經債權人起訴而送達訴狀,或依督促程
序送達支付命令,或為其他相類之行為者,與催告有同一之效力。
前項催告定有期限者,債務人自期限屆滿時起負遲延責任。

第 230 條

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未為給付者,債務人不負遲延責任。

第 231 條

債務人遲延者,債權人得請求其賠償因遲延而生之損害。
前項債務人,在遲延中,對於因不可抗力而生之損害,亦應負責。但債務
人證明縱不遲延給付,而仍不免發生損害者,不在此限。

第 240 條

債權人遲延者,債務人得請求其賠償提出及保管給付物之必要費用。

第 254 條

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
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得解除其契約。

第 255 條

依契約之性質或當事人之意思表示,非於一定時期為給付不能達其契約之
目的,而契約當事人之一方不按照時期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不為前條之
催告,解除其契約。

第 256 條

債權人於有第二百二十六條之情形時,得解除其契約。

第 490 條

稱承攬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完成一定之工作,他方俟工作完成
,給付報酬之契約。
約定由承攬人供給材料者,其材料之價額,推定為報酬之一部。

第 507 條

工作需定作人之行為始能完成者,而定作人不為其行為時,承攬人得定相
當期限,催告定作人為之。
定作人不於前項期限內為其行為者,承攬人得解除契約,並得請求賠償因
契約解除而生之損害。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4年台上字第 2367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64 年 10 月 24 日
要  旨:
買受人對於出賣人有受領標的物之義務,為民法第三百六十七條所明定,
故出賣人已有給付之合法提出而買受人不履行其受領義務時,買受人非但
陷於受領遲延,並陷於給付遲延,出賣人非不得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
定據以解除契約。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1 月 06 日
要  旨:
(一)查契約成立生效後,債務人除負有給付義務(包括主給付義務與從
      給付義務)外,尚有附隨義務。所謂附隨義務,乃為履行給付義務
      或保護債權人人身或財產上利益,於契約發展過程基於誠信原則而
      生之義務,包括協力及告知義務以輔助實現債權人之給付利益。倘
      債務人未盡此項義務,應負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不完全給付
      債務不履行之責任。又附隨義務性質上屬於非構成契約原素或要素
      之義務,如有違反,債權人原則上固僅得請求損害賠償,然倘為與
      給付目的相關之附隨義務之違反,而足以影響契約目的之達成,使
      債權人無法實現其訂立契約之利益,則與違反主給付義務對債權人
      所造成之結果,在本質上並無差異(皆使當事人締結契約之目的無
      法達成),自亦應賦予債權人契約解除權,以確保債權人利益得以
      獲得完全之滿足,俾維護契約應有之規範功能與秩序。
(二)按契約一經解除,契約即溯及歸於消滅,與自始未訂立契約同。因
      此契約解除後,當事人在契約存續期間所受領之給付,即成為無法
      律上之原因,自亦構成不當得利,該受損害者倘捨解除契約後回復
      原狀請求權而行使不當得利請求權,應非法所不許,此觀民法第一
      百七十九條後段立法理由揭櫫:「其先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
      法律上之原因已不存在(如撤銷契約、解除契約之類),亦應返還
      其利益」自明。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209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2 月 01 日
要  旨:
所謂給付不能,係指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其應為之給付依社會觀念
已屬不能,致債務人不能依債務本旨實現給付,亦即債務人應有所為而不
能為,而以消極的不給付侵害債權人之債權,屬於債權消極侵害;倘債務
人已為積極給付,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致給付之內容不符債務本旨
,而違反信義與衡平原則,債權人因而受有損害者,則為不完全給付,屬
於債權積極侵害,二者法律性質、構成要件及規範功能均未盡相同,乃不
同之債務不履行類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78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5 月 19 日
要  旨:
契約之合意終止與約定終止權之行使,兩者互異,不可混淆。蓋契約之合
意終止為契約行為,於合意終止後得否請求他方賠償損害,悉依當事人之
約定定之。而約定終止權之行使則屬單獨行為,其發生效力與否,端視有
無約定終止之事由存在,至當事人於行使終止權後可否請求他方賠償損害
,則取決於契約之約定,無待他方當事人之承諾或同意。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118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05 月 30 日
要  旨:
依民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祇須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經他方
當事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即得解除契約。又
債務人未為給付,須因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所致,債務人始不負遲延
責任,此觀同法第二百三十條之規定自明。原審既認定被上訴人對於遲延
申領建造執照有可歸責之事由,則被上訴人即應負遲延責任,乃竟謂上訴
人不得藉以解除契約,非無可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216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9 月 27 日
要  旨:
按工作需定作人之行為始能完成者,而定作人不為其行為時,承攬人得定
相當期限,催告定作人為之。定作人不於前項期限內為其行為者,承攬人
得解除契約,並得請求賠償因契約解除而生之損害。民法第五百零七條定
有明文。準此,若承攬契約雙方當事人未將定作人之協力行為「約定」為
其契約義務,而定作人不為協力行為時,依法承攬人即僅得先行催告為之
,再為解除契約、並請求賠償解除契約所生之損害,尚無就定作人之「不
協力」,逕行課其債務不履行責任之餘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36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2 月 29 日
要  旨:
(一)參加人一經參加於訴訟,倘未撤回其參加,亦未受法院駁回其參加
      之確定裁定,則在該訴訟未因確定裁判或其他原因終結前,隨時得
      按參加時之訴訟程度,輔助當事人為一切訴訟行為,並不以參加時
      之審級為限,故在第一審為參加者,上訴至第二審時其效力仍然存
      續,第二審法院應通知其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而為辯論。
(二)民法第二百三十五條及第五百零七條第一項規定,債務人之給付兼
      需債權人之行為,或承攬人之工作需定作人之行為始能完成而不為
      其行為之「協力行為」,原則上僅係對己義務或不真正義務,並非
      具有債務人或定作人給付義務之性質。於此情形,債權人或定作人
      祇係權利之不行使而受領遲延,除有民法第二百四十條之適用,債
      務人或承攬人得請求賠償提出及保管給付物之必要費用,或承攬人
      具有完成工作之利益,並經當事人另以契約特別約定,使定作人負
      擔應為特定行為之法律上義務外,殊不負任何之賠償責任。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76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24 日
要  旨:
按依民法第五百零七條規定,工作需定作人之行為始能完成者,定作人不
為協力時,承攬人雖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定作人為協力行為,但除契約特
別約定定作人對於承攬人負有必要協力之義務外,僅生承攬人得否依該條
規定解除契約,並請求賠償因契約解除而生損害之問題,不能強制其履行
,自不構成定作人給付遲延之責任。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80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24 日
要  旨:
契約生效後,債務人除有給付義務外,尚有附隨義務。而附隨義務包括協
力及告知義務以輔助實現債權人之給付利益,倘債務人未盡此項義務,債
權人自得行使民法第 227  條不完全給付規定之權利。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7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1 月 15 日
要  旨:
契約成立生效後,債務人除負有給付義務(包括主給付義務與從給付義務
)外,尚有附隨義務。所謂附隨義務,乃為履行給付義務或保護當事人人
身或財產上利益,於契約發展過程基於誠信原則而生之義務,包括協力義
務以輔助實現債權人之給付利益。倘債務人未盡此項義務,債權人得依民
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不完全給付之規定行使其權利。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09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6 月 10 日
要  旨:
如依合約所應負擔之義務僅為給付承攬報酬者,亦即其所為之送審通過應
非其所應負擔之給付義務或附隨義務,故如僅為他方需因該行為始得完成
其承攬工作者,應屬協力義務,是以,如位於合約簽訂前先為該送審通過
之動作者,應僅生解除契約及因此所生之民法第 507  條之損害賠償問題
,尚無有債務不履行之責。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86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10 月 14 日
要  旨:
民法第 227  條第 1  項、第 254  條、第 256  條因可歸責於債務人之
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規定行
使其權利。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
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行時,得解除其契約。債權人於有第 226  條之
情形時,得解除其契約。。故債權人因債務人給付不能、給付遲延、不完
全給付等債務不履行情形而解除契約者,必須以該債務不履行係因可歸責
於債務人之事由為要件,倘債務不履行情事不可歸責於債務人,債權人即
無據以解除解約之餘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