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7.2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刑事訴訟法(105.06.22)

第 27 條

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
同。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
、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應通
知前項之人得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
。

公設辯護人條例(96.07.11)

第 2 條

刑事訴訟案件,除依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規定已指定公設辯護人
者外,被告得以言詞或書面聲請法院指定公設辯護人為其辯護。
因無資力選任辯護人而聲請指定公設辯護人者,法院應為指定。
法院於必要時,得指定律師為被告辯護,並酌給報酬。

第 17 條

公設辯護人辯護案件,經上訴者,因被告之請求,應代作上訴理由書或答
辯書。

第 20 條

公設辯護人對於蒐集辯護資料,應互相協助。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653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7 年 12 月 26 日
解 釋 文:
    羈押法第六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不許受羈押被
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之部分,與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
旨有違,相關機關至遲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二年內,依本解釋意旨,檢
討修正羈押法及相關法規,就受羈押被告及時有效救濟之訴訟制度,訂定
適當之規範。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708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2 月 22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有受其每一審級所選任或經指定之辯護人協助上訴之權利,此觀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規定,賦予原審辯護人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
權,以及終局判決後原審辯護人仍得檢閱卷宗及證物等權利至明。倘若被
告在第一審經法院指定辯護人為其辯護,則被告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之第二
審上訴,如未據其原審辯護人代作上訴理由書狀者,本乎被告在第一審之
辯護人倚賴權係至上訴發生移審效力為止之當然延伸,及刑事訴訟法第三
百四十六條與公設辯護人條例第十七條等規定之相同法理,被告自得請求
第一審指定辯護人代作上訴理由書,第一審指定辯護人亦有代作之義務,
此屬被告受辯護人協助權能之一部,非僅為辯護義務之延伸。上訴人被訴
涉犯販賣第三級毒品(十三罪)罪嫌,屬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所
定之強制辯護案件,第一審雖指定辯護人為上訴人辯護,但上訴人收受第
一審判決正本後,以該院提供之例稿書狀(訴訟輔導例稿 96-1 )提起第
二審上訴,僅記載「1.判決判太重,希望從輕量刑2.希望法官指派辯護人
為我辯護」,是否寓有委以該指定辯護人為其提出具體上訴理由之意,而
其僅係先行具狀聲明上訴,並未以該書狀為其上訴理由?即不無研酌餘地
。倘上訴人前揭書狀所載,係請求指定辯護人為其代作上訴理由書,則第
一審未探求其前揭書狀所載真義為何,原審亦未究明,逕認前揭書狀已敘
述上訴理由,未定期間先命補正,於上訴人指定辯護人為其代撰上訴理由
前,遽以其上訴不合法律上程式,且不經言詞辯論,逕行駁回其第二審上
訴,即無異剝奪其強制辯護案件有受實質訴訟救濟保障之辯護倚賴權,自
非適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50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12 日
要  旨:
被告在刑事訴訟法上應享有充分之防禦權,為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
權之核心領域(司法院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參照)。此防禦權包含消極性
的緘默權(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四項後段)、無罪推定(同法第
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及積極性的受辯護人協助之權利(一般稱為辯護
倚賴權),同法第九十五條所定訊問被告前之告知義務,其中第一、二款
即屬於前者,第三、四款則屬於後者。是辯護倚賴權,為被告防禦權之重
要內容,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三項第四款即規定,被告到
庭受審,得由其選任辯護人答辯;未選任辯護人者,應告以有此權利;法
院認為審判有此必要時,應為其指定公設辯護人,如被告無資力酬償,得
免付之。刑事審判強制辯護適用範圍,亦由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
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之案件,擴大至因智能障礙無法為完全陳述,暨低收
入戶而有必要法律協(扶)助之被告(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公
設辯護人條例第二條、法律扶助法第四條第二項)。演變至今,強制辯護
案件由國家公權力介入,對於弱勢者保障此防禦權,更為辯護倚賴權之最
大發揮。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一條及第三百六十七條修正後,提起第
二審上訴,其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否則即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應為
駁回之裁判,修法意旨固在於揚棄先前得不附任何理由,允許「空白上訴
」之流弊,以節制浮濫提起上訴,俾使有限之司法資源能夠合理分配利用
,乃為立法者對提起上訴所加之限制,屬立法之形成空間。然而同法第三
百四十四條第五項仍規定:「宣告死刑或無期徒刑之案件,原審法院應不
待上訴依職權逕送該管上級法院審判,並通知當事人。」第六項規定:「
前項情形,視為被告已提起上訴。」並不受上揭第二審上訴門檻之限制,
無非因宣告死刑、無期徒刑之案件,基於剝奪生命、嚴重限制自由法益必
須特別慎重之立場,乃直接跨過上揭程序門檻,不生未附具體理由即不能
上訴之問題,向無疑義。於此角度而言,非但係法益衝突抉擇結果,本身
亦屬司法資源之合理分配利用,也足徵上開上訴第二審應附具體理由之限
制,並非絕無例外。於強制辯護案件,如無辯護人代為製作上訴理由狀,
致上訴未敘述具體理由,固仍屬同法第三百六十一條之情形,惟若其辯護
倚賴權未受合理照料,自首開訴訟防禦權受侵害之立場觀之,兩相權衡,
上揭上訴第二審之限制條件,同應有某種程度之退縮。換言之,強制辯護
案件既因案情重大或被告本身弱勢(智障或窮困),由國家主動給與辯護
人為協助,此倚賴權尤甚於一般之選任辯護,更應受保障。是在第二審審
判中,既應強制辯護,則提起第二審上訴時所設定之門檻,亦應受辯護人
協助,否則強制辯護案件,率因無辯護人代提上訴理由,遭以未敘述具體
理由而駁回上訴,等同架空強制辯護制度,有違其防禦權之保障。何況實
際上,是類強制辯護案件之被告,不服第一審判決,當係已受相對較重刑
度之宣告,更應給予一定程度之保護,不能將之與一般案件同視。從而,
在第一審法院將卷證移送第二審法院之前,原第一審法院之辯護人因尚且
負有提供法律知識、協助被告之義務(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公設
辯護人條例第十七條,律師法第三十二條第二項、第三十六條),第一審
法院自應以適當之方法,提醒受相對重刑宣判之被告,倘有不服,得請求
其辯護人代撰上訴理由狀(例如在判決書之末,或作成附件資料,以教示
方式、載明上旨;或提解到庭聆判,當庭告知、記明筆錄),其若漏未處
理,或原辯護人違背職責,第二審法院仍應指定辯護人,命其代為提出上
訴之具體理由,俾強制辯護制度所保障之辯護倚賴權,能有效發揮作用。
易言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所稱之「審判中」,依其立法理由
之說明,純係相對於「偵查」程序而已;是就第二審上訴法院而言,即應
指案卷之移審,而不侷限於合法之上訴(但上訴逾期或無上訴權人之上訴
,仍不包括在內;衡諸是類須強制辯護之案件,在第一審法院審判中,既
已有律師或公設辯護人協助訴訟,是在第二審之實務運作上,當不致衝擊
過大)。至於辯護人代撰之第二審上訴理由狀,是否確實符合法定之「具
體理由」形式要件,則係另一問題。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508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12 日
要  旨:
憲法第 16 條規定保障人民訴訟權,而被告於刑事訴訟法上享有之防禦權
即屬訴訟權之核心領域,其內涵諸如被告之辯護倚賴權、強制辯護制度、
上訴制度等保障,其中依據刑事訴訟法第 361  條第 2  項、第 3  項等
規定,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未敘述上訴理由者,應於上訴期間屆滿
後二十日內補提理由書於原審法院。逾期未補提者,原審法院應定期間先
命補正,如不補正,則依據同法第 362  條規定裁定駁回。然就強制辯護
案件之情形,其既因案情重大或被告本身弱勢而由國家主動給與辯護人為
協助,於提起第二審上訴時所設定之門檻,亦應受辯護人協助。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