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8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
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
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
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
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行政程序法(104.12.30)

第 49 條

基於法規之申請,以掛號郵寄方式向行政機關提出者,以交郵當日之郵戳
為準。

中華民國刑法(105.11.30)

第 38 條

違禁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者,得沒收
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前項之物屬於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而無正當理
由提供或取得者,得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 38-1 條

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下列情形之一取得犯罪
所得者,亦同:
一、明知他人違法行為而取得。
二、因他人違法行為而無償或以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
三、犯罪行為人為他人實行違法行為,他人因而取得。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
益及其孳息。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第 38-2 條

前條犯罪所得及追徵之範圍與價額,認定顯有困難時,得以估算認定之。
第三十八條之追徵,亦同。
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
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

第 38-3 條

第三十八條之物及第三十八條之一之犯罪所得之所有權或其他權利,於沒
收裁判確定時移轉為國家所有。
前項情形,第三人對沒收標的之權利或因犯罪而得行使之債權均不受影響
。
第一項之沒收裁判,於確定前,具有禁止處分之效力。

第 40 條

沒收,除有特別規定者外,於裁判時併宣告之。
違禁物或專科沒收之物得單獨宣告沒收。
第三十八條第二項、第三項之物、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一項、第二項之犯罪
所得,因事實上或法律上原因未能追訴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或判決有罪者,
得單獨宣告沒收。

刑事訴訟法(106.04.26)

第 31 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於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
或律師為被告辯護:
一、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
二、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
三、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
四、被告具原住民身分,經依通常程序起訴或審判者。
五、被告為低收入戶或中低收入戶而聲請指定者。
六、其他審判案件,審判長認有必要者。
前項案件選任辯護人於審判期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公
設辯護人或律師。
被告有數人者,得指定一人辯護。但各被告之利害相反者,不在此限。
指定辯護人後,經選任律師為辯護人者,得將指定之辯護人撤銷。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具原住
民身分者,於偵查中未經選任辯護人,檢察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應
通知依法設立之法律扶助機構指派律師到場為其辯護。但經被告或犯罪嫌
疑人主動請求立即訊問或詢問,或等候律師逾四小時未到場者,得逕行訊
問或詢問。

第 31-1 條

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
師為被告辯護。但等候指定辯護人逾四小時未到場,經被告主動請求訊問
者,不在此限。
前項選任辯護人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
。
前條第三項、第四項之規定,於第一項情形準用之。

第 33 條

辯護人於審判中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
無辯護人之被告於審判中得預納費用請求付與卷內筆錄之影本。但筆錄之
內容與被告被訴事實無關或足以妨害另案之偵查,或涉及當事人或第三人
之隱私或業務秘密者,法院得限制之。

第 33-1 條

辯護人於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得檢閱卷宗及證物
並得抄錄或攝影。
辯護人持有或獲知之前項證據資料,不得公開、揭露或為非正當目的之使
用。
無辯護人之被告於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法院應以適當之方式使其獲知
卷證之內容。

第 34 條

辯護人得接見羈押之被告,並互通書信。非有事證足認其有湮滅、偽造、
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者,不得限制之。
辯護人與偵查中受拘提或逮捕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接見或互通書信,不得
限制之。但接見時間不得逾一小時,且以一次為限。接見經過之時間,同
為第九十三條之一第一項所定不予計入二十四小時計算之事由。
前項接見,檢察官遇有急迫情形且具正當理由時,得暫緩之,並指定即時
得為接見之時間及場所。該指定不得妨害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正當防禦及
辯護人依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二項前段規定之權利。

第 34-1 條

限制辯護人與羈押之被告接見或互通書信,應用限制書。
限制書,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住所或居所,及辯護人之姓名。
二、案由。
三、限制之具體理由及其所依據之事實。
四、具體之限制方法。
五、如不服限制處分之救濟方法。
第七十一條第三項規定,於限制書準用之。
限制書,由法官簽名後,分別送交檢察官、看守所、辯護人及被告。
偵查中檢察官認羈押中被告有限制之必要者,應以書面記載第二項第一款
至第四款之事項,並檢附相關文件,聲請該管法院限制。但遇有急迫情形
時,得先為必要之處分,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聲請該管法院補發限制書;
法院應於受理後四十八小時內核復。檢察官未於二十四小時內聲請,或其
聲請經駁回者,應即停止限制。
前項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第 93 條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拘提或逮捕到場者,應即時訊問。
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
四小時內,以聲請書敘明犯罪事實並所犯法條及證據與羈押之理由,備具
繕本並檢附卷宗及證物,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但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
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
虞之卷證,應另行分卷敘明理由,請求法院以適當之方式限制或禁止被告
及其辯護人獲知。
前項情形,未經聲請者,檢察官應即將被告釋放。但如認有第一百零一條
第一項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如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而有
必要情形者,仍得聲請法院羈押之。
前三項之規定,於檢察官接受法院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或軍事審判機關依軍
事審判法移送之被告時,準用之。
法院於受理前三項羈押之聲請,付予被告及其辯護人聲請書之繕本後,應
即時訊問。但至深夜仍未訊問完畢,被告、辯護人及得為被告輔佐人之人
得請求法院於翌日日間訊問,法院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深夜始受理
聲請者,應於翌日日間訊問。
前項但書所稱深夜,指午後十一時至翌日午前八時。

第 101 條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下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
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
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有相當
    理由認為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法官為前項之訊問時,檢察官得到場陳述聲請羈押之理由及提出必要之證
據。但第九十三條第二項但書之情形,檢察官應到場敘明理由,並指明限
制或禁止之範圍。
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各項理由之具體內容及有關證據,應告知被告
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但依第九十三條第二項但書規定,經法院禁
止被告及其辯護人獲知之卷證,不得作為羈押審查之依據。
被告、辯護人得於第一項訊問前,請求法官給予適當時間為答辯之準備。

第 130 條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逮捕被告、犯罪嫌疑人或執
行拘提、羈押時,雖無搜索票,得逕行搜索其身體、隨身攜帶之物件、所
使用之交通工具及其立即可觸及之處所。

第 133 條

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得扣押之。
為保全追徵,必要時得酌量扣押犯罪嫌疑人、被告或第三人之財產。
對於應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得命其提出或交付。
扣押不動產、船舶、航空器,得以通知主管機關為扣押登記之方法為之。
扣押債權得以發扣押命令禁止向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向被告
或第三人清償之方法為之。
依本法所為之扣押,具有禁止處分之效力,不妨礙民事假扣押、假處分及
終局執行之查封、扣押。

第 133-1 條

非附隨於搜索之扣押,除以得為證據之物而扣押或經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同
意者外,應經法官裁定。
前項之同意,執行人員應出示證件,並先告知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得拒絕扣
押,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同意,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第一項裁定,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受扣押裁定之人及扣押標的。但應受扣押裁定之人不明時,得不予
    記載。
三、得執行之有效期間及逾期不得執行之意旨;法官並得於裁定中,對執
    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第一項裁定之程序,不公開之。

第 133-2 條

偵查中檢察官認有聲請前條扣押裁定之必要時,應以書面記載前條第三項
第一款、第二款之事項,並敘述理由,聲請該管法院裁定。
司法警察官認有為扣押之必要時,得依前項規定報請檢察官許可後,向該
管法院聲請核發扣押裁定。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於偵查中有相當理由認為情
況急迫,有立即扣押之必要時,得逕行扣押;檢察官亦得指揮檢察事務官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執行。
前項之扣押,由檢察官為之者,應於實施後三日內陳報該管法院;由檢察
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為之者,應於執行後三日內報告該管檢察
署檢察官及法院。法院認為不應准許者,應於五日內撤銷之。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聲請經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4 條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
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63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得聲請調查證據,並得於調查證據時,
詢問證人、鑑定人或被告。審判長除認為有不當者外,不得禁止之。
法院為發見真實,得依職權調查證據。但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
益有重大關係事項,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
法院為前項調查證據前,應予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陳述意見
之機會。

第 166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於審判長為
人別訊問後,由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直接詰問之。被告如無辯護人,
而不欲行詰問時,審判長仍應予詢問證人、鑑定人之適當機會。
前項證人或鑑定人之詰問,依下列次序:
一、先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主詰問。
二、次由他造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反詰問。
三、再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主詰問。
四、再次由他造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反詰問。
前項詰問完畢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
問。
證人、鑑定人經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
同一被告、自訴人有二以上代理人、辯護人時,該被告、自訴人之代理人
、辯護人對同一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但經審
判長許可者,不在此限。
兩造同時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其主詰問次序由兩造合意決定,如不
能決定時,由審判長定之。

第 182 條

證人為醫師、藥師、助產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
其業務上佐理人或曾任此等職務之人,就其因業務所知悉有關他人秘密之
事項受訊問者,除經本人允許者外,得拒絕證言。

第 198 條

鑑定人由審判長、受命法官或檢察官就下列之人選任一人或數人充之:
一、就鑑定事項有特別知識經驗者。
二、經政府機關委任有鑑定職務者。

第 206 條

鑑定之經過及其結果,應命鑑定人以言詞或書面報告。
鑑定人有數人時,得使其共同報告之。但意見不同者,應使其各別報告。
以書面報告者,於必要時得使其以言詞說明。

第 259-1 條

檢察官依第二百五十三條或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為不起訴或緩起訴之處分
者,對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二項、第三項之物及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一項、第
二項之犯罪所得,得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

第 310-3 條

除於有罪判決諭知沒收之情形外,諭知沒收之判決,應記載其裁判之主文
、構成沒收之事實與理由。理由內應分別情形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
其認定之理由、對於被告有利證據不採納之理由及應適用之法律。

第 455-12 條

財產可能被沒收之第三人得於本案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向該管法
院聲請參與沒收程序。
前項聲請,應以書狀記載下列事項為之:
一、本案案由及被告之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明文件編號或其
    他足資辨別之特徵。
二、參與沒收程序之理由。
三、表明參與沒收程序之意旨。
第三人未為第一項聲請,法院認有必要時,應依職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與
沒收程序。但該第三人向法院或檢察官陳明對沒收其財產不提出異議者,
不在此限。
前三項規定,於自訴程序、簡易程序及協商程序之案件準用之。

第 455-13 條

檢察官有相當理由認應沒收第三人財產者,於提起公訴前應通知該第三人
,予其陳述意見之機會。
檢察官提起公訴時認應沒收第三人財產者,應於起訴書記載該意旨,並即
通知該第三人下列事項:
一、本案案由及其管轄法院。
二、被告之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身分證明文件編號或其他足資辨別
    之特徵。
三、應沒收財產之名稱、種類、數量及其他足以特定之事項。
四、構成沒收理由之事實要旨及其證據。
五、得向管轄法院聲請參與沒收程序之意旨。
檢察官於審理中認應沒收第三人財產者,得以言詞或書面向法院聲請。

第 455-14 條

法院對於參與沒收程序之聲請,於裁定前應通知聲請人、本案當事人、代
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予其陳述意見之機會。

第 455-15 條

案件調查證據所需時間、費用與沒收之聲請顯不相當者,經檢察官或自訴
代理人同意後,法院得免予沒收。
檢察官或自訴代理人得於本案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撤回前項之同
意。

第 455-16 條

法院認為聲請參與沒收程序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或法律上不應准許或無理由
者,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補正者,應定期間先命補
正。
法院認為聲請參與沒收程序有理由者,應為准許之裁定。
前項裁定,不得抗告。

第 455-17 條

法院所為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之裁定,應記載訴訟進行程度、參與之理由
及得不待其到庭陳述逕行諭知沒收之旨。

第 455-18 條

行簡易程序、協商程序之案件,經法院裁定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者,適用
通常程序審判。

第 455-20 條

法院應將審判期日通知參與人並送達關於沒收其財產事項之文書。

第 455-21 條

參與人得委任代理人到場。但法院認為必要時,得命本人到場。
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第一項及第三十五條第
二項之規定,於參與人之代理人準用之。
第一項情形,如有必要命參與人本人到場者,應傳喚之;其經合法傳喚,
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拘提之。
第七十一條、第七十二條至第七十四條、第七十七條至第八十三條及第八
十九條至第九十一條之規定,於前項參與人之傳喚及拘提準用之。

第 455-22 條

審判長應於審判期日向到場之參與人告知下列事項:
一、構成沒收理由之事實要旨。
二、訴訟進行程度。
三、得委任代理人到場。
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五、除本編另有規定外,就沒收其財產之事項,準用被告訴訟上權利之規
    定。

第 455-23 條

參與沒收程序之證據調查,不適用第一百六十六條第二項至第六項、第一
百六十六條之一至第一百六十六條之六之規定。

第 455-24 條

參與人就沒收其財產事項之辯論,應於第二百八十九條程序完畢後,依同
一次序行之。
參與人經合法傳喚或通知而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其未受許
可而退庭或拒絕陳述者,亦同。

第 455-25 條

法院裁定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後,認有不應參與之情形者,應撤銷原裁定
。

第 455-26 條

參與人財產經認定應沒收者,應對參與人諭知沒收該財產之判決;認不應
沒收者,應諭知不予沒收之判決。
前項判決,應記載其裁判之主文、構成沒收之事實與理由。理由內應分別
情形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應否沒收之理由、對於參與人有利
證據不採納之理由及應適用之法律。
第一項沒收應與本案同時判決。但有必要時,得分別為之。

第 455-27 條

對於本案之判決提起上訴者,其效力及於相關之沒收判決;對於沒收之判
決提起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本案判決。
參與人提起第二審上訴時,不得就原審認定犯罪事實與沒收其財產相關部
分再行爭執。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非因過失,未於原審就犯罪事實與沒收其財產相關部分陳述意見或聲
    請調查證據。
二、參與人以外得爭執犯罪事實之其他上訴權人,提起第二審上訴爭執犯
    罪事實與沒收參與人財產相關部分。
三、原審有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或第五款之情形
    。

第 455-29 條

經法院判決沒收財產確定之第三人,非因過失,未參與沒收程序者,得於
知悉沒收確定判決之日起三十日內,向諭知該判決之法院聲請撤銷。但自
判決確定後已逾五年者,不得為之。
前項聲請,應以書面記載下列事項:
一、本案案由。
二、聲請撤銷宣告沒收判決之理由及其證據。
三、遵守不變期間之證據。

第 455-30 條

聲請撤銷沒收確定判決,無停止執行之效力。但管轄法院之檢察官於撤銷
沒收確定判決之裁定前,得命停止。

第 455-31 條

法院對於撤銷沒收確定判決之聲請,應通知聲請人、檢察官及自訴代理人
,予其陳述意見之機會。

第 455-32 條

法院認為撤銷沒收確定判決之聲請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或法律上不應准許或
無理由者,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以補正者,應定期
間先命補正。
法院認為聲請撤銷沒收確定判決有理由者,應以裁定將沒收確定判決中經
聲請之部分撤銷。
對於前二項抗告法院之裁定,得提起再抗告。
聲請撤銷沒收確定判決之抗告及再抗告,除本編有特別規定外,準用第四
編之規定。

第 455-33 條

撤銷沒收確定判決之裁定確定後,法院應依判決前之程序,更為審判。

第 455-34 條

單獨宣告沒收由檢察官聲請違法行為地、沒收財產所在地或其財產所有人
之住所、居所或所在地之法院裁定之。

第 455-35 條

前條聲請,檢察官應以書狀記載下列事項,提出於管轄法院為之:
一、應沒收財產之財產所有人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住居所、身分證
    明文件編號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但財產所有人不明時,得不予記
    載。
二、應沒收財產之名稱、種類、數量及其他足以特定沒收物或財產上利益
    之事項。
三、應沒收財產所由來之違法事實及證據並所涉法條。
四、構成單獨宣告沒收理由之事實及證據。

第 455-36 條

法院認為單獨宣告沒收之聲請不合法律上之程式或法律上不應准許或無理
由者,應以裁定駁回之。但其不合法律上之程式可以補正者,應定期間先
命補正。
法院認為聲請單獨宣告沒收有理由者,應為准許之裁定。
對於前二項抗告法院之裁定,得提起再抗告。

第 455-37 條

本編關於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之規定,於單獨宣告沒收程序準用之。

第 473 條

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一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
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
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其已變價者,應給與變價所得之價金。
聲請人對前項關於發還、給付之執行不服者,準用第四百八十四條之規定
。
第一項之變價、分配及給付,檢察官於必要時,得囑託法務部行政執行署
所屬各分署為之。
第一項之請求權人、聲請發還或給付之範圍、方式、程序與檢察官得發還
或給付之範圍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執行辦法,由行政院定之。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104.12.16)

第 49 條

有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第七款、第十款或第十六條第一款行為者,處
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八千萬元以下罰金。情節輕微者,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八百萬元以下罰金。
有第四十四條至前條行為,情節重大足以危害人體健康之虞者,處七年以
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八千萬元以下罰金;致危害人體健康者,處一
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億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臺幣二億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
科新臺幣一億五千萬元以下罰金。
因過失犯第一項、第二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新臺幣
六百萬元以下罰金。
法人之代表人、法人或自然人之代理人、受僱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
業務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者,除處罰其行為人外,對該法人或自然人科
以各該項十倍以下之罰金。
科罰金時,應審酌刑法第五十八條規定。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737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5 年 04 月 29 日
解 釋 文:
    本於憲法第八條及第十六條人身自由及訴訟權應予保障之意旨,對人
身自由之剝奪尤應遵循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應以
適當方式及時使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獲知檢察官據以聲請羈押之理由;
除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
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得予限制或禁止者外,並使其獲知聲請羈押
之有關證據,俾利其有效行使防禦權,始符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要求
。其獲知之方式,不以檢閱卷證並抄錄或攝影為必要。刑事訴訟法第三十
三條第一項規定:「辯護人於審判中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
」同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三項規定:「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應告知被
告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整體觀察,偵查中之犯罪嫌疑人及其辯
護人僅受告知羈押事由所據之事實,與上開意旨不符。有關機關應於本解
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基於本解釋意旨,修正刑事訴訟法妥為規定。逾期
未完成修法,法院之偵查中羈押審查程序,應依本解釋意旨行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55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11 月 01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第 98 條結合同法第 156  條第 1  項,建構成完整之自白
證據排除規定,旨在維護被告陳述與否之意思決定與意思活動自由權。學
理上所稱非任意性自白之延續效力,係被告自白須出於自由意志,設若被
告第一次自白係出於偵查人員以不正方法取得,該次自白因欠缺任意性固
不得為證據,但嗣後由不同偵查人員再次為訊問並未使用不正方法而取得
被告第二次之自白,則其第二次自白是否加以排除,須視第二次自白能否
隔絕第一次自白之影響不受其污染而定,亦即以第一次自白之不正方法為
因,第二次自白為果,倘兩者具有因果關係,則第二次自白應予排除,否
則,即具有證據能力。此延續效力是否發生,依具體個案客觀情狀加以認
定,倘若其偵訊之主體與環境、情狀已有明顯變更而為被告所明知,除非
有明確之證據,足以證明被告先前所受精神上之壓迫狀態延續至其後應訊
之時,應認已遮斷第一次自白不正方法之延續效力,即其第二次之自白因
與前一階段之不正方法因果關係中斷而具有證據能力。又如被告之自白非
出於任意性,但本其自白蒐集之證據,該非出於不正方法所蒐集之證據有
無證據能力,雖有學者主張非任意性自白應有放射效力,但原則上應將其
射程限制在第一次之衍生證據,惟通說則認為本於被告自白所蒐集之證據
,如非出於不正方法,仍具有證據能力,並不受自白非任意性之影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348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1 月 12 日
要  旨:
一○三年二月五日修正公布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增訂第四十九條之一,
規定「(第一項)故意犯本法之罪者,因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除
應發還被害人外,屬於犯人者,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追徵其
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第二項)為保全前項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之追徵或
財產上之抵償,必要時,得酌量扣押其財產。」;一○三年十二月十日該
條規定再經修正公布,規定:「(第一項)犯本法之罪者,因犯罪所得財
物或財產上利益,除應發還被害人外,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應追徵其價額或以其財產抵償之。但善意第
三人以相當對價取得者,不在此限。(第二項)為保全前項財物或財產上
利益之沒收,其價額之追徵或財產之抵償,必要時,得酌量扣押其財產。
(第三項)依第一項規定對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
為財物或財產上利益之沒收,由檢察官聲請法院以裁定行之。法院於裁定
前應通知該當事人到場陳述意見。(第四項)聲請人及受裁定人對於前項
裁定,得抗告。(第五項)檢察官依本條聲請沒收犯罪所得財物、財產上
利益、追徵價額或抵償財產之推估計價辦法,由行政院定之。」考其立法
理由,不法利得沒收,可謂對抗經濟犯罪之重要刑事措施,於性質上係屬
「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立法目的係為避免犯罪者保有犯罪所得,
以杜絕犯罪誘因,而澈底剝奪犯罪所得,其修法主旨:其一,確認沒收之
標的,除有體財物,包括無體財產上利益,且縱未扣案,亦得透過追徵、
抵償之機制,達到澈底剝奪犯罪所得;其二,立法者於一○三年十二月十
日透過再次修正,將不法所得之取回,擴張於未受刑事追訴之第三人;其
三,為避免沒收、追徵、抵償之範圍標準不一,造成實務認定歧異之結果
,復授權行政院訂定客觀之推估計價辦法。又關於上揭沒收標的「不法利
得範圍」之認定,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於證據法則上並不適用「嚴
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程度,而應適用「自由證
明程序」,僅需釋明其合理之依據為已足,前開第五項「不法利得推估計
價」規定以及德國刑法第七十三條之二之立法,均採相同法理。至法院推
估利得範圍所需之合理依據,應視具體個案而定,如依卷存之相關事證資
料已足資推估利得數額者(例如銷貨憑證),固已達釋明之程度;苟於相
關事證資料未明時,則參酌上揭規定授權行政院所訂定之推估計價辦法,
以進行合適之推估。倘事實審法院已依上揭程序而進行合理之推估,且於
理由內就其依據為相當之說明時,則不能遽指為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393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2 月 24 日
要  旨:
按「任何人都不得保有犯罪所得」為普世基本法律原則,犯罪所得之沒收
、追繳或追徵,在於剝奪犯罪行為人之實際犯罪所得(原物或其替代價值
利益),使其不能坐享犯罪之成果,以杜絕犯罪誘因,可謂對抗、防止經
濟、貪瀆犯罪之重要刑事措施,性質上屬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著重
所受利得之剝奪。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利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
至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
無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同無「
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不法利得龐大,
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追繳或追徵,對未受利得之共同正犯顯失公平。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本院向採之共犯連帶說,業
於民國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之一○四年度第十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
用、供參考,並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之見解。又所謂各
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限」,法院應視
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
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
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
沒收;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同
沒收之責。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
收、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因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
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程度,應由
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其合理之依據以認定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155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6 月 22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證人為藥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或曾任此
等職務之人,就其因業務所知悉有關他人秘密之事項受訊問者,除經本人
允許者外,得拒絕證言。此項拒絕證言權,即為藥師與病患間之秘匿特權
。稽其立法本旨,主要在於藥師與病患間具有高度信賴關係,倘欠缺此等
特殊信賴關係,將使病患人人自危。蓋藥師負責藥物之販賣、調劑及藥事
照護相關業務(參藥師法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一、二、八款),不僅係藥品
的供應者,更為提供藥品相關資訊與諮詢之專業人員,除須按照醫師處方
調劑藥物,或依據病患之病歷紀錄或醫師之診斷結果,為病患選擇最適切
之藥物劑型、劑量外,更須告知病患藥物之服用方法及應注意之事項,是
藥師提供藥事服務而得知病患傷勢或病況之秘密時,自不得無故洩漏而影
響病患權益(參藥師法第十四條)。從而藥師此一秘匿特權之核心價值,
顯非在於保護藥師之職業地位,而係出於保障病患之隱私權益,讓病患不
必擔心因接受藥師服務或向其求助,致其不欲人知之傷勢或病情等隱私外
洩。否則,病患因畏懼司法機關介入藥師業務而窺得其傷病隱私,致憚於
向藥師求助及接受藥事服務,則憲法為增進民族健康,所普遍推行衛生保
健事業及公醫制度以保障國人健康之旨趣暨病患隱私權之維護,豈非落空
。是藥師之拒絕證言權,既係基於所從事之業務而知悉他人傷病隱私之祕
密為其要件,而其目的復在於保護病患與藥師間之信賴關係,則倘藥師所
知悉之祕密,並非基於藥事服務之信賴關係所獲悉,或病患之傷病已經公
開而不具秘密之性質,自均不受此秘匿特權之保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3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1 月 07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有關自白證據排除之規定,旨在維護被
告陳述與否之意思決定與意思活動自由權。被告自白須出於自由意志,且
與事實相符,始具有證據適格。設若被告自白係出於偵查人員以不正方法
取得,該次自白因欠缺任意性,固不得為證據,但嗣後於不同時空由不同
偵查人員再次為訊問,若未使用不正方法,則其他次自白是否予以排除(
學理上稱之為非任意性自白之延續效力)?須視其他次自白能否隔絕第一
次自白之影響不受其污染而定。而非任意性自白延續效力是否發生,應依
具體個案客觀情狀加以認定,倘若偵訊之主體、環境及情狀已有明顯變更
而為被告所明知,除非證據足以證明被告先前所受心理上之強制狀態延續
至其後應訊之時,否則應認已遮斷前次非任意性自白之延續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41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2 月 04 日
要  旨:
所謂行政檢查(或稱行政調查),係指行政機關為達成行政上之目的,依
法令規定對人、處所或物件所為之訪視、查詢、勘驗、查察或檢驗等行為
。倘行政機關所為之行政檢查,具有法令上之依據,且其實施之過程及手
段合於目的性與正當性,則其將行政檢查結果及所取得之相關資料,提供
予偵查機關作為偵辦之證據資料,該等證據資料自屬合法取得之證據。而
行政機關得選定適當之人為鑑定,為行政程序法第四十一條第一項所明定
,因實施行政檢查之必要而為之鑑定(或稱檢驗、鑑驗),核屬行政檢查
之一環,殊無因係行政機關基於行政檢查而委託發動者即謂該鑑定報告無
證據適格之理,此與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第一項鑑定人由審判長、
受命法官或檢察官選任之規定並不扞格。又倘事實審法院於審判程序中已
賦予被告詰問權,對受行政機關委託而實際參與鑑定之人,就其專業資格
、採取之鑑定方法、過程以及得結論之推理等情為充分之詰問,則該鑑定
意見乃經法院合法調查所得之證據,自得採為裁判之基礎。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7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3 月 31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利,乃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利之一,
且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告對
證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
就其指述被告不利之事項,接受被告之反對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
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例外的情形,僅在被告未行使詰問權之不利益經
由法院採取衡平之措施,其防禦權業經程序上獲得充分保障時,始容許援
用未經被告詰問之證詞,採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據。而被告之防禦權
是否已獲程序保障,亦即有無「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情形,應審查:(1
)事實審法院為促成證人到庭接受詰問,是否已盡傳喚、拘提證人到庭之
義務(即學理上所謂之義務法則)。 (2)未能予被告對為不利指述之證
人行使反對詰問權,是否非肇因於可歸責於國家機關之事由所造成,例如
證人逃亡或死亡(歸責法則)。 (3)被告雖不能行使詰問,惟法院已踐
行現行之法定調查程序,給予被告充分辯明之防禦機會,以補償其不利益
(防禦法則)。 (4)系爭未經對質詰問之不利證詞,不得據以作為認定
被告犯罪事實之唯一證據或主要證據,仍應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該不利證
述之真實性(佐證法則)。在符合上揭要件時,被告雖未行使對不利證人
之詰問權,應認合於「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法院採用該未經被告詰問之
證言,即不得指為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53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4 月 07 日
要  旨:
與認定事實、適用法律有重要關係,或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益
有重大關係之事項,在客觀上認為應行調查而未依法加以調查,或證據雖
已調查,而其內容尚未明瞭者,即與未經調查無異,如遽行判決,即屬當
然違背法令。此外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
為之。而各人所分得之數,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限而言
,其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收、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
所得範圍之認定,雖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事
實審法院仍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結果,依自由
證明程序釋明其合理之依據而為認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