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6

相關法條

民法(104.06.10)

第 27 條

法人應設董事。董事有數人者,法人事務之執行,除章程另有規定外,取
決於全體董事過半數之同意。
董事就法人一切事務,對外代表法人。董事有數人者,除章程另有規定外
,各董事均得代表法人。
對於董事代表權所加之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法人得設監察人,監察法人事務之執行。監察人有數人者,除章程另有規
定外,各監察人均得單獨行使監察權。

第 71 條

法律行為,違反強制或禁止之規定者,無效。但其規定並不以之為無效者
,不在此限。

第 107 條

代理權之限制及撤回,不得以之對抗善意第三人。但第三人因過失而不知
其事實者,不在此限。

第 115 條

經承認之法律行為,如無特別訂定,溯及為法律行為時發生效力。

第 148 條

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
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

第 169 條

由自己之行為表示以代理權授與他人,或知他人表示為其代理人而不為反
對之表示者,對於第三人應負授權人之責任。但第三人明知其無代理權或
可得而知者,不在此限。

第 170 條

無代理權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非經本人承認,對於本人不
生效力。
前項情形,法律行為之相對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本人確答是否承認,
如本人逾期未為確答者,視為拒絕承認。

第 171 條

無代理權人所為之法律行為,其相對人於本人未承認前,得撤回之。但為
法律行為時,明知其無代理權者,不在此限。

第 179 條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
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

第 182 條

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不知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其所受之利益已不存在者,
免負返還或償還價額之責任。
受領人於受領時,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或其後知之者,應將受領時所得之利
益,或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時所現存之利益,附加利息,一併償還;如有損
害,並應賠償。

第 555 條

經理人,就所任之事務,視為有代理商號為原告或被告或其他一切訴訟上
行為之權。

公司法(104.07.01)

第 29 條

公司得依章程規定置經理人,其委任、解任及報酬,依下列規定定之。但
公司章程有較高規定者,從其規定:
一、無限公司、兩合公司須有全體無限責任股東過半數同意。
二、有限公司須有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
三、股份有限公司應由董事會以董事過半數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半數同
    意之決議行之。
公司有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七項之情形者,專案核定之主管機關應要求參與
政府專案紓困方案之公司提具自救計畫,並得限制其發給經理人報酬或為
其他必要之處置或限制;其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
經理人應在國內有住所或居所。

第 57 條

代表公司之股東,關於公司營業上一切事務,有辦理之權。

第 58 條

公司對於股東代表權所加之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第 161 條

公司非經設立登記或發行新股變更登記後,不得發行股票。但公開發行股
票之公司,證券管理機關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違反前項規定發行股票者,其股票無效。但持有人得向發行股票人請求損
害賠償。

第 168 條

公司非依股東會決議減少資本,不得銷除其股份;減少資本,應依股東所
持股份比例減少之。但本法或其他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公司減少資本,得以現金以外財產退還股款;其退還之財產及抵充之數額
,應經股東會決議,並經該收受財產股東之同意。
前項財產之價值及抵充之數額,董事會應於股東會前,送交會計師查核簽
證。
公司負責人違反前三項規定者,各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第 174 條

股東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
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

第 175 條

出席股東不足前條定額,而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一以上股東出席
時,得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為假決議,並將假決議通知各股
東,於一個月內再行召集股東會,其發有無記名股票者,並應將假決議公
告之。
前項股東會,對於假決議,如仍有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一以上股東出席
,並經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視同前條之決議。

第 185 條

公司為左列行為,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
會,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
一、締結、變更或終止關於出租全部營業,委託經營或與他人經常共同經
    營之契約。
二、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
三、受讓他人全部營業或財產,對公司營運有重大影響者。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項定額者,得以有代表
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
行之。
前二項出席股東股份總數及表決權數,章程有較高之規定者,從其規定。
第一項行為之要領,應記載於第一百七十二條所定之通知及公告。
第一項之議案,應由有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出席之董事會,以出席董事過半
數之決議提出之。

第 189 條

股東會之召集程序或其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時,股東得自決議之日
起三十日內,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

第 189-1 條

法院對於前條撤銷決議之訴,認為其違反之事實非屬重大且於決議無影響
者,得駁回其請求。

第 191 條

股東會決議之內容,違反法令或章程者無效。

第 203 條

董事會由董事長召集之。但每屆第一次董事會,由所得選票代表選舉權最
多之董事召集之。
每屆第一次董事會應於改選後十五日內召開之。但董事係於上屆董事任滿
前改選,並決議自任期屆滿時解任者,應於上屆董事任滿後十五日內召開
之。
董事係於上屆董事任期屆滿前改選,並經決議自任期屆滿時解任者,其董
事長、副董事長、常務董事之改選得於任期屆滿前為之,不受前項之限制
。
第一次董事會之召集,出席之董事未達選舉常務董事或董事長之最低出席
人數時,原召集人應於十五日內繼續召集,並得適用第二百零六條之決議
方法選舉之。
得選票代表選舉權最多之董事,未在第二項或前項限期內召集董事會時,
得由五分之一以上當選之董事報經主管機關許可,自行召集之。

第 204 條

董事會之召集,應載明事由,於七日前通知各董事及監察人。但有緊急情
事時,得隨時召集之。
前項召集之通知,經相對人同意者,得以電子方式為之。

第 205 條

董事會開會時,董事應親自出席。但公司章程訂定得由其他董事代理者,
不在此限。
董事會開會時,如以視訊會議為之,其董事以視訊參與會議者,視為親自
出席。
董事委託其他董事代理出席董事會時,應於每次出具委託書,並列舉召集
事由之授權範圍。
前項代理人,以受一人之委託為限。
董事居住國外者,得以書面委託居住國內之其他股東,經常代理出席董事
會。
前項代理,應向主管機關申請登記,變更時,亦同。

第 206 條

董事會之決議,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
半數之同意行之。
董事對於會議之事項,有自身利害關係時,應於當次董事會說明其自身利
害關係之重要內容。
第一百七十八條、第一百八十條第二項之規定,於第一項之決議準用之。

第 208 條

董事會未設常務董事者,應由三分之二以上董事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半
數之同意,互選一人為董事長,並得依章程規定,以同一方式互選一人為
副董事長。
董事會設有常務董事者,其常務董事依前項選舉方式互選之,名額至少三
人,最多不得超過董事人數三分之一。董事長或副董事長由常務董事依前
項選舉方式互選之。
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董事會及常務董事會主席,對外代表公司。董事長
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副董事長代理之;無副董事長或副董事長
亦請假或因故不能行使職權時,由董事長指定常務董事一人代理之;其未
設常務董事者,指定董事一人代理之;董事長未指定代理人者,由常務董
事或董事互推一人代理之。
常務董事於董事會休會時,依法令、章程、股東會決議及董事會決議,以
集會方式經常執行董事會職權,由董事長隨時召集,以半數以上常務董事
之出席,及出席過半數之決議行之。
第五十七條及第五十八條對於代表公司之董事準用之。

第 228 條

每會計年度終了,董事會應編造左列表冊,於股東常會開會三十日前交監
察人查核:
一、營業報告書。
二、財務報表。
三、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之議案。
前項表冊,應依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規章編造。
第一項表冊,監察人得請求董事會提前交付查核。

第 232 條

公司非彌補虧損及依本法規定提出法定盈餘公積後,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
。
公司無盈餘時,不得分派股息及紅利。
公司負責人違反第一項或前項規定分派股息及紅利時,各處一年以下有期
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六萬元以下罰金。

第 233 條

公司違反前條規定分派股息及紅利時,公司之債權人,得請求退還,並得
請求賠償因此所受之損害。

第 237 條

公司於完納一切稅捐後,分派盈餘時,應先提出百分之十為法定盈餘公積
。但法定盈餘公積,已達資本總額時,不在此限。
除前項法定盈餘公積外,公司得以章程訂定或股東會議決,另提特別盈餘
公積。
公司負責人違反第一項規定,不提法定盈餘公積時,各科新臺幣六萬元以
下罰金。

第 240 條

公司得由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以出席
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決議,將應分派股息及紅利之全部或一部,以發行新
股方式為之;不滿一股之金額,以現金分派之。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項定額者,得以有代表
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
行之。
前二項出席股東股份總數及表決權數,章程有較高規定者,從其規定。
依本條發行新股,除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應依證券管理機關之規定辦理
者外,於決議之股東會終結時,即生效力,董事會應即分別通知各股東,
或記載於股東名簿之質權人;其發行無記名股票者,並應公告之。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其股息及紅利之分派,章程訂明定額或比率並授權
董事會決議辦理者,得以董事會三分之二以上董事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
半數之決議,依第一項規定,將應分派股息及紅利之全部或一部,以發行
新股或發放現金之方式為之,並報告股東會。

第 241 條

公司無虧損者,得依前條規定股東會決議之方法,將法定盈餘公積及下列
資本公積之全部或一部,按股東原有股份之比例發給新股或現金:
一、超過票面金額發行股票所得之溢額。
二、受領贈與之所得。
前條第五項、第六項規定,於前項準用之。
以法定盈餘公積發給新股或現金者,以該項公積超過實收資本額百分之二
十五之部分為限。

第 266 條

公司依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分次發行新股,或依第二百七十八條第二項
發行增資後之新股,均依本節之規定。
公司發行新股時,應由董事會以董事三分之二以上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
半數同意之決議行之。
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於發行新股準用之。

第 267 條

公司發行新股時,除經目的事業中央主管機關專案核定者外,應保留發行
新股總數百分之十至十五之股份由公司員工承購。
公營事業經該公營事業之主管機關專案核定者,得保留發行新股由員工承
購;其保留股份,不得超過發行新股總數百分之十。
公司發行新股時,除依前二項保留者外,應公告及通知原有股東,按照原
有股份比例儘先分認,並聲明逾期不認購者,喪失其權利;原有股東持有
股份按比例不足分認一新股者,得合併共同認購或歸併一人認購;原有股
東未認購者,得公開發行或洽由特定人認購。
前三項新股認購權利,除保留由員工承購者外,得與原有股份分離而獨立
轉讓。
第一項、第二項所定保留員工承購股份之規定,於以公積抵充,核發新股
予原有股東者,不適用之。
公司對員工依第一項、第二項承購之股份,得限制在一定期間內不得轉讓
。但其期間最長不得超過二年。
本條規定,對因合併他公司、分割、公司重整或依第一百六十七條之二、
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二百六十八條之一第一項而增發新股者,不適用之。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發行限制員工權利新股者,不適用第一項至第六項之
規定,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以出席
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
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項定額者,得以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
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行之。
公開發行股票之公司依前二項規定發行新股者,其發行數量、發行價格、
發行條件及其他應遵行事項,由證券主管機關定之。
公司負責人違反第一項規定者,各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公司法(18.12.26)

第 190 條

公司添募新股時,應先儘舊股東分認。如有餘額,始得另募。

相關司法解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1年上字第 1486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1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公司對於董事代表權所加之限制,固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然依公司法第
一百四十五條第二項及第三十一條之規定,代表公司之董事,僅關於公司
營業上之事務有辦理之權,若其所代表者非公司營業上之事務,本不在代
表權範圍之內,自無所謂代表權之限制,此項無權限之行為,不問第三人
是否善意,非經公司承認,不能對於公司發生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3年台上字第 965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63 年 04 月 19 日
要  旨:
公司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所列之行為,而召開股東會為決定時
,出席之股東,不足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及違反公司法第
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而為股東會之決議方法之違法,依公司法第
一百八十九條規定,僅股東得於決議之日起一個月內,訴請法院撤銷之,
而不屬於同法第一百九十一條決議內容違法為無效之範圍。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4年台上字第 2014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4 年 09 月 12 日
要  旨:
代表與代理固不相同,惟關於公司機關之代表行為,解釋上應類推適用關
於代理之規定,故無代表權人代表公司所為之法律行為,若經公司承認,
即對於公司發生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9年台上字第 2012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9 年 09 月 21 日
要  旨:
民法第一百六十九條關於表見代理之規定,惟意定代理始有適用,若代表
或法定代理則無適用該規定餘地。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28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08 日
要  旨:
按公司增資發行新股,洽由特定人協議以公司事業所需之財產為出資而認
購者,依公司法第七條、第二百六十八條、第二百七十二條及第二百七十
四條之規定,固應由公司依認購者出資之財產核定應給之股數,經董事會
送請監察人查核加具意見,連同會計師查核簽證資料送主管機關核定。惟
該認購協議之債權行為與認購者移轉公司事業所需之財產所有權(與繳足
股款同)而取得股東資格之物權行為,其間或有關連,究各該行為在法律
上之評價,應係兩個相互分離、性質不同之法律行為,此與買賣契約之債
權行為及作為其履行行為之移轉所有權之物權行為,分屬獨立而不同之法
律行為概念相同,亦即取得新股股份行為與認購協議行為間之關係,一如
移轉所有權之物權行為與其原因即買賣契約之債權行為間具有「獨立性」
或「無因性」,前者行為之效力不受其原因即後者行為效力之影響。因此
,洽由特定人認購新股之協議,該意思表示縱有瑕疵而屬無效或經撤銷時
,認購者取得公司新股股份之行為仍不因而當然無效或失其存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251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2 月 31 日
要  旨:
依公司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三項規定,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長對內為股東會
、董事會及常務董事會主席,對外代表公司。雖同法第二百零二條規定:
「公司業務之執行,除本法或章程規定應由股東會決議之事項外,均應由
董事會決議行之」,第二百零六條第一項規定:「董事會之決議,除本法
另有規定外,應有過半數董事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行之」,惟
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會係定期舉行,其內部如何授權董事長執行公司之業
務、董事長對外所為之特定交易行為有無經董事會決議及其決議有無瑕疵
等,均非交易相對人從外觀即可得知;而公司內部就董事會與董事長職權
範圍之劃分,對於交易對象而言,與公司對於董事長代表權之限制無異,
為保障交易之安全,宜參酌公司法第五十七條、第五十八條之規定,認董
事長代表公司所為之交易行為,於交易相對人為善意時,公司不得僅因未
經董事會決議或其決議有瑕疵,即否認其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156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8 月 07 日
要  旨:
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對外執行業務時,依公司法第 202  條、第 206  條
規定,固應依章程或董事會決議等行之,然股份有限公司之董事會係定期
舉行,其內部如何授權董事長執行公司之業務、董事長對外所為之特定交
易行為有無經董事會決議及其決議有無瑕疵等,均非交易相對人從外觀即
可得知;而公司內部就董事會與董事長職權範圍之劃分,就交易對象言,
與公司對於董事長代表權之限制無異,為保障交易安全,自應參酌同法第
57  條、第 58 條之規定,認董事長代表公司所為交易行為,於交易相對
人為善意時,公司不得僅因未經董事會決議或其決議有瑕疵,即逕否認其
效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5年台上字第 137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65 年 05 月 28 日
要  旨:
股東會之決議,乃二人以上當事人基於平行與協同之意思表示相互合致而
成立之法律行為,如法律規定其決議必須有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
時,此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即為該法律行為成立之要件。股東
會決議欠缺此項要件,尚非單純之決議方法違法問題,如認為決議不成立
,自始即不發生效力,無須再行訴請法院撤銷,尤以公司法上之特別決議
為然。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9年台上字第 1415 號 民事

裁判日期:民國 69 年 05 月 15 日
要  旨:
查本院六十三年度台上字第 965號判例僅就股東會出席之股東,不足代表
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之情形,而為法律上之判斷。若股東會出席
之股東,不足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之過半數時,則依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五
條第一項規定,根本已不得為決議,而衹得為假決議,此際,倘竟為所謂
「決議」,除能否視作假決議,係另一問題外,要無成為決議之餘地,更
無所謂究為決議之方法違法,抑為決議之內容違法之問題。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69年台上字第 3362 號 民事

裁判日期:民國 69 年 10 月 24 日
要  旨:
公司為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所列各款之行為時,應得該條項所列
一定股東之同意。否則該行為不發生效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0年台上字第 434 號 民事

裁判日期:民國 80 年 03 月 08 日
要  旨:
公司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
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又股東
會之召集,應於二十日前 (常會) 或十日前 (臨時會) 通知各股東,通知
及公告應載明召集事由,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一百七
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分別定有明文。公司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
之營業或財產,如未依前開法律規定為之,自不生效力。此與公司為該讓
與行為所召集之股東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違反法令章程時,股東得依同
法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訴請法院撤銷其決議之情形不同。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290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12 月 13 日
要  旨:
無效之法律行為係自始當然的不生效力,並不能因此後情事變更而使之有
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104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5 月 16 日
要  旨:
按有瑕疵而得撤銷之股東會決議,經股東會另以相同之決議予以追認時,
倘後一決議有效存在,則撤銷前一決議並無實益,如股東提起撤銷前一決
議之訴,應認欠缺權利保護要件。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287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12 月 21 日
要  旨:
所謂無效,乃當然且確定的不生效力,此與效力未定不同,不因當事人之
事後承認而使無效之法律行為發生效力。民法第一百十八條第一項規定無
權利人就權利標的物所為之處分,經有權利人之承認始生效力,即無權處
分並非當然且確定不生效力,乃效力未定,得因真正權利人之承認而成為
有效之法律行為。查原審先認本件拍賣係拍賣第三人即上訴人所有系爭未
登記建物,屬無效之法律行為,不因上訴人事後承認而使無效之法律行為
發生效力云云,乃竟復認本件拍賣第三人即上訴人所有系爭未登記建物應
屬債務人無權處分他人之物,買賣關係仍存於債務人與拍定人間,拍定人
善意取得拍賣標的物所有權,被上訴人受領價金具有法律上之原因云云,
原審先認拍賣為無效,又謂係無權處分即效力未定,自有理由前後矛盾之
情形。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221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10 月 23 日
要  旨:
公司為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營業或財產之行為,因涉及公司重要營業政策
之變更,基於保護公司股東之立場,須先經董事會以特別決議(三分之二
以上董事出席,出席董事過半數之決議)向股東會提出議案(公司法第一
百八十五條第五項)。並於股東會召集通知及公告中載明其事由(公司法
第一百八十五條第四項),不得以臨時動議提出(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二條
第五項)並經股東會以特別決議(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
股東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通過後始得實行。是以公司未
經股東會上開特別決議通過即為主要財產之處分,係屬無效之行為,惟受
讓之相對人難以從外觀得知其所受讓者是否為公司營業之主要部分或全部
,如相對人於受讓時係屬善意,公司尚不得以其無效對抗該善意之相對人
,用策交易安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98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公司法第 185  條第 1  項第 2  款規定,公司為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
營業或財產,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
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本件董事長代表公司關於出售全部
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依該款之規定,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
之二以上股東出席股東會,且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如董
事長未經股東會上揭特別決議,而代表公司為關於出售全部或主要部分之
營業或財產之行為,其效力如何,公司法雖無明文,惟參酌民法第 170
條第 1  項所定:無代理權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非經本人
承認,對於本人,不生效力之規定,應認董事長代表公司所為上開行為,
非經公司股東會之特別決議,對於公司不生效力。既係不生效力之行為,
自得因事後承認而溯及於行為時發生效力。則上訴人嗣後提出系爭公司股
東等五人於 92 年 5  月 30 日出具出售機器之同意書,是否已追認上訴
人處分系爭機器之行為,上訴人是否違背善良管理人應注意之義務,亦待
澄清。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40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7 月 30 日
要  旨:
按公司法第二百零四條關於董事會之召集應載明事由於七日前通知各董事
及監察人之規定,其目的無非係以董事會由董事所組成,董事會之召集通
知,自應對各董事為之,俾確保各董事均得出席董事會,參與議決公司業
務執行之事項。故董事會之召集雖違反上開規定,惟全體董監事倘皆已應
召集而出席或列席董事會,對召集程序之瑕疵並無異議而參與決議,尚難
謂董事會之召集違反法令而認其決議為無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65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9 月 02 日
要  旨:
按股份有限公司設立董事會之趣旨,在使全體董事經參與董事會會議,互
換意見,詳加討論後,決定公司業務執行之方針。因此,公司法第二百零
三條、第二百零四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三項、第四項、第二百零六條規定
董事會之召集程序及決議方式,俾利全體董事出席董事會,及議決公司業
務執行之計策。董事會召集程序及決議方式,違反法令或章程時,其所為
決議,應屬無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79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9 月 30 日
要  旨:
公司法第 129  條第 3  款規定,發起人應以全體之同意訂立章程,載明
股份總數及每股金額,並簽名或蓋章;該法第 156  條第 1  項亦規定,
股份有限公司之資本,應分為股份,每股金額應歸一律,其種類得由章程
訂之;同法第 278  條第 1  項也規定,公司非將已規定之股份總數,全
數發行後,不得增加資本。由此可知,股東僅就其所認股份對公司負其責
任,公司向股東所募集之資金,即成為公司之資本並形成公司之財產,倘
公司未經修改章程增加股份總數,而發行超過章程所訂股份總數之股票時
,自應解為無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100年重上字第 56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公司為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營業或財產之行為,因涉及公司重要營業政策
之變更,基於保護公司股東立場,須依公司法第 185  條第 1  項經股東
會以特別決議通過後始得實行,若未經股東會特別決議通過即為主要財產
之處分,係屬無效之行為,惟受讓之相對人因難以從外觀得知其所受讓者
是否為公司營業之主要部分或全部,如相對人於受讓時係屬善意,公司尚
不得以其無效對抗該善意之相對人。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98年上更(三)字第 6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03 日
要  旨:
按公司法第 266  條第 1  項、第 2  項規定,公司依第 156  條第 2  
項分次發行新股,或依第 278  條第 2  項發行增資後之新股,均依本
節之規定。公司發行新股時,應由董事會以董事三分之二以上之出席及
出席董事過半數同意之決議行之。是以,公司發行新股之事務專責由董
事會決定,應由董事會以特別決議方式議決之,違反此特別決議者,其
決議應屬無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100年訴字第 50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13 日
要  旨:
董事長未經股東會特別決議,而代表公司為關於出售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
業或財產之行為,其效力如何,公司法雖無明文,惟參酌民法第 170  條
第 1  項規定,無代理權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非經本人承
認,對於本人,不生效力,應認董事長代表公司所為該行為,非經公司股
東會之特別決議,對於公司不生效力,又依同法第 115  條規定,既係不
生效力之行為,自得因事後承認而溯及於行為時發生效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91年重訴字第 2465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4 月 18 日
要  旨:
按公司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應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三分
之二以上股東出席之股東會,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之同意行之;第一
項行為之要領,應記載於第一百七十二條所定之通知及公告;第一項之議
案,應由有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出席之董事會,以出席董事過半數之決議提
出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四項、第五項分別定有明
文。關於讓與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最高法院曾分別表示意見:八十一
年臺上字第二六九六號判決意旨略以:「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
二款所謂讓與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係指該部分營業或財產之轉讓,足
以影響公司所營事業之不能成就者而言。」,而八十七年臺上字第一九九
八號判決意旨略以:「如公司之主要財產目錄經股東會承認,該財產之讓
與處分,自應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所定程序處理。」。然前者之門檻
過於嚴格,以致於該條款幾無適用之可能,而後者固具適用明確性,惟主
要財產目錄之「主要」在會計上較難有明確統一之標準,況依九十年十一
月十二日修正公布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一項規定,每屆會計年度終了,公
司無需將「主要財產之財產目錄」提請股東同意或股東常會承認,如何適
用此認定標準,將成為問題。宜從質與量兩方面判斷,不僅單以交易標的
價值作為衡量依據,且兼顧系爭交易對公司「質」方面之影響(如使公司
營業無法繼續,或至少令營業大幅減縮)。查原告九十年及八十九年十二
月三十一日對崇光百貨公司之長期股權投資各占資產總額之百分之七十一
、七十八,九十年度及八十九年度因系爭投資所認列之投資損益,分別占
稅前淨損之百分之七十二及稅前淨利之百分之一百五十六,此有財務報表
會計師查核報告附卷可稽。次查原告之目前經營項目為商場開發、百貨貿
易、百貨物流諮詢業務、零售批發,而出售崇光百貨公司股票,將影響原
告公司於崇光百貨之設櫃,且原告自九十一年九月起即無營業,分別於同
年九月二十二日、十一月三十日遣散全部員工。從原告之營業項目可知,
百貨公司櫃位為其重要行銷通路,系爭股權買賣行為明顯影響原告之營業
狀況。綜上所述,兩造於九十一年八月五日就原告所持有之崇光百貨公司
六千九百十二萬股之股份買賣應屬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所
稱主要部分財產之讓與行為。
按經理人雖對外代表公司,但僅關於公司營業上之事務有辦理之權,若有
所代表者非公司營業上之事務,本不在代表權範圍之內,此項無權限之行
為,不問第三人是否善意,非經公司承認,不能對於公司發生效力(最高
法院七十六年度臺上字第一八六六號判決參照)。又公司讓與全部或主要
部分之營業或財產,應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四項、
第五項、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規定處理,如未依前開
規定為之,自不生效力(最高法院八十七年臺上字第一九九八號判決參照
),惟股東會得以事後追認方式,追認未依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程序處
理之瑕疵。被告主張原告有表見代理(表)情事,然系爭崇光百貨公司股
權之買賣係讓與公司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非屬公司營業上之事
務,並非經理人之代表權範圍,於原告公司股東會決議前,余青松對外並
無代表原告之權限。余青松多年來擔任原告之董事兼總經理,為原告處理
多項公司事務,然就此次買賣崇光百貨公司股權之法律行為,不得逕以余
青松總經理身份之單一事實,即認有表見代理(表)之權利外觀,被告並
未舉證證明原告對外有何授權余青松簽訂崇光百貨公司股權買賣契約之表
示,或原告實際知悉余青松於此次股權買賣表示為原告代理人,而未反對
,自不得主張原告負授權人之責任。被告逕以余青松為原告之總經理,遽
謂原告應就余青松所為一切行為負責,顯屬率斷。按所有人對於無權占有
或侵奪其所有物者,得請求返還之。對於妨害其所有權者,得請求除去之
,民法第七百六十七條定有明文。查兩造間九十一年八月五日系爭股權買
賣契約書對原告不生效力,則被告持有系爭崇光百貨公司股票一千一百二
十萬股即無正當權源,且該股票背面股票轉讓登記表之受讓人之記載將有
礙原告就該股票所表彰股權之行使,故原告請求被告返還該股票,並塗銷
受讓人欄之記載,於法有據。

裁判法院: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相關法律問題

發文字號:(79)廳民一字第 914 號

發文日期:民國 79 年 10 月 29 日
座談機關:{0}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問題要旨:
{0}
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未經股東會特別決議之同意,將公司全部營業出租後 ,可否由股東會決議追認前出租行為?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3 年度第 11 次民事庭會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103 年 08 月 05 日
決  議:
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九六五號判例要旨與該判例個案具體事實未盡相符,本
則判例不再援用。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3 年度第 11 次民事庭會議(二)

決議日期:民國 103 年 08 月 05 日
決  議:
採甲說:不成立
股東會之決議,乃多數股東基於平行與協同之意思表示相互合致而成立之
法律行為,如法律規定其決議必須有一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此一
定數額以上股份之股東出席,為該法律行為成立之要件。欠缺此項要件,
股東會決議即屬不成立,尚非單純之決議方法違法問題。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