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0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5.11.30)

第 38-1 條

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下列情形之一取得犯罪
所得者,亦同:
一、明知他人違法行為而取得。
二、因他人違法行為而無償或以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
三、犯罪行為人為他人實行違法行為,他人因而取得。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
益及其孳息。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第 55 條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
以下之刑。

第 184 條

損壞軌道、燈塔、標識或以他法致生火車、電車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
運輸之舟、車、航空機往來之危險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而致前項之舟、車、航空機傾覆或破壞者,依前條第一項之規定處斷。
因過失犯第一項之罪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210 條

偽造、變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13 條

公務員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
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21 條

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39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刑事訴訟法(106.11.16)

第 1 條

犯罪,非依本法或其他法律所定之訴訟程序,不得追訴、處罰。
現役軍人之犯罪,除犯軍法應受軍事裁判者外,仍應依本法規定追訴、處
罰。
因受時間或地域之限制,依特別法所為之訴訟程序,於其原因消滅後,尚
未判決確定者,應依本法追訴、處罰。

第 17 條

推事於該管案件有左列情形之一者,應自行迴避不得執行職務:
一、推事為被害人者。
二、推事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被害人之配偶、八親等內之血親、五親等內之
    姻親或家長、家屬者。
三、推事與被告或被害人訂有婚約者。
四、推事現為或曾為被告或被害人之法定代理人者。
五、推事曾為被告之代理人、辯護人、輔佐人或曾為自訴人、附帶民事訴
    訟當事人之代理人、輔佐人者。
六、推事曾為告訴人、告發人、證人或鑑定人者。
七、推事曾執行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之職務者。
八、推事曾參與前審之裁判者。

第 27 條

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
同。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
、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應通
知前項之人得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但不能通知者,不在此限
。

第 28 條

每一被告選任辯護人,不得逾三人。

第 95 條

訊問被告應先告知下列事項:
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
    。
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
三、得選任辯護人。如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原住民或其他依法令得
    請求法律扶助者,得請求之。
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
無辯護人之被告表示已選任辯護人時,應即停止訊問。但被告同意續行訊
問者,不在此限。

第 133 條

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得扣押之。
為保全追徵,必要時得酌量扣押犯罪嫌疑人、被告或第三人之財產。
對於應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得命其提出或交付。
扣押不動產、船舶、航空器,得以通知主管機關為扣押登記之方法為之。
扣押債權得以發扣押命令禁止向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向被告
或第三人清償之方法為之。
依本法所為之扣押,具有禁止處分之效力,不妨礙民事假扣押、假處分及
終局執行之查封、扣押。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4 條

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證
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181 條

證人恐因陳述致自己或與其有前條第一項關係之人受刑事追訴或處罰者,
得拒絕證言。

第 291 條

辯論終結後,遇有必要情形,法院得命再開辯論。

第 304 條

無管轄權之案件,應諭知管轄錯誤之判決,並同時諭知移送於管轄法院。

第 380 條

除前條情形外,訴訟程序雖係違背法令而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不得為上
訴之理由。

第 455-26 條

參與人財產經認定應沒收者,應對參與人諭知沒收該財產之判決;認不應
沒收者,應諭知不予沒收之判決。
前項判決,應記載其裁判之主文、構成沒收之事實與理由。理由內應分別
情形記載認定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應否沒收之理由、對於參與人有利
證據不採納之理由及應適用之法律。
第一項沒收應與本案同時判決。但有必要時,得分別為之。

銀行法(107.01.31)

第 125 條

違反第二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
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達
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
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事業,未經主管機關許可,
而擅自營業者,依前項規定處罰。
法人犯前二項之罪者,處罰其行為負責人。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265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21 日
要  旨:
(一)法律是人類文明的產物,為維持社會秩序而制定,但人類生活型態
      各式各樣,為靈活適應,故法律規定有原則、有例外。而法律所定
      構成犯罪的行為,依其觀察角度,學理上有不同的分類,例如行為
      犯(或稱舉動犯、形式犯)、結果犯(或稱實質犯);危險犯、實
      害犯(或稱侵害犯);作為犯、不作為犯;自然犯、法定犯;即時
      犯(或即成犯)、繼續犯、狀態犯;目的犯、傾向犯、表現犯;結
      合犯、結果加重犯…等等,因切入點不同,所以不同的分類彼此間
      ,並不一定互相排斥,例如殺人罪是結果犯,也是實害犯,可以是
      作為犯,也可以是不作為犯;偽造文書罪是結果犯,卻是危險犯,
      但祇能是作為犯,不會是不作為犯。其中,危險犯又分為抽象危險
      犯和具體危險犯二種,但無論如何,均不同於實害犯,乃就法益侵
      害程度而作區別。
(二)行為有危害之虞,但後來並未發生實害,或進而確實引致實害結果
      發生,一般來說都算是正常現象,然而,社會生活有時千奇百怪,
      並非一成不變,表面上初看,好似危險,卻偶爾因緣湊巧、陰錯陽
      差、不合邏輯,導致最後結果實際上是受益者,亦可能存在,對於
      此種特別例外情形的具體個案,倘若認為依然必須依危險犯罪名予
      以論處,而不考慮刑法謙抑性原則和最後手段性,自應詳加說明其
      判斷的理由,以昭折服,否則,非無判決理由不備之可議。至於判
      斷行為是否「足以生損害」(具體危險)結果的時間點,依照結果
      犯的法理,原則上當以行為完成時,例外則視結果發展終了時的情
      形,作為標準。一旦反推,無從合致此項要件,應無令負具體危險
      犯罪責之餘地。
(三)如何擇定適當的刑罰,和宜否給予情輕法重、憫減其刑,甚或宣告
      緩刑的寬典,雖然都屬法院在一定條件下,得為自由裁量的事項,
      但此項法院裁量職權之行使,直接攸關受裁判人的利益,甚至與其
      相關的人員(含家、親屬;朋友;相對立的告訴人、被害人等)同
      受影響,司法不受人民普遍信賴,此項裁量權無有客觀、一致性標
      準(縱然確實很難有),當亦係癥結之一,有權力的審判人員,豈
      能不慎重其事。而事實上,法院審理的刑事案件,絕大部分是過往
      的社會事件,活生生地發生(當然不免有少數所謂的冤、錯、假案
      ),法官自當摒除個人的主觀看法,而以客觀態度,詳研案情,正
      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倘認定被告犯罪,則於量刑審酌時,刑法
      第 57 條提示有各種因素,須多方考量,出於同理心,妥適擇定,
      使判決有血、有肉、有感情,公平正義因此實現,才能贏得人民對
      於司法的信任。其中,上揭量刑斟酌因素有關事項,雖然以自由證
      明為已足,但仍然必須和卷內存在的訴訟資料互相適合,尤應與判
      決內其他相關認定的事實兩不相歧,無待多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282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28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 95 條第 1  項第 1  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下列事
項:一、犯罪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
告知。二、得保持緘默,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陳述。三、得選任辯護
人,如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原住民或其他依法令得請求法律扶助者
,得請求之。四、得請求調查有利之證據。」係為保障被告基本人權─訴
訟防禦權而設計,依同法第 100  條之 2  規定,於司法警察(官)詢問
犯罪嫌疑人時,準用之。違反時,同法第 158  條之 2  第 2  項規定:
「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受拘提、逮捕之被告或犯罪嫌
疑人時,違反第九十五條(第一項)第二款、第三款之規定者,準用前項
規定。」僅就該第 95 條第 1  項第 2  款、第 3  款規定「不得作為證
據」,而不包含第 1  款情形,係因司法警察(官)不一定是法律專家,
不宜苛責其此項義務之絕對正確遵守,何況罪名常因證據之逐漸浮現與事
實真相被發覺而改變,從而歸到同法第 158  條之 4  關於權衡法則加以
規範,判斷其證據能力。但無論如何,倘司法警察(官)未告知之罪名,
與嗣後檢察官擇為起訴客體的事實、法條、罪名,毫無關係者,即根本不
生違反告知義務之問題,無違法可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377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27 日
要  旨:
按判決之實體確定力,僅發生於主文。若主文未記載,縱使於判決之事實
或理由內已敘及,仍不生實質確定力,即不得認已判決,而屬漏未判決。
此與判決主文及事實、理由不符之違背法令所指主文之記載與事實、理由
之認定不相一致,其不一致於刑罰權對象之犯罪事實範圍同一性不生影響
之情形有異。從而原審法院既認定不應對參與人宣告沒收,自應於判決主
文為不予沒收之諭知,其漏未記載,顯屬漏判;而國家對於參與人沒收與
否既未經原審於主文確認,即不能認此部分已經判決,僅得聲請原審法院
補充判決,不得對之提起上訴。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406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07 日
要  旨:
按想像競合犯,係指所為一行為,具備數個犯罪構成要件,而競合為一罪
者而言,即刑法第 55 條前段「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謂。又詐欺罪係
保護個人財產法益;醫師法禁止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者,擅自執行醫療行
為,則在於保障國民之生命及健康,二者間不具有保護法益同一性,詐欺
犯行也不當然包涵擅為醫療行為之罪質;兩行為重疊時,應論以分別起意
之數行為而以數罪併罰之,或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處斷,應視具體情
形而為決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抗字第 669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20 日
要  旨:
對於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判斷上可為扣押。而為了保全追徵,必要時
得酌量扣押犯罪嫌疑人、被告或第三人之財產,刑事訴訟法第 133  條有
規定。但若扣押物未經諭知沒收者,則認為應即發還。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非字第 23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2 月 13 日
要  旨:
一、已經提起公訴或自訴之案件,在同一法院重行起訴者,應諭知不受理
    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 303  條第 2  款定有明文。縱先起訴之判決
    ,判決在後,如判決時,後起訴之判決,尚未確定,仍應就後起訴之
    判決,依非常上訴程序,予以撤銷,諭知不受理(司法院釋字第 168
    號解釋參照)。
二、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書為之,刑事訴訟法第
    264 條第 1  項亦有明定,若誤向無管轄權之法院為之,該法院對該
    案件,應依同法第 304  條諭知管轄錯誤之判決,並同時諭知移送於
    管轄法院。而此管轄錯誤判決,乃屬形式判決,僅終結該無管轄權法
    院之形式上之訴訟關係,實體上之訴訟關係仍未消滅。在該案件移送
    於管轄法院時,續存於管轄法院,並視為檢察官已向管轄法院起訴。
    然因刑事訴訟法第 12 條規定,訴訟程序不因法院無管轄權而失其效
    力。故該案件仍應以無管轄權法院收受卷證時,為訴訟繫屬時間。
三、同一案件繫屬於有管轄權之數法院者,依刑事訴訟法第 8  條前段規
    定,應由繫屬在先之法院審判,後繫屬之法院則應依同法第 303  條
    第 7  款諭知不受理之判決。惟此限於繫屬之數法院均有管轄權始有
    適用。如有無管轄權者,將案件諭知管轄錯誤之判決,並同時諭知移
    送於先繫屬同一案件之管轄法院,而經該管轄法院分別為實體判決確
    定,自應依同條第 2  款規定及參照上開司法院解釋,對後起訴之判
    決,依非常上訴程序,予以撤銷,諭知不受理。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