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7.24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
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
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
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
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中華民國刑法(107.06.13)

第 19 條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
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
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第 25 條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者,為未遂犯。
未遂犯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並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第 30 條

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
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第 41 條

犯最重本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之罪,而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
拘役之宣告者,得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易科罰金
。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規定得易科罰金而未聲請易科罰金者,得以提供社會勞動六小時折
算一日,易服社會勞動。
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不符第一項易科罰金之規定者,得依
前項折算規定,易服社會勞動。
前二項之規定,因身心健康之關係,執行顯有困難者,或易服社會勞動,
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適用之。
第二項及第三項之易服社會勞動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無正當理由不履行社會勞動,情節重大,或履行期間屆滿仍未履行完畢者
,於第二項之情形應執行原宣告刑或易科罰金;於第三項之情形應執行原
宣告刑。
已繳納之罰金或已履行之社會勞動時數依所定之標準折算日數,未滿一日
者,以一日論。
第一項至第四項及第七項之規定,於數罪併罰之數罪均得易科罰金或易服
社會勞動,其應執行之刑逾六月者,亦適用之。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者,其履行期間不得逾三年。但其應執
行之刑未逾六月者,履行期間不得逾一年。
數罪併罰應執行之刑易服社會勞動有第六項之情形者,應執行所定之執行
刑,於數罪均得易科罰金者,另得易科罰金。

第 42 條

罰金應於裁判確定後二個月內完納。期滿而不完納者,強制執行。其無力
完納者,易服勞役。但依其經濟或信用狀況,不能於二個月內完納者,得
許期滿後一年內分期繳納。遲延一期不繳或未繳足者,其餘未完納之罰金
,強制執行或易服勞役。
依前項規定應強制執行者,如已查明確無財產可供執行時,得逕予易服勞
役。
易服勞役以新臺幣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但勞役期限不得逾
一年。
依第五十一條第七款所定之金額,其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不同者,從勞役
期限較長者定之。
罰金總額折算逾一年之日數者,以罰金總額與一年之日數比例折算。依前
項所定之期限,亦同。
科罰金之裁判,應依前三項之規定,載明折算一日之額數。
易服勞役不滿一日之零數,不算。
易服勞役期內納罰金者,以所納之數,依裁判所定之標準折算,扣除勞役
之日期。

第 47 條

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
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第九十八條第二項關於因強制工作而免其刑之執行者,於受強制工作處分
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免除後,五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
者,以累犯論。

法源資訊編:
本條文第 1  項規定:「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
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依據司法院大法官民國 108  年 2  月 22 日釋字第 775  號解釋,有
關累犯加重本刑部分,對人民受憲法第 8  條保障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
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牴觸憲法第 23 條比例原則。於此範圍內,有關
機關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 2  年內,依本解釋意旨修正之。於修正前,
為避免發生罪刑不相當之情形,法院就該個案應依本解釋意旨,裁量是否
加重最低本刑。

第 55 條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
以下之刑。

第 58 條

科罰金時,除依前條規定外,並應審酌犯罪行為人之資力及犯罪所得之利
益。如所得之利益超過罰金最多額時,得於所得利益之範圍內酌量加重。

第 59 條

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

第 66 條

有期徒刑、拘役、罰金減輕者,減輕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同時有免除其刑
之規定者,其減輕得減至三分之二。

第 87 條

因第十九條第一項之原因而不罰者,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
之虞時,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
有第十九條第二項及第二十條之原因,其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
全之虞時,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但必要
時,得於刑之執行前為之。
前二項之期間為五年以下。但執行中認無繼續執行之必要者,法院得免其
處分之執行。

第 134 條

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
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因公務員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者,不在此限。

第 277 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
,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315-1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無故利用工具或設備窺視、竊聽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或身
    體隱私部位者。
二、無故以錄音、照相、錄影或電磁紀錄竊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
    談話或身體隱私部位者。

第 321 條

犯竊盜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臺幣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者。
二、毀越門扇、牆垣或其他安全設備而犯之者。
三、攜帶兇器而犯之者。
四、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者。
五、乘火災、水災或其他災害之際而犯之者。
六、在車站、埠頭、航空站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
    機內而犯之者。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35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106.06.14)

第 17 條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第十條或第十一條之罪,供出毒品來源,因而查獲其
他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犯第四條至第八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

刑事訴訟法(106.11.16)

第 31-1 條

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
師為被告辯護。但等候指定辯護人逾四小時未到場,經被告主動請求訊問
者,不在此限。
前項選任辯護人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
。
前條第三項、第四項之規定,於第一項情形準用之。

第 33-1 條

辯護人於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得檢閱卷宗及證物
並得抄錄或攝影。
辯護人持有或獲知之前項證據資料,不得公開、揭露或為非正當目的之使
用。
無辯護人之被告於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法院應以適當之方式使其獲知
卷證之內容。

第 93 條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因拘提或逮捕到場者,應即時訊問。
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
四小時內,以聲請書敘明犯罪事實並所犯法條及證據與羈押之理由,備具
繕本並檢附卷宗及證物,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但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
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
虞之卷證,應另行分卷敘明理由,請求法院以適當之方式限制或禁止被告
及其辯護人獲知。
前項情形,未經聲請者,檢察官應即將被告釋放。但如認有第一百零一條
第一項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要
者,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如不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而有
必要情形者,仍得聲請法院羈押之。
前三項之規定,於檢察官接受法院依少年事件處理法或軍事審判機關依軍
事審判法移送之被告時,準用之。
法院於受理前三項羈押之聲請,付予被告及其辯護人聲請書之繕本後,應
即時訊問。但至深夜仍未訊問完畢,被告、辯護人及得為被告輔佐人之人
得請求法院於翌日日間訊問,法院非有正當理由,不得拒絕。深夜始受理
聲請者,應於翌日日間訊問。
前項但書所稱深夜,指午後十一時至翌日午前八時。

第 101 條

被告經法官訊問後,認為犯罪嫌疑重大,而有下列情形之一,非予羈押,
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者,得羈押之:
一、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三、所犯為死刑、無期徒刑或最輕本刑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有相當
    理由認為有逃亡、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
法官為前項之訊問時,檢察官得到場陳述聲請羈押之理由及提出必要之證
據。但第九十三條第二項但書之情形,檢察官應到場敘明理由,並指明限
制或禁止之範圍。
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各項理由之具體內容及有關證據,應告知被告
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但依第九十三條第二項但書規定,經法院禁
止被告及其辯護人獲知之卷證,不得作為羈押審查之依據。
被告、辯護人得於第一項訊問前,請求法官給予適當時間為答辯之準備。

第 133 條

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得扣押之。
為保全追徵,必要時得酌量扣押犯罪嫌疑人、被告或第三人之財產。
對於應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得命其提出或交付。
扣押不動產、船舶、航空器,得以通知主管機關為扣押登記之方法為之。
扣押債權得以發扣押命令禁止向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向被告
或第三人清償之方法為之。
依本法所為之扣押,具有禁止處分之效力,不妨礙民事假扣押、假處分及
終局執行之查封、扣押。

第 133-1 條

非附隨於搜索之扣押,除以得為證據之物而扣押或經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同
意者外,應經法官裁定。
前項之同意,執行人員應出示證件,並先告知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得拒絕扣
押,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同意,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第一項裁定,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受扣押裁定之人及扣押標的。但應受扣押裁定之人不明時,得不予
    記載。
三、得執行之有效期間及逾期不得執行之意旨;法官並得於裁定中,對執
    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第一項裁定之程序,不公開之。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8-3 條

證人、鑑定人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者,其證言或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
。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211 條

本節之規定,於通譯準用之。

第 228 條

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
前項偵查,檢察官得限期命檢察事務官、第二百三十條之司法警察官或第
二百三十一條之司法警察調查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並提出報告。必要時
,得將相關卷證一併發交。
實施偵查非有必要,不得先行傳訊被告。
被告經傳喚、自首或自行到場者,檢察官於訊問後,認有第一百零一條第
一項各款或第一百零一條之一第一項各款所定情形之一而無聲請羈押之必
要者,得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但認有羈押之必要者,得予逮捕,並
將逮捕所依據之事實告知被告後,聲請法院羈押之。第九十三條第二項、
第三項、第五項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第 230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官,應受檢察官之指揮,偵查犯罪:
一、警察官長。
二、憲兵隊官長、士官。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
管檢察官及前條之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31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官及司法警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
一、警察。
二、憲兵。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之職權者。
司法警察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管檢察
官及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53 條

第三百七十六條第一項各款所規定之案件,檢察官參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
列事項,認為以不起訴為適當者,得為不起訴之處分。

第 284-1 條

除簡式審判程序、簡易程序及第三百七十六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所列
之罪之案件外,第一審應行合議審判。

第 346 條

原審之代理人或辯護人,得為被告之利益而上訴。但不得與被告明示之意
思相反。

第 348 條

上訴得對於判決之一部為之;未聲明為一部者,視為全部上訴。
對於判決之一部上訴者,其有關係之部分,視為亦已上訴。

第 376 條

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但第一審法
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
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
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
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
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
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
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
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依前項但書規定上訴,經第三審法院撤銷並發回原審法院判決者,不得上
訴於第三審法院。

第 380 條

除前條情形外,訴訟程序雖係違背法令而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不得為上
訴之理由。

第 394 條

第三審法院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判決基礎。但關於訴訟程序及
得依職權調查之事項,得調查事實。
前項調查,得以受命推事行之,並得囑託他法院之推事調查。
前二項調查之結果,認為起訴程序違背規定者,第三審法院得命其補正;
其法院無審判權而依原審判決後之法令有審判權者,不以無審判權論。

第 420 條

有罪之判決確定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為受判決人之利益,得聲請再審
:
一、原判決所憑之證物已證明其為偽造或變造者。
二、原判決所憑之證言、鑑定或通譯已證明其為虛偽者。
三、受有罪判決之人,已證明其係被誣告者。
四、原判決所憑之通常法院或特別法院之裁判已經確定裁判變更者。
五、參與原判決或前審判決或判決前所行調查之法官,或參與偵查或起訴
    之檢察官,或參與調查犯罪之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
    因該案件犯職務上之罪已經證明者,或因該案件違法失職已受懲戒處
    分,足以影響原判決者。
六、因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足認受有罪
    判決之人應受無罪、免訴、免刑或輕於原判決所認罪名之判決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及第五款情形之證明,以經判決確定,或其刑事訴訟
不能開始或續行非因證據不足者為限,得聲請再審。
第一項第六款之新事實或新證據,指判決確定前已存在或成立而未及調查
斟酌,及判決確定後始存在或成立之事實、證據。

第 433 條

法院認為聲請再審之程序違背規定者,應以裁定駁回之。

第 434 條

法院認為無再審理由者,應以裁定駁回之。
經前項裁定後,不得更以同一原因聲請再審。

公設辯護人條例(96.07.11)

第 17 條

公設辯護人辯護案件,經上訴者,因被告之請求,應代作上訴理由書或答
辯書。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107.05.23)

第 11-1 條

檢察官偵查最重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有事實足認通信紀錄及通信
使用者資料於本案之偵查有必要性及關連性時,除有急迫情形不及事先聲
請者外,應以書面聲請該管法院核發調取票。聲請書之應記載事項,準用
前條第一項之規定。
司法警察官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認有調取通信紀錄之
必要時,得依前項規定,報請檢察官許可後,向該管法院聲請核發調取票
。
檢察官、司法警察官為偵辦最輕本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強盜、搶奪
、詐欺、恐嚇、擄人勒贖,及違反人口販運防制法、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
例、懲治走私條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等罪,而有需
要時,得由檢察官依職權或司法警察官向檢察官聲請同意後,調取通信紀
錄,不受前二項之限制。
第一項之急迫原因消滅後,應向法院補行聲請調取票。
調取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調取之通信紀錄或使用者資料。
三、有效期間,逾期不得執行調取及調取後應將調取票交回之意旨。
第一項、第二項及第四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核發調取票之程序,不公開之。
有調取第七條之監察對象通信紀錄及通訊使用者資料必要者,由綜理國家
情報工作機關向電信或郵政事業調取,不受前七項之限制。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55.12.16)

1

前  文
本公約締約國,
鑒於依據聯合國憲章揭示之原則,人類一家,對於人人天賦尊嚴及其平等
而且不可割讓權利之確認,實係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之基礎,
確認此種權利源於天賦人格尊嚴,
確認依據世界人權宣言之昭示,唯有創造環境,使人人除享有經濟社會文
化權利而外,並得享受公民及政治權利,始克實現自由人類享受公民及政
治自由無所恐懼不虞匱乏之理想。
鑒於聯合國憲章之規定,各國負有義務,必須促進人權及自由之普遍尊重
及遵守,
明認個人對他人及對其隸屬之社會,負有義務,故職責所在,必須力求本
公約所確認各種權利之促進及遵守,
爰議定條款如下:

第壹編
第一條  
一  所有民族均享有自決權,根據此種權利,自由決定其政治地位並自由
    從事其經濟、社會與文化之發展。
二  所有民族得為本身之目的,自由處置其天然財富及資源,但不得妨害
    因基於互惠原則之國際經濟合作及因國際法而生之任何義務。無論在
    何種情形下,民族之生計,不容剝奪。
三  本公約締約國,包括負責管理非自治及託管領土之國家在內,均應遵
    照聯合國憲章規定,促進自決權之實現,並尊重此種權利。

第貳編
第二條 
一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尊重並確保所有境內受其管轄之人,無分種族、膚
    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
    、出生或其他身分等等,一律享受本公約所確認之權利。
二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遇現行立法或其他措施尚無規定時,各依本國憲法
    程序,並遵照本公約規定,採取必要步驟,制定必要之立法或其他措
    施,以實現本公約所確認之權利。
三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
(一)確保任何人所享本公約確認之權利或自由如遭受侵害,均獲有效之
      救濟,公務員執行職務所犯之侵權行為,亦不例外;
(二)確保上項救濟聲請人之救濟權利,由主管司法、行政或立法當局裁
      定,或由該國法律制度規定之其他主管當局裁定,並推廣司法救濟
      之機會;
(三)確保上項救濟一經核准,主管當局概予執行。
第三條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確保本公約所載一切公民及政治權利之享受,男女權利
,一律平等。
第四條        
一  如經當局正式宣布緊急狀態,危及國本,本公約締約國得在此種危急
    情勢絕對必要之限度內,採取措施,減免履行其依本公約所負之義務
    ,但此種措施不得牴觸其依國際法所負之其他義務,亦不得引起純粹
    以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或社會階級為根據之歧視。
二  第六條、第七條、第八條(第一項及第二項)、第十一條、第十五條
    、第十六條及第十八條之規定,不得依本條規定減免履行。
三  本公約締約國行使其減免履行義務之權利者,應立即將其減免履行之
    條款,及減免履行之理由,經由聯合國秘書長轉知本公約其他締約國
    。其終止減免履行之日期,亦應另行移文秘書長轉知。
第五條        
一  本公約條文不得解釋為國家、團體或個人有權從事活動或實行行為,
    破壞本公約確認之任何一種權利與自由,或限制此種權利與自由逾越
    本公約規定之程度。
二  本公約締約國內依法律、公約、條例或習俗而承認或存在之任何基本
    人權,不得藉口本公約未予確認或確認之範圍較狹,而加以限制或減
    免義務。

第參編
第六條        
一  人人皆有天賦之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任何人之生命不得
    無理剝奪。
二  凡未廢除死刑之國家,非犯情節最重大之罪,且依照犯罪時有效並與
    本公約規定及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公約不牴觸之法律,不得科處死
    刑。死刑非依管轄法院終局判決,不得執行。
三  生命之剝奪構成殘害人群罪時,本公約締約國公認本條不得認為授權
    任何締約國以任何方式減免其依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公約規定所負
    之任何義務。
四  受死刑宣告者,有請求特赦或減刑之權。一切判處死刑之案件均得邀
    大赦、特赦或減刑。
五  未滿十八歲之人犯罪,不得判處死刑;懷胎婦女被判死刑,不得執行
    其刑。
六  本公約締約國不得援引本條,而延緩或阻止死刑之廢除。
第七條        
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非經本
人自願同意,尤不得對任何人作醫學或科學試驗。
第八條        
一  任何人不得使充奴隸;奴隸制度及奴隸販賣,不論出於何種方式,悉
    應禁止。
二  任何人不得使充奴工。
三
(一)任何人不得使服強迫或強制之勞役;
(二)凡犯罪刑罰得科苦役徒刑之國家,如經管轄法院判處此刑,不得根
      據第三項(一)款規定,而不服苦役;
(三)本項所稱〝強迫或強制勞役〞不包括下列各項:
   (1)經法院依法命令拘禁之人,或在此種拘禁假釋期間之人,通常必
        須擔任而不屬於(二)款範圍之工作或服役;
   (2)任何軍事性質之服役,及在承認人民可以本其信念反對服兵役之
        國家,依法對此種人徵服之國民服役;
   (3)遇有緊急危難或災害禍患危及社會生命安寧時徵召之服役;
   (4)為正常公民義務一部分之工作或服役。
第九條        
一  人人有權享有身體自由及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無理予以逮捕或拘禁
    。非依法定理由及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之自由。
二  執行逮捕時,應當場向被捕人宣告逮捕原因,並應隨即告知被控案由
    。
三  因刑事罪名而被逮捕或拘禁之人,應迅即解送法官或依法執行司法權
    力之其他官員,並應於合理期間內審訊或釋放。候訊人通常不得加以
    羈押,但釋放得令具報,於審訊時,於司法程序之任何其他階段、並
    於一旦執行判決時,候傳到場。
四  任何人因逮捕或拘禁而被奪自由時,有權聲請法院提審,以迅速決定
    其拘禁是否合法,如屬非法,應即令釋放。
五  任何人受非法逮捕或拘禁者,有權要求執行損害賠償。
第十條        
一  自由被剝奪之人,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
二  
(一)除特殊情形外,被告應與判決有罪之人分別羈押,且應另予與其未
      經判決有罪之身分相稱之處遇;
(二)少年被告應與成年被告分別羈押,並應儘速即予判決。
三  監獄制度所定監犯之處遇,應以使其悛悔自新,重適社會生活為基本
    目的。少年犯人應與成年犯人分別拘禁,且其處遇應與其年齡及法律
    身分相稱。
第十一條        
任何人不得僅因無力履行契約義務,即予監禁。
第十二條        
一  在一國領土內合法居留之人,在該國領土內有遷徙往來之自由及擇居
    之自由。
二  人人應有自由離去任何國家,連其本國在內。
三  上列權利不得限制,但法律所規定、保護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
    衛生或風化、或他人權利與自由所必要,且與本公約所確認之其他權
    利不牴觸之限制,不在此限。
四  人人進入其本國之權,不得無理褫奪。
第十三條        
本公約締約國境內合法居留之外國人,非經依法判定,不得驅逐出境,且
除事關國家安全必須急速處分者外,應准其提出不服驅逐出境之理由,及
聲請主管當局或主管當局特別指定之人員予以覆判,並為此目的委託代理
人到場申訴。
第十四條        
一  人人在法院或法庭之前,悉屬平等。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或因其權利義
    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
    。法院得因民主社會之風化、公共秩序或國家安全關係,或於保護當
    事人私生活有此必要時,或因情形特殊公開審判勢必影響司法而在其
    認為絕對必要之限度內,禁止新聞界及公眾旁聽審判程序之全部或一
    部;但除保護少年有此必要,或事關婚姻爭執或子女監護問題外,刑
    事民事之判決應一律公開宣示。
二  受刑事控告之人,未經依法確定有罪以前,應假定其無罪。
三  審判被控刑事罪時,被告一律有權平等享受下列最低限度之保障:
(一)迅即以其通曉之語言,詳細告知被控罪名及案由;
(二)給予充分之時間及便利,準備答辯並與其選任之辯護人聯絡;
(三)立即受審,不得無故稽延;     
(四)到庭受審,及親自答辯或由其選任辯護人答辯;未經選任辯護人者
      ,應告以有此權利;法院認為審判有此必要時,應為其指定公設辯
      護人,如被告無資力酬償,得免付之;
(五)得親自或間接詰問他造證人,並得聲請法院傳喚其證人在與他造證
      人同等條件下出庭作證;
(六)如不通曉或不能使用法院所用之語言,應免費為備通譯協助之;
(七)不得強迫被告自供或認罪。
四  少年之審判,應顧念被告年齡及宜使其重適社會生活,而酌定程序。
五  經判定犯罪者,有權聲請上級法院依法覆判其有罪判決及所科刑罰。
六  經終局判決判定犯罪,如後因提出新證據或因發見新證據,確實證明
    原判錯誤而經撤銷原判或免刑者,除經證明有關證據之未能及時披露
    ,應由其本人全部或局部負責者外,因此判決而服刑之人應依法受損
    害賠償。
七  任何人依一國法律及刑事程序經終局判決判定有罪或無罪開釋者,不
    得就同一罪名再予審判或科刑。
第十五條        
一  任何人之行為或不行為,於發生當時依內國法及國際法均不成罪者,
    不為罪。刑罰不得重於犯罪時法律所規定。犯罪後之法律規定減科刑
    罰者,從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二  任何人之行為或不行為,於發生當時依各國公認之一般法律原則為有
    罪者,其審判與刑罰不受本條規定之影響。
第十六條        
人人在任何所在有被承認為法律人格之權利。
第十七條        
一  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
    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
二  對於此種侵擾或破壞,人人有受法律保護之權利。
第十八條        
一  人人有思想、信念及宗教之自由。此種權利包括保有或採奉自擇之宗
    教或信仰之自由,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私自以禮拜、戒律、躬行及
    講授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
二  任何人所享保有或採奉自擇之宗教或信仰之自由,不得以脅迫侵害之
    。
三  人人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限制,此項限制以保
    障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風化或他人之基本權利自由所必要者為限
    。
四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尊重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確保子女接受符合其本人信
    仰之宗教及道德教育之自由。
第十九條        
一  人人有保持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
二  人人有發表自由之權利;此種權利包括以語言、文字或出版物、藝術
    或自己選擇之其他方式,不分國界,尋求、接受及傳播各種消息及思
    想之自由。
三  本條第二項所載權利之行使,附有特別責任及義務,故得予以某種限
    制,但此種限制以經法律規定,且為下列各項所必要者為限:
(一)尊重他人權利或名譽;
(二)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或公共衛生或風化。  
第二十條        
一  任何鼓吹戰爭之宣傳,應以法律禁止之。
二  任何鼓吹民族、種族或宗教仇恨之主張,構成煽動歧視、敵視或強暴
    者,應以法律禁止之。
第二十一條      
和平集會之權利,應予確認。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
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
必要者外,不得限制此種權利之行使。
第二十二條 
一  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包括為保障其本身利益而組織及加入工會之
    權利。
二  除依法律之規定,且為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
    、維持公共衛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外,不得限制
    此種權利之行使。本條並不禁止對軍警人員行使此種權利,加以合法
    限制。
三  關於結社自由及保障組織權利之國際勞工組織一九四八年公約締約國
    ,不得根據本條採取立法措施或應用法律,妨礙該公約所規定之保證
    。
第二十三條 
一  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
二  男女已達結婚年齡者,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
三  婚姻非經婚嫁雙方自由完全同意,不得締結。
四  本公約締約國應採取適當步驟,確保夫妻在婚姻方面,在婚姻關係存
    續期間,以及在婚姻關係消滅時,雙方權利責任平等。婚姻關係消滅
    時,應訂定辦法,對子女予以必要之保護。
第二十四條 
一  所有兒童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及國家為其未成年身分給予之必需保護
    措施,不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
    財產、或出生而受歧視。
二  所有兒童出生後應立予登記,並取得名字。
三  所有兒童有取得國籍之權。
第二十五條 
一  凡屬公民,無分第二條所列之任何區別,不受無理限制,均應有權利
    及機會:
(一)直接或經由自由選擇之代表參與政事;
(二)在真正、定期之選舉中投票及被選。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選舉
      應以無記名投票法行之,以保證選民意志之自由表現;
(三)以一般平等之條件,服本國公職。
第二十六條 
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此方面,法
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人人享受平等而有效之保護,以防因種族、膚
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
出生或其他身分而生之歧視。
第二十七條 
凡有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團體之國家,屬於此類少數團體之人,與團體
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
之權利,不得剝奪之。

第肆編
第二十八條 
一  茲設置人權事宜委員會(本公約下文簡稱委員會)委員十八人,執行
    以下規定之職務。
二  委員會委員應為本公約締約國國民,品格高尚且在人權問題方面聲譽
    素著之人士;同時並應計及宜選若干具有法律經驗之人士擔任委員。
三  委員會委員以個人資格當選任職。
第二十九條 
一  委員會之委員應自具備第二十八條所規定資格並經本公約締約國為此
    提名之人士名單中以無記名投票選舉之。
二  本公約各締約國提出人選不得多於二人,所提人選應為提名國國民。
三  候選人選,得續予提名。
第三十條 
一  初次選舉至遲應於本公約開始生效後六個月內舉行。
二  除依據第三十四條規定宣告出缺而舉行之補缺選舉外,聯合國秘書長
    至遲應於委員會各次選舉日期四個月前以書面邀請本公約締約國於三
    個月內提出委員會委員候選人。
三  聯合國秘書長應就所提出之候選人,按照字母次序編製名單,標明推
    薦其候選之締約國,至遲於每次選舉日期一個月前,送達本公約締約
    國。
四  委員會委員之選舉應由聯合國秘書長在聯合國會所召集之締約國會議
    舉行之,該會議以締約國之三分之二出席為法定人數,候選人獲票最
    多且得出席及投票締約國代表絕對過半數票者當選為委員會委員。
第三十一條 
一  委員會不得有委員一人以上為同一國家之國民。
二  選舉委員會委員時應計及地域公勻分配及確能代表世界不同文化及各
    主要法系之原則。
第三十二條 
一  委員會委員任期四年。續經提名者連選得連任。但第一次選出之委員
    中九人任期應為二年;任期二年之委員九人,應於第一次選舉完畢後
    ,立由第三十條第四項所稱會議之主席,以抽籤方法決定之。
二  委員會委員任滿時之改選,應依照本公約本編以上各條舉行之。
第三十三條 
一  委員會某一委員倘經其他委員一致認為由於暫時缺席以外之其他原因
    ,業已停止執行職務時,委員會主席應通知聯合國秘書長,由其宣告
    該委員出缺。
二  委員會委員死亡或辭職時,委員會主席應即通知聯合國秘書長,由其
    宣告該委員自死亡或辭職生效之日起出缺。
第三十四條 
一  遇有第三十三條所稱情形宣告出缺,且須行補選之委員任期不在宣告
    出缺後六個月內屆滿者,聯合國秘書長應通知本公約各締約國,各締
    約國得於兩個月內依照第二十九條提出候選人,以備補缺。
二  聯合國秘書長應就所提出之候選人,按照字母次序編製名單,送達本
    公約締約國。補缺選舉應於編送名單後依照本公約本編有關規定舉行
    之。
三  委員會委員之當選遞補依第三十三條規定宣告之懸缺者,應任職至依
    該條規定出缺之委員會委員任期屆滿時為止。
第三十五條 
委員會委員經聯合國大會核准,自聯合國資金項下支取報酬,其待遇及條
件由大會參酌委員會所負重大責任定之。
第三十六條 
聯合國秘書長應供給委員會必要之辦事人員及便利,俾得有效執行本公約
所規定之職務。
第三十七條 
一  委員會首次會議由聯合國秘書長在聯合國會所召集之。
二  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後,遇委員會議事規則規定之情形召開會議。
三  委員會會議通常應在聯合國會所或日內瓦聯合國辦事處舉行之。
第三十八條 
委員會每一委員就職時,應在委員會公開集會中鄭重宣言,必當秉公竭誠
,執行職務。
第三十九條 
一  委員會應自行選舉其職員,任期二年,連選得連任。
二  委員會應自行制定議事規則,其中應有下列規定:
(一)委員十二人構成法定人數;
(二)委員會之決議以出席委員過半數之同意為之。
第四十條 
一  本公約締約國承允依照下列規定,各就其實施本公約所確認權利而採
    取之措施,及在享受各種權利方面所獲之進展,提具報告書:
(一)本公約對關係締約國生效後一年內;
(二)其後遇委員會提出請求時。
二  所有報告書應交由聯合國秘書長轉送委員會審議。如有任何因素及困
    難影響本公約之實施,報告書應予說明。
三  聯合國秘書長與委員會商洽後得將報告書中屬於關係專門機關職權範
    圍之部分副本轉送各該專門機關。
四  委員會應研究本公約締約國提出之報告書。委員會應向締約國提送其
    報告書及其認為適當之一般評議。委員會亦得將此等評議連同其自本
    公約締約國收到之報告書副本轉送經濟暨社會理事會。
五  本公約締約國得就可能依據本條第四項規定提出之任何評議向委員會
    提出意見。
第四十一條 
一  本公約締約國得依據本條規定,隨時聲明承認委員會有權接受並審議
    一締約國指稱另一締約國不履行本公約義務之來文。依本條規定而遞
    送之來文,必須為曾聲明其本身承認委員會有權之締約國所提出方得
    予以接受並審查。如來文關涉未作此種聲明之締約國,委員會不得接
    受之。依照本條規定接受之來文應照下開程序處理:
(一)如本公約某一締約國認為另一締約國未實施本公約條款,得書面提
      請該締約國注意。受請國應於收到此項來文三個月內,向遞送來文
      之國家書面提出解釋或任何其他聲明,以闡明此事,其中應在可能
      及適當範圍內,載明有關此事之本國處理辦法,及業經採取或正在
      決定或可資援用之救濟辦法。
(二)如在受請國收到第一件來文後六個月內,問題仍未獲關係締約國雙
      方滿意之調整,當事國任何一方均有權通知委員會及其他一方,將
      事件提交委員會。
(三)委員會對於提請處理之事件,應於查明對此事件可以運用之國內救
      濟辦法悉已援用無遺後,依照公認之國際法原則處理之。但如救濟
      辦法之實施有不合理之拖延,則不在此限。
(四)委員會審查本條所稱之來文時應舉行不公開會議。
(五)以不牴觸(三)款之規定為限,委員會應斡旋關係締約國俾以尊重
      本公約所確認之人權及基本自由為基礎,友善解決事件。
(六)委員會對於提請處理之任何事件,得請(二)款所稱之關係締約國
      提供任何有關情報。
(七)(二)款所稱關係締約國有權於委員會審議此事件時出席並提出口
      頭及 / 或書面陳述。
(八)委員會應於接獲依(二)款所規定通知之日起十二個月內提出報告
      書:
   (1)如已達成(五)款規定之解決辦法,委員會報告書應以扼要敘述
        事實及所達成之解決辦法為限。
   (2)如未達成(五)款規定之解決辦法,委員會報告書應以扼要敘述
        事實為限;關係締約國提出之書面陳述及口頭陳述紀錄應附載於
        報告書內。
    關於每一事件,委員會應將報告書送達各關係締約國。
二  本條之規定應於本公約十締約國發表本條第一項所稱之聲明後生效。
    此種聲明應由締約國交存聯合國秘書長,由秘書長將聲明副本轉送其
    他締約國。締約國得隨時通知秘書長撤回聲明。此種撤回不得影響對
    業經依照本條規定遞送之來文中所提事件之審議;秘書長接得撤回通
    知後,除非關係締約國另作新聲明,該國再有來文時不予接受。
第四十二條 
一 
(一)如依第四十一條之規定提請委員會處理之事件未能獲得關係締約國
      滿意之解決,委員會得經關係締約國事先同意,指派一專設和解委
      員會(下文簡稱和委會)。和委會應為關係締約國斡旋,俾以尊重
      本公約為基礎,和睦解決問題;
(二)和委會由關係締約國接受之委員五人組成之。如關係締約國於三個
      月內對和委會組成之全部或一部未能達成協議,未得協議之和委會
      委員應由委員會用無記名投票法以三分之二之多數自其本身委員中
      選出之。
二  和委會委員以個人資格任職。委員不得為關係締約國之國民,或為非
    本公約締約國之國民,或未依第四十一條規定發表聲明之締約國國民
    。
三  和委會應自行選舉主席及制定議事規則。
四  和委會會議通常應在聯合國會所或日內瓦聯合國辦事處舉行,但亦得
    於和委會諮商聯合國秘書長及關係締約國決定之其他方便地點舉行。
五  依第三十六條設置之秘書處應亦為依本條指派之和委會服務。
六  委員會所蒐集整理之情報,應提送和委會,和委會亦得請關係締約國
    提供任何其他有關情報。
七  和委會於詳盡審議案件後,無論如何應於受理該案件十二個月內,向
    委員會主席提出報告書,轉送關係締約國:
(一)和委會如未能於十二個月內完成案件之審議,其報告書應以扼要說
      明審議案件之情形為限;
(二)和委會如能達成以尊重本公約所確認之人權為基礎之和睦解決問題
      辦法,其報告書應以扼要說明事實及所達成之解決辦法為限;
(三)如未能達成(二)款規定之解決辦法,和委會報告書應載有其對於
      關係締約國爭執事件之一切有關事實問題之結論,以及對於事件和
      睦解決各種可能性之意見。此項報告書應亦載有關係締約國提出之
      書面陳述及所作口頭陳述之紀錄;
(四)和委會報告書如係依(三)款之規定提出,關係締約國應於收到報
      告書後三個月內通知委員會主席願否接受和委會報告書內容。
八  本條規定不影響委員會依第四十一條所負之責任。
九  關係締約國應依照聯合國秘書長所提概算,平均負擔和委會委員之一
    切費用。
十  聯合國秘書長有權於必要時在關係締約國依本條第九項償還用款之前
    ,支付和委會委員之費用。
第四十三條 
委員會委員,以及依第四十二條可能指派之專設和解委員會委員,應有權
享受聯合國特權豁免公約內有關各款為因聯合國公務出差之專家所規定之
便利、特權與豁免。
第四十四條 
本公約實施條款之適用不得妨礙聯合國及各專門機關之組織約章及公約在
人權方面所訂之程序,或根據此等約章及公約所訂之程序,亦不得阻止本
公約各締約國依照彼此間現行之一般或特別國際協定,採用其他程序解決
爭端。
第四十五條 
委員會應經由經濟暨社會理事會向聯合國大會提送常年工作報告書。

第伍編
第四十六條 
本公約之解釋,不得影響聯合國憲章及各專門機關組織法內規定聯合國各
機關及各專門機關分別對本公約所處理各種事項所負責任之規定。
第四十七條 
本公約之解釋,不得損害所有民族充分與自由享受及利用其天然財富與資
源之天賦權利。

第陸編
第四十八條 
一  本公約聽由聯合國會員國或其專門機關會員國、國際法院規約當事國
    及經聯合國大會邀請為本公約締約國之任何其他國家簽署。
二  本公約須經批准。批准書應送交聯合國秘書長存放。
三  本公約聽由本條第一項所稱之任何國家加入。
四  加入應以加入書交存聯合國秘書長為之。
五  聯合國秘書長應將每一批准書或加入書之交存,通知已經簽署或加入
    本公約之所有國家。
第四十九條 
一  本公約應自第三十五件批准書或加入書送交聯合國秘書長存放之日起
    三個月後發生效力。
二  對於在第三十五件批准書或加入書交存後批准或加入本公約之國家,
    本公約應自該國交存批准書或加入書之日起三個月後發生效力。
第五十條 
本公約各項規定應一律適用於聯邦國家之全部領土,並無限制或例外。
第五十一條 
一  本公約締約國得提議修改本公約,將修正案提交聯合國秘書長。秘書
    長應將提議之修正案分送本公約各締約國,並請其通知是否贊成召開
    締約國會議,以審議並表決所提議案。如締約國三分之一以上贊成召
    開會議,秘書長應以聯合國名義召集之。經出席會議並投票之締約國
    過半數通過之修正案,應提請聯合國大會核可。
二  修正案經聯合國大會核可,並經本公約締約國三分之二各依本國憲法
    程序接受後,即發生效力。
三  修正案生效後,對接受此種修正之締約國具有拘束力;其他締約國仍
    受本公約原訂條款及其前此所接受修正案之拘束。
第五十二條 
除第四十八條第五項規定之通知外,聯合國秘書長應將下列事項通知同條
第一項所稱之所有國家:
(一)依第四十八條所為之簽署、批准及加入;
(二)依第四十九條本公約發生效力之日期,及依第五十一條任何修正案
      發生效力之日期。
第五十三條 
一  本公約應交存聯合國檔庫,其中、英、法、俄及西文各本同一作準。
二  聯合國秘書長應將本公約正式副本分送第四十八條所稱之所有國家。

為此,下列各代表秉其本國政府正式授予之權,謹簽字於自一九六六年十
二月十九日起得由各國在紐約簽署之本公約,以昭信守。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99.05.12)

第 70 條

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
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各該罪就被害人係兒童及少年已定有特
別處罰規定者,不在此限。                                        
對於兒童及少年犯罪者,主管機關得獨立告訴。

刑事妥速審判法(103.06.04)

第 7 條

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八年未能判決確定之案件,除依法應諭知無罪判決
者外,法院依職權或被告之聲請,審酌下列事項,認侵害被告受迅速審判
之權利,且情節重大,有予適當救濟之必要者,應減輕其刑:
一、訴訟程序之延滯,是否係因被告之事由。
二、案件在法律及事實上之複雜程度與訴訟程序延滯之衡平關係。
三、其他與迅速審判有關之事項。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283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0 年 08 月 06 日
解 釋 文:
    總統依憲法第四十條及赦免法第三條後段規定所為罪刑宣告無效之特
赦,對於已執行之刑,不生溯及既往之效力。其經宣告褫奪公權者,自赦
免令生效之日起,回復其公權。至因有罪判決確定而喪失之公職,有向將
來回復之可能者,得由當事人聲請主管機關,依有關法律處理之。

解釋字號:釋字第 737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5 年 04 月 29 日
解 釋 文:
    本於憲法第八條及第十六條人身自由及訴訟權應予保障之意旨,對人
身自由之剝奪尤應遵循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應以
適當方式及時使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獲知檢察官據以聲請羈押之理由;
除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
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得予限制或禁止者外,並使其獲知聲請羈押
之有關證據,俾利其有效行使防禦權,始符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要求
。其獲知之方式,不以檢閱卷證並抄錄或攝影為必要。刑事訴訟法第三十
三條第一項規定:「辯護人於審判中得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
」同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三項規定:「第一項各款所依據之事實,應告知被
告及其辯護人,並記載於筆錄。」整體觀察,偵查中之犯罪嫌疑人及其辯
護人僅受告知羈押事由所據之事實,與上開意旨不符。有關機關應於本解
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基於本解釋意旨,修正刑事訴訟法妥為規定。逾期
未完成修法,法院之偵查中羈押審查程序,應依本解釋意旨行之。

解釋字號:釋字第 75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6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刑事訴訟法第 376  條第 1  款及第 2  款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
,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
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 320  條、第 321  條之竊盜
罪。」就經第一審判決有罪,而第二審駁回上訴或撤銷原審判決並自為有
罪判決者,規定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部分,屬立法形成範圍,與憲法第
16  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尚無違背。惟就第二審撤銷原審無罪判決並
自為有罪判決者,被告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部分,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
訴救濟之機會,與憲法第 16 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有違,應自本解釋
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上開二款所列案件,經第二審撤銷原審無罪判決並自為有罪判決,於
本解釋公布之日,尚未逾上訴期間者,被告及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依
法上訴。原第二審法院,應裁定曉示被告得於該裁定送達之翌日起 10 日
內,向該法院提出第三審上訴之意旨。被告於本解釋公布前,已於前揭上
訴期間內上訴而尚未裁判者,法院不得依刑事訴訟法第 376  條第 1  款
及第 2  款規定駁回上訴。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11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2 月 09 日
要  旨:
法院遇得否命對質之疑義,應受裁量權一般原則之拘束,非可任意為之或
不為;如因發現真實之必要,且有調查之可能而未命對質,以致證據之本
身對於待證事實尚不足為供證明之資料,而事實審仍採為判決基礎,有應
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背法令。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16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7 月 10 日
要  旨:
(一)憲法第 16 條所定人民訴訟權之保障,就規範目的而言,應合乎有
      效的權利保障及有效的權利救濟之要求,在權利救濟的司法制度設
      計上,其應循之審級制度及相關程序,立法機關雖得衡量訴訟性質
      以法律為合理之規定,惟參之已具內國法性質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
      際公約(下稱公政公約)第 14 條第 5  項揭櫫:「經判定犯罪者
      ,有權聲請上級法院依法覆判其有罪判決及所科刑罰。」及公政公
      約第 32 號一般性意見第 48 段之論述,公約所指由上級審法院覆
      判有罪判決的權利,係指締約國有義務根據充分證據和法律進行實
      質性覆判,倘僅限於覆判為有罪判決的形式,而不考量事實情況,
      並不符合本項義務之要求。可見,有罪判決之刑事被告除非係可歸
      責於自己之事由致喪失上訴權(例如遲誤上訴期間),或如刑事訴
      訟法第 455  條之 1  第 2  項、第 455  條之 10 第 1  項前段
      ,有關簡易程序或協商程序所設不得上訴之規定,係以非重罪且被
      告無爭執之案件為適用對象,並以被告自由意願及協商合意為其基
      礎,事先已使被告充分了解,即使第一審法院判決即是終審,仍無
      損其正當權益,與公政公約第 14 條第 5  項規定無違外,否則原
      則上應受一次實質有效上訴救濟機會之訴訟權保障,乃國際公約所
      認定之最低人權標準,同時係刑事審判中對刑事被告最低限度之保
      障,具有普世價值,亦屬我國國際法上之義務。
(二)刑事訴訟法第 361  條第 1  項、第 2  項規定,不服地方法院之
      第一審判決而上訴者,須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就該
      條第 2  項(民國 96 年 7  月 4  日修正公布,同年月 6  日生
      效)修法過程以觀,原草案為:「依前項規定提起上訴者,其上訴
      書狀應敘述理由,並引用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審判決不當或
      違法之事實。其以新事實或新證據為上訴理由者,應具體記載足以
      影響判決結果之理由。」嗣經修正通過僅保留「上訴書狀應敘述具
      體理由」之文字,其餘則刪除,稽其立法目的僅在避免「空白上訴
      」,故所稱具體理由,並不以其書狀應引用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
      摘原審判決不當或違法之事實,亦不以於以新事實或新證據為上訴
      理由時,應具體記載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情形為必要。但上訴之目
      的,既在請求第二審法院撤銷或變更第一審之判決,所稱「具體」
      ,當係抽象、空泛之反面,若僅泛言原判決認事用法不當、採證違
      法或判決不公、量刑過重等空詞,而無實際論述內容,即無具體可
      言。從而,上開法條規定上訴應敘述具體理由,係指須就不服判決
      之理由為具體之敘述而非空泛之指摘而言。倘上訴理由就其所主張
      第一審判決有違法或不當之情形,已舉出該案相關之具體事由足為
      其理由之所憑,即不能認係徒托空言或漫事指摘;縱其所舉理由經
      調查結果並非可採,要屬上訴有無理由之範疇,究不能遽謂未敘述
      具體理由。此為本院最近一致之見解,俾落實公政公約實質有效保
      障刑事被告上訴權之意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237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9 月 28 日
要  旨:
(一)刑事訴訟法第 156  條第 1  項將利誘列為自白取證規範禁止之不
      正方法之一,此所謂之利誘,係指詢(訊)問者誘之以利,使受詢
      (訊)問者認為是一種條件交換之允諾而為自白,然並非任何有利
      之允諾,均屬禁止之利誘。刑事訴追機關於詢(訊)問前,曉諭自
      白減免其刑之規定,乃法定寬典之告知,或基於法律賦予對特定處
      分之裁量空間,在裁量權限內為技術性使用,以鼓勵被告或犯罪嫌
      疑人勇於自白自新,均屬合法之偵訊作為,而為法所不禁。但刑事
      追訴機關如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許諾法律所未規定或非屬其裁量權
      限內之利益,使信以為真,或故意扭曲事實,影響被詢問者之意思
      決定及意思活動自由,誘使被詢問者為自白,則屬取證規範上所禁
      止之利誘,不問自白內容是否與事實相符,根本已失其證據能力,
      不得採為判決基礎。而刑罰之量定,係屬法律賦與法院自由裁量之
      職權,檢察官則無此裁量權限。依本件檢察官對陳○○之訊問方式
      及內容,不斷地許諾非裁量權限內之量刑減讓利益,對社經地位不
      高、亦非具有相關法律認知能力之陳○○(其於第一審時自述教育
      程度為國中畢業、職業為鐵工)而言,顯具有相當高的誘發性,足
      以影響其意思決定與意思活動自由,其因而為自白,已逸出取證規
      範可容許之偵訊技巧範圍,而屬禁止之利誘。
(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17 條第 2  項規定之自白減輕其刑,其之自
      白係出於任意性者固屬之,但該自白若是出於國家機關使用取證規
      範上所禁止之不正方法,即其取得自白之程序,並非適法,該自白
      根本失其證據能力,雖不得作為被告定罪之證據,然事實審法院依
      其審判結果,綜合除該自白以外其他證據,認為被告所為犯毒品危
      害防制條例第 4  條至第 8  條之罪,且從形式上觀察,被告於偵
      查及審判中皆有自白者,縱其自白出於取證規範所禁止之不正方法
      ,基於人權保障及公共利益之維護,兼從抑制嚇阻違法偵查的觀點
      ,自有從量刑補償予被告一定之救濟,以示衡平,從而應認仍有上
      開減刑規定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291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0 月 05 日
要  旨:
通譯係譯述言詞文字互通雙方意思之人,就藉其語言特別知識以陳述所觀
察之現在事實,雖與鑑定人相似(刑事訴訟法第 211  條規定通譯準用鑑
定人之規定),惟通譯係為譯述文字,傳達意思而設,其傳譯之內容本身
並非證據,此與鑑定係以鑑定人之鑑定意見為證據資料,二者性質上仍有
不同。刑事訴訟程序命通譯及鑑定人具結,旨在透過刑法偽證罪之處罰,
使其等為公正誠實之傳譯及鑑定,擔保傳譯內容、鑑定意見之真實。為確
保鑑定意見成為證據資料之公正性、正確性,鑑定人未依法具結者,刑事
訴訟法第 158  條之 3  乃明定其鑑定意見不得作為證據;至通譯之傳譯
內容並非證據,性質上僅為輔助法院或非通曉國語之當事人、證人或其他
有關係之人理解訊答內容或訴訟程序之手段,是通譯未具結者,是否影響
其傳譯對象陳述之證據適格,仍應以作為證據方法之證人、被告等實際上
已否透過傳譯正確理解訊問內容而據實陳述為斷。如事實上證人、被告等
已經由翻譯正確理解語意而為陳述,即應認該證人已具結之證述或被告陳
述得為證據,無關乎刑事訴訟法第 158  條之 3  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36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1 月 12 日
要  旨:
法律之適用有其整體性原則,藥事法並無關於轉讓毒品者於偵查及審判中
自白,應減輕其刑之特別規定,故若選擇適用藥事法第 83 條第 1  項規
定論以明知為禁藥而轉讓罪者,即無割裂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 17 條
第 2  項規定減輕其刑之餘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64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3 月 30 日
要  旨:
按上訴,係對下級法院之判決聲明不服之方法,而上訴審法院則藉由上訴
聲明以特定審判之對象,是其範圍自應以上訴權人之意思為準,倘原審判
決之各部分具有可分性、且當事人之真意甚為明確者,即可對原審判決之
一部分表示不服,此時自無適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八條規定之餘地。
原審判決是否具可分性,其判別基準端視判決之各部分能否分割及是否會
產生判決之歧異而定,其於上訴審得以僅審理聲明不服之部分,且該部分
經撤銷或改判時,如未經聲明不服部分繼續維持原審判決所為事實及法律
上之認定,二者不致相互矛盾,自屬具審判上可分性。從而上訴權人合法
聲明上訴部分,自應認其一部上訴聲明有效,上訴審即應受其拘束,以限
定上訴審審理之範圍。如此,不惟合乎上訴權人上訴之目的,當事人亦得
僅針對該部分之爭點予以攻擊防禦,俾有助於法院訴訟資源之有效運用。
刑法第四十二條第三項、第五項罰金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及期限,所應審
究者,乃如何以新台幣(下同)一千元、二千元或三千元折算一日或以罰
金總額與一年之日數比例折算,此與審理被告有罪、無罪或所犯何罪之程
序,二者所要認定之事實不同,衡諸易刑處分之裁量有其獨立性,復兼具
執行事項之本質,本與罪刑無關,倘上訴權人僅就易刑處分折算標準上訴
,對原審論處之罪名及刑罰並無爭執,則上訴審僅就罰金易服勞役折算標
準是否適法部分審判,既不致產生上訴審改判諭知罰金易服勞役之折算標
準與原審認定之罪名不相符合之情形,自不生罪刑不可分或上訴不可分關
係可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抗字第 722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9 月 14 日
要  旨:
104 年 2  月 4  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 420  條第 1  項第 6  款
、第 3  項,增訂「新事實」為再審原因、明訂新事實或新證據無涉事證
之存在時點、兼採「單獨評價」或「綜合評價」之體例。是以,刑事訴訟
法第 420  條第 1  項第 6  款所稱新事實或新證據,除須具有未判斷資
料性之「嶄新性」外,尚須具備單獨或與先前之證據綜合判斷而足以動搖
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之「顯著性」特性,二者均不可或缺,倘未兼備,
自無准予再審之餘地。證人或共同被告於判決確定後翻異前供而為有利於
受有罪確定判決之受刑人,該證人或共同被告仍屬原確定判決之同一證據
方法,雖非新證據,但其翻異前供或事後陳明先前未曾供述之具體情事,
則為新事實,亦具嶄新性,惟在顯著性之判斷方面,再審聲請人負有說明
義務,不惟必須具體說明該證人或共同被告何以先後供述不一之理由,仍
更須新供述之信用性較高而達足以推翻前供述之證明力不可。否則,任憑
翻覆無常之說詞來動搖判決確定力,自有損於法安定性。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非字第 25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05 月 30 日
要  旨:
(一)通訊隱私權保護之主要緣由,乃通訊涉及兩個以上參與人,意欲以
      秘密之方式或狀態,透過介質或媒體,傳遞或交換不欲為他人所得
      知之訊息。因其已脫離參與人得控制之範圍,特別容易受國家或他
      人之干預與侵擾,有特別保護之必要,故其保障重在通訊之過程。
      另上揭通訊之本質係涉及兩個以上參與人間之意思交換之旨,故通
      訊隱私權實有別於一般隱私權,一般隱私權並不當然涉及個人以外
      之他人,即便僅個人一人,亦能主張此一憲法權利,如個人在住家
      之活動、身體之私密部位、書寫之日記,均為一般隱私權所保護之
      對象,然此皆與通訊隱私權無涉。秘密通訊自由所保護者,既係在
      於通訊參與人間之訊息得以不為他人知悉之方式往來或遞送之秘密
      通訊過程,其所保障之範圍,自應隨訊息送達接收方,傳遞過程結
      束而告終止,據此,通訊內容在傳遞過程中固為秘密通訊自由所保
      護之客體,如該通訊內容已處於接收方之支配範圍,接收方得對此
      已結束傳遞過程之通訊內容,自行決定留存或刪除等處理方式,則
      其秘密通訊自由之保障已經結束,換言之,所謂「過去已結束」之
      通訊內容,已非秘密通訊自由保護之客體,應僅受一般隱私權即個
      人資料自主控制之資訊隱私權所保護。
(二)有主張(如本件非常上訴理由書)檢察官如認「過去已結束」之通
      訊內容,屬於本案證據,且為應扣押之物,即可依手段比例原則,
      分別命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提出或交付,甚而進一步
      依非附隨搜索之扣押程序,逕以實行扣押之方式取得即可,均無庸
      向法院聲請扣押裁定(至於該「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如同時
      得為證據及得沒收之物,依第 133  條之 1  第 1  項之立法理由
      ,仍應經法官裁定,對該通訊內容之一般隱私權之保障已足,故無
      就此贅述之必要),惟此對人民一般隱私權之保障實有未足。蓋以
      現今資訊世界,大量仰賴通訊軟體,通訊服務,有大量之隱私儲存
      於此,如容許偵查機關未經法院之介入,逕行調閱,其侵害隱私至
      深且鉅,顯違比例原則。且若允許檢察官以提出或交付之方式,即
      可取得「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則該「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
      容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如涉及外國網路通訊業者或行動電信
      業者,其等對於本國不採令狀之提出或交付法制,必先思考該提出
      或交付之程序是否符合該公司之本國法律(如 F0000000、G00000 
      業者適用美國法,L000  業者適用日本法),倘該國法律採令狀原
      則(如前所述之外國立法例均採令狀原則),而我國不採,則業者
      可能因此拒絕提供該等內容,將有礙檢方對使用通訊科技設備犯罪
      之偵辦。何況,現今資訊及通訊科技全球化,我國當無閉門造車,
      自外於先進國家法制之理。準此,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 133  條第
      3 項(或修正前第 133  條第 2  項)規定「應扣押物」及第 133
      條之 1  第 1  項規定「得為證據之物」之扣押客體,基於維護人
      民一般隱私權、保障其訴訟權益及實現公平法院之憲法精神,應依
      目的性限縮,而認不及於「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是以,檢察
      官對於「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之非附隨搜索之扣押,原則上應
      向法院聲請核發扣押裁定,不得逕以提出或交付命令之函調方式取
      得,方符上開保障人民一般隱私權之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535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9 月 17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有受其每一審級所選任或經指定之辯護人協助之權利,此每一審
級之射程,至上訴發生移審效力為止,此觀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
規定,賦予原審辯護人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權,以及終局判決後原審辯護
人仍得檢閱卷宗及證物等權利至明。祇因先前係採「空白上訴」制,以致
終局判決宣告後至移審效力發生之間此一空檔辯護人之地位,向被漠視而
已。基於辯護人應盡其忠實辯護及執行職務之義務,則第一審辯護人為被
告之利益提起第二審之上訴,自應依上開規定,以上訴書狀敘述上訴之具
體理由,要屬當然。倘若被告在第一審有選任或經法院指定辯護人為其辯
護,則被告於上訴期間內提起之第二審上訴,如未據其原審辯護人代作上
訴理由書狀者,本乎上開辯護權射程之當然延伸及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
六條與公設辯護人條例第十七條等規定之相同法理,被告自得請求原審辯
護人代作上訴理由書,原審辯護人亦有代作之義務,庶符辯護人係為維護
被告正當之權益而存在,以落實被告有效受辯護人協助之權利。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12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2 月 25 日
要  旨:
刑法總則之加重,係概括性之規定,所有罪名均一體適用;刑法分則之加
重,係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成為另一獨立之罪名。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第七十條第一項前段所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
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
之一」,其中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
實行)犯罪之加重,並非對於個別特定之行為而為加重處罰,其加重係概
括性之規定,對一切犯罪皆有其適用,自屬刑法總則加重之性質;至故意
對兒童及少年犯罪之加重,係對被害人為兒童及少年之特殊要件予以加重
處罰,乃就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始屬刑法分則加重之
性質,不可不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470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7 月 22 日
要  旨:
按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對刑事被告而言,防禦權為其核心之
一。為抵抗來自檢察官之有罪控訴,端賴具有專業知識之辯護人,協助被
告促使法院實踐其應負之客觀法律義務,進而動搖其不利於被告事項之判
斷,藉以落實「無罪推定」「武器平等」等原則,並符合憲法對公平審判
之要求。因此,使被告獲得辯護人充分之協助,即屬被告防禦權之重要內
涵。我國刑事訴訟制度,第二審採事實審之覆審制,依民國九十六年七月
四日修正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二項、第三項、第三百六十七條
等規定,已明櫫第二審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為其法定之程式,而所
敘述理由是否具體,屬第二審法院審查範圍,且第二審應就可以補正之事
項定期間命為補正等旨。又同法第三十一條之強制辯護案件,立法者已預
設此類案件,被告無法依其個人之能力,就訴訟上相關之權利為實質有效
之行使,應受辯護人強而有力之協助,以確保其法律上之利益,監督並促
使訴訟正當程序之進行,非僅止於與檢察官在審判庭上形式上之對等。故
第一審強制辯護案件,被告除於案件審理程序終結前,得受辯護人協助指
明有利之證據及為忠實有效之辯護外;對於不利之判決聲明不服,而提起
第二審上訴程序中,併有受原審辯護人協助具體指摘原判決有何不當或違
法之權利。後者,屬受律師協助權能之一部,非僅為辯護義務之延伸。此
為憲法保障被告獲得辯護人充分完足協助之防禦權核心內涵。準此,法院
基於刑事訴訟法第二條所課予之義務,不待被告之請求,自應考量使被告
在該審級獲致辯護人協助之可能,賦予被告訴訟上權利為實質有效行使之
機會,方足與強制辯護規定之立法目的相契合。故強制辯護之案件,被告
不服第一審之判決而提起上訴,如其上訴書狀全然未敘述理由者,第一審
或第二審法院命其為補正時,均應於裁定之當事人欄內併列第一審之辯護
人,俾促其注意協助被告提出合法之上訴書狀,以恪盡第一審辯護人之職
責,並藉以曉諭被告得向第一審之辯護人請求協助之目的;倘被告未及經
第一審辯護人之協助已自行提出上訴理由,但囿於專業法律知識或智能之
不足,致未能為契合法定具體理由之完足陳述時,基於被告有受憲法保障
其實質獲得辯護人充分完足協助之防禦權之權能,第二審法院於駁回其上
訴前,仍應為相同模式之裁定,始符強制辯護立法之旨。至於第一審辯護
人有否協助遵期補正理由,或所提上訴理由是否具體等之效果,俱屬第二
審法院依首揭相關規定為審酌處理之範疇,要屬當然。

相關決議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6 年度第 7 次刑事庭會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106 年 06 月 20 日
決  議:
採乙說。
1.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十七條第二項之立法目的係為鼓勵犯罪行為人早日
  悔過自新,並期節約司法資源、以利毒品查緝,俾收防制毒品危害、使
  案件儘速確定之效而設,被告須於偵查及審判中皆行自白,始有上開規
  定之適用,倘被告僅曾於偵查中自白,嗣於第一審及第二審審判中均否
  認犯行,遲至上訴第三審始自白犯行,難謂有達立法目的。
2.第三審為法律審,應以第二審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判決基礎,以判斷其
  適用法律有無違誤,不及被告於事實審所未主張事實及證據等相關事項
  之調查,故於第二審判決後不得主張新事實或提出新證據而資為第三審
  上訴之理由。而被告自白係屬證據方法之一種,被告未於第一審及第二
  審自白,於第二審判決後,應不得再提出該新證據。因此該條文所稱審
  判中自白應係指案件起訴繫屬後,在事實審法院任何一審級之一次自白
  。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6 年度第 8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106 年 07 月 04 日
決  議:
採乙說。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六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不服地方法院之第一審
判決而上訴者,須提出上訴書狀,並應敘述具體理由。就修法過程以觀,
原草案為:「依前項規定提起上訴者,其上訴書狀應敘述理由,並引用卷
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審判決不當或違法之事實。其以新事實或新證據
為上訴理由者,應具體記載足以影響判決結果之理由。」嗣經修正通過僅
保留「上訴書狀應敘述具體理由」之文字,其餘則刪除,故所稱「具體理
由」,並不以其書狀應引用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審判決不當或違法
之事實,亦不以於以新事實或新證據為上訴理由時,應具體記載足以影響
判決結果之情形為必要。但上訴之目的,既在請求第二審法院撤銷或變更
第一審之判決,所稱「具體」,當係抽象、空泛之反面,若僅泛言原判決
認事用法不當、採證違法或判決不公、量刑過重等空詞,而無實際論述內
容,即無具體可言。從而,上開法條規定上訴應敘述具體理由,係指須就
不服判決之理由為具體之敘述而非空泛之指摘而言。倘上訴理由就其所主
張第一審判決有違法或不當之情形,已舉出該案相關之具體事由足為其理
由之所憑,即不能認係徒托空言或漫事指摘;縱其所舉理由經調查結果並
非可採,要屬上訴有無理由之範疇,究不能遽謂未敘述具體理由。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6 年度第 9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106 年 07 月 18 日
決  議:
採乙說:被告有上訴利益。
一、對精神障礙者之監護處分,其內容不以監督保護為已足,並應注意治
    療及預防對社會安全之危害。依保安處分執行法第 47 條之規定,經
    檢察官指定為執行處所之精神病院、醫院,對於受監護處分者,除分
    別情形給予治療外,並應監視其行動。受監護處分者之行動既受監視
    ,自難純以治療係為使其回復精神常態及基於防衛公共安全之角度,
    而忽視人身自由保障之立場,否定監護係對其不利之處分。
二、刑法第 87 條第 1  項規定之監護處分,係因被告有同法第 19 條第
    1 項所定之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欠缺責任能力而不罰者,其
    情狀足認有再犯或有危害公共安全之虞時,始有其適用。法院依刑事
    訴訟法第 301  條就此為被告無罪之判決時,並應諭知其處分及期間
    。是以,此項監護處分與無罪之諭知,具有不可分離之關係,不能割
    裂為二事;其有無上訴利益,必須為整體之觀察,無從分別判斷。
三、題旨所示之原審無罪判決,已同時諭知對被告不利之監護處分,而與
    僅單純宣告被告無罪之判決不同,自應認被告具有上訴利益,不得逕
    以其無上訴利益而予駁回。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6 年度第 12 次刑事庭會議

決議日期:民國 106 年 08 月 29 日
決  議:
採乙說:第二審應從程序上駁回其上訴,無庸進入實體審理程序,亦無為
被告指定辯護人為其提起合法上訴或辯護之必要。
刑事訴訟法第 30 條規定選任辯護人,應提出委任書狀;起訴後應於每審
級提出於法院。是辯護人之選任,起訴後應於每審級法院為之,於各審級
合法選任或指定之辯護人,其辯護人之權責,應終於其受選任、指定為辯
護人之該當案件終局判決確定,或因上訴發生移審效力,脫離該審級,另
合法繫屬於上級審而得重新選任、指定辯護人時止,俾強制辯護案件各審
級辯護人權責範圍得互相銜接而無間隙,以充實被告之辯護依賴。再觀諸
原審終局判決後,原審之辯護人仍得依刑事訴訟法第 346  條規定,為被
告之利益提起上訴,並為上訴而檢閱卷宗及證物。故原審終局判決後,於
案件因合法上訴而繫屬於上級審法院之前,原審辯護人在訴訟法上之辯護
人地位依然存在,而有為被告利益上訴,並協助被告為訴訟行為之權責,
則其自當本其受委任從事為被告辯護事務之旨,一如終局判決前,依憑其
法律專業判斷,不待被告請求,主動積極於訴訟上予被告一切實質有效之
協助,以保障其訴訟防禦權,維護被告訴訟上之正當利益。從而,為提起
第二審上訴之被告撰寫上訴理由書狀,敘述具體理由,協助其為合法、有
效之上訴,同屬第一審選任或指定辯護人權責範圍內之事務,自不待言。
而強制辯護案件,被告提起第二審上訴,苟未重新選任辯護人,其於第一
審原有合法選任或指定之辯護人,為被告之利益,自得代為撰寫上訴理由
書狀等一切訴訟行為,予其必要之協助,已合於強制辯護案件應隨時設有
辯護人為被告辯護之要求。故關於強制辯護案件,被告於第一審終局判決
後,既已有原審之辯護人(包括選任辯護人及指定辯護人)可協助被告提
起合法之上訴,在該案件合法上訴於第二審法院而得以開始實體審理程序
之前,尚難認第二審法院有為被告另行指定辯護人,以協助被告提出合法
上訴或為被告辯護之義務與必要。至第一審選任或指定辯護人是否善盡協
助被告上訴之職責,以及被告是否及如何要求第一審選任或指定辯護人代
為或協助其為訴訟行為,要與被告於第二審實體審理時未經辯護人為其辯
護之情形有別,亦非居於公平審判地位之法院所應介入。況且,關於強制
辯護案件之被告不服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時所撰寫之上訴理由狀,如未具
體指摘原判決有何違法或不當之情形時,法律並無明文規定第二審法院必
須指定辯護人命其代為提出上訴之具體理由。尤其在被告已坦承犯罪,亦
未認第一審判決採證認事或量刑有何違法或顯然不當,其上訴目的僅係在
拖延訴訟或僅係概略性請求法院給予自新機會之情形下,亦無指定辯護人
協助被告上訴或為其辯護之實益。更何況依刑事訴訟法第 367  條前段規
定,上訴書狀未敘述(具體)理由者,第二審法院應以判決駁回之。此項
規定旨在貫徹上訴制度之目的(即撤銷、變更第一審違法、不當之判決,
以實現個案救濟),並節制濫行上訴;上開規定並未特別區分刑事案件之
種類,故在解釋上自應一體適用,以充分實現上述規定之立法目的,尚不
宜違反上述規定之文義與立法旨意,而任意限縮其適用之範圍。準此以觀
,上訴書狀應具體敘述上訴理由,為上訴合法之要件,如上訴欠缺此一要
件,其上訴即非合法,應從程序上予以駁回(此項不合法上訴與上訴逾期
之法律效果相同)。則第二審既應從程序上駁回其上訴,而無庸進入實體
審理程序,自無為被告指定辯護人為其提起合法上訴或辯護之必要。

會議次別:最高法院 106 年度第 17 次刑事庭會議(一)

決議日期:民國 106 年 11 月 14 日
決  議:
採甲說(否定說)。
按聲請再審,應以再審書狀敘述理由,附具原判決之繕本及證據,提出於
管轄法院為之,刑事訴訟法第 429  條定有明文。所謂「原判決繕本」,
乃指原確定判決之繕本而言,並非指該案歷審判決,聲請人向第二審法院
聲請再審,附具第二審確定判決繕本即已足。縱該案提起第三審上訴,經
本院判決以上訴不合法而駁回確定,因本院判決不具實體確定力,非該條
所稱之原判決,自無庸附具該案之第一審及第三審判決繕本。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