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15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12 條

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

中華民國刑法(107.06.13)

第 266 條

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處一千元以下罰金。但以供
人暫時娛樂之物為賭者,不在此限。
當場賭博之器具與在賭檯或兌換籌碼處之財物,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
之。

第 268 條

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
千元以下罰金。

刑事訴訟法(107.11.28)

第 122 條

對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及住宅或其他處所,必要
時得搜索之。
對於第三人之身體、物件、電磁紀錄及住宅或其他處所,以有相當理由可
信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或電磁紀錄存在時為限,得搜索
之。

第 128 條

搜索,應用搜索票。
搜索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搜索之被告、犯罪嫌疑人或應扣押之物。但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不明
    時,得不予記載。
三、應加搜索之處所、身體、物件或電磁紀錄。
四、有效期間,逾期不得執行搜索及搜索後應將搜索票交還之意旨。
搜索票,由法官簽名。法官並得於搜索票上,對執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搜索票之程序,不公開之。

第 128-1 條

偵查中檢察官認有搜索之必要者,除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二項所定情形外,
應以書面記載前條第二項各款之事項,並敘述理由,聲請該管法院核發搜
索票。
司法警察官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認有搜索之必要時,
得依前項規定,報請檢察官許可後,向該管法院聲請核發搜索票。
前二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第 133 條

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得扣押之。
為保全追徵,必要時得酌量扣押犯罪嫌疑人、被告或第三人之財產。
對於應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得命其提出或交付。
扣押不動產、船舶、航空器,得以通知主管機關為扣押登記之方法為之。
扣押債權得以發扣押命令禁止向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向被告
或第三人清償之方法為之。
依本法所為之扣押,具有禁止處分之效力,不妨礙民事假扣押、假處分及
終局執行之查封、扣押。

第 133-1 條

非附隨於搜索之扣押,除以得為證據之物而扣押或經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同
意者外,應經法官裁定。
前項之同意,執行人員應出示證件,並先告知受扣押標的權利人得拒絕扣
押,無須違背自己之意思而為同意,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第一項裁定,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受扣押裁定之人及扣押標的。但應受扣押裁定之人不明時,得不予
    記載。
三、得執行之有效期間及逾期不得執行之意旨;法官並得於裁定中,對執
    行人員為適當之指示。
核發第一項裁定之程序,不公開之。

第 138 條

應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無正當理由拒絕提出或交付或抗拒扣
押者,得用強制力扣押之。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107.05.23)

第 3 條

本法所稱通訊如下:
一、利用電信設備發送、儲存、傳輸或接收符號、文字、影像、聲音或其
    他信息之有線及無線電信。
二、郵件及書信。
三、言論及談話。
前項所稱之通訊,以有事實足認受監察人對其通訊內容有隱私或秘密之合
理期待者為限。

第 3-1 條

本法所稱通信紀錄者,謂電信使用人使用電信服務後,電信系統所產生之
發送方、接收方之電信號碼、通信時間、使用長度、位址、服務型態、信
箱或位置資訊等紀錄。
本法所稱之通訊使用者資料,謂電信使用者姓名或名稱、身分證明文件字
號、地址、電信號碼及申請各項電信服務所填列之資料。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103.01.29)

第 11-1 條

檢察官偵查最重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有事實足認通信紀錄及通信
使用者資料於本案之偵查有必要性及關連性時,除有急迫情形不及事先聲
請者外,應以書面聲請該管法院核發調取票。聲請書之應記載事項,準用
前條第一項之規定。
司法警察官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認有調取通信紀錄之
必要時,得依前項規定,報請檢察官許可後,向該管法院聲請核發調取票
。
檢察官、司法警察官為偵辦最輕本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強盜、搶奪
、詐欺、恐嚇、擄人勒贖,及違反人口販運防制法、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
例、懲治走私條例、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等罪,而有需
要時,得由檢察官依職權或司法警察官向檢察官聲請同意後,調取通信紀
錄,不受前二項之限制。
第一項之急迫原因消滅後,應向法院補行聲請調取票。
調取票,應記載下列事項:
一、案由。
二、應調取之通信紀錄或使用者資料。
三、有效期間,逾期不得執行調取及調取後應將調取票交回之意旨。
第一項、第二項及第四項之聲請經法院駁回者,不得聲明不服。
核發調取票之程序,不公開之。
有調取第七條之監察對象通信紀錄及通訊使用者資料必要者,由綜理國家
情報工作機關向電信或郵政事業調取,不受前七項之限制。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非字第 25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05 月 30 日
要  旨:
(一)通訊隱私權保護之主要緣由,乃通訊涉及兩個以上參與人,意欲以
      秘密之方式或狀態,透過介質或媒體,傳遞或交換不欲為他人所得
      知之訊息。因其已脫離參與人得控制之範圍,特別容易受國家或他
      人之干預與侵擾,有特別保護之必要,故其保障重在通訊之過程。
      另上揭通訊之本質係涉及兩個以上參與人間之意思交換之旨,故通
      訊隱私權實有別於一般隱私權,一般隱私權並不當然涉及個人以外
      之他人,即便僅個人一人,亦能主張此一憲法權利,如個人在住家
      之活動、身體之私密部位、書寫之日記,均為一般隱私權所保護之
      對象,然此皆與通訊隱私權無涉。秘密通訊自由所保護者,既係在
      於通訊參與人間之訊息得以不為他人知悉之方式往來或遞送之秘密
      通訊過程,其所保障之範圍,自應隨訊息送達接收方,傳遞過程結
      束而告終止,據此,通訊內容在傳遞過程中固為秘密通訊自由所保
      護之客體,如該通訊內容已處於接收方之支配範圍,接收方得對此
      已結束傳遞過程之通訊內容,自行決定留存或刪除等處理方式,則
      其秘密通訊自由之保障已經結束,換言之,所謂「過去已結束」之
      通訊內容,已非秘密通訊自由保護之客體,應僅受一般隱私權即個
      人資料自主控制之資訊隱私權所保護。
(二)有主張(如本件非常上訴理由書)檢察官如認「過去已結束」之通
      訊內容,屬於本案證據,且為應扣押之物,即可依手段比例原則,
      分別命扣押物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提出或交付,甚而進一步
      依非附隨搜索之扣押程序,逕以實行扣押之方式取得即可,均無庸
      向法院聲請扣押裁定(至於該「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如同時
      得為證據及得沒收之物,依第 133  條之 1  第 1  項之立法理由
      ,仍應經法官裁定,對該通訊內容之一般隱私權之保障已足,故無
      就此贅述之必要),惟此對人民一般隱私權之保障實有未足。蓋以
      現今資訊世界,大量仰賴通訊軟體,通訊服務,有大量之隱私儲存
      於此,如容許偵查機關未經法院之介入,逕行調閱,其侵害隱私至
      深且鉅,顯違比例原則。且若允許檢察官以提出或交付之方式,即
      可取得「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則該「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
      容之所有人、持有人或保管人如涉及外國網路通訊業者或行動電信
      業者,其等對於本國不採令狀之提出或交付法制,必先思考該提出
      或交付之程序是否符合該公司之本國法律(如 F0000000、G00000 
      業者適用美國法,L000  業者適用日本法),倘該國法律採令狀原
      則(如前所述之外國立法例均採令狀原則),而我國不採,則業者
      可能因此拒絕提供該等內容,將有礙檢方對使用通訊科技設備犯罪
      之偵辦。何況,現今資訊及通訊科技全球化,我國當無閉門造車,
      自外於先進國家法制之理。準此,修正後刑事訴訟法第 133  條第
      3 項(或修正前第 133  條第 2  項)規定「應扣押物」及第 133
      條之 1  第 1  項規定「得為證據之物」之扣押客體,基於維護人
      民一般隱私權、保障其訴訟權益及實現公平法院之憲法精神,應依
      目的性限縮,而認不及於「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是以,檢察
      官對於「過去已結束」之通訊內容之非附隨搜索之扣押,原則上應
      向法院聲請核發扣押裁定,不得逕以提出或交付命令之函調方式取
      得,方符上開保障人民一般隱私權之旨。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