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8.06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8.07.17)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163-2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法院認為不必要者,
得以裁定駁回之。
下列情形,應認為不必要:
一、不能調查者。
二、與待證事實無重要關係者。
三、待證事實已臻明瞭無再調查之必要者。
四、同一證據再行聲請者。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04.12.23)

第 15-1 條

兒童或心智障礙之性侵害被害人於偵查或審判階段,經司法警察、司法警
察官、檢察事務官、檢察官或法官認有必要時,應由具相關專業人士在場
協助詢(訊)問。但司法警察、司法警察官、檢察事務官、檢察官或法官
受有相關訓練者,不在此限。
前項專業人士於協助詢(訊)問時,司法警察、司法警察官、檢察事務官
、檢察官或法官,得透過單面鏡、聲音影像相互傳送之科技設備,或適當
隔離措施為之。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兒童或心智障礙之性侵害被害人時,準用前
二項之規定。

第 17 條

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
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
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
二、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
三、依第十五條之一之受詢問者。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132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22 日
要  旨:
按被害人之陳述有部分前後不符,究竟何者為可採,法院仍得本其自由心
證予以斟酌,非謂一有不符或矛盾,即認其全部均為不可採信,尤其關於
行為手段、事件經過細節等方面,被害人難免因記憶欠明確或認知不同,
以致前後未盡相符,果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
予以採信。次按法官或檢察官對依法不得命具結之證人,縱疏未告知刑事
訴訟法第 187  條第 2  項之應遵守事項,亦不影響證人應真實陳述之義
務,尚難因此即認所取得證人之證詞有何違背法定程序。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62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2 月 03 日
要  旨:
九十二年九月一日施行之刑事訴訟法,已酌採英美法系之傳聞法則,於第
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明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
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用以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而本法所
規定傳聞法則之例外,其中就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因檢察官代表國家偵查犯罪時,原則上當能遵守法定程序,且被告以外
之人如有具結能力,仍應依法具結,以擔保其係據實陳述,故於第一百五
十九條之一第二項明定「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又被告
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基於
實體發現真實之訴訟目的,依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規定,如與審判中之陳
述不符時,經比較結果,其先前之陳述,相對「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或於審判中有第一百五十九條之
三所列死亡等原因而無法或拒絕陳述之各款情形之一,經證明其調查中所
為陳述絕對「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
」者,亦例外地賦與證據能力。是所謂「顯有不可信性」、「相對特別可
信性」與「絕對特別可信性」,係指陳述是否出於供述者之真意、有無違
法取供情事之信用性而言,故應就偵查或調查筆錄製作之原因、過程及其
功能等加以觀察其信用性,據以判斷該傳聞證據是否有顯不可信或有特別
可信之情況而例外具有證據能力,並非對其陳述內容之證明力如何加以論
斷,二者之層次有別,不容混淆。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701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係為補救採納傳聞法則,實務上所可能
發生蒐證困難之問題,於本條所列各款原始陳述人於審判中無法到庭或雖
到庭而無法陳述或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之情形下,承認該等審判外之陳述
,於具備「絕對的特別可信情況」與「使用證據之必要性」要件時,得為
證據之規定。此項未能供述或不能供述之原因,必須於審判中為證據調查
之際,仍然存在者,始足語焉。其第三款所稱「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
法傳喚或傳喚不到」,必須是透過一切法定程序或通常可能之手段,仍不
能使居留國外之原始陳述人到庭者,始能認為係「滯留國外」;至「所在
不明」,則指非因國家機關之疏失,於透過一定之法律程序或使用通常可
能之方式為調查,仍不能判明其所在之情形。又此之「絕對的特別可信情
況」,係指陳述時之外部客觀情況值得信用保證者而言,解釋上可參考外
國立法例上構成傳聞例外之規定,如出於當場印象之立即陳述(自然之發
言)、相信自己即將死亡(即臨終前)所為之陳述及違反己身利益之陳述
等例為之審酌判斷,與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規定之「相對的特別可信
情況」,須比較審判中與審判外調查時陳述之外部狀況,判斷何者較為可
信之情形不同,更與供述證據以具備任意性之要件始得為證據之情形無涉
。再「使用證據之必要性」,乃指就具體個案案情及相關證據予以判斷,
其主要待證事實之存在或不存在,已無從再從同一供述者取得與先前相同
之陳述內容,縱以其他證據替代,亦無由達到同一目的之情形。凡此概屬
構成傳聞例外證據能力之要件,係屬於對訴訟法事實之證明,雖以自由證
明為已足,但仍應由主張該項陳述得為證據之一方先為之釋明,再由法院
介入為必要之調查,並扼要說明其得為證據之理由,始為適法。x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89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3 月 31 日
要  旨:
誘捕偵查,不論係犯意誘發型之「陷害教唆」,抑或是機會提供型的「釣
魚辦案」,皆因國家偵(調)查機關之主動積極介入,而使原無犯罪意思
,或有重大犯罪嫌疑之行為人,因此具體化該犯罪活動之是否發生或如何
發生。有別者,在於前者係屬違法之誘捕偵查,所取得之證據無容許性可
言,後者則為合法之誘捕偵查,並因取證方法有無違背法定程序,而異其
是否適用刑事訴訟第 158  條之 4  衡酌證據能力有無之判斷。至若國家
偵(調)查機關只是被動地接收或紀錄所通報即將形成之犯罪活動,或者
僅係單純監視雙方活動,並未涉及挑唆亦無參與支配犯罪,則與誘捕偵查
之情形,尚屬有間。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