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8.06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8.06.19)

第 38-1 條

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犯罪行為人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下列情形之一取得犯罪
所得者,亦同:
一、明知他人違法行為而取得。
二、因他人違法行為而無償或以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
三、犯罪行為人為他人實行違法行為,他人因而取得。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
益及其孳息。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刑事訴訟法(108.07.17)

第 473 條

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一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
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
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其已變價者,應給與變價所得之價金。
聲請人對前項關於發還、給付之執行不服者,準用第四百八十四條之規定
。
第一項之變價、分配及給付,檢察官於必要時,得囑託法務部行政執行署
所屬各分署為之。
第一項之請求權人、聲請發還或給付之範圍、方式、程序與檢察官得發還
或給付之範圍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執行辦法,由行政院定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393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2 月 24 日
要  旨:
按「任何人都不得保有犯罪所得」為普世基本法律原則,犯罪所得之沒收
、追繳或追徵,在於剝奪犯罪行為人之實際犯罪所得(原物或其替代價值
利益),使其不能坐享犯罪之成果,以杜絕犯罪誘因,可謂對抗、防止經
濟、貪瀆犯罪之重要刑事措施,性質上屬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著重
所受利得之剝奪。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利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
至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倘個別成員並
無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同無「
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不法利得龐大,
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追繳或追徵,對未受利得之共同正犯顯失公平。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本院向採之共犯連帶說,業
於民國一○四年八月十一日之一○四年度第十三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
用、供參考,並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之見解。又所謂各
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限」,法院應視
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
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
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
沒收;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應負共同
沒收之責。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
收、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因非屬犯罪事實有無之認定,
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之確信程度,應由
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明其合理之依據以認定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346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03 月 15 日
要  旨:
沒收新制下犯罪所得之計算,應分兩層次思考,於前階段先界定「利得存
否」,於後階段再判斷「利得範圍」。申言之,在前階段利得之存否,係
基於直接性原則審查,以利得與犯罪之間是否具有直接關聯性為利得存否
之認定。而利得究否與犯罪有直接關聯,則視該犯罪與利得間是否具有直
接因果關係為斷,若無直接關聯,僅於符合刑法第 38 條之 1  第 4  項
所規定之利用及替代品之間接利得,得予沒收外,即應認非本案之利得,
而排除於沒收之列。此階段係在確定利得與犯罪之關聯性,故就必要成本
(如工程之工資、進料)、稅捐費用等中性支出,則不計入直接利得;於
後階段利得範圍之審查,依刑法第 38 條之 1  之立法意旨,係以總額原
則為審查,凡犯罪所得均應全部沒收,無庸扣除犯罪成本。如向公務員行
賄之賄款或性招待之支出,因屬犯罪之支出,依總額原則,當不能扣除此
「犯罪成本之支出」。同理,被告犯罪所得之證據調查,亦應分兩階段審
查,於前階段「利得存否」,因涉及犯罪事實有無、既未遂等之認定,及
對被告、第三人財產權之干預、剝奪,故應適用嚴格證明法則予以確認,
並應於審判期日依法定程序進行調查;於後階段「利得範圍」,由事實審
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法則釋明其合理之認定依據即足。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