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11.22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9.01.15)

第 123 條

於未為公務員或仲裁人時,預以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
他不正利益,而於為公務員或仲裁人後履行者,以公務員或仲裁人要求期
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論。

第 134 條

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以故意犯本章以外各罪者,加重
其刑至二分之一。但因公務員之身分已特別規定其刑者,不在此限。

貪污治罪條例(105.06.22)

第 5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
金: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第 6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
:
一、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
二、募集款項或徵用土地、財物,從中舞弊者。
三、竊取或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器材、財物者。
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
    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
    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
    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
    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
    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
    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地方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108.06.19)

第 6 條

直轄市議會議員每人得聘用公費助理六人至八人,縣(市)議會議員每人
得聘用公費助理二人至四人,公費助理均與議員同進退。
前項公費助理補助費用總額,直轄市議會議員每人每月不得超過新臺幣二
十四萬元。但公費助理每人每月支領金額,最多不得超過新臺幣八萬元,
縣(市)議會議員每人每月不得超過新臺幣八萬元。公費助理適用勞動基
準法之規定,其相關費用,由議會編列經費支應之,並得比照軍公教人員
年終工作獎金酌給春節慰勞金。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437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12 月 11 日
要  旨:
(一)如上開緩起訴處分書內容無誤,則除謝○○外,餘賴○○、段○○
      及洪○○三人之犯罪事實,均已載明其等向台中縣議會申請助理補
      助費及領取春節慰勞金時,係以「助理薪資少虛報薪資多、以無實
      際擔任助理者虛報有擔任」向台中縣議會申請助理補助費及春節慰
      勞金等事實。核與本件上訴人核銷台中縣議會第 16 屆議員助理補
      助費及春節慰問金之情況,可謂完全相同。上開緩起訴處分書之檢
      察官僅認定賴○○等三人係犯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並未認定尚涉
      侵占公有財物罪嫌。乃本案檢察官竟認定上訴人犯有侵占公有財物
      罪行,同一檢察署之檢察官,對相同情形,竟為不同認定,執法標
      準寬嚴不一,洵難令民眾信服,且有違憲法第 7  條「中華民國人
      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之平等權保障精神。
(二)地方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第 6 條規定
      :「直轄市議會議員每人得聘用公費助理六人至八人,縣(市)議
      會議員每人得聘用公費助理二人至四人,公費助理均與議員同進退
      。前項公費助理補助費用總額,直轄市議會議員每人每月不得超過
      新台幣二十四萬元。但公費助理每人每月支領金額,最多不得超過
      新台幣八萬元,縣(市)議會議員每人每月不得超過新台幣八萬元
      。公費助理適用勞動基準法之規定,其相關費用,由議會編列經費
      支應之,並得比照軍公教人員年終工作獎金酌給春節慰勞金」。對
      於公費助理資格及聘用方式,並無規定。顯由議員依需要自為決定
      。而就縣(市)議員公費助理補助費用金額,雖有每人每月不得超
      過八萬元之限制。但對於得聘用公費助理人數,僅規定二人至四人
      ,並非規定不得超過四人。則如聘用超過四人,自非法所不許。又
      依原判決事實五、之記載,上訴人於向議會申報聘用助理、核
      銷助理補助費後,嗣後聘用工讀生陳○○、黃○○(即黃○甲)所
      支付之薪資及給付詹○○之交通費,均得核銷助理補助費。足見聘
      用之助理,不以向議會申報者為限。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373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2 月 09 日
要  旨:
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中所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係指假借職務上
之一切事機,予以利用者而言,其所利用者,即使由職務上所衍生之機會
,亦應包括在內,不以職務上有最後決定權者為限。故利用職務上之機會
,以虛報助理名額或月薪之方式,領取助理補助款,自應構成利用職務上
機會詐取財物罪。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5年台上字第 630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5 年 12 月 31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所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須
於行詐時,係利用其職務上之機會因勢乘便所致,必也因法律或命令賦予
行為人以一定之職務,竟利用此項職務之機會詐財,始足當之,此與同條
例第六條第一項第五款之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
圖利罪,以對非其職務之事務,因其身分而有影響力或有可憑藉影響之機
會而圖利者,迥然有別。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8年台上字第 360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8 年 07 月 08 日
要  旨:
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非純粹瀆職罪,係指公務員故意犯瀆職罪以外之罪,
必係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犯之,非謂因其具有公務員之身分即
可加重。依原判決所認定上訴人準備外出巡邏時,適見被害人在辦公桌旁
看報紙,怒火頓起,向被害人指責,對於被害人之回話異常不滿,憤怒難
抑,並互相拉扯而開槍,則其自係同事間之衝突而殺人,與假借其警員職
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法而為之者,截然不同,原判決因其充當警員執勤
取得槍彈,持以殺人,即引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加重其刑,其援用
法令,自屬失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0年台上字第 730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0 年 11 月 29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所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必因
法律或命令賦予行為人以一定之職務,而行為人竟利用此項職務之機會予
以詐財者,始足當之。若其用以詐財之行為,與其法令上之職務無所關涉
者,即無利用其職務之機會以詐財之可言。故行為人固不以原有此項職務
為限,然必須有利用其職務上之機會以詐取財物為要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389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7 月 21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所定之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係
指公務員為圖取不法所得,而假藉其職務上所可利用之機會,以欺罔等不
誠實之方法,獲取不應或不能取得之財物,即足當之;縣(市)議員等公
職人員既屬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自應受上開刑罰之規範。又依地方
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第六條第一項規定:「直
轄市議會議員每人最多得遴用助理六人,縣(市)議會議員每人最多得遴
用助理二人。」第二項規定:「前項助理費用,每人每月支給不得超過新
台幣四萬元,並得比照軍公教人員年終工作獎金酌支春節慰勞金。」其立
法本旨係因議員所司地方自治立法等業務龐雜,且常涉及專業,乃有補助
期使遴用優質助理,協助問政,提高議事品質之必要。惟既係補助性質,
爰衡量政府財政負擔,於縣(市)議員,以補助其助理二員,並每員月支
四萬元為上限,超此部分,當由議員自費處理;如實際遴用員額或所支月
薪,未達該上限,則僅予覈實補助,非謂一律給予每月八萬元之補助款,
任由議員將其間差額挪作他用,甚或納入私囊,此由該條例並非直接規定
縣(市)議員每月均有八萬元之助理補助款自明。至內政部九十四年二月
二十三日內授中民字第○九四○○三○七九八號函,所稱「如議員未向議
會提報助理人員名冊者,議會給付該筆費用時,則應以議員為對象,依法
扣繳所得稅,並由議員併入取得年度綜合所得總額課稅」云者,無非祇係
釋示如何核課所得稅之疑義。故議員倘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虛報助理名
額或月薪方式,詐領助理補助款,自應構成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27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1 月 12 日
要  旨:
按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應比較修正前後之法律,依刑法第二條定其究應
適用新法或舊法。關於新舊法之比較適用,如有法定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
定者,應先於法定刑之輕重而為比較適用。查上訴人行為後,貪污治罪條
例於八十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修正公布施行,其中第五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利
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之法定本刑由「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台幣二百萬元以下罰金」,修正為「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
幣六千萬元以下罰金」,其法定刑雖以舊法對上訴人有利,然因同條例第
八條前段原規定:「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而為自首者,減輕其刑」,
亦同時修正為同條第一項前段之:「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犯罪後自
首,如有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又上開第
八條第一項前段修正時,行政院所提出之修正草案說明係基於:「為鼓勵
公務員於犯貪污罪後能勇於自新,並為免被告於犯罪後歷時久遠始出面自
首,證據恐已佚失,將查證困難,且為避免發生誣陷之情形」之宗旨,而
提案修正為:「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犯罪後『一年內』自首,如有
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並經立法院司法委
員會審查通過;惟審查會並認:在本條例修正施行後,犯第四條至第六條
之罪,若依法自首,依第八條第一項之規定須犯罪後「一年內」自首之貪
污犯始有較優之待遇,而對犯罪已超過一年以上之貪污犯,則欠缺鼓勵其
自首之誘因,為鼓勵於修正施行前,無論何時犯罪,於施行後一年內自首
者,均有免除其刑之機會,期能亟早查獲貪污犯罪,以收嚇阻之作用,而
增列第九條規定:「本條例修正施行前,犯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修正
施行後一年內自首者,準用前條第一項之規定。」(見立法院公報第八十
五卷第四十二期院會紀錄第一三九、一四0、一四七、一五0頁),期酌
予放寬第八條第一項之適用範圍。嗣立法院院會逐條討論時,因與會委員
主張:「為鼓勵犯罪人自新,則自首得減輕或免刑的期限不該只定在一年
內,而應該有較長期限,……這樣一方面可鼓勵誤入歧途的人能盡速回頭
,亦即利用減輕或免除之規定鼓勵其自新;另一方面可使有意集體貪污舞
弊之人有所警惕,因為他會擔心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其他共犯因自首而供出
。」乃提議將草案第八條第一項「一年內」文字刪除,並獲修正通過。惟
對上開增列之第九條仍無異議通過(見立法院公報第八十五卷第四十五期
院會紀錄第四三至四六頁參照)。據此,依修正後第八條第一項前段之規
定,凡犯該條例第四條至第六條之罪,於犯罪後自首,如有所得並自動繳
交全部所得財物者,均得依修正通過之現行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而不受
自首時間之限制,此由立法經過及其理由之說明,或現行條文之文義以觀
,均屬當然。至於上開增訂第九條之規定,原係針對修正草案第八條第一
項前段原有「於犯罪後『一年內』自首」之限制,所為相對應而為有利於
行為人之規定,惟該犯罪後「一年內」自首始得減免其刑之限制規定,既
經刪除,則增列第九條之規定,依其立法理由,已不具立法初衷。因此自
不能執第九條之規定,而謂犯罪在上開法律修正前者,應於修正後一年內
自首,始得適用第九條準用第八條第一項之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而為不
利於行為人之解釋。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103年上更(一)字第 4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10 月 16 日
要  旨:
公務員虛報薪津費用是否該當於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按貪污治罪
條例第 5  條第 1  項第 2  款所謂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必因法
律或命令賦予行為人以一定之職務,而行為人竟利用此項職務之機會予以
詐財者,始足當之。查被告係智財局專利助理審查官,為依法令服務於國
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人員,固無疑問,然其未實際加班,而
仍申報加班領取加班費,係向智財局主張其有提供勞務,請求智財局給付
其所提供之勞務之對價,並非基於其擔任專利助理審查官之職務而行使職
權,難認被告係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