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6.16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130 條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逮捕被告、犯罪嫌疑人或執
行拘提、羈押時,雖無搜索票,得逕行搜索其身體、隨身攜帶之物件、所
使用之交通工具及其立即可觸及之處所。

第 131 條

有左列情形之一者,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雖無
搜索票,得逕行搜索住宅或其他處所:
一、因逮捕被告、犯罪嫌疑人或執行拘提、羈押,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
    嫌疑人確實在內者。
二、因追躡現行犯或逮捕脫逃人,有事實足認現行犯或脫逃人確實在內者
    。
三、有明顯事實足信為有人在內犯罪而情形急迫者。
檢察官於偵查中確有相當理由認為情況急迫,非迅速搜索,二十四小時內
證據有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之虞者,得逕行搜索,或指揮檢察事務官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執行搜索,並層報檢察長。
前二項搜索,由檢察官為之者,應於實施後三日內陳報該管法院;由檢察
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為之者,應於執行後三日內報告該管檢察
署檢察官及法院。法院認為不應准許者,應於五日內撤銷之。
第一項、第二項之搜索執行後未陳報該管法院或經法院撤銷者,審判時法
院得宣告所扣得之物,不得作為證據。

第 131-1 條

搜索,經受搜索人出於自願性同意者,得不使用搜索票。但執行人員應出
示證件,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刑事訴訟法(90.01.12)

第 131-1 條

搜索,經受搜索人出於自願性同意者,得不使用搜索票。但執行人員應出示證件,
並將其同意之意旨記載於筆錄。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73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4 月 13 日
要  旨:
所謂「彈劾證據」,屬英美法之概念,係指爭執證人陳述憑信性或證明力
之證據,其作用僅在於減弱「實質證據」(即證明待證事實存否之證據)
之證明力,以供法院審判心證之參考,尚不得作為認定犯罪事實之基礎。
故關於「彈劾證據」,其證據能力之限制非如「實質證據」之嚴格,而予
以相當之緩和,縱使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所規定不得作為證
據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以之作為「彈劾證據」。此與刑事訴訟法基於實
體發現真實之訴訟目的,而於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二規定,在符合被告以外
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
中不符」,且其先前之陳述,具備較可信之特別情況(可信性)及為證明
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必要性)等要件時,例外得認其先前所為之陳述,
為有證據能力者不同。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443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8 月 11 日
要  旨:
(一)民國九十二年一月十四日修正之刑事訴訟法,於第一百五十六條第
      三項增訂「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
      而為調查。該自白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
      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之方法。」明示祇須被告陳述自白之非任
      意性,法院即必須先於其他事實而為調查,並應責由檢察官就其引
      為起訴證據之自白,指出證明出於任意性之方法,例如全程之錄音
      、錄影或其他人證,以證明被告之自白係出於自由意志。修法前本
      院九十一年台上字第二九○八號判例意旨謂「被告供認犯罪之自白
      ,如係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方法,取得該項自
      白之偵訊人員,往往應擔負行政甚或刑事責任,若被告已提出證據
      主張其自白非出於任意性,法院自應深入調查,非可僅憑負責偵訊
      被告之人員已證述未以不正方法取供,即駁回此項調查證據之聲請
      。」旨在闡述若僅出於偵訊人員之證言,則未達確足以證明自白之
      任意性,係以在趨吉避凶的人性考量下,實無從期待該等取得非任
      意性自白之偵訊人員為真實證述之故,非謂被告必須提出證據主張
      其自白非出於任意性,而否定檢察官應就非任意性自白爭執之舉證
      責任。
(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一條之一之自願性同意搜索,明定行使同意
      權人為受搜索人,參諸同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二項規定搜索係對被
      告或犯罪嫌疑人為之,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二項明文可對第三人為搜
      索,故就本條規定之文義及精神觀之,所謂同意權人應係指偵查或
      調查人員所欲搜索之對象,而及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以外之人。在
      數人對同一處所均擁有管領權限之情形,如果同意人對於被搜索之
      處所有得以獨立同意之權限,則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在主客觀上,應
      已承擔該共同權限人可能會同意搜索之風險,此即學理上所稱之「
      風險承擔理論」。執法人員基此有共同權限之第三人同意所為之無
      令狀搜索,自屬有效搜索,所扣押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物,應有
      證據能力。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50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2 月 13 日
要  旨:
按判決採納之證據,必須適合於判決之推論,始得採為判斷資料,如所採
證據不適合於判決之推論者,不論最終為有罪或無罪判決,均屬證據上理
由矛盾,其判決當然違背法令。次按刑事訴訟法第 131  條之 1  所謂「
自願性同意者」,僅需受搜索人係在意思自主之情況下,表示同意為已足
,不因其有無他人陪同在場,而異其法律效果。又在數人對同一處所均擁
有管領權限之情形,如果同意人對於被搜索之處所有得以獨立同意之權限
,則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在主客觀上,應已承擔該共同權限人可能會同意搜
索之風險。於此情況下,執法人員基於有共同權限之第三人同意所為之無
令狀搜索,自屬有效搜索,所扣押之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物,應有證據能
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整理)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518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9 月 28 日
要  旨:
搜索係採令狀主義,應用搜索票,由法官審查簽名核發之,目的在保護人
民免受非法之搜索、扣押。惟因搜索處分具有急迫性、突襲性之本質,檢
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難免發生時間上不及聲請搜索票之急
迫情形,故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規定附帶搜索、第一百三十一條規定
緊急搜索、第一百三十一條之一規定同意搜索,乃無搜索票而得例外搜索
之,稱為無票搜索。上開附帶搜索之範圍,以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身體、
隨身攜帶之物件、所使用之交通工具及其立即可觸及之處所為限,如逾此
立即可觸及之範圍而逕行搜索,即係違法搜索。同法第一百三十一條第一
項所定緊急搜索,其目的在迅速拘捕被告、犯罪嫌疑人或發現現行犯,亦
即得以逕行進入人民住宅或在其他處所搜索之對象,在於「人」而非「物
」,倘無搜索票,但以本條項所謂緊急搜索方法逕行在民宅等處所搜索「
物」,同屬違法搜索。至同意搜索,明定須經受搜索人「自願性」同意者
,係指該同意必須出於受搜索人之自主性意願,非出自執行人員明示或暗
示之強暴、脅迫、隱匿身分等不正方法,或因受搜索人欠缺搜索之認識所
致而言。法院對被告抗辯所謂「同意搜索」取得之證據,實非出於其自願
性同意時,自應審查同意之人有無同意權限,執行人員曾否出示證件表明
來意,是否將同意意旨記載於筆錄由受搜索人簽名或出具書面表明同意之
旨,並應依徵求同意之地點及方式是否自然而非具威脅性,與同意者之主
觀意識強弱、教育程度、智商及其自主意志是否經執行人員以不正之方法
所屈服等一切情狀,加以綜合審酌判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7年台上字第 2850 號 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11 月 15 日
要  旨:
(一)搜索,以有無搜索票為基準,可分為「有令狀搜索」(有票搜索)
      與「無令狀搜索」(無票搜索);而「有令狀搜索」係「原則」,
      「無令狀搜索」為例外。於原則情形,搜索應用搜索票,搜索票由
      法官簽發,亦即以法院(官)為決定機關,目的在保護人民免受非
      法之搜索、扣押。惟因搜索本質上乃帶有急迫性、突襲性之處分,
      有時稍縱即逝,若均必待聲請搜索票之後始得行之,則時過境遷,
      勢難達其搜索之目的,故刑事訴訟法乃承認不用搜索票而搜索之例
      外情形,稱為無令狀搜索或無票搜索,依該法之規定,可分為:第
      130 條附帶搜索、第 131  條第 1  項、第 2  項 2  種不同之緊
      急搜索及第 131  條之 1  之同意搜索等共 4  種。此種搜索,也
      應遵守法定程式,否則仍屬違法搜索。上開附帶搜索之範圍,以被
      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身體、隨身攜帶之物件、所使用之交通工具及其
      立即可觸及之處所為限。其中所謂「立即可觸及之處所」乙語,自
      與同法第 131  條之「住宅」、「其他處所」不同;前者必須是在
      逮捕、拘提或羈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所在地附近,而可立即搜索之
      處所,至於後者,則無此限制。如逾此立即可觸及之範圍而逕行搜
      索,即係違法搜索。又上揭緊急搜索,其目的純在迅速拘捕被告、
      犯罪嫌疑人或發現現行犯,亦即得以逕行進入人民住宅或其他處所
      ,搜索之對象,在於「人」,而非「物」;倘無搜索票,但卻以所
      謂緊急搜索方法,逕行在民宅等處所搜索「物」,同屬違法搜索。
      至同意搜索,必須經受搜索人「自願性」地同意,亦即該同意,必
      須出於受搜索人之自主性意願,非出自執行人員明示或暗示之強暴
      、脅迫、隱匿身分等不正方法,或因受搜索人欠缺搜索之認識所致
      ,否則,仍非適法。又此同意權限之有無,就「身體」之搜索而言
      ,僅該本人始有同意之權;就物件、宅第而言,則以其就該搜索標
      的有無管領、支配之權力為斷(如所有權人、占有或持有人、一般
      管理人等),故非指單純在場之無權人;其若由無同意權人擅自同
      意接受搜索,難謂合法,更不待言。
(二)稽諸本件搜索票,記載案由為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搜索處所
      為「彰化縣○○鄉○○路○段○○○巷 24 號(按係住宅)」,應
      扣押物為「被搜索人涉嫌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之相關不法事證」
      ,惟關於原判決事實欄一-(一)、(二)所示(即未經許可,持
      有槍砲之主要組成零件;未經許可,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
      改造手槍)之如附表編號 1  及編號 3  至 6  部分之金屬槍管、
      子彈、改造手槍等,均係在彰化縣○○鄉「○○○段○○○○地號
      土地」查獲(見附表備註記載,按係屋外園地)。該後部分之搜索
      ,縱如原判決所認定係屬附帶搜索,然警方另行前往搜索票所未記
      載之上開屋外園地搜索,是否符合法律所許附帶搜索,限於被搜索
      人身體所在而「立即可觸及之處所」?非無疑義(按依此搜索、扣
      押筆錄所載,上訴人似「未在場」)。上開搜索過程,倘不合法(
      包含未經有同意權人之同意情形),則其違法搜索(按依上揭搜索
      、扣押筆錄記載,係案外人劉○信簽名、接受執行)所得之金屬槍
      管、子彈、改造手槍等,有無證據能力?自應依比例原則及法益權
      衡原則,予以客觀判斷之。乃原判決理由逕以「有搜索票之附帶搜
      索,在實務上事所常有,且為查緝犯罪所必要,在不違反被告權益
      之情形下,『自難認為違法』。本院權衡被告人權及發現真實、維
      護社會治安之輕重,認為本件搜索係屬合法」等簡短數語,即認定
      搜索有證據能力,尚屬理由不備。且既認合法,卻又適用刑事訴訟
      法第 158  條之 4  規定,亦見理由矛盾。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