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06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9.01.15)

第 1 條

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亦同。

第 2 條

行為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
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
處罰或保安處分之裁判確定後,未執行或執行未完畢,而法律有變更,不
處罰其行為或不施以保安處分者,免其刑或保安處分之執行。

第 15 條

對於犯罪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因積
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
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

第 21 條

依法令之行為,不罰。
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
限。

第 22 條

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第 23 條

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
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 24 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
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
之。

第 25 條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者,為未遂犯。
未遂犯之處罰,以有特別規定者為限,並得按既遂犯之刑減輕之。

第 26 條

行為不能發生犯罪之結果,又無危險者,不罰。

第 27 條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者,減輕或
免除其刑。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
者,亦同。
前項規定,於正犯或共犯中之一人或數人,因己意防止犯罪結果之發生,
或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適
用之。

第 28 條

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

第 29 條

教唆他人使之實行犯罪行為者,為教唆犯。
教唆犯之處罰,依其所教唆之罪處罰之。

第 30 條

幫助他人實行犯罪行為者,為幫助犯。雖他人不知幫助之情者,亦同。
幫助犯之處罰,得按正犯之刑減輕之。

第 31 條

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成立之罪,其共同實行、教唆或幫助者,雖無特定
關係,仍以正犯或共犯論。但得減輕其刑。
因身分或其他特定關係致刑有重輕或免除者,其無特定關係之人,科以通
常之刑。

第 35 條

主刑之重輕,依第三十三條規定之次序定之。
同種之刑,以最高度之較長或較多者為重。最高度相等者,以最低度之較
長或較多者為重。
刑之重輕,以最重主刑為準,依前二項標準定之。最重主刑相同者,參酌
下列各款標準定其輕重:
一、有選科主刑者與無選科主刑者,以無選科主刑者為重。
二、有併科主刑者與無併科主刑者,以有併科主刑者為重。
三、次重主刑同為選科刑或併科刑者,以次重主刑為準,依前二項標準定
    之。

第 50 條

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罰之。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
一、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
二、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
三、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
四、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與不得易服社會勞動之罪。
前項但書情形,受刑人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者,依第五十一條規定
定之。

第 55 條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
以下之刑。

第 74 條

受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之宣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認以暫不
執行為適當者,得宣告二年以上五年以下之緩刑,其期間自裁判確定之日
起算:
一、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
二、前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五年以
    內未曾因故意犯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
緩刑宣告,得斟酌情形,命犯罪行為人為下列各款事項:
一、向被害人道歉。
二、立悔過書。
三、向被害人支付相當數額之財產或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四、向公庫支付一定之金額。
五、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
    之機構或團體,提供四十小時以上二百四十小時以下之義務勞務。
六、完成戒癮治療、精神治療、心理輔導或其他適當之處遇措施。
七、保護被害人安全之必要命令。
八、預防再犯所為之必要命令。
前項情形,應附記於判決書內。
第二項第三款、第四款得為民事強制執行名義。
緩刑之效力不及於從刑、保安處分及沒收之宣告。

第 75 條

受緩刑之宣告,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撤銷其宣告:
一、緩刑期內因故意犯他罪,而在緩刑期內受逾六月有期徒刑之宣告確定
    者。
二、緩刑前因故意犯他罪,而在緩刑期內受逾六月有期徒刑之宣告確定者
    。
前項撤銷之聲請,於判決確定後六月以內為之。

第 76 條

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者,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但依第七十
五條第二項、第七十五條之一第二項撤銷緩刑宣告者,不在此限。

第 90 條

有犯罪之習慣或因遊蕩或懶惰成習而犯罪者,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
所,強制工作。
前項之處分期間為三年。但執行滿一年六月後,認無繼續執行之必要者,
法院得免其處分之執行。
執行期間屆滿前,認為有延長之必要者,法院得許可延長之,其延長之期
間不得逾一年六月,並以一次為限。

法源資訊編:
本條文第 1  項及第 2  項前段規定:「(第 1  項)有犯罪之習慣或因
遊蕩或懶惰成習而犯罪者,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
第 2  項前段)前項之處分期間為 3  年。」,依據司法院大法官民國 
110 年 12 月 10 日釋字第 812  號解釋,就受處分人之人身自由所為限
制,違反憲法第 23 條比例原則,與憲法第 8  條保障人身自由之意旨不
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第 277 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79 條

當場激於義憤犯前二條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十萬元以
下罰金。但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306 條

無故侵入他人住宅、建築物或附連圍繞之土地或船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
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無故隱匿其內,或受退去之要求而仍留滯者,亦同。

第 320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
處斷。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21 條

犯前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而犯之。
二、毀越門窗、牆垣或其他安全設備而犯之。
三、攜帶兇器而犯之。
四、結夥三人以上而犯之。
五、乘火災、水災或其他災害之際而犯之。
六、在車站、港埠、航空站或其他供水、陸、空公眾運輸之舟、車、航空
    機內而犯之。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335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者,處五年以
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中華民國刑法(105.11.30)

第 5 條

本法於凡在中華民國領域外犯下列各罪者,適用之:
一、內亂罪。
二、外患罪。
三、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百三十六條及第一百三十八條之妨害公務罪。
四、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一及第一百八十五條之二之公共危險罪。
五、偽造貨幣罪。
六、第二百零一條至第二百零二條之偽造有價證券罪。
七、第二百十一條、第二百十四條、第二百十八條及第二百十六條行使第
    二百十一條、第二百十三條、第二百十四條文書之偽造文書罪。
八、毒品罪。但施用毒品及持有毒品、種子、施用毒品器具罪,不在此限
    。
九、第二百九十六條及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之妨害自由罪。
十、第三百三十三條及第三百三十四條之海盜罪。
十一、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之加重詐欺罪。

中華民國刑法(103.06.18)

第 339-4 條

犯第三百三十九條詐欺罪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
徒刑,得併科一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犯之。
二、三人以上共同犯之。
三、以廣播電視、電子通訊、網際網路或其他媒體等傳播工具,對公眾散
    布而犯之。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中華民國刑法(94.02.02)

第 19 條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
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
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第 55 條

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者,從一重處斷。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
以下之刑。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107.01.03)

第 3 條

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億元以下罰金;參與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但參與情節輕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具公務員或經選舉產生之公職人員之身分,犯前項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
分之一。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三年。
前項之強制工作,準用刑法第九十條第二項但書、第三項及第九十八條第
二項、第三項規定。
以言語、舉動、文字或其他方法,明示或暗示其為犯罪組織之成員,或與
犯罪組織或其成員有關聯,而要求他人為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出售財產、商業組織之出資或股份或放棄經營權。
二、配合辦理都市更新重建之處理程序。
三、購買商品或支付勞務報酬。
四、履行債務或接受債務協商之內容。
前項犯罪組織,不以現存者為必要。
以第五項之行為,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其行使權利者,亦同。
第五項、第七項之未遂犯罰之。

法源資訊編:
本條文第 3  項規定:「犯第 1  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
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  年。」就受處分人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
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及憲法明顯區隔原則之要求,與憲法第 8  條保障人身
自由之意旨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106.04.19)

第 2 條

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三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
段或最重本刑逾五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
結構性組織。
前項有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不以具有名稱、規
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確為必要。

第 3 條

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犯罪組織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億元以下罰金;參與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
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下罰金。但參與情節輕微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具公務員或經選舉產生之公職人員之身分,犯前項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
分之一。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三年。
前項之強制工作,準用刑法第九十條第二項但書、第三項及第九十八條第
二項、第三項規定。
以言語、舉動、文字或其他方法,明示或暗示其為犯罪組織之成員,或與
犯罪組織或其成員有關聯,而要求他人為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三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出售財產、商業組織之出資或股份或放棄經營權。
二、配合辦理都市更新重建之處理程序。
三、購買商品或支付勞務報酬。
四、履行債務或接受債務協商之內容。
以前項之行為,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其行使權利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法源資訊編:
本條文第 3  項規定:「犯第 1  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
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  年。」就受處分人之人身自由所為限制,
違反憲法比例原則及憲法明顯區隔原則之要求,與憲法第 8  條保障人身
自由之意旨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洗錢防制法(105.12.28)

第 15 條

收受、持有或使用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有下列情形之一,而無合理來源
且與收入顯不相當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百
萬元以下罰金:
一、冒名或以假名向金融機構申請開立帳戶。
二、以不正方法取得他人向金融機構申請開立之帳戶。
三、規避第七條至第十條所定洗錢防制程序。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471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7 年 12 月 18 日
解 釋 文: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憲法第八條設有明文。限制人身自由之法
律,其內容須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要件。保安處分係對受處分人將來
之危險性所為拘束其身體、自由等之處置,以達教化與治療之目的,為刑
罰之補充制度。本諸法治國家保障人權之原理及刑法之保護作用,其法律
規定之內容,應受比例原則之規範,使保安處分之宣告,與行為人所為行
為之嚴重性、行為人所表現之危險性,及對於行為人未來行為之期待性相
當。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犯第七條、第八條、
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一項至第三項、第十三條第一項至第三項
之罪,經判處有期徒刑者,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
強制工作,其期間為三年。」此項規定不問對行為人有無預防矯治其社會
危險性之必要,一律宣付強制工作三年,限制其中不具社會危險性之受處
分人之身體、自由部分,其所採措施與所欲達成預防矯治之目的及所需程
度,不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比例原則。犯上開條例第十九條所定之罪
,不問對行為人有無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性之必要,一律宣付強制工作三
年之部分,與本解釋意旨不符,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不予適用。犯該條
例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列舉之罪,依個案情節符合比例原則部分,固應適用
該條例宣告保安處分;至不符合部分而應宣告保安處分者,則仍由法院斟
酌刑法第九十條第一項規定之要件,依職權為之,於此,自無刑法第二條
第二項之適用,亦即仍有從新從輕原則之適用。

解釋字號:釋字第 528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0 年 06 月 29 日
解 釋 文:
    刑事法保安處分之強制工作,旨在對有犯罪習慣或以犯罪為常業或因
遊蕩或怠惰成習而犯罪者,令入勞動場所,以強制從事勞動方式,培養其
勤勞習慣、正確工作觀念,習得一技之長,於其日後重返社會時,能自立
更生,期以達成刑法教化、矯治之目的。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三項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完畢或赦免後,令入勞動場所,強制
工作,其期間為三年;犯前項之罪者,其期間為五年。」該條例係以三人
以上,有內部管理結構,以犯罪為宗旨或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集團
性、常習性、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犯罪組織為規範對象。
    此類犯罪組織成員間雖有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參與等之區分,
然以組織型態從事犯罪,內部結構階層化,並有嚴密控制關係,其所造成
之危害、對社會之衝擊及對民主制度之威脅,遠甚於一般之非組織性犯罪
。是故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三項乃設強制工作之規定,藉以補充刑
罰之不足,協助其再社會化;此就一般預防之刑事政策目標言,並具有防
制組織犯罪之功能,為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所必要。至於針對個
別受處分人之不同情狀,認無強制工作必要者,於同條第四項、第五項已
有免其執行與免予繼續執行之規定,足供法院斟酌保障人權之基本原則,
為適當、必要與合理之裁量,與憲法第八條人民身體自由之保障及第二十
三條比例原則之意旨不相牴觸。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大字第 2306 號 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02 月 13 日
要  旨:
行為人以一行為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
組織罪,及刑法第 339  條之 4  第 1  項第 2  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
依刑法第 55 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斷而為科刑時,於有
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性之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之範圍內,由法院依組織
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31年上字第 220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31 年 02 月 05 日
要  旨:
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條前段之法定刑,其罰金之最高額雖為一千元,但因適
用同法第五十五條之結果,既應依徒刑較重之同法第三百零二條第一項處
斷,而該條項之罰金則僅為三百元以下,如科處罰金,自應於此範圍內酌
定其金額,不得因較輕之第二百七十九條前段之罰金額為一千元以下,而
處以超過三百元之罰金。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字第 203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9 月 04 日
要  旨:
按法院於決定想像競合犯之處斷刑時,固以其中最重罪名之法定刑作為裁
量之準據,惟具體形成宣告刑時,仍應將輕罪之刑罰合併具體評價在內,
尚不得逕因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之結果,即棄其輕罪所生危害或損害於
不顧,致有評價不足之偏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字第 33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3 月 20 日
要  旨:
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應依組織犯罪防
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茲分述如下:
(一)從罪刑相當、罰當其罪原則立論
      1.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正義,故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原
        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我國刑事法採刑罰與保安處分雙軌
        之立法體制,犯罪之處遇,除處以刑罰外,另針對具有危險性格
        之行為人,施以各種保安處分,以期改善、矯治行為人之偏差性
        格,確保社會安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
        「犯第一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
        ,其期間為三年。」即本於特別預防之目的,針對組成具有持續
        性、牟利性之結構組織的成員,施以強制從事勞動,培養其勤勞
        習慣、正確工作觀念,習得一技之長,期能重返社會自力更生;
        亦寓有一般預防之刑事政策,明確向社會大眾傳達國家懲治組織
        犯罪決心的訊息,具有消泯犯罪組織及有效遏阻組織犯罪發展之
        功能,為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所必要。
      2.在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框架下,對於犯罪行為之評價,不論過度
        或不足,均為所禁,唯有適度評價,始能對法益之侵害為正當之
        維護。其於想像競合之例,所犯各罪自仍受評價,而成為科刑一
        罪;至其所對應之刑罰,則係各該評價一罪之數法定刑,而成為
        一個處斷刑。是以,行為人所犯參與犯罪組織與首次犯加重詐欺
        罪,有想像競合犯之關係,雖應從一重之加重詐欺罪處斷,惟因
        輕罪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其對社會所造成之危害與威脅甚鉅,較
        之重罪多出了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用以補充刑罰之不足,以收
        刑事懲處與教化矯治之雙重效果,期以協助習於不勞而獲之行為
        人再社會化,實現刑罰保護社會安全之職責。此項保安處分措施
        除有後述 3. 之情形,法院無裁量之權,自仍應在加重詐欺罪法
        定刑下一併被評價,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
        宣付刑前強制工作,始符責罰相當,罰當其罪。否則,勢必將發
        生同樣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之參與犯罪組織
        罪,不法內涵較輕者(僅犯參與犯罪組織單純一罪),需諭知強
        制工作,而不法內涵較重者(如本案之裁判上一罪),反而不須
        諭知強制工作之不公平現象,不惟有評價不足、重罪輕罰之失衡
        情形,更無異使民國 106  年 4  月 19 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將參與詐欺集團納入犯罪組織之立法不具意義,致使補
        充刑罰之強制工作規定形同虛設,有違立法本旨。
      3.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但書規定:「參與情節輕微
        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第 8  條第 1  項前、中段亦規定:
        「犯第三條之罪自首,並自動解散或脫離其所屬之犯罪組織者,
        減輕或免除其刑;因其提供資料,而查獲該犯罪組織者,亦同」
        ,已針對罪責評價上輕微者,及自首或提供司法協助,而有悔悟
        之具體表現者,賦與法院免除其刑之裁量權,於此類情形,刑罰
        既經免除,用以補充刑罰不足之強制工作,自無所依附,無從宣
        付,故個案在符合上開情形下,即得僅就其所犯與之有裁判上一
        罪之加重詐欺罪論科,以為調和,俾無違憲法第 8  條人民身體
        自由之保障及第 23 條比例原則。
(二)從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以觀
      1.刑法第 55 條關於想像競合犯之規定,係將「論罪」與「科刑」
        予以分別規範。就「論罪」而言,想像競合犯侵害數法益皆成立
        犯罪,犯罪宣告時必須同時宣告數罪名,但為防免一行為受二罰
        之過度評價,本條前段規定為「從一重處斷」,乃選擇法定刑較
        重之一罪論處,非謂對於其餘各罪名可置而不論。從「科刑」而
        言,想像競合犯觸犯數罪名,本質上應為雙重或多重之評價,基
        於罪刑相當原則,95  年 7  月 1  日施行之本條但書遂增列就
        所一重處斷之重罪,「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輕本刑以下之刑
        」,適度調和從一重處斷所生評價不足,此即所謂重罪科刑之封
        鎖作用,亦即科刑之上限係重罪之最重法定刑,下限則為數罪中
        最高的最輕本刑,以防免科刑偏失。因此,法院於決定想像競合
        犯之處斷刑時,雖以其中最重罪名之法定刑,作為裁量之準據,
        惟具體形成宣告刑時,仍應將輕罪之刑罰合併評價在內,否則,
        在終局評價上,無異使想像競合犯等同於單純一罪。
      2.實則,重罪科刑封鎖作用早為實務所援用,本院 65 年度第 7
        次刑庭庭推總會決議(二)闡釋,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
        醫療業務而致人死亡者,其行為依 56 年公布之醫師法第 28 條
        第 2  項規定,構成刑法第 276  條第 2  項之業務上過失致人
        於死罪(最重法定本刑為 5  年以下有期徒刑),惟科刑時,不
        應低於醫師法第 28 條第 1  項所定之刑(即最輕法定本刑為 1
        年有期徒刑)。因是,上開增列但書規定,係將實務操作結果予
        以明文化,其乃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之具體展現,本無待法律規定
        ,亦與罪刑法定無涉,自不能因法律規定不完備,祇規定封鎖輕
        罪中最高的最輕本刑,即據以否定輕罪中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
        處分之論科。
      3.亦即,此種封鎖作用,在輕罪中有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者
        ,基於責罰相當原則,亦應不受影響,仍得併科,始符從一重處
        斷之立法本旨,否則,無異鼓勵行為人犯重罪以博取輕罰,也不
        應將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罪名,因屬不同刑罰法律,即為不同
        之處斷,始符衡平。此在刑法第 55 條修正前,本院 79 年台上
        字第 5137 號判例,即謂上訴人以一行為同時觸犯懲治走私條例
        第 2  條之 1  第 1  項及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第 37 條
        第 5  款二罪名,應依刑法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之銷售走私物
        品罪處斷,其違反臺灣省內菸酒專賣暫行條例規定經查獲之菸酒
        ,應依該條例第 40 條第 1  款之規定宣告沒收。即是輕罪中有
        刑法沒收新制修正前之沒收從刑,在重罪科刑時應一併被封鎖之
        適例,更遑論刑法第 55 條修正之後,包括輕罪中有保安處分者
        ,尤應有其適用,庶符法律規定從一重處斷之原旨。
(三)從法律能否割裂適用而言
      1.所謂法律不能割裂適用一詞,係源自本院 27 年上字第 2615 號
        判例:「犯罪在刑法施行前,比較裁判前之法律孰為有利於行為
        人時,應就罪刑有關之一切情形,比較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整個
        之適用,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上訴人於民國二十
        四年三月間,連續結夥三人以上攜帶兇器搶奪,原判決關於連續
        部分,適用舊刑法第七十五條,而於其所犯搶奪罪之本刑部分,
        則適用裁判時之刑法,其適用法則,自屬不當。」而來。此一判
        例意旨中段文字所指「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等語,經實務擴大
        適用的結果,除新舊法之比較外,其於科刑時,亦有所謂法律不
        能割裂適用之說。實則,基於案例拘束原則,此一判例意旨原侷
        限在法律修正而為罪刑新舊法之比較適用時,須考量就同一法規
        整體適用之原則,不可將同一法規割裂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
        ,始有其適用。況參之 24 年上字第 4634 號判例意旨,於為新
        舊法比較時,僅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連續犯、牽連犯
        、結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原因、與加
        減例等一切情形,綜其全部之結果,而為比較(本院 95 年度第
        8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同此意旨)。至於易刑處分、緩刑、保安
        處分等,則均採與罪刑為割裂比較而分別適用有利益之條文。
      2.以保安處分為例,本院 96 年度第 3  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
        即認為:「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起施行之刑法第九十一條之一
        有關強制治療規定,雖將刑前治療改為刑後治療,但治療期間未
        予限制,且治療處分之日數,復不能折抵有期徒刑、拘役或同法
        第四十二條第六項裁判所定之罰金額數,較修正前規定不利於被
        告。」因是,於 95 年 7  月 1  日刑法修正前犯刑法第 222
        條之強制性交罪者,於新法施行後裁判時,關於罪刑部分之比較
        適用,即應適用有利於行為人之新法(法定本刑從舊法之無期徒
        刑、7 年以上有期徒刑,修正為 7  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屬於
        保安處分之強制治療,依上開決議,則修正前舊法之刑前治療為
        有利於行為人。此即在新舊法比較時,保安處分與罪刑法律割裂
        適用之案例。
      3.由是觀之,法律適用本來就沒有所謂「一新一切新,從舊全部舊
        」的不能割裂關係存在。27  年判例所指不能割裂而分別適用有
        利益之條文,在罪刑與保安處分之比較適用上,既已產生破窗,
        而有例外,則所謂「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
        或刑(包括主刑、從刑、或刑之加重、減輕與免除等項)或保安
        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
        適用」云云,就保安處分而言,即有誤會。基於罪刑相當原則,
        想像競合犯從一重處斷之結果,其輕罪相關保安處分之條文自不
        能置而不論。
      4.本院 108  年度台上字第 47 號判決即謂「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犯第 1  項之罪者,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
        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  年。原判決認被告此部分係
        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
        刑法第 339  條之 4  第 1  項第 2  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
        取財罪。雖依刑法第 55 條想像競合之規定,從一重之三人以上
        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斷。然既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即應有該條第 3  項之適用」。況
        所謂應本於整體性原則,不得任意割裂之源頭,既來自於 27 年
        之判例,但該判例所指之罪刑新舊法比較,如保安處分再參與一
        併為比較時,實務已改採割裂比較,分別適用有利益於行為人之
        法律,則想像競合犯之科刑,自亦無由再援引上開不能割裂適用
        之判例意旨,遽謂「苟所宣告之罪名係加重詐欺罪,縱與之有想
        像競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參與犯罪組織之罪,亦不能割裂適用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宣付保安處分之餘地」
        之可言。本院 97 年度台上字第 4308 號判決,與本件案例事實
        不同,不能比附援引。
(四)綜上所述,參與犯罪組織與加重詐欺行為從一重論處加重詐欺罪名
      者,無論從憲法罪刑相當原則、刑法重罪科刑之封鎖作用抑或實務
      之法律能否割裂適用等面向以觀,均應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方符法之本旨。原判決
      以王○紳等 5  人此部分所為,因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依刑法加重詐
      欺罪處斷之結果,認無從割裂而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規定諭知
      強制工作,揆之前開說明,所持法律見解已難謂無誤,造成評價不
      足、重罪輕罰之不合理現象,其適用法則自屬違背法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字第 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1 月 10 日
要  旨: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保安處分之規定為刑法有關保安處分
之特別規定,其適用範圍以所宣告之罪名為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
與犯罪組織之罪為限。如所宣告之罪名並非該罪之罪名,縱與之有想像競
合犯關係之他罪,係屬發起、主持、操縱、指揮或參與犯罪組織之罪,亦
無適用宣付保安處分之餘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字第 41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3 月 21 日
要  旨:
原判決對於被告所犯如其附表編號 1  所示,即被告想像競合犯參與犯罪
組織及加重詐欺取財罪,而從一重論以加重詐欺取財罪部分,何以不依想
像競合犯之輕罪即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之規定宣告刑前強
制工作,已說明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之罪者,應於刑之
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 3  年,同法第 3  條第 3
項定有明文,此項強制工作為義務性規定,法院對此並無裁量之權。又刑
法第 55 條之想像競合犯,於民國 94 年 2  月 2  日修正公布、95  年
7 月 1  日施行,上開修法時增設但書規定「但不得科以較輕罪名所定最
輕本刑以下之刑」,以免科刑偏失,此種輕罪最低度法定刑於量刑上所具
有之封鎖作用(重罪科刑之封鎖效果),是否擴及包含輕罪之從刑、沒收
、附屬效果及保安處分在內,攸關本案依想像競合犯論以加重詐欺之重罪
後,是否須依輕罪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宣付刑前強
制工作。經查刑法第 55 條但書係規範想像競合數罪中之輕罪最低度法定
刑於「量刑」上具有封鎖作用,立法理由亦說明其目的在於避免「科刑」
偏失,可見立法者增訂本條但書之預想射程僅限於重罪「科刑」之封鎖效
果。而保安處分並非刑罰,無涉「科刑」偏失,在法無明文下,該封鎖作
用倘無條件擴及包含輕罪中關於拘束人身自由保安處分(例如:強制工作
)在內,而對被告作不利之擴張法律適用,非無違背罪刑法定原則(主義
)之疑慮。況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或刑(包括主刑
或刑之加重、減輕與免除等項)或保安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
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適用。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所規定之強制工
作,係刑法有關保安處分規定之特別法,其適用範圍以所宣告之罪名為該
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之罪名為限。而本案所宣告之罪名係刑法之加重詐
欺取財罪,縱與之具有想像競合犯關係之參與犯罪組織行為,係屬組織犯
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1  項之罪,亦無適用該條例第 3  條第 3  項規
定宣付刑前強制工作之餘地等情綦詳,核其論斷,在法理上尚非無據,縱
學者或實務上因觀察及側重之角度不同,對於上述問題尚有不一致之看法
,然原判決上開論斷既屬有據,尚難遽指為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8年台上字第 78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4 月 11 日
要  旨:
參與犯罪組織行為乃其繼續行為,原判決既已經於首次加重詐欺取財部分
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基於刑罰禁止雙重評價原則,就被告等關於同年  
10  月 7  日至 12 日止之犯行,自應僅論以加重詐欺罪即已足。然原判
決並未詳加區隔,於論罪欄記載:核被告王○翔、熊○昌、羅○仁、林○
文、徐○偉、N0000000T S000000U、T0000000N W00000000I、      
A00000A S00000O、S0000000A S00000000N、U000000E           
P000000000M、M0000A K00000T、S000000E K0000I、W00000000N  
N000000E、S0000000N S00000E、K000000N S00000A、P00000T    
K0000000000N、N0000000N L00000A、T0N T00000000A、N00000A  
K000000T、C00000D S00000000000A 所為【原判決漏列被告S0E L0U 
L000000O(即賓○德)】,均係犯刑法第 339  條之 4  第 1  項第 2  
款、第 3  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及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 3  條第 l  
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並於理由伍─三敘述:本案被告王○翔、熊○
昌、羅○仁、林○文、徐○偉及泰國籍被告至、、等人,既均論
以加重詐欺取財罪(2 罪),則不應割裂法律適用,再依組織犯罪防制條
例第 3  條第 3  項規定,諭知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從刑等語。自難謂適
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