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09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09.01.15)

第 310 條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
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
關者,不在此限。

第 339 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貪污治罪條例(105.06.22)

第 5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
金: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161 條

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法院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認為檢察官指出之證明方法顯不足認定被告有
成立犯罪之可能時,應以裁定定期通知檢察官補正;逾期未補正者,得以
裁定駁回起訴。
駁回起訴之裁定已確定者,非有第二百六十條各款情形之一,不得對於同
一案件再行起訴。
違反前項規定,再行起訴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第 161-1 條

被告得就被訴事實指出有利之證明方法。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509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9 年 07 月 07 日
解 釋 文:
    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十一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
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
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
,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三百十條
第一項及第二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
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之意旨。至刑法同條第三項前段以對
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係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
,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
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
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
,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亦不得以此項規定而免除檢察官或自訴人
於訴訟程序中,依法應負行為人故意毀損他人名譽之舉證責任,或法院發
現其為真實之義務。就此而言,刑法第三百十條第三項與憲法保障言論自
由之旨趣並無牴觸。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629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1 月 17 日
要  旨:
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被告犯罪之事實應由檢察官提出證據,並指出證明方
法加以說服,使法院達於確信之程度,始得為被告有罪之認定,否則,即
應諭知被告無罪,由檢察官蒙受不利之訴訟結果,此為檢察官於刑事訴訟
個案中所負之危險負擔,即實質舉證責任。而被告否認犯罪,並不負任何
證明責任,僅於訴訟進行過程中,因檢察官之舉證,致被告將受不利益之
判斷時,被告為主張犯罪構成要件事實不存在而提出某項有利於己之事實
時,始需就其主張提出或聲請法院調查證據,然僅以證明該有利事實可能
存在,而動搖法院因檢察官之舉證對被告所形成之不利心證為已足,並無
說服使法院確信該有利事實存在之必要。此為被告於訴訟過程中所負僅提
出證據以踐行立證負擔,而不負說明責任之形式舉證責任,要與檢察官所
負兼具提出證據與說服責任之實質舉證責任有別。苟被告依其形式舉證責
任所聲請調查或提出之證據,已證明該有利事實具存在可能性,即應由檢
察官進一步舉證證明該有利事實確不存在,或由法院視個案具體狀況之需
,裁量或基於義務依職權行補充、輔佐性之證據調查,查明該事實是否存
在;否則,法院即應以檢察官之舉證,業因被告之立證,致尚未達於使人
產生對被告不利判斷之確信,而逕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不得徒以被告所
提出之證據,尚未達於確切證明該有利事實存在,遽為不利於被告之判決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7年台上字第 391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10 月 18 日
要  旨:
(一)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否認犯罪事
      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犯罪行
      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而被告否認犯罪,並不負任何證明責任
      ,僅於訴訟進行過程中,因檢察官之舉證,致被告將受不利益之判
      斷時,被告為主張犯罪構成要件事實不存在而提出某項有利於己之
      事實時,始需就其主張提出或聲請法院調查證據,然僅以證明該有
      利事實可能存在,而動搖法院因檢察官之舉證對被告所形成之不利
      心證為已足,並無說服使法院確信該有利事實存在之必要。此為被
      告於訴訟過程中所負僅提出證據以踐行立證負擔,而不負說服責任
      之形式舉證責任,要與檢察官所負兼具提出證據與說服責任之實質
      舉證責任有別。苟被告依其形式舉證責任所聲請調查或提出之證據
      ,已證明該有利事實具存在可能性,即應由檢察官進一步舉證證明
      該有利事實確不存在,或由法院視個案具體狀況之需,裁量或基於
      義務依職權行補充、輔佐性之證據調查,查明該事實是否存在;否
      則,法院即應以檢察官之舉證,業因被告之立證,致尚未達於使人
      產生對被告不利判斷之確信,而逕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不得徒以
      被告所提出之證據,尚未達於確切證明該有利事實存在,遽為不利
      於被告之判決。
(二)稽之卷內資料,警方尋獲失竊小貨車後,在其儀錶板下菸灰盒內查
      獲之菸蒂、檳榔渣,經檢驗其 DNA-STR  型別與上訴人相符,固可
      證明上訴人曾停留車上之事實,惟該菸蒂、檳榔渣究係上訴人竊取
      車輛時遺留?抑或搭乘他人駕駛之贓車而遺留?均有可能,在無證
      據證明前,自未可任執一端。上訴人於第一審辯稱:「車子是朋友
      開的」、「監視器上的人我認識,他有開那台小貨車來找過我,我
      有到車上去抽菸、嚼檳榔... 那個人外號叫『阿○』,他目前可能
      在宜蘭監獄受刑... 『阿吉』真實姓名我不知道... 他約 60 到
      61  年次... 我入監服刑前有在北所愛滋病舍遇到『阿○』,他有
      HIV...」等語,並聲請傳喚「阿○」作證。第一審函請法務部矯正
      署臺北看守所查明是否有符合上訴人所指之人,經覆以有 3  人符
      合,第一審提示該 3  人照片令上訴人辨識,上訴人指其中之林○
      杰即為其所指之人。林○杰於第一審證稱認識上訴人,惟否認竊取
      失竊小貨車,及無駕駛該車去載上訴人等語。上訴人雖未能就其所
      舉有利於己之事實證明其存在,然已盡其形式舉證責任,除非有積
      極證據證明其犯罪行為,不能以其辯解不能成立,即遽為其有罪之
      認定。本件依卷內證據資料,似無直接證明上訴人竊取失竊小貨車
      之證據,而警方於案發後復未能在失竊小貨車之駕駛座、方向盤、
      門把等處採得上訴人指紋或其他生物跡證,而得推論上訴人曾駕駛
      失竊小貨車,間接證明上訴人竊取失竊小貨車,至於車上查獲之菸
      蒂、檳榔渣,雖足證明上訴人曾停留車上之事實,然未能逕予排除
      上訴人係搭乘他人駕駛之贓車而遺留之可能性。原判決未予說明何
      以該菸蒂、檳榔渣可以證明上訴人竊取失竊小貨車之理由,遽以上
      訴人曾停留失竊小貨車及其辯解不能成立,即認定上訴人竊盜,稍
      嫌速斷,與證據法則難認無違,並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