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2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35 條

總統為國家元首,對外代表中華民國。

第 36 條

總統統率全國陸海空軍。

中華民國刑法(103.06.18)

第 10 條

稱以上、以下、以內者,俱連本數或本刑計算。
稱公務員者,謂下列人員:
一、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以
    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
二、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
    之公共事務者。
稱公文書者,謂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文書。
稱重傷者,謂下列傷害:
一、毀敗或嚴重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視能。
二、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耳或二耳之聽能。
三、毀敗或嚴重減損語能、味能或嗅能。
四、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
五、毀敗或嚴重減損生殖之機能。
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
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
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
    合之行為。
稱電磁紀錄者,謂以電子、磁性、光學或其他相類之方式所製成,而供電
腦處理之紀錄。

第 120 條

公務員不盡其應盡之責,而委棄守地者,處死刑、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
期徒刑。

第 121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
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
犯前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第 122 條

公務員或仲裁人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
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七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為違背職務之行為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一萬
元以下罰金。
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
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但自首者減
輕或免除其刑。在偵查或審判中自白者,得減輕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者,所收受之賄賂沒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
時,追徵其價額。

貪污治罪條例(100.11.23)

第 4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億
元以下罰金:
一、竊取或侵占公用或公有器材、財物者。
二、藉勢或藉端勒索、勒徵、強占或強募財物者。
三、建築或經辦公用工程或購辦公用器材、物品,浮報價額、數量、收取
    回扣或有其他舞弊情事者。
四、以公用運輸工具裝運違禁物品或漏稅物品者。
五、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至第四款之未遂犯罰之。

第 5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六千萬元以下罰
金:
一、意圖得利,擅提或截留公款或違背法令收募稅捐或公債者。
二、利用職務上之機會,以詐術使人將本人之物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
三、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
前項第一款及第二款之未遂犯罰之。

刑事訴訟法(104.02.04)

第 229 條

下列各員,於其管轄區域內為司法警察官,有協助檢察官偵查犯罪之職權
:
一、警政署署長、警察局局長或警察總隊總隊長。
二、憲兵隊長官。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相當於前二款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應將調查之結果,移送該管檢察官;如接受被拘提或逮
捕之犯罪嫌疑人,除有特別規定外,應解送該管檢察官。但檢察官命其解
送者,應即解送。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未經拘提或逮捕者,不得解送。

第 230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官,應受檢察官之指揮,偵查犯罪:
一、警察官長。
二、憲兵隊官長、士官。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官之職權者。
前項司法警察官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
管檢察官及前條之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第 231 條

下列各員為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官及司法警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
一、警察。
二、憲兵。
三、依法令關於特定事項,得行司法警察之職權者。
司法警察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調查,並將調查之情形報告該管檢察
官及司法警察官。
實施前項調查有必要時,得封鎖犯罪現場,並為即時之勘察。

各級警察機關通報越區辦案應行注意要點(86.06.07)

1

一  目的:
    為發揮各級警察機關整體偵防力量,提升打擊犯罪能力及避免於越區
    辦案時,因執行、配合不當,引致不良後果,特訂定本要點。

2

二  依據:
 (一) 本署八十四年四月十八日八四警署刑防字第六七八三號函頒「加強
      預防偵查犯罪執行計畫」。
 (二) 本署八十五年五月一日八五警署秘字第二三七五號函頒「警察重要
      工作實施計畫三–防制犯罪實施計畫」。

3

三  通報越區辦案之範圍:
 (一) 各級協助偵查犯罪人員,於管轄區外執行搜索、逮捕、拘提時 (以
      下簡稱搜捕) 等行動時,應通報當地警察機關會同辦理 (傳真通報
      格式如附件) ,如臨時變更地點,應及時通知原會同及變更擬往地
      點之警察機關。但情況急迫者,得於事後會知,惟執行時應注意辨
      識,避免發生意外事故。
 (二) 接受請求會同辦案之警察機關,應即通報所屬刑事警察 (大) 隊或
      分局或分駐 (派出) 所,派員協同辦理,至於情報及探訪活動得免
      通報。

公務人員任用法(104.06.17)

第 3 條

本法所用名詞意義如左:
一、官等:係任命層次及所需基本資格條件範圍之區分。
二、職等:係職責程度及所需資格條件之區分。
三、職務:係分配同一職稱人員所擔任之工作及責任。
四、職系:係包括工作性質及所需學識相似之職務。
五、職組:係包括工作性質相近之職系。
六、職等標準:係敘述每一職等之工作繁、簡、難、易,責任輕、重及所
    需資格條件程度之文書。
七、職務說明書:係說明每一職務之工作性質及責任之文書。
八、職系說明書:係說明每一職系工作性質之文書。
九、職務列等表:係將各種職務,按其職責程度依序列入適當職等之文書
    。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24年上字第 3603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24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刑法瀆職罪之賄賂,係指對於公務員或仲裁人,關於職務上行為所給付之
不法報酬而言,所謂職務云者,必須屬於該公務員或仲裁人權限範圍內之
事項,始足以當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58年台上字第 884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58 年 03 月 27 日
要  旨:
刑法上之賄賂罪所謂職務上之行為,係指公務員在其職務範圍內所應為或
得為之行為。所謂違背職務之行為,係指在其職務範圍內不應為而為,或
應為而不為者而言。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0年台上字第 702 號 刑事

裁判日期:民國 70 年 02 月 26 日
要  旨:
刑法上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罪,所謂職務,指具體特定之職務而言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244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5 月 12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所稱「職務上之行為」,係指公務員在
其職務權責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之行為而言。亦即指其權限範圍內之事項
,而不違背其義務責任者是也。反之,若在其職權範圍內,不應為而為之
,或應為而不為,或不正當為之,而與其職務上之義務責任有所違背者,
則應屬同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所謂之「違背職務之行為」。因此,若
公務員受賄之原因,係為其職務上應為或得為之行為者,則受賄人應成立
同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
益罪」。反之,若受賄之原因,係為其職務上所不應為,或應為而不為,
或以不正當方式為之,而違背其職責者,則應成立同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
五款之「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罪」,兩者之要件
迥不相同,不可不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676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12 月 25 日
要  旨:
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民國九十四年二月二日修正前之刑法第十條第二項
係規定:「稱公務員者,謂依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而九十四年二月二
日修正、九十五年七月一日施行之刑法第十條第二項則修正為:「稱公務
員者,謂下列人員: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而具有
法定職務權限,以及其他依法令從事於公共事務,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者
。受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依法委託,從事與委託機關權限有關
之公共事務者。」刑法上公務員之定義,在新法施行後,與修正前並未盡
相同,構成要件亦有變更;另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原規定:「依據法令從
事公務之人員,犯本條例之罪者,依本條例處斷。」亦於九十五年五月五
日修正為:「公務員犯本條例之罪者,依本條例處斷。」於同年七月一日
施行,以配合前述刑法之修正,即採與刑法相同之公務員定義。且參諸上
開公務員定義修正之目的,在對依法代表、代理國家或地方自治團體處理
公共事務者,課予特別保護或服從義務,嚴予規範其職權之行使,使適當
行使公權力,並避免不當擴大刑罰權之適用。故上開修正後關於公務員定
義之規定,其所謂「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係指基於國家公權
力作用,行使國家統治權之公務機關;至「法定職務權限」,則指所從事
之事務,符合法令所賦與之職務權限,例如機關組織法規所明定之職務等
。公立學校校長及其教、職員,依上開修正前規定,本屬依法令從事於公
務之公務員,但於新刑法修正施行後,因公立學校非行使國家統治權之國
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則公立學校校長及其教、職員自非新刑法第
十條第二項第一款前段所列依法令服務於國家、地方自治團體所屬機關之
「身分公務員」。上訴人等行為後,刑法上公務員之定義經修正公布施行
,原判決以上訴人等行為時分別為上揭國小之校長,依國民教育法第九條
第一項規定,負有綜理學校校務之責,自均屬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
乃就其等於任職校長期間向便當業者收取金錢之行為,經比較貪污治罪條
例新舊法,論以八十一年七月十七日修正公布之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
項第四款之圖利罪。然國民教育法第九條第一項所謂「國民小學及國民中
學各置校長一人,綜理校務」,要僅為對校長職務之概括規定而已,自難
執為認定國中、小學校長均具刑法上公務員身分之依據。原判決對於上訴
人等如何於刑法修正前後均具有刑法上公務員之身分,並未依修正前後法
律規定之定義,詳加審認說明,徒憑上引國民教育法之規定,即遽為論科
,自難謂無適用法則不當及理由不備之違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93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3 月 06 日
要  旨: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就其親自聞見或經歷之事實所為之言詞或書面
    陳述,屬「狹義傳聞證據」,原則上不具證據能力,惟刑事訴訟法設
    有例外容許之要件,得作為證據。而被告以外之人於該被告之案件審
    判中,到庭以言詞或書面轉述原供述之被告或被告以外之人所陳述內
    容之「傳聞證言」或「傳聞書面」,與上開情形有異,然亦屬傳聞證
    據之性質則同,依傳聞法則,原則上亦認不具證據能力,不得以之作
    為認定犯罪事實之依據;惟:若被告以外之人所轉述原供述之「被告
    」所陳述內容之「傳聞證言」或「傳聞書面」,經被告以言詞或書面
    予以承認,或被告表示放棄其反對詰問權者,應視同被告自己之供述
    ,苟被告之該原供述係出於任意性,法院復認具備適當性之要件時,
    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之法理,例外得作為證據。此於被
    告以外之人所轉述原供述之「被告以外之人」所陳述內容之「傳聞證
    言」或「傳聞書面」,經當事人同意,法院復認具備適當性之要件時
    ,亦同。至若原供述之「被告」否認該陳述,或原供述之「被告以外
    之人」已死亡、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滯留國外或所在不
    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等因素,致客
    觀上不能陳述並接受詰問,而到庭之「傳聞證人」已依人證程序具結
    陳述並接受詰問,且該「傳聞證言」或「傳聞書面」具備特別可信性
    及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不可或缺之必要性嚴格條件,依同法第一百五
    十九條之三之法理,亦得例外作為證據,用以兼顧人權保障與真實發
    現,並維護司法正義。
、公務員執行職務,應遵守法令規章,受法律及一般法律原則之拘束,
    不得逾越法令而濫用裁量權。若公務員於法令授權範圍內為裁量,因
    裁量不當或不符比例原則而未具違法性時,僅須依其情節論究其行政
    責任,必也明知違反執行職務所應遵守之法令,而濫用其裁量權,致
    影響裁量決定之公平性與正確性,圖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
    而獲得利益,破壞國民對公務員廉潔及公正執行職務之信賴,行為該
    當於犯罪構成要件,始具有可罰性。九十年十一月七日修正貪污治罪
    條例之圖利罪,增列「明知違背法令」文句,以符構成要件明確化之
    原則,其所指之「法令」,須與公務員之執行職務所應遵循或行使裁
    量權有直接關係者為限。而公務員服務法係屬公務員之行為準則與服
    務規範,其內容乃規制公務員忠實義務、服從義務、保密義務、保持
    品位義務、執行職務義務、迴避義務、善良保管義務及不為一定行為
    義務等有關公務員倫理基本規範之概括性抽象法律,縱然違反,固有
    悖於官箴,僅是否構成應依該法懲處之事由,難認即有刑事上之違法
    性,此觀該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公務員有違反本法者,應按情節輕重
    ,分別予以懲處,其觸犯刑事法令者,並依各該法令處罰。」自明。
    雖該法第六條亦規定「公務員不得假借權力,以圖本身或他人私利。
    」,惟此僅係一般性規範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不得有圖個人或他人利
    益之濫權行為,並非就執行具體職務時,就該具體職務之相關義務所
    為之特別規定,仍非屬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圖利罪所稱之「法令」。
    蓋若非將此「法令」概念限縮於具體執行職務上之行為或裁量特別規
    範,則公務員就「便民」與「圖利他人」間之界線標準殊難以區分,
    自與圖利罪之修正意旨相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542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31 日
要  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之對於違背職務受賄罪,以公務員對於
違背職務之行為,要求、期約、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為要件,並不以
果真為違背職務之行為為必要。所謂公務員「違背職務之行為」,係指在
該公務員依法令規定職務範圍內之事項,不應為而為,或應為而不為者而
言。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於法令授權範圍內所為裁量權之行使,仍應受
適合性、必需性與比例原則、平等原則等限制,非可由公務員以主觀之意
思恣意為之,倘違反上開原則,故意失出或濫用其裁量權,而有實質上違
法性,即難認係職務上之合法行為。又貪污治罪條例所稱之賄賂,係指與
公務員違背職務之行為或職務上之行為,具有相當對價關係之一切財物而
言,其名稱及給付之方式並無限制,縱假借餽贈、酬謝、諮詢顧問費、服
務費、契約報酬或政治獻金等各種名義之變相給付,均包含在內。如公務
員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收受賄賂,自應成立該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
之對於違背職務上行為受賄罪;如公務員係對於職務上之行為,收受賄賂
,亦應成立該條例第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對於職務上行為受賄罪。本件公
訴意旨係以:李○儀自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一日起至九十年六月三十日止,
受聘擔任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下稱內政部都委會)委員,負責依都市
計畫法等相關法令,辦理都市計畫之擬定、變更、舊市區更新及新市區建
設等審議事項。緣雙○投資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雙○公司)與永○股
份有限公司(下稱永○公司),分別在花蓮縣壽豐鄉鯉魚潭風景特定區內
擁有多筆土地,該二家公司於八十七年十二月一日達成合作協議,約定將
所有土地合併申請開發「綠湖國際觀光飯店」,並向花蓮縣都市計畫委員
會(下稱花蓮縣都委會)申請將上開土地由公園用地變更為旅館用地,經
花蓮縣都委會以「變更花蓮鯉魚潭風景特定區計畫(第一次通盤檢討)案
」(下稱本件變更案)審查通過後,送請內政部都委會審議。內政部都委
會決定組成專案小組先行審議,並由李○儀擔任召集人。李○儀及該專案
小組成員經開會及現場履勘後,以該變更案規劃之公園、綠地、廣場、體
育場所、兒童遊樂園面積所占全部計畫土地面積比例,不符都市計畫法第
四十五條規定等由,質疑其必要性。雙○公司負責人王○霜、總經理康○
興得知後,為顧及龐大商業利益,即共謀對李○儀行賄,使李○儀違背職
務通過該變更案。李○儀亦與祥○工程顧問有限公司(下稱祥○公司)之
實際負責人藍○琪基於共同之犯意聯絡,以為王○霜製作旅館開發計畫書
之名義,變相索賄二百五十萬元,作為違背職務支持通過本件變更案之對
價。王○霜、康○興遂與李○儀於八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以祥○公司名
義與雙○公司簽訂「花蓮縣休閒旅館開發計畫案服務契約書」(下稱「服
務契約書」),約定報酬為二百五十萬元。王○霜當場及日後即陸續交付
面額分別為五十萬元、一百二十五萬元、及七十五萬元之支票三紙予李○
儀,均由祥韻公司之帳戶內提示兌領。李○儀受賄後,即於專案小組審查
會議中,作成附加條件建議提請大會確認處理原則之審查意見,試圖說服
內政部都委會委員通過本件變更案,惟未經內政部都委會大會通過。李○
儀復於第八次專案小組會議中,明知應作成不同意變更之審查意見,竟違
背其職務,作成建議本案原則同意變更,提請大會討論決定之審查意見,
並列出相關之九點原則配套措施方案,然仍未通過等情。而認李○儀、藍
○琪、王○霜分別涉有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受賄及行賄罪嫌。原判決則以
李○儀擔任內政部都委會委員,其執行審查職務時所為裁量權之行使,並
無違背法令,又李○儀、藍○琪為雙聯公司從事設計規劃收取報酬,雖違
反利益迴避原則,然與李○儀執行職務無對價關係等情,資為李○儀、藍
○琪所為與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一項第五款對於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之
構成要件不符,王○霜所為亦不成立同條例第十一條第一項之行賄罪之主
要論據。然查:(一)、原判決依憑王○霜以證人身分所為之部分陳述,
證人康○興、許○玲、李○靜、江○鴻、林○芬之證言,扣案之「服務契
約書」、通訊監察作業報告表、支票影本、世華銀行帳戶代收票據明細表
、存摺、往來明細、康○興之測謊鑑定報告、雙○公司支票日曆簿及行事
曆上之相關記載等證據資料,已認定上開「服務契約書」係李○儀為避人
耳目,藉其與藍○琪之師生關係,而以祥○公司名義與王○霜所簽訂,李
○儀、藍○琪並已收受二百五十萬元。(二)、依原判決理由所載,康○
興經法務部調查局實施測謊鑑定結果,就其所述「王○霜有為了變更花蓮
鯉魚潭風景特定區計畫案致送李○儀金錢好處」,經測試結果無情緒波動
反應,研判未說謊,有測謊報告書可稽。另康○興除於第一審中證稱曾與
李○儀有過接觸,李○儀並就雙○公司規劃之本件變更案提供建議外,康
○興復證稱:「(問:簽約及交付支票當時有無行賄的意思或感覺?或只
是委託別人做一件事?)我的感覺是這個案件李○儀同意做,就一定會通
過,我想是有行賄的意思。」、「行賄的對象是李○儀,……我覺得作計
畫書的方式是比較方便。」等語,於偵查中亦證稱:「(問:會談中李○
儀有無保證該案件會通過?)他說沒有問題,專案小組已經替我們做計畫
書,一定沒有問題」等語。王○霜於偵查中亦陳稱:尾款七十五萬元我不
願意給,是因為變更案一直沒有過,我不敢得罪他(李○儀),也不想再
花二百五十萬元找別人做,所以還是付了等語。上開測謊鑑定結果,及王
○霜、康○興之上述陳述,如果不虛,則王○霜、康○興似係為使本件變
更案能順利通過審查,而基於對李○儀行賄之目的,與李○儀訂立上開服
務契約書,並進而支付二百五十萬元。(三)、依原判決理由所載,藍○
琪於九十六年六月五日遭搜索後,隨與其妻在電話中談及:「他們可能懷
疑我是白手套吧」、「主要就是鯉魚潭綠湖飯店那個案子,那時候李○儀
介紹來,幫他處理的案子」等語,有通訊監察作業報告表可稽;另其於法
務部調查局東部地區機動工作組詢問時,先後陳稱:收取之二百五十萬元
費用中,有百分之二十約五十萬元給李○儀作為公關費用;及由於利潤約
有百分之二十,所以給李○儀的公關費不會超過五十萬元等語。另依判決
於理由所載,藍○琪於偵查中供稱:祥○公司並無規劃都市計畫之專業人
員及能力,本件之服務契約係複委託予東○顧問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處理,
原判決亦認定上開服務契約,係李○儀以其與藍○琪之師生關係,借用祥
○公司名義訂立,實際則係由藍○琪所規劃設計等情。如均屬實,則李○
儀並非祥○公司之負責人或股東,亦未實際參與上開服務契約之規劃設計
,僅依其係本件變更案專案小組召集人之職務關係,即以祥○公司名義訂
立上開服務契約,並從中收取五十萬元,其間有無對價關係,自有待斟酌
。綜上,王○霜、康○興既係於得知李○儀及專案小組之成員對本件變更
案持否定態度後,為使本件變更案能順利通過而起意向李○儀行賄,李○
儀亦借用祥○公司名義與雙○公司訂立服務契約書,藉此收取二百五十萬
元,李○儀復從中取得五十萬元,嗣後並於專案小組會議中為有利於本件
變更案之審查意見,則李○儀是否因收受上開財物而為有利於雙○公司之
審查意見?其所為之審查意見有無故意逾越裁量權合法行使之程度?其與
藍○琪收受之上開財物,與其職務之行使有無對價關係?又縱認其審查本
件變更案時並無違背職務之行為,然則何以其所為不構成於職務上行為受
賄罪?自均有斟酌之餘地。乃原判決未就上述各節調查釐清,細心勾稽,
即遽以李○儀並無違背職務之行為,及李○儀、藍○琪依據服務契約收取
之報酬,與李○儀執行職務無對價關係為由,而為有利於被告等之論據,
自嫌率斷,亦難認與經驗法則、論理法則無違,即非適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707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11 月 11 日
要  旨:
(一)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第 1  項第 1  款規定之侵占公有財物罪,
      僅須具有公務員身分之行為人基於不法所有意圖,將所保管之公有
      財物變易持有為所有之意思時,其犯罪即告完成,如侵占行為完成
      後另為偽造文書行為,應與侵占罪併合處罰。又刑法第 210  條規
      定之偽造文書罪,係為保護公共信用之法益,祇須所偽造、變造之
      文書有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之危險者,即行成立,並非以確有
      損害事實之發生為構成要件。關於國務機要費案部分,原判決將侵
      占公有財物行為與侵占行為論以牽連犯,適用法律即有違誤。
(二)就南港展覽館案部分,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第 1  項第 5  款規
      定之對於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其自由刑刑度係無期徒刑或 10 年
      以上有期徒刑,而刑法第 33 條第 3  款規定,有期徒刑為 2  月
      以上 15 年以下,遇有加減時,得減至 2  月未滿,或加至 20 年
      ,原判決對於不構成刑罰加重事由之被告論以超過 15 年之有期徒
      刑,量定之刑罰顯逾法定範圍。又參照貪污治罪條例第 3  條規定
      ,不具公務員身分之人,須與與公務員共同實行犯罪行為,始能論
      以該條例之罪,倘尚未認定公務員係犯違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即難
      逕認無公務員身分之行為人因共犯關係成立該罪。
(三)就洗錢案部分,行為人如故為收受、搬運、隱匿、寄藏或故買之標
      的物,係因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至第 6  條等規定之罪所得者
      ,貪污治罪條例第 15 條與洗錢防制法第 11 條第 2  項規定間即
      發生法規競合,依狹義法優於廣義法原則,即應優先適用貪污治罪
      條例第 15 條規定,原判決以洗錢防制法第 11 條第 2  項規定論
      處上開洗錢行為,法律適用亦有所違誤。
(四)關於龍潭購地案部分,查貪污治罪條例第 5  條第 1  項第 3  款
      規定之所謂職務上行為,係指公務員在其職務範圍內所應為或得為
      之行為而言,應從公務員所為實質上是否為其權限所及以為判斷。
      又依據憲法第 55 條規定,行政院院長由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
      任命之,行政院長欲決定重大行政政策、重要人事之任免時,實務
      上亦須與總統商議並經其首肯,顯見總統對於重大行政政策、任免
      重要人事等事項具有實質決定權,自不得藉此職務上所得為之行為
      收受金錢、財物或假借餽贈名義之變相給付為對價。
(五)關於被告人事案、證人偽證罪部分,依據刑事訴訟法第 377  條規
      定,上訴於第三審法院,非以判決違背法令為理由,不得為之,意
      即上訴理由書狀須依據卷內訴訟資料,具體指摘原判決不適用何種
      法則或如何適用不當,方符合上訴之法定程式;依據該法第 382
      條第 1  項規定,同法第 376  條各款規定所列案件,經第二審判
      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倘上訴意旨不符合法定要件,或針
      對不得上訴第三審之罪提起第三審上訴,法院自得依據同法第 395
      條規定,判決駁回上訴。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1年金訴字第 4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4 月 30 日
要  旨:
(一)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第 1  項第 5  款及第 5  條第 1  項第 3
      款構成公務員收賄等罪之重點,在於公務員所收取之財物或利益與
      其職務之執行之間,是否具有對價關係。所稱職務上行為,不以經
      法令明定者為限,只要該公務員之行為依照其所屬行政機關之行政
      慣例或慣習被認為係附隨於該公務員法定職務權限並與之有密切關
      聯性者,亦應認屬於該公務員職務上行為範圍內。就非典型之假手
      他人滿足對價事項型情形而論,倘就雙方約定對價事項之滿足,係
      由收賄等公務員利用其職務權限,而影響、干預其他政府機關或公
      務員有關公務之決定或執行所致之情形,要不得因滿足賄賂對價事
      項之公務行為,形式上非該收賄公務員直接所為,且非屬其法定職
      務權限範圍,即認該收賄公務員就該對價事項之作成,無何對於職
      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之可言。詳言之,倘收賄公務員
      行使其法定職務權限行為或職務密接關聯行為,並欲藉該等行為參
      與、影響或干預其他政府機關或公務員之公務決定或執行,進而使
      該政府機關或公務員作成與其職掌有關之行政行為,因而滿足收賄
      公務員與行賄者之對價事項時,因該對價事項之滿足,本質上係收
      賄公務員藉諸行使其法定職務權限行為或職務密接關聯行為對其他
      政府機關或公務員之行政行為發揮實質影響力所致,觀察其發揮實
      質影響力之整體行為與過程,實際上已破壞一般國民對於公務員公
      正執行職務之信賴,與收賄公務員藉其法定職務權限行為或職務密
      接關聯行為之行使直接滿足對價事項之情形,並無二致。是在此場
      合,假手他人之收賄公務員發揮實質影響力之行為,亦屬職務上之
      行為射程範圍。是以,收賄等公務員對於其他政府機關或公務員有
      關公務決定或執行之所以具有實質影響力,係因其行使法定職務權
      限行為或職務密接關聯行為所致,如僅因具有公務員之身分(無關
      職務權限本身),或利用其社經地位、聲望、勢力或人際關係等與
      其職務權限無關之因素,縱其結果亦滿足對價事項之成就,因與其
      法定職務權限行為或職務密接關聯行為無涉,難認對於收受賄賂等
      罪所要求一般國民對於公務職權行使公正性之信賴之保護法益,有
      所侵害,自不在此等犯罪處罰之列;又收賄等公務員發揮之實質影
      響力,以作用於其他政府機關或公務員有關公務決定或執行之作成
      ,且足使該政府機關或公務員作成足以滿足賄賂對價事項之特定行
      政行為為必要(實質影響力之作用對象及所致結果)。倘收賄等公
      務員所發揮之實質影響力,並非作用於任何政府機關或公務員有關
      公務決定或執行之過程,或未導致任何行政行為之作成,則與本罪
      所要求一般國民對於公務職權行使公正性之信賴之保護法益無關,
      除另可能構成他罪外,不得以收賄等罪相繩。
(二)貪污治罪條例第 4  條第 1  項第 2  款之藉勢藉端勒索財物罪,
      所謂藉勢勒索財物,須行為人憑藉權勢、權力,以恫嚇或脅迫之手
      段,使人畏懼而交付財物;藉端勒索財物,則為假藉端由,以恫嚇
      或脅迫之手段,使人畏怖而交付財物,且不以所藉權勢事由,在其
      職務範圍內或與其職務有直接關係為必要。又刑法規範之財產犯罪
      ,通常依行為人所獲取者係財物或不法之利益,而分別設有處罰規
      定。所稱財物,係指有形且具財產價值之物品;至於不法之利益,
      則指具財產價值之無形財產權。公務員藉勢藉端勒索財物罪僅針對
      行為人獲取財物設有處罰規定,其範圍不及於不法之利益,自應認
      公務員藉勢、藉端勒索而取得者,如係諸如債權、契約上請求權或
      其他無形財產權之不法利益,不在本罪規範內,不得以本罪處罰。
      惟行為人行為之本質係以恐嚇方法,使自己或使第三人取得不法利
      益,且其具有公務員之身分,且係假借其職務上之權力、機會或方
      法,以此恐嚇手段使自己或第三人獲取財產上不法利益者,則構成
      刑法第 134  條、第 346  條第 2  項之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
      、機會或方法恐嚇得利罪。
(三)貪污治罪條例第 6 條之 1  規定之犯罪主體必須係公務員本人,
      且僅該公務員本人方有依檢察官命令說明可疑財產來源之義務,非
      公務員本人不負此義務。又該罪係以公務員違反說明義務為處罰要
      件之不作為犯。此財產來源之說明義務,係於公務員因涉嫌犯本條
      第 1  款至第 10 款所列罪名,在檢察官偵查中,經檢察官命其就
      來源可疑之財產提出說明時,即告發生。涉案公務員應滿足之作為
      義務,乃對於檢察官就其可疑財產來源提出說明命令,必須提出合
      理說明,且其說明必須實在,倘無法說明應有正當理由。未能滿足
      此等說明要求之作為義務即成立犯罪。惟是否成立本罪,與公務員
      所涉犯本條第 1  款至第 10 款之罪是否成立無關。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