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6.13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10.01.20)

第 57 條

科刑時應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
為科刑輕重之標準:
一、犯罪之動機、目的。
二、犯罪時所受之刺激。
三、犯罪之手段。
四、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
五、犯罪行為人之品行。
六、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
七、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
八、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
九、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
十、犯罪後之態度。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264 條

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書為之。
起訴書,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職業、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
    之特徵。
二、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
起訴時,應將卷宗及證物一併送交法院。

第 273 條

法院得於第一次審判期日前,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
人、輔佐人到庭,行準備程序,為下列各款事項之處理:
一、起訴效力所及之範圍與有無應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法條之情形。
二、訊問被告、代理人及辯護人對檢察官起訴事實是否為認罪之答辯,及
    決定可否適用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程序。
三、案件及證據之重要爭點。
四、有關證據能力之意見。
五、曉諭為證據調查之聲請。
六、證據調查之範圍、次序及方法。
七、命提出證物或可為證據之文書。
八、其他與審判有關之事項。
於前項第四款之情形,法院依本法之規定認定無證據能力者,該證據不得
於審判期日主張之。
前條之規定,於行準備程序準用之。
第一項程序處理之事項,應由書記官製作筆錄,並由到庭之人緊接其記載
之末行簽名、蓋章或按指印。
第一項之人經合法傳喚或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法院得對到庭之人
行準備程序。
起訴或其他訴訟行為,於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欠缺而其情形可補正者,法
院應定期間,以裁定命其補正。

第 288 條

調查證據應於第二百八十七條程序完畢後行之。
審判長對於準備程序中當事人不爭執之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得僅以宣讀
或告以要旨代之。但法院認有必要者,不在此限。
除簡式審判程序案件外,審判長就被告被訴事實為訊問者,應於調查證據
程序之最後行之。
審判長就被告科刑資料之調查,應於前項事實訊問後行之。

第 289 條

調查證據完畢後,應命依下列次序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
一、檢察官。
二、被告。
三、辯護人。
前項辯論後,應命依同一次序,就科刑範圍辯論之。於科刑辯論前,並應
予到場之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就科刑範圍
表示意見之機會。
已依前二項辯論者,得再為辯論,審判長亦得命再行辯論。

國民法官法(109.08.12)

第 62 條

法院應於準備程序終結前,就聲請或職權調查證據之證據能力有無為裁定
。但就證據能力之有無,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必要者,不在此限。
當事人或辯護人聲請調查之證據,法院認為不必要者,應於準備程序終結
前以裁定駁回之。
下列情形,應認為不必要:
一、不能調查。
二、與待證事實無重要關係。
三、待證事實已臻明瞭無再調查之必要。
四、同一證據再行聲請。
法院於第一項、第二項裁定前,得為必要之調查。但非有必要者,不得命
提出所聲請調查之證據。
法院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為裁定後,因所憑之基礎事實改變,致應為不
同之裁定者,應即重新裁定;就聲請調查之證據,嗣認為不必要者,亦同
。
審判期日始聲請或職權調查之證據,法院應於調查該項證據前,就其證據
能力有無為裁定;就聲請調查之證據認為不必要者,亦同。
證據經法院裁定無證據能力或不必要者,不得於審判期日主張或調查之。
第一項、第二項、第五項及第六項之裁定,不得抗告。

第 64 條

當事人、辯護人於準備程序終結後不得聲請調查新證據。但有下列情形之
一者,不在此限:
一、當事人、辯護人均同意,且法院認為適當者。
二、於準備程序終結後始取得證據或知悉其存在者。
三、不甚妨害訴訟程序之進行者。
四、為爭執審判中證人證述內容而有必要者。
五、非因過失,未能於準備程序終結前聲請者。
六、如不許其提出顯失公平者。
前項但書各款事由,應由聲請調查證據之人釋明之。
違反第一項之規定者,法院應駁回之。

第 68 條

審判期日,除有特別情形外,應連日接續開庭。

第 70 條

檢察官於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八條第一項之調查證據程序前,應向國民
法官法庭說明經依第四十七條第二項整理之下列事項:
一、待證事實。
二、聲請調查證據之範圍、次序及方法。
三、聲請調查之證據與待證事實之關係。
被告、辯護人主張待證事實或聲請調查證據者,應於檢察官為前項之說明
後,向國民法官法庭說明之,並準用前項規定。

第 74 條

當事人、辯護人聲請調查之筆錄及其他可為證據之文書,由聲請人向國民
法官法庭、他造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宣讀。
前項文書由法院依職權調查者,審判長應向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
人或輔佐人宣讀。
前二項情形,經當事人及辯護人同意,且法院認為適當者,得以告以要旨
代之。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文書,有關風化、公安或有毀損他人名譽之虞者,應交
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閱覽,不得宣讀;如當事人或辯
護人不解其意義者,並應由聲請人或審判長告以要旨。

第 76 條

當事人、辯護人聲請調查之證物,由聲請人提示予國民法官法庭、他造當
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辨認。
法院依職權調查之證物,審判長應提示予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人
或輔佐人辨認。
前二項證物如係文書而當事人或辯護人不解其意義者,並應由聲請人或審
判長告以要旨。

第 79 條

調查證據完畢後,應命依下列次序就事實及法律分別辯論之:
一、檢察官。
二、被告。
三、辯護人。
前項辯論後,應命依同一次序,就科刑範圍辯論之。於科刑辯論前,並應
予到場之告訴人、被害人或其家屬或其他依法得陳述意見之人,就科刑範
圍表示意見之機會。
已依前二項辯論者,得再為辯論,審判長亦得命再行辯論。

第 83 條

有罪之認定,以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雙方意見在內達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
決定之。未獲該比例人數同意時,應諭知無罪之判決或為有利於被告之認
定。
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認定,以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雙方意見在內過
半數之同意決定之。
有關科刑事項之評議,以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雙方意見在內過半數之意見
決定之。但死刑之科處,非以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雙方意見在內達三分之
二以上之同意,不得為之。
前項本文之評議,因國民法官及法官之意見歧異,而未達包含國民法官及
法官雙方意見在內之過半數意見者,以最不利於被告之意見,順次算入次
不利於被告之意見,至達包含國民法官及法官雙方意見在內之過半數意見
為止,為評決結果。

第 90 條

當事人、辯護人於第二審法院,不得聲請調查新證據。但有下列情形之一
,而有調查之必要者,不在此限:
一、有第六十四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四款或第六款之情形。
二、非因過失,未能於第一審聲請。
三、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後始存在或成立之事實、證據。
有證據能力,並經原審合法調查之證據,第二審法院得逕作為判斷之依據
。

第 91 條

行國民參與審判之案件經上訴者,上訴審法院應本於國民參與審判制度之
宗旨,妥適行使其審查權限。

第 92 條

第二審法院認為上訴有理由,或上訴雖無理由,而原審判決不當或違法者
,應將原審判決經上訴之部分撤銷。但關於事實之認定,原審判決非違背
經驗法則或論理法則,顯然影響於判決者,第二審法院不得予以撤銷。
第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者,應就該案件自為判決。但因原審判決有下列
情形之一而撤銷者,應以判決將該案件發回原審法院:
一、諭知管轄錯誤、免訴、不受理係不當者。
二、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第六款、第七款或第
    十三款之情形。
三、已受請求之事項未予判決。
四、諭知無罪,係違背法令而影響於事實之認定,或認定事實錯誤致影響
    於判決。
五、法院審酌國民參與審判制度之宗旨及被告防禦權之保障,認為適當時
    。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