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3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刑法(110.01.20)

第 28 條

二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

第 214 條

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足以生損害
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第 309 條

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

第 310 條

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處一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散布文字、圖畫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萬元以下
罰金。
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但涉於私德而與公共利益無
關者,不在此限。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155 條

證據之證明力,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
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第 266 條

起訴之效力,不及於檢察官所指被告以外之人。

第 302 條

案件有左列情形之一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
一、曾經判決確定者。
二、時效已完成者。
三、曾經大赦者。
四、犯罪後之法律已廢止其刑罰者。

第 429-3 條

聲請再審得同時釋明其事由聲請調查證據,法院認有必要者,應為調查。
法院為查明再審之聲請有無理由,得依職權調查證據。

洗錢防制法(107.11.07)

第 2 條

本法所稱洗錢,指下列行為:
一、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或使他人逃避刑事追訴,而移轉
    或變更特定犯罪所得。
二、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之本質、來源、去向、所在、所有權、處分
    權或其他權益者。
三、收受、持有或使用他人之特定犯罪所得。

第 3 條

本法所稱特定犯罪,指下列各款之罪:
一、最輕本刑為六月以上有期徒刑以上之刑之罪。
二、刑法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一項、第一百二十三條、第二百零一條之一第
    二項、第二百六十八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三十九條之三、第
    三百四十二條、第三百四十四條、第三百四十九條之罪。
三、懲治走私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三條第一項之罪。
四、破產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百五十五條之罪。
五、商標法第九十五條、第九十六條之罪。
六、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五條第一項後段、第四十七條之罪。
七、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及第四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
    罪。
八、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第五項、第六項、第八十九條、第九
    十一條第一項、第三項之罪。
九、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第四十四條第二項、第三項、第四十五條之罪
    。
十、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一、期貨交易法第一百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罪。
十二、資恐防制法第八條、第九條之罪。
十三、本法第十四條之罪。

第 4 條

本法所稱特定犯罪所得,指犯第三條所列之特定犯罪而取得或變得之財物
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前項特定犯罪所得之認定,不以其所犯特定犯罪經有罪判決為必要。

第 14 條

有第二條各款所列洗錢行為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五百萬
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前二項情形,不得科以超過其特定犯罪所定最重本刑之刑。

刑事妥速審判法(108.06.19)

第 5 條

法院就被告在押之案件,應優先且密集集中審理。
審判中之延長羈押,如所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逾有期徒刑十年
者,第一審、第二審以六次為限,第三審以一次為限。
審判中之羈押期間,累計不得逾五年。
前項羈押期間已滿,仍未判決確定者,視為撤銷羈押,法院應將被告釋放
。

第 8 條

案件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六年且經最高法院第三次以上發回後,第二審
法院更審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或其所為無罪之更審判決,如於更審
前曾經同審級法院為二次以上無罪判決者,不得上訴於最高法院。

第 9 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決,提起上訴之理由,
以下列事項為限:
一、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
二、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三、判決違背判例。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至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三百九十三條第一款規
定,於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46年台抗字第 6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46 年 01 月 16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經訊問後,認為有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六條所定之情形者,於必要
時得羈押之,固為同法第一百零一條所明定,但執行羈押後有無繼續之必
要,仍許由法院斟酌訴訟進行程度及其他一切情事而為認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460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2 月 03 日
要  旨:
法院如就證據未確實依照法定調查方法,於審判期日踐行調查程序,而遽
採為判斷事實之依據,即難謂於證據法則無何違背。又告訴人為向司法警
察機關或偵查機關申告犯罪事實而要求訴追之人,若以告訴人所陳親身經
歷之被害經過,作為認定犯罪事實之依據時,乃居於證人之地位,亦即其
證據方法為證人,必須踐行有關證人之證據調查程序,除非其有依法不得
令其具結之情形,否則事實審法院應命其具結,若依法應具結而未具結時
,告訴人有關被害事實之陳述,無證據能力,法院不得援其陳述作為判決
之基礎,否則即與嚴格證明法則有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01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刑法第 309  條所稱「侮辱」及第 310  條所稱「誹謗」之區別,前者係
未指定具體事實,而僅為抽象之謾罵;後者則係對於具體之事實有所指摘
,而損及他人名譽。惟若言論內容係以某項事實為基礎而評論,或發言過
程中夾論夾敘,將事實敘述與評論混為一談時,不能將評論自事實抽離,
而不論事實之真實與否,逕以「意見表達」粗俗不堪,論以公然侮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06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12 日
要  旨:
按第二審法院認第一審判決部分雖成立犯罪,惟檢察官上訴請求併予審理
部分不能成立或證明犯罪時,此時即無與已經起訴部分發生所謂犯罪事實
一部與全部之關係,則檢察官上訴請求併予審理部分既未經起訴,第二審
法院僅能於判決中交代檢察官此部分不能成立或證明犯罪之理由,無從為
無罪或不另為無罪判決之諭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17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證人陳述證言之內容,若係以證人親自經歷,或在說明他陳述人為該陳述
前後之相關行為表現,則屬情況證據,其待證事實與證人之知覺間,具有
關聯性,即屬適格之補強證據,至於證據是否足以與不利陳述所指涉之內
容相互印證,使之平衡或袪除具體個案中共犯或對向性正犯之供述可能具
有之虛偽性,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又若證人係於體驗事實後之一段
期間,始接受警、偵訊,嗣再經過相當時日後,才在審判中作證,礙於人
之記憶及表達能力,難期證人於警、偵訊時,就其經歷可以鉅細靡遺陳述
,更難於法院審理時,完全複刻先前證述之內容。故法院自應綜合比對其
證言,定其取捨,非謂前後一有不符,即全部不予採信。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41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25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 289  條關於調查證據完畢後,就事實、法律及科刑範圍辯
論順序之規定,於民國 109  年 1  月 15 日修正公布,同年 7  月 15 
日施行。於該條文修正施行前,就科刑資料之調查,屬與犯罪事實有密切
關連之「犯罪情節事實」者,應經嚴格證明,其於論罪證據調查階段,依
各證據方法之法定調查程序進行調查即足當之,其為「犯罪行為人屬性」
之單純科刑事實者,則以自由證明為已足。若法院已依當時有效之舊法,
就量刑審酌事項,針對犯罪行為人前科紀錄表、或其警詢、偵查與審理中
供述等項,依其證據性質踐行適法之調查程序、表示意見程序,並未依修
正後規定進行科刑範圍辯論,難謂於法有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抗字第 1888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1 月 26 日
要  旨:
刑事訴訟法第 429  條之 3  第 1  項規定之立法意旨,係考量再審聲請
人倘無法院協助,甚難取得相關證據以證明所主張之再審事由時,得不附
具證據,而釋明再審事由所憑之證據及其所在,同時請求法院調查。法院
如認該項證據與再審事由之存在有重要關連,在客觀上顯有調查之必要,
即應予調查。從而,倘再審聲請人無甚難取得證據之情形、未能釋明證據
存在及其所在,並與再審事由有重要關連,或再審之聲請指涉之事項非於
受判決人利益有重大關係,足以動搖原確定判決結果,法院即無依聲請調
查證據之必要。此與於一般刑事審判程序,當事人為促使法院發現真實,
得就任何與待證事實有關之事項,聲請調查證據,且法院除有同法第 163
條之 2  第 2  項各款所示情形外,皆應予調查之情況,截然不同。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非字第 13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08 月 27 日
要  旨:
被告冒用他人姓名應訊,檢察官未發覺,起訴書乃記載被告所冒用之姓名
、年籍等資料者,其起訴之對象仍為被告其人,法院審判時,亦以該被告
為審判之對象,縱於判決確定後始發現錯誤,因僅屬被告冒用他人姓名應
訊之姓名錯誤,而非審判之對象錯誤,法院非不得以裁定方式更正;此與
非真正犯罪行為之人而頂替他人接受偵查、審判之被告錯誤情形有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