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18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98 條

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
或其他不正之方法。

第 100-2 條

本章之規定,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犯罪嫌疑人時,準用之。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66-1 條

主詰問應就待證事項及其相關事項行之。
為辯明證人、鑑定人陳述之證明力,得就必要之事項為主詰問。
行主詰問時,不得為誘導詰問。但下列情形,不在此限:
一、未為實體事項之詰問前,有關證人、鑑定人之身分、學歷、經歷、與
    其交游所關之必要準備事項。
二、當事人顯無爭執之事項。
三、關於證人、鑑定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
四、證人、鑑定人對詰問者顯示敵意或反感者。
五、證人、鑑定人故為規避之事項。
六、證人、鑑定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述。
七、其他認有誘導詰問必要之特別情事者。

第 167-1 條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就證人、鑑定人之詰問及回答,得以違背法令或
不當為由,聲明異議。

第 167-5 條

審判長認異議有理由者,應視其情形,立即分別為中止、撤回、撤銷、變
更或其他必要之處分。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87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3 月 01 日
要  旨:
檢察官或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對於證人之訊問或詢問,除
禁止以不正方法取供以擔保其陳述之任意性外,對於訊問或詢問之方式,
刑事訴訟法並未明文加以限制。因此,訊問者或詢問者以其所希望之回答
,暗示證人之誘導訊問或詢問方式,是否法之所許,端視其誘導訊問或詢
問之暗示,足以影響證人陳述之情形而異。如其訊問或詢問內容,有暗示
證人使為故意異其記憶之陳述,乃屬虛偽誘導,或有因其暗示,足使證人
發生錯覺之危險,致為異其記憶之陳述,則為錯覺誘導,為保持程序之公
正及證據之真實性,固均非法之所許。然如其之暗示,僅止於引起證人之
記憶,進而為事實之陳述,係屬記憶誘導,參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
條之一第三項第三款規定於行主詰問階段,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
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得為誘導詰問之相同法理,則無禁止之必要,應予
容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86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2 月 20 日
要  旨:
(一)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出以懇切之態度,不得用
      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並無禁止
      誘導詢問之規定。而依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項第二款規定
      ,詰問證人、鑑定人不得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
      方法為之。惟就證人、鑑定人之主詰問,雖規定不得為誘導詰問,
      但於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一第三項但書所定之情形,得誘導詰問
      ;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二第二項亦規定,行反詰問於必要時,得
      誘導詰問。則刑事訴訟法既明定詰問證人、鑑定人不得以恫嚇、侮
      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為之;同時又規定於特定情形下
      ,得為誘導詰問,顯見誘導詰問非屬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
      項第二款所指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方法之不正方
      法,僅係於特定情況下,禁止誘導詰問而已。而刑事訴訟法第九十
      八條所指不得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之
      方法,與同法第一百六十六條之七第二項第二款所定之不正方法,
      內容相當,應認誘導訊問亦非屬刑事訴訟法第九十八條所定之不正
      方法。本件調查人員製作上訴人筆錄時,縱有誘導訊問,仍非以不
      正方取得之證據,原判決以之為上訴人論罪證據,自無採證違法可
      言。
(二)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二款所謂已受請求之事項而未予判
      決,係指法院對於經起訴或上訴之事項,或起訴或上訴效力所及之
      事項未為審判之意。若法院審判之範圍,已就請求之事項予以審理
      ,僅認定起訴或上訴犯罪事實之時間、處所、方法、手段、被害物
      體、共犯人數、既遂、未遂、侵害法益等與原請求有所出入,而不
      影響同一犯罪事實,仍屬對於已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又檢察官
      就被告之全部犯罪事實以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起訴者,因其刑罰權
      單一,在審判上為一不可分割之單一訴訟客體,法院自應就全部犯
      罪事實予以合一審判,並以一判決終結之。倘認其中一部分不能證
      明犯罪,應於理由敘明不另諭知無罪。惟若檢察官係以單純一罪起
      訴,法院審理結果亦認為單純一罪,僅係認定犯罪事實之時間、方
      法、侵害法益等內容與起訴事實有異,因全部犯罪事實並無可分之
      部分,法院就認定不同部分只須於理由說明即可,無庸為不另無罪
      之諭知。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