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7

相關法條

民法(110.01.20)

第 148 條

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
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

中華民國刑法(110.01.20)

第 1 條

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
分,亦同。

第 15 條

對於犯罪結果之發生,法律上有防止之義務,能防止而不防止者,與因積
極行為發生結果者同。
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

第 19 條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
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
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第 23 條

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不罰。但防衛
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第 24 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
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
之。

第 185 條

損壞或壅塞陸路、水路、橋樑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之
危險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

第 185-3 條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
十萬元以下罰金:
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
    零點零五以上。
二、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
    駛。
三、服用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上
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犯本條或陸海空軍刑法第五十四條之罪,經有罪判決確定或經緩起訴處
分確定,於五年內再犯第一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五年以
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34 條

意圖供人觀覽,公然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
元以下罰金。
意圖營利犯前項之罪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三萬元以
下罰金。

第 277 條

傷害人之身體或健康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
犯前項之罪,因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
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83 條

聚眾鬥毆致人於死或重傷者,在場助勢之人,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 284 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十萬元以下罰金;致重傷
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1年台上字第 737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1 年 02 月 24 日
要  旨:
查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
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
之。倘其權利之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
大者,非不得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此乃權利社會化之基本內涵所
必然之解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8年上字第 228 號 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18 年 01 月 01 日
要  旨:
查刑法上防衛行為,祇以基於排除現在不正侵害者為已足,其不正之侵害
,無論是否出於防衛者之所挑動,在排除之一方仍不失其為防衛權之作用
。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97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5 月 29 日
要  旨:
民法第 148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以損害他人為主要
目的。而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
使所能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
量以定之。倘綜合一切具體情事觀察,權利之行使,對自己所獲得之利益
極微,對他人及社會所造成之損失極大者,實質上即屬違背法律之根本精
神,亦即與權利社會化之內涵及社會倫理背馳,應認為係權利之濫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33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2 月 08 日
要  旨:
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取
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此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之。倘其權
利之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大,縱此為
權利人取得權利之初所不知,亦非不得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故權
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與權利人取得權利時已否知悉權
利之行使將造成他人及國家社會之損失,並無必然關係。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