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0.06.14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109.01.15)

第 166-1 條

主詰問應就待證事項及其相關事項行之。
為辯明證人、鑑定人陳述之證明力,得就必要之事項為主詰問。
行主詰問時,不得為誘導詰問。但下列情形,不在此限:
一、未為實體事項之詰問前,有關證人、鑑定人之身分、學歷、經歷、與
    其交游所關之必要準備事項。
二、當事人顯無爭執之事項。
三、關於證人、鑑定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其記憶所必要者。
四、證人、鑑定人對詰問者顯示敵意或反感者。
五、證人、鑑定人故為規避之事項。
六、證人、鑑定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述。
七、其他認有誘導詰問必要之特別情事者。

第 166-2 條

反詰問應就主詰問所顯現之事項及其相關事項或為辯明證人、鑑定人之陳
述證明力所必要之事項行之。
行反詰問於必要時,得為誘導詰問。

第 166-7 條

詰問證人、鑑定人及證人、鑑定人之回答,均應就個別問題具體為之。
下列之詰問不得為之。但第五款至第八款之情形,於有正當理由時,不在
此限:
一、與本案及因詰問所顯現之事項無關者。
二、以恫嚇、侮辱、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者。
三、抽象不明確之詰問。
四、為不合法之誘導者。
五、對假設性事項或無證據支持之事實為之者。
六、重覆之詰問。
七、要求證人陳述個人意見或推測、評論者。
八、恐證言於證人或與其有第一百八十條第一項關係之人之名譽、信用或
    財產有重大損害者。
九、對證人未親身經歷事項或鑑定人未行鑑定事項為之者。
十、其他為法令禁止者。

第 288-1 條

審判長每調查一證據畢,應詢問當事人有無意見。
審判長應告知被告得提出有利之證據。

第 455-46 條

每調查一證據畢,審判長應詢問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有無意見。
法院應予訴訟參與人及其代理人,以辯論證據證明力之適當機會。

刑事訴訟法(56.01.28)

第 173 條

審判長每調查一證據畢,應詢問被告有無意見。
審判長應告知被告得提出有利之證據。

國民法官法(109.08.12)

第 73 條

當事人、辯護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通譯,於審判長為人別訊問後
,由當事人、辯護人直接詰問之。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於證人、鑑定
人、通譯經詰問完畢,得於告知審判長後,於待證事項範圍內,自行或請
求審判長補充訊問之。
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於審判長就被訴事實訊問被告完畢,得於告知審
判長後,就判斷罪責及科刑之必要事項,自行或請求審判長補充訊問之。
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於被害人或其家屬陳述意見完畢,得於告知審判
長後,於釐清其陳述意旨之範圍內,自行或請求審判長補充詢問之。
審判長認國民法官、備位國民法官依前三項所為之訊問或詢問為不適當者
,得限制或禁止之。

第 74 條

當事人、辯護人聲請調查之筆錄及其他可為證據之文書,由聲請人向國民
法官法庭、他造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宣讀。
前項文書由法院依職權調查者,審判長應向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
人或輔佐人宣讀。
前二項情形,經當事人及辯護人同意,且法院認為適當者,得以告以要旨
代之。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文書,有關風化、公安或有毀損他人名譽之虞者,應交
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閱覽,不得宣讀;如當事人或辯
護人不解其意義者,並應由聲請人或審判長告以要旨。

第 75 條

前條之規定,於文書外之證物有與文書相同之效用者,準用之。
錄音、錄影、電磁紀錄或其他相類之證物可為證據者,聲請人應以適當之
設備,顯示聲音、影像、符號或資料,使國民法官法庭、他造當事人、辯
護人或輔佐人辨認或告以要旨。
前項證據由法院依職權調查者,審判長應以前項方式使國民法官法庭、當
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辨認或告以要旨。

第 76 條

當事人、辯護人聲請調查之證物,由聲請人提示予國民法官法庭、他造當
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辨認。
法院依職權調查之證物,審判長應提示予國民法官法庭、當事人、辯護人
或輔佐人辨認。
前二項證物如係文書而當事人或辯護人不解其意義者,並應由聲請人或審
判長告以要旨。

第 77 條

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得於個別證據調查完畢後請求表示意見。審判長
認為適當者,亦得請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表示意見。
審判長應於證據調查完畢後,告知當事人、辯護人或輔佐人得對證據證明
力表示意見。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506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10 月 09 日
要  旨:
九十二年一月十四日修正之刑事訴訟法為落實當事人進行體制下之證據調
查程序,修正第一百六十五條第一項,關於筆錄或其他文書證據規定為:
「卷宗內之筆錄及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審判長應向當事人、代理人、辯
護人或輔佐人宣讀或告以要旨」,使得採為判決基礎之文書證據,均能顯
現於公判庭,令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或輔佐人有足夠辨認,旨在使嗣
後得以充分辯論;且修正前第一百七十三條規定移列為第二百八十八條之
一,並將第一項「審判長每調查一證據畢,應詢問被告有無意見」,將後
段文字修正為應詢問「當事人」有無意見,旨在使每一得採為判決基礎之
證據,當事人均能充分就其證據能力與證明力表示意見,資為嗣後之辯論
程序作準備。是審判長於審判期日調查證據時,就此種文書證據所踐行之
上述程序,如實質上不能使獲致「辨認」或「表示意見」之效果者,其調
查證據程序之進行,即難認為適法。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