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09

相關法條

法院組織法(108.01.04)

第 51-2 條

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各庭審理案件,經評議後認採為裁判基礎之法律
見解,與先前裁判之法律見解歧異者,應以裁定敘明理由,依下列方式處
理:
一、民事庭提案予民事大法庭裁判。
二、刑事庭提案予刑事大法庭裁判。
最高法院民事庭、刑事庭各庭為前項裁定前,應先以徵詢書徵詢其他各庭
之意見。受徵詢庭應於三十日內以回復書回復之,逾期未回復,視為主張
維持先前裁判之法律見解。經任一受徵詢庭主張維持先前裁判之法律見解
時,始得為前項裁定。

民法(110.01.20)

第 148 條

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
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

第 184 條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
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
無過失者,不在此限。

第 227-2 條

契約成立後,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其原有效果顯失公平者,
當事人得聲請法院增、減其給付或變更其他原有之效果。
前項規定,於非因契約所發生之債,準用之。

第 297 條

債權之讓與,非經讓與人或受讓人通知債務人,對於債務人不生效力。但
法律另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受讓人將讓與人所立之讓與字據提示於債務人者,與通知有同一之效力。

第 299 條

債務人於受通知時,所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皆得以之對抗受讓人。
債務人於受通知時,對於讓與人有債權者,如其債權之清償期,先於所讓
與之債權或同時屆至者,債務人得對於受讓人主張抵銷。

第 320 條

因清償債務而對於債權人負擔新債務者,除當事人另有意思表示外,若新
債務不履行時,其舊債務仍不消滅。

第 334 條

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並均屆清償期者,各得以其債務,與
他方之債務,互為抵銷。但依債之性質不能抵銷或依當事人之特約不得抵
銷者,不在此限。
前項特約,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第 902 條

權利質權之設定,除依本節規定外,並應依關於其權利讓與之規定為之。

第 905 條

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以金錢給付為內容,而其清償期先於其所擔保債權
之清償期者,質權人得請求債務人提存之,並對提存物行使其質權。
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以金錢給付為內容,而其清償期後於其所擔保債權
之清償期者,質權人於其清償期屆至時,得就擔保之債權額,為給付之請
求。

第 906-3 條

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如得因一定權利之行使而使其清償期屆至者,質權
人於所擔保債權清償期屆至而未受清償時,亦得行使該權利。

第 907-1 條

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其債務人於受質權設定之通知後,對出質人取得債
權者,不得以該債權與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主張抵銷。

銀行法(108.04.17)

第 1 條

為健全銀行業務經營,保障存款人權益,適應產業發展,並使銀行信用配
合國家金融政策,特制定本法。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43年台上字第 1143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43 年 12 月 17 日
要  旨:
出租人基於土地法第一百條第三款承租人欠租之事由,並依民法第四百四
十條第一項規定,對於支付租金遲延之承租人,定相當期限催告其支付,
承租人於其期限內不為支付者,固得終止契約,惟承租人曾於出租人所定
之期限內,依債務本旨提出支付之租金,而因出租人或其他有代為受領權
限之人拒絕受領,致未能如期完成時,尚難謂與上開條項所定之情形相當
。依民法第二百十九條關於行使債權,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之規定,出租
人自不得執是為終止契約之理由。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43年台上字第 762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43 年 09 月 10 日
要  旨:
行使債權,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二百十九條定有明文,上訴人支
付被上訴人之租金,關於四百元之存摺部分,其存入數額如非不實,則縱
使有用被上訴人委託之收租人某甲名義為存款人情事,被上訴人儘可轉囑
某甲蓋章領取,亦於被上訴人並無損失,乃被上訴人竟以存款人非其本人
名義,拒絕受領,並因而主張上訴人未於其所定催告期限內支付租金,應
負積欠租金達二個月以上總額之責任,為終止系爭房屋租賃契約之理由,
其行使債權,不得謂非違背誠實及信用方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52年台上字第 1085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52 年 04 月 18 日
要  旨:
債權讓與,債務人於受通知時所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皆得以之對抗受讓
人,民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所謂得對抗之事由,不以狹義
之抗辯權為限,而應廣泛包括,凡足以阻止或排斥債權之成立、存續或行
使之事由在內,蓋債權之讓與,在債務人既不得拒絕,自不宜因債權讓與
之結果,而使債務人陷於不利之地位。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58年台上字第 2929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58 年 10 月 02 日
要  旨:
媒介居間人固以契約因其媒介而成立時為限,始得請求報酬,但委託人為
避免報酬之支付,故意拒絕訂立該媒介就緒之契約,而再由自己與相對人
訂立同一內容之契約者,依誠實信用原則,仍應支付報酬。又委託人雖得
隨時終止居間契約,然契約之終止,究不應以使居間人喪失報酬請求權為
目的而為之,否則仍應支付報酬。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1年台上字第 737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71 年 02 月 24 日
要  旨:
查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
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量以定
之。倘其權利之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
大者,非不得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此乃權利社會化之基本內涵所
必然之解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1473 號 民事判例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05 月 09 日
要  旨:
債務人於受債權讓與通知時,對於讓與人有債權者,如其債權之清償期,
先於所讓與之債權,或同時屆至者,債務人得對於受讓人主張抵銷,民法
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二項定有明文。此項規定,依同法第九百零二條規定,
對於權利質權之設定,仍有其準用。是為質權標的物之債權,其債務人於
受質權設定之通知時,對於出質人有債權,如其債權之清償期,先於為質
權標的物之債權,或同時屆至者,債務人自得於同額內主張抵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01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6 月 30 日
要  旨:
查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
他人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其立
法旨趣係以保護他人為目的之法律,意在使人類互盡保護之義務,倘違反
之,致損害他人權利,與親自加害無異,自應使其負損害賠償責任。該項
規定乃一種獨立的侵權行為類型,其立法技術在於轉介立法者未直接規定
的公私法強制規範,使成為民事侵權責任的規範,俾侵權行為規範得與其
他法規範體系相連結。依此規定,凡違反以保護他人權益為目的之法律,
致生損害於他人,即推定為有過失,若損害與違反保護他人法律之行為間
復具有因果關係,即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至於加害人如主張其無過失,依
舉證責任倒置(轉換)之原則,應由加害人舉證證明,以減輕被害人之舉
證責任,同時擴大保護客體之範圍兼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因此,民法第
七百九十四條規定:「土地所有人開掘土地或為建築時,不得因此使鄰地
之地基動搖或發生危險,或使鄰地之工作物受其損害」,既係以保護相鄰
關係中鄰地地基及工作物之安全維持社會之公共利益,避免他人遭受損害
為目的之法律,土地所有人如有違反,自應按上開規範旨趣,依民法第一
百八十四條第二項規定,對被害人負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責任。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31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8 月 11 日
要  旨:
(一)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
      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
      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第
      二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依此規定,侵權行為之構成有三種類型,
      即因故意或過失之行為,不法侵害他人權利,或因故意以背於善良
      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之一般法益,及行為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
      ,致生損害於他人,各該獨立侵權行為類型之要件有別。此於原告
      起訴時固得一併主張,然法院於為原告請求有理由之判決時,依其
      正確適用法律之職權,自應先辨明究係適用該條第一項前段或後段
      或第二項規定,再就適用該規定之要件為論述,始得謂為理由完備
      。
(二)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所定僱用人之連帶賠償責任,除須與行
      為人有指揮、監督關係外,尚須該行為人執行職務之行為有故意或
      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始克成立。此於不屬於租賃之定期傭船
      契約,船舶所有人於一定期間內,將船舶連同船長及船員一併包租
      予定期傭船人,使定期傭船人於傭船期間內,可以之運送自己之貨
      物,亦可從事海上企業活動,以經營船舶之運送業務,船舶所有人
      雖仍對船長及船員支付薪水,而有某程度之指揮監督權,惟其僅就
      船舶之「航海上事項」負其船舶所有人之航行責任(如海商法第九
      十六條、第九十七條、第九十八條有關船舶運航規定之類),至於
      其他船舶之「商業上事項」(如貨物運送業務等是),則由定期傭
      船人管理並行使其對船長及船員之指揮、監督權,船舶所有人就此
      即無須負其責任。易言之,判斷是項侵權行為責任之孰屬(船舶所
      有人或定期傭船人?),端繫於船長及船員所為,究係「航海上事
      項」或「商業上事項」以為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209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12 月 01 日
要  旨:
訴訟標的為訴之要素之一,乃訴訟客體,亦為審判對象,依民事訴訟法第
244 條第 1  項第 2  款規定,原告起訴時,其訴狀應記載訴訟標的及其
原因事實,故訴訟標的須與原告主張之原因事實相結合,始得辨識。本件
中央存保公司雖依民法第 184  條規定請求中小企業銀行經理賠償損害,
惟其主張之原因事實,僅敘及其共謀超貸,侵害中小企銀財產權,核屬民
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之原因事實,並無關於「故意以背於善良
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上訴人」、「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上
訴人」之原因事實,原審法院僅就該項前段規定之侵權行為為論述,即無
不合。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445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3 月 24 日
要  旨:
按權利人於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並因其行為造成特殊情況,足以使
義務人正當信任權利人已不欲行使權利,或不欲義務人履行義務時,經斟
酌當事人間之關係、權義時空背景及其他主、客觀等因素,依一般社會通
念,可認其權利之再為行使有違「誠信原則」者,自得因義務人就該有利
於己之事實為舉證,使權利人之權利受到一定之限制而不得行使,此權利
失效原則,乃係源於「誠信原則」之特殊救濟方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94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6 月 16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所保護之客體為權利,後段所保護之客
體為權利以外之利益。所謂權利乃得享受特定利益之法律上之力,利益係
指私人享有並為法律(私法體系)所保護,尚未賦予法律之力者而言。權
利本質上亦屬於利益之一種,二者之觀念隨時代變遷及社會需求而相互流
通發展,原難有一絕對之劃清界線。權利與利益並均為法律上之概念,必
須經由法律上之評價始能加以判斷,與單純之事實認定未盡相同。因此,
被害之客體究為權利或利益?應就當事人主張之原因事實加以法律上之評
價後定之,而非以當事人所主張之名稱為準。另在辯論主義及處分權主義
之原則下,原告於起訴時固須表明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民事訴訟法第
二百四十四條第一項第二款),但依「法官知法」、「法律屬於法院專門
」之原則,關於法律之評價、判斷及適用,係法院之職責,法院就當事人
之主張及提出之證據依調查證據程序確定事實後,即應依職權尋求、發現
法之所在,不受當事人所表示或陳述法律意見之拘束。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1年台上字第 49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1 年 04 月 12 日
要  旨:
侵權行為保護之客體,主要為被害人之固有利益(又稱持有利益或完整利
益),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段所保護之法益,原則上限於權利(固
有利益),而不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特別是學說上所稱之純粹經濟上損
失或純粹財產上損害,以維護民事責任體系上應有之分際,並達成立法上
合理分配及限制損害賠償責任,適當填補被害人所受損害之目的,故該項
前段所定過失侵權行為之成立,須有加害行為及權利受侵害為成立要件。
本件出賣人僅與承攬人間有委託製造契約而交付水管供承攬人施工,與定
作人間並無契約關係且未對定作人為任何交付行為,縱交付承攬人憑以施
工之水管有瑕疵,致定作人須抽換水管而支付費用,定作人亦僅受純粹經
濟上損失或純粹財產上損害,尚難認其權利受有如何損害,出賣人自不構
成民法第 184  條前段所定過失侵權行為責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18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6 月 26 日
要  旨:
(一)按連動債信託契約之受託人未盡告知及說明之義務,雖難認其已盡
      民法第 535  條及信託法第 22 條規定之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惟
      受訴法院為充實言詞辯論內容,保障當事人程序權,盡其踐行注意
      令當事人就訴訟關係之事實及法律得為適當完全辯論義務,防止發
      生突襲性裁判,應依民事訴訟法第 199  條第 2  項及第 296  條
      之 1  第 1  項規定,向當事人發問或曉諭,令其為事實上及法律
      上陳述、聲明證據或為其他必要之聲明及陳述,並進而將調查證據
      之結果,依同法第 297  條第 1  項規定,曉諭當事人為適當完全
      之辯論,所踐行之訴訟程序始得謂為無瑕疵。
(二)連動債銷售人員就該項告知、說明及契約內之揭露記載,若能合理
      期待使投資人知悉金融或發行機構可能存有到期不能履約之信用風
      險者,即可認其已善盡告知及說明義務。是以,銷售人員就相關之
      說明及揭露記載,是否已達合理期待使被投資人知悉金融或發行機
      構可能存有到期不能履約之信用風險及對於事後損害之發生,可否
      諉為銷售人員未盡告知或說明義務,即非無再進一步研求之餘地。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73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9 月 18 日
要  旨:
按勞動基準法第 1  條第 1  項後段規定,該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
之規定,又參酌民法第 148 條第 2 項規定適用於任何權利之行使及義務
之履行之立法意旨,於勞工事件得適用同項之誠信原則。然權利人就其已
可行使之權利,在相當期間內一再不為行使,並其不行使之情狀,足以使
義務人正當信任權利人不欲行使其權利,經斟酌該權利之性質,當事人間
之關係,法律行為之種類及其他主客觀因素等,如可認權利人長期不行使
又突然行使之行為,足令義務人陷入窘境,有違事件之公平及個案之正義
時,應認權利人所行使之權利有違誠信原則,其權利自當受限制而不得再
對義務人行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76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9 月 18 日
要  旨:
按行使權利,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權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
依特別情事足使義務人正當信賴權利人已不欲其履行義務,甚至以此信賴
作為自己行為之基礎,而應對其加以保護,依一般社會通念,權利人行使
權利乃有違誠信原則者,應認其權利失效,不得行使。至審酌上開構成權
利失效之要素,得依具體個案為調整。又權利失效係源於誠信原則,如權
利人怠於行使權利確悖於誠信原則,其主觀上對權利存否之認識,則非所
問。再消滅時效係因一定期間權利之不行使,使其請求權歸於消滅之制度
;而權利失效理論之運用旨在填補時效期間內,權利人不符誠信原則之前
後矛盾行為規範上之不足,以避免權利人權利長久不行使所生法秩序不安
定之缺漏,兩者之功能、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均有不同。次按不定期勞動
契約屬繼續履行之契約關係,首重安定性及明確性。其契約之存否,除涉
及工資之給付、勞務之提供外,尚關係勞工工作年資計算、退休金之提撥
、企業內部組織人力安排、工作調度等,對勞雇雙方權益影響甚鉅,一旦
發生爭議,應有儘速確定之必要。參酌德國勞動契約終止保護法(
Kundigungs schutzgesetz) 就勞工對解雇合法性之爭訟明定有一定期間
之限制,益徵勞動關係不宜久懸未定。權利失效理論又係本於誠信原則發
展而來,徵之民法第一百四十八條增列第二項之修法意旨,則於勞動法律
關係,自無於勞工一方行使權利時,特別排除其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193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10 月 17 日
要  旨:
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民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項
定有明文。此項規定,於任何權利之行使及義務之履行,均有其適用。權
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如有特別情事,足使義務人正當信任權
利人已不欲行使其權利,其嗣後再為主張,即應認有違誠信而權利失效。
法院為判斷時,應斟酌權利之性質、法律行為之種類、當事人間之關係、
社會經濟狀況及其他一切情事,以為認定之依據。又權利失效係基於誠信
原則,與消滅時效制度無涉,要不因權利人之請求權尚未罹於時效而受影
響。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34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2 月 27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後兩段及第 2  項,係規定三個獨立之侵權
行為類型,各有不同之適用範圍、保護法益、規範功能及任務分配,在實
體法上為相異之請求權基礎,在訴訟法上亦為不同之訴訟標的。且該條第
1 項前段規定之侵權行為所保護之法益,原則上僅限於既存法律體系所明
認之權利,而不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特別是學說上所稱之純粹經濟上損失
。另同條第 1  項後段及第 2  項所規定之侵權行為,亦皆有其各別之成
立要件。法院如依侵權行為之法律關係為當事人一方勝訴之判決,應於判
決理由中說明當事人一方之請求,如何符合或滿足於該法律關係之構成要
件,倘未記明,即屬判決不備理由。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2年台上字第 97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2 年 05 月 29 日
要  旨:
民法第 148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以損害他人為主要
目的。而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
使所能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較衡
量以定之。倘綜合一切具體情事觀察,權利之行使,對自己所獲得之利益
極微,對他人及社會所造成之損失極大者,實質上即屬違背法律之根本精
神,亦即與權利社會化之內涵及社會倫理背馳,應認為係權利之濫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197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9 月 24 日
要  旨:
法人雖得為權利義務之主體,但必須依靠其代表人或受僱人行使職權或執
行職務始得為之,故其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之成立,係於其董事或其他
有代表權人,因執行職務所加於他人之損害,或法人之受僱人因執行職務
,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時,始與各該行為人連帶負賠償之責任。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85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5 月 07 日
要  旨:
惟按權利失效係源於誠信原則,應以權利人不行使權利,確已達相當之期
間,致義務人產生正當之信賴,信任權利人將不再行使其權利,並以此作
為自己行為之基礎,對義務人之行為有應加以保護之情形,而依一般社會
之通念,權利人如對之行使權利,有違誠信原則,始足當之。權利失效理
論既係針對時效期間內,權利人不符誠信原則之前後矛盾行為規範上之不
足,用以填補權利人長久不行使權利所生法秩序不安定之缺漏,剝奪其權
利之行使,故在適用上尤應慎重,以免造成時效制度之空洞化。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108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6 月 11 日
要  旨:
權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依特別情事足以使義務人正當信任其不欲行使權利
,義務人並已採取相對應之行為時,則基於誠實信用原則,權利人即失其
權利,不得再為主張。而當事人預購攤位時,已明確知悉攤位專有部分面
積,其取得交付後復將之出租收取租金,如嗣後主張因攤位專有部分面積
不足供經營小吃攤而解除契約,自有違誠信原則且礙交易安全,其解除權
之行使,不生效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191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0 月 08 日
要  旨:
按行使權利,本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至權利人在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
利,依特別情事足使義務人正當信賴權利人已不欲其履行義務,甚至以此
信賴作為自己行為之基礎,而應對其加以保護,依一般社會通念,權利人
行使權利乃有違誠信原則者,即應認其權利失效,不得行使。次按判決固
謂已斟酌訂立契約當時之事實等一切情狀,本於經驗法則及誠信原則,從
契約之主要目的及經濟價值作全盤之觀察,對於契約其中之條款進行解釋
,並為當事人不利之判決,然實際上就契約其他重要部分,當事人為此約
定之目的,當事人有利之主張為何不可採等,未詳為審究,該判決即有違
誤。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21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2 月 03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 148  條第 2  項規定,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
方法。而所稱行使權利,當涵攝因給付遲延所生契約解除權在內。因此債
權人因債務人給付遲延欲行使契約解除權,於行使該解除權時,亦非不得
依此誠信原則予以檢驗。故房屋漏水並非不得修補,縱所為修補結果不盡
如當事人之意,如與房地買賣價金相較,完整修補所需費用其比例尚低,
倘許當事人行使契約解除權,自顯失公平。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255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2 月 24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 184  條第 2  項規定,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
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因此行為人違反
保護他人之法律,應由其舉證證明其行為無過失,方能免責。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136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9 月 06 日
要  旨:
按契約當事人以確保債務之履行為目的,約定於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或不為
適當之履行時,所應支付之違約金,除契約約定其為懲罰性之違約金外,
均屬於賠償總額預定性之違約金。又違約金之約定,乃基於個人自主意思
之發展、自我決定及自我拘束所形成之當事人間之規範,本諸契約自由原
則之精神,契約當事人對於其所約定之違約金數額,原應受其約束。惟倘
債務人之債務已為一部履行或當事人所約定之違約金過高者,為避免違約
金制度造成違背契約正義等值之原則,法院得比照債權人因一部履行所受
之利益或參酌當事人所受損害情形,減少違約金,此觀民法第 251  條、
第 252  條之規定亦明。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1895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09 月 06 日
要  旨:
法院應究明當事人之行為構成如何類型之侵權行為態樣,再就適用之要件
為論述,始得謂為理由完備。且民法第 184  條關於侵權行為所保護之法
益,原則上限於既存法律體系所明認之權利,而不及於權利以外之利益。
因此,法院如未予辨明遽認當事人應依侵權行為連帶賠償扣抵金、獎勵金
,有判決不備理由之違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7年台上字第 638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8 年 05 月 15 日
要  旨:
對於以居間為營業者,關於訂約事項及當事人之履行能力或訂立該約之能
力,有調查之義務,民法第 567  條第 2  項定有明文。若因可歸責於債
務人之事由,致為不完全給付者,債權人得依關於給付遲延或給付不能之
規定行使其權利,並得請求賠償損害,此觀同法第 227  條第 1  項、第
2 項規定亦明。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103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05 月 27 日
要  旨:
按權利之行使,倘與權利人先前行為相矛盾,破壞相對人之正當信賴者,
有違誠實信用原則,固不生行使權利之效力。惟該所謂「禁反言原則」之
適用,須權利人有外觀之行為,足使相對人正當信賴其已不欲行使其權利
,始足當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60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03 月 31 日
要  旨:
權利失效係源於誠信原則,以權利人不行使權利已達相當之期間,致義務
人產生權利人將不再行使其權利之正當信賴,並以此作為自己行為之基礎
,而依一般社會通念,權利人嗣後如又對之行使權利,有違誠信原則者,
始足當之。因此,倘權利人僅長時間未行使權利,別無其他足致義務人產
生將不再行使其權利之信賴,並據此信賴作為嗣後行為之基礎,而應予保
護之情形者,即難認有權利失效原則之適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71年台上字第 73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71 年 02 月 24 日
要  旨:
查權利之行使,是否以損害他為人主要目的,應就權利人因權利行使所能
取得之利益,與他人及國家社會因其權利行使所受之損失,比衡量以定之
。倘其權利之行使,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及國家社會所受之損失甚大
者,非不得視為以損害他人為主要目的,此乃權利社會化之基本內涵所必
然之解釋。(已審編為判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86年台上字第 376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86 年 12 月 18 日
要  旨:
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
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定有明文
。本項規定前後兩段為相異之侵權行為類型。關於保護之法益,前段為權
利,後段為一般法益。關於主觀責任,前者以故意過失為已足,後者則限
制須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兩者要件有別,請求權基
礎相異,訴訟標的自屬不同。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1777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8 月 11 日
要  旨:
債權讓與,債務人於受通知時所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皆得以之對抗受讓
人,民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文。所謂得對抗之事由,不以狹義
之抗辯權為限,而應廣泛包括,凡足以阻止或排斥債權之成立、存續或行
使之事由在內,蓋債權之讓與,在債務人既不得拒絕,自不宜因債權讓與
之結果,而使債務人陷於不利之地位(本院五十二年台上字第一○八五號
判例參照)。又上開條項固規定債務人於受通知時所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
,皆得以之對抗受讓人。惟尚非得據此為反面解釋謂凡於債務人受通知後
所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皆不得以之對抗受讓人。蓋債權之讓與,僅變更債
之主體,於債之同一性不生影響。且債務人對於債權之讓與不得拒絕,自
不應因而使其受不利益。故如債權係基於雙務契約而發生者,於一方當事
人將債權讓與後,有法定解除之原因發生,經他方當事人行使解除權時,
因解除權之行使發生溯及效力,致契約自始歸於無效,受讓人之債權自歸
於消滅。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255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11 月 16 日
要  旨:
解釋意思表示,應探求當事人之真意,以過去事實及其他一切證據資料為
斷定之標準,不得拘泥於所用之辭句。此外,債權讓與係以移轉特定債權
為標的之契約,附隨於原債權之抗辯權,不因債權之讓與而喪失;而所謂
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不獨實體法上之抗辯,訴訟法上之抗辯亦包括在內
。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1394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6 月 28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權利之行使,不得違反公共利益,或以損害
他人為主要目的。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依誠實及信用方法。該條所稱
「權利之行使」,當涵攝因契約所約定保留之解除權在內,是當事人於訂
立契約時,縱有約定保留之解除權,於行使該解除權時,亦非不得依此誠
信原則予以檢驗。倘行使該解除權,於自己所得利益極少,而他人因該解
除權之行使所受之損害甚大者,即非不得視為有違誠信原則而不得為之,
此乃權利社會化基本內涵所必然之解釋。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1352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6 月 26 日
要  旨: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而故意以背於
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此二種侵權行為類型,其所保護之
法益,前者為權利,後者為一般法益。至於主觀責任,前者以故意過失為
要件,後者則限於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故兩者要件
相異,請求權基礎亦不相同。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79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4 月 17 日
要  旨:
第二審法院以訴為非變更或無追加之裁判,不得聲明不服,此觀民事訴訟
法第四百六十三條準用同法第二百五十八條規定自明。此項裁判既不受第
三審法院之審判,則該事件之第二審判決縱經第三審法院廢棄發回更審,
於更審程序中,當事人仍不得就此重為爭執,第二審法院不得為相反之裁
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950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5 月 15 日
要  旨:
按權利固得自由行使,義務本應隨時履行,惟權利人於相當期間內不行使
其權利,並因其行為造成特殊之情況,足引起義務人之正當信任,認為權
利人已不欲行使其權利,或不欲義務人履行其義務,於此情形,經盱衡該
權利之性質、法律行為之種類、當事人之關係、經濟社會狀況、當時之時
空背景及其他主、客觀等因素,綜合考量,依一般社會之通念,可認其權
利之再為行使有違「誠信原則」者,自得因義務人就該有利於己之事實為
舉證,使權利人之權利受到一定之限制而不得行使,此源於「誠信原則」
,實為禁止權利濫用,以軟化權利效能而為特殊救濟形態之「權利失效原
則」,究與消滅時效之規定未盡相同,審判法院當不得因已有消滅時效之
規定即逕予拒斥其適用,且應依職權為必要之調查審認,始不失民法揭櫫
「誠信原則」之真諦,並符合訴訟法同受有「誠信原則」規範之適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843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0 月 08 日
要  旨:
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
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定有明文。
本項規定前後兩段為相異之侵權行為類型。關於保護之法益,前段為權利
,後段為一般法益。關於主觀責任,前者以故意或過失為已足,後者則限
制須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兩者要件有別。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961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觀諸本件事實,係委託人委託承攬運送人將系爭系爭儀器運送至目的地,
而承攬運送人復與運送公司及航空公司成立另一運送契約。準此,於外部
關係上,承攬運送契約係存在於承攬運送人與運送人間,委託人並不與運
送人間發生權利義務關係。委託之物品於運送過程中發生損害結果,委託
人既非運送契約之債權人,自不得對運送公司及航空公司主張債務不履行
責任。委託人雖得依據侵權行為規定向承攬運送契約之當事人請求,然基
於此項請求之法益限於固有利益之損害,而不及於純粹經濟上損失或純粹
財產上損害。委託人未就系爭儀器損害部分主張侵權行為,而請求承租費
、交通費等純粹經濟上損失,自不符侵權行為保障要旨。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2363 號 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12 月 16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一項規定,債務人於受通知時,所得對抗讓與人
之事由,皆得以之對抗受讓人。所謂得對抗讓與人之事由,不以狹義之抗
辯權為限,應廣泛包括凡足以阻止或排斥債權之成立、存續或行使之事由
在內,且兼指實體法上及訴訟法上之抗辯權而言。是債務人於受讓與通知
時,對於讓與人之債權,倘已符合同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所定要件而
適於行使抵銷權者,自得為抵銷之意思表示,並以消滅債務之效果對抗受
讓人,於此情形,初無同法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二項「債務人於受通知時,
對於讓與人有債權者,如其債權之清償期,先於所讓與之債權或同時屆至
者,債務人得對於受讓人主張抵銷」規定之適用。蓋該條項所規定之抵銷
權,係專指債務人於受債權讓與之通知時,尚未具備抵銷適狀,為保護債
務人之抵銷利益,及兼顧受讓人之利益,特設其抵銷權發生要件有別於同
法第三百三十四條第一項有關抵銷適狀之規定,兩者各有其規範之目的,
不可不辨。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 1529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9 年 08 月 19 日
要  旨:
按權利人倘欲單獨申請為地上權之設定登記,得陳明不能覓致義務人為共
同申請登記之理由,填具保證書;並於證明土地之租賃或地上權設定契約
之存在等登記原因文件或土地權利書狀不能提出時,提出鄉鎮保長或四鄰
或店舖之保證書為已足,不以提出權利人與義務人間有以口頭或書面訂立
租賃或地上權契約之證據,或除權利人外應由鄰里長或其他第三人蓋章之
「他項權利登記聲請書」為必要。次按權利人於相當期間內不行使其權利
,並因其行為造成特殊情況,足以使義務人正當信任權利人已不欲行使權
利,或不欲義務人履行義務時,經斟酌當事人間之關係、權義時空背景及
其他主、客觀等因素,認依一般社會通念,可認其權利之再為行使有違「
誠信原則」者,自得因義務人就該有利於己之事實為舉證,使權利人之權
利受到一定之限制而不得行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0年台上字第 101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0 年 03 月 03 日
要  旨:
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一條之罪,係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之方法逃漏稅捐為其
構成要件。所謂詐術必須積極行為始能完成,至不正當方法,亦須具有與
積極之詐術同一之型態,方與立法之本旨相符。蓋以此等行為含有惡性,
性質上屬於可罰性之行為,故在稅法上科以刑事責任。如非以詐術或類似
詐術之不正當方法等積極行為逃漏稅捐者,除各稅法上另訂有罰鍰罰則,
應責令補繳稅款並科以罰鍰外,不能遽論以該條之罪。故所使用之方法是
否為詐術或類似詐術之不正當方法,自應於犯罪事實內翔實記載,並於理
由內敘明所憑之依據及其認定之理由,始為適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108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4 月 23 日
要  旨:
證據能力係指該證據可以作為判斷基礎或資料之資格,與證據證明力不同
,自無從以環境稽查樣品監管作業規範規定謂係關於採樣或其檢測報告有
無證據能力之特別規定。縱謂稽查人員就土壤之採樣違背法定程序,其有
無證據能力之認定,亦應依刑事訴訟法第 158-4  條之規定,審酌人權保
障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421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02 月 11 日
要  旨:
證據之取捨及判斷,屬事實審法院之職權,苟其所為之判斷,無違經驗法
則及論理法則,即不能指為違法。此外,不起訴之案件,非發現新事實或
新證據,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所謂新事實或新證據,祇須為不起
訴處分以前未經發現,且足認被告有犯罪嫌疑為已足,並不以其確能證明
犯罪為要件。至於僅止於用來爭執證明力之彈劾證據,並無嚴格證明法則
之適用,自無所謂於詰問或反詰問時,就該審判外不一之陳述,提出詰問
或反詰問後,始能使之成為彈劾證據資格之問題。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135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3 月 27 日
要  旨:
(一)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條準強盜罪之規定,將竊盜或搶奪之行為人為防
      護贓物、脫免逮捕或湮滅罪證而當場施強暴、脅迫之行為,視為施
      強暴、脅迫使人不能抗拒而取走財物之強盜行為,乃因準強盜罪之
      取財行為與施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雖與強盜罪相反,卻有
      時空之緊密連接關係,以致竊盜或搶奪故意與施強暴、脅迫之故意
      ,並非截然可分,而得以視為一複合之單一故意,亦即可認為此等
      行為人之主觀不法與強盜行為人之主觀不法幾無差異;復因取財行
      為與強暴、脅迫行為之因果順序縱使倒置,客觀上對於被害人或第
      三人所造成財產法益與人身法益之損害卻無二致,而具有得予以相
      同評價之客觀不法。故擬制為強盜行為之準強盜罪構成要件行為,
      雖未如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強盜罪之規定,將實施強暴、脅迫所導
      致被害人或第三人不能抗拒之要件予以明文規定,惟必於竊盜或搶
      奪之際,當場實施之強暴、脅迫行為,已達使人難以抗拒之程度,
      其行為之客觀不法,方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法相當,而得與強盜罪
      同其法定刑(司法院釋字第六三0號解釋參照)。至於行為人所施
      用之強暴、脅迫行為,是否足使被害人在身體或精神上達於難以抗
      拒之程度,自應就當時之具體事實,予以客觀之判斷。本件原判決
      認定上訴人行竊後,為防護贓物、脫免逮捕,而有與被害人丁○春
      拉扯、扭打、口咬,及以固定鉗毆打其頭部致其受傷等當場施以強
      暴之行為,惟對於上訴人所施用之強暴方式,是否已達使人難以抗
      拒之程度,致其行為之客觀不法與強盜行為之客觀不法相當,並未
      於事實欄予以認定記載,理由內並說明「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條第一
      項強盜罪,明定以強暴、脅迫等致使不能抗拒為構成要件,而本條
      準強盜罪則無,故一有強暴脅迫之實施,即與規定相當,而不以使
      人不能抗拒為必要。」云云,資為論處上訴人加重準強盜罪刑之依
      據,揆諸上揭說明,其所持之法律見解自有可議。
(二)刑事案件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係憲法所保障之基本人權及訴訟權
      基本內容之一,不容任意剝奪。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六條、第一
      百七十一條亦均規定當事人或辯護人得於審判期日,及法院或受命
      法官於審判期日前準備程序訊問證人時,有詰問證人之權利。被告
      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依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
      九條之一第二項規定,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固非
      無證據能力。然為保障被告詰問權之行使及經由交互詰問以發見真
      實之目的,故檢察官於偵查中訊問被告以外之人時,如未予被告行
      使詰問之機會,該被告以外之人雖經具結,則除被告於審判程序中
      明示捨棄詰問權之行使,或有客觀上不能到場陳述並接受詰問者外
      (如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各款所列情形),於審判中,
      均應依法傳喚該陳述人到場依法具結,使被告或其辯護人(或輔佐
      人)針對該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內容,有行
      使詰問權之機會,否則該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
      述,應認為係依法應於審判期日調查而未經予合法調查之證據,不
      得作為判斷之依據。卷查上訴人於原審否認有加重準強盜犯行,辯
      稱其遭發現後即欲將竊取之物還予被害人,係被害人不願並施予暴
      力,其復遭被害人之子以鈍器毆打腳踝至骨折,其為保護自己,始
      口咬及持工具打傷被害人等語,並聲請傳喚丁○春及其子為證。按
      檢察官於偵查中以證人之身分傳喚丁○春到場具結後陳述時,上訴
      人雖亦在場,然檢察官除詢問上訴人對丁○春之陳述有無意見外,
      並未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八條第一項規定予上訴人直接詰問丁
      ○春之機會。嗣第一審法院並未以證人身分傳喚丁○春,而上訴人
      於原審業已依法聲請傳喚丁○春到場,乃原審竟未傳喚丁○春依法
      具結,使被告或其辯護人針對其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內容
      ,有行使詰問權之機會,即以丁○春於警詢及偵查中之陳述為斷罪
      資料,亦有不當。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95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7 年 03 月 06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二項規定,係基於當事人進行主義中
之處分主義,固肯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因當事人默示同意
而使本應排除之傳聞證據取得證據能力,惟法院依其補充發見真實之職權
,並維持程序之公正,法律並明定法院須介入審酌傳聞證據作成時之情況
具有「適當性」之要件,始例外賦予其證據能力,並非默示同意,即可無
條件予以容許。因而,法院於適用該條項認傳聞證據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時
,判決理由,除敘明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
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不得為證據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之
事實外,兼須審酌傳聞證據作成時具有可認為以肯認其證據能力為適當之
情況,始告適法。次按第二審法院之審判,除有特別規定外,依刑事訴訟
法第三百六十四條既準用第一審審判之規定而為事實之重覆審,且上開第
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第二項傳聞證據之排除例外係規定於刑事訴訟法第一編
總則之證據章,第一、二審事實審當然均應一體適用。從而,未於第一審
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之傳聞證據,非不得於第二審程序中聲明異議,
縱在第一審程序中因默示同意而取得證據能力者,一旦在第二審程序中聲
明異議,其證據能力之有無,仍須重新審認,否則即於法不合。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8年台上字第 184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8 年 04 月 03 日
要  旨:
九十二年二月六日修正刑事訴訟法增訂傳聞法則及其例外之規定,於第一
百五十九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既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
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陳述符合一定要件時,得為證據,即已明示司法警
察官或司法警察於調查犯罪時,得詢問證人。故於第一百九十六條之一增
訂第一項規定:「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及蒐集證據之
必要,得使用通知書通知證人到場詢問。並於同條第二項將偵查及審判中
訊問證人之有關規定,於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通知及詢問上開證人時得
準用者一一列明,以為準據。其中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項證人應命具結之
規定,並不在準用之列。是證人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陳述
,無論在刑事訴訟法修正前後,均不生具結之問題,自無同法第一百五十
八條之三規定之適用。此項傳聞證據證據能力之有無,悉依第一百五十九
條之二、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等相關規定所定之要
件是否充足資為判斷。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107年上字第 576 號 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10 月 09 日
要  旨:
按民法第 299  條第 2  項所規定之抵銷權,係專指債務人於受債權讓與
之通知時,尚未具備抵銷適狀,為保護債務人之抵銷利益,及兼顧受讓人
之利益,特設其抵銷權發生要件有別於同法第 334  條第 1  項有關抵銷
適狀之規定。次按抵銷欠缺公示方法,且因當事人一方之意思表示即使債
權歸於消滅,易致善意第三人受不測之損害,故抵銷權之行使,仍應依誠
實信用原則。又銀行業者之存款客戶以其定期存款設定質權,非經通知銀
行業者,對銀行業者不生效力,而銀行業者本其龐大之資訊來源,對出質
之客戶有無債權,應知之甚稔,如其受通知時,對出質之客戶已有可抵銷
之債權或將來可行使抵銷之債權,自宜於合理期間內行使抵銷權或告知其
將來可能行使抵銷權,俾使質權人決定是否授與出質人信用或選擇其他確
保債權之行為。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