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6.02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
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
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
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
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
法院對於前項聲請,不得拒絕,並不得先令逮捕拘禁之機關查覆。逮捕拘
禁之機關,對於法院之提審,不得拒絕或遲延。
人民遭受任何機關非法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法院聲請追究,法
院不得拒絕,並應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拘禁之機關追究,依法處理。

第 16 條

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

刑事訴訟法(110.06.16)

第 43 條

前二條筆錄應由在場之書記官製作之。其行訊問或搜索、扣押、勘驗之公
務員應在筆錄內簽名;如無書記官在場,得由行訊問或搜索、扣押、勘驗
之公務員親自或指定其他在場執行公務之人員製作筆錄。

第 97 條

被告有數人時,應分別訊問之;其未經訊問者,不得在場。但因發見真實
之必要,得命其對質。被告亦得請求對質。
對於被告之請求對質,除顯無必要者外,不得拒絕。

第 155 條

證據之證明力,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
則。
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第 156 條

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違法羈押或其
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
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被告陳述其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者,應先於其他事證而為調查。該自白
如係經檢察官提出者,法院應命檢察官就自白之出於自由意志,指出證明
之方法。
被告未經自白,又無證據,不得僅因其拒絕陳述或保持緘默,而推斷其罪
行。

第 159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
證據。
前項規定,於第一百六十一條第二項之情形及法院以簡式審判程序或簡易
判決處刑者,不適用之。其關於羈押、搜索、鑑定留置、許可、證據保全
及其他依法所為強制處分之審查,亦同。

第 159-1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向法官所為之陳述,得為證據。
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
得為證據。

第 159-2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
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第 159-3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死亡者。
二、身心障礙致記憶喪失或無法陳述者。
三、滯留國外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者。
四、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者。

第 159-4 條

除前三條之情形外,下列文書亦得為證據:
一、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公務員職務上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二、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外,從事業務之人於業務上或通常業務過程所須
    製作之紀錄文書、證明文書。
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於可信之特別情況下所製作之文書。

第 159-5 條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
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
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
意。

第 166 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於審判長為
人別訊問後,由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直接詰問之。被告如無辯護人,
而不欲行詰問時,審判長仍應予詢問證人、鑑定人之適當機會。
前項證人或鑑定人之詰問,依下列次序:
一、先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主詰問。
二、次由他造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反詰問。
三、再由聲請傳喚之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主詰問。
四、再次由他造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為覆反詰問。
前項詰問完畢後,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經審判長之許可,得更行詰
問。
證人、鑑定人經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詰問完畢後,審判長得為訊問。
同一被告、自訴人有二以上代理人、辯護人時,該被告、自訴人之代理人
、辯護人對同一證人、鑑定人之詰問,應推由其中一人代表為之。但經審
判長許可者,不在此限。
兩造同時聲請傳喚之證人、鑑定人,其主詰問次序由兩造合意決定,如不
能決定時,由審判長定之。

第 177 條

證人不能到場或有其他必要情形,得於聽取當事人及辯護人之意見後,就
其所在或於其所在地法院訊問之。
前項情形,證人所在與法院間有聲音及影像相互傳送之科技設備而得直接
訊問,經法院認為適當者,得以該設備訊問之。
當事人、辯護人及代理人得於前二項訊問證人時在場並得詰問之;其訊問
之日時及處所,應預行通知之。
第二項之情形,於偵查中準用之。

第 184 條

證人有數人者,應分別訊問之;其未經訊問者,非經許可,不得在場。
因發見真實之必要,得命證人與他證人或被告對質,亦得依被告之聲請,
命與證人對質。

第 196-1 條

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因調查犯罪嫌疑人犯罪情形及蒐集證據之必要,得
使用通知書通知證人到場詢問。
第七十一條之一第二項、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四條、第一百七十五條第二
項第一款至第三款、第四項、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三項、第一百七
十九條至第一百八十二條、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八十五條及第一百九
十二條之規定,於前項證人之通知及詢問準用之。

第 232 條

犯罪之被害人,得為告訴。

第 248-1 條

被害人於偵查中受訊問或詢問時,其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
旁系血親、家長、家屬、醫師、心理師、輔導人員、社工人員或其信賴之
人,經被害人同意後,得陪同在場,並得陳述意見。
前項規定,於得陪同在場之人為被告,或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
官或司法警察認其在場,有礙偵查程序之進行時,不適用之。

第 248-2 條

檢察官於偵查中得將案件移付調解;或依被告及被害人之聲請,轉介適當
機關、機構或團體進行修復。
前項修復之聲請,被害人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得由其法
定代理人、直系血親或配偶為之。

第 248-3 條

檢察官於偵查中應注意被害人及其家屬隱私之保護。
被害人於偵查中受訊問時,檢察官依被害人之聲請或依職權,審酌案件情
節及被害人之身心狀況後,得利用遮蔽設備,將被害人與被告、第三人適
當隔離。
前二項規定,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時,準用之。

第 271 條

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告或其代理人,並通知檢察官、辯護人、輔佐人。
審判期日,應傳喚被害人或其家屬並予陳述意見之機會。但經合法傳喚無
正當理由不到場,或陳明不願到場,或法院認為不必要或不適宜者,不在
此限。

第 271-2 條

法院於審判中應注意被害人及其家屬隱私之保護。
被害人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到場者,法院依被害人之聲請或依
職權,審酌案件情節及被害人之身心狀況,並聽取當事人及辯護人之意見
後,得利用遮蔽設備,將被害人與被告、旁聽人適當隔離。

第 271-3 條

被害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家長、家屬、醫
師、心理師、輔導人員、社工人員或其信賴之人,經被害人同意後,得於
審判中陪同被害人在場。
前項規定,於得陪同在場之人為被告時,不適用之。

第 271-4 條

法院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得將案件移付調解;或依被告及被害人之聲請,
於聽取檢察官、代理人、辯護人及輔佐人之意見後,轉介適當機關、機構
或團體進行修復。
前項修復之聲請,被害人無行為能力、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得由其法
定代理人、直系血親或配偶為之。

第 319 條

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但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得由
其法定代理人、直系血親或配偶為之。
前項自訴之提起,應委任律師行之。
犯罪事實之一部提起自訴者,他部雖不得自訴亦以得提起自訴論。但不得
提起自訴部分係較重之罪,或其第一審屬於高等法院管轄,或第三百二十
一條之情形者,不在此限。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107.01.03)

第 13 條

兒童或少年於審理中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
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因身心創傷無法陳述。
二、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
    。
三、非在臺灣地區或所在不明,而無法傳喚或傳喚不到。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104.12.23)

第 17 條

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
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
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
二、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
三、依第十五條之一之受詢問者。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94.02.05)

第 17 條

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
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
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一、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法陳述者。
二、到庭後因身心壓力於訊問或詰問時無法為完全之陳述或拒絕陳述者。

相關司法解釋

解釋字號:釋字第 384 號

解釋日期: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
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
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
罰,得拒絕之。」其所稱「依法定程序」,係指凡限制人民身體自由之處
置,不問其是否屬於刑事被告之身分,國家機關所依據之程序,須以法律
規定,其內容更須實質正當,並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相關之條件。檢
肅流氓條例第六條及第七條授權警察機關得逕行強制人民到案,無須踐行
必要之司法程序;第十二條關於秘密證人制度,剝奪被移送裁定人與證人
對質詰問之權利,並妨礙法院發見真實;第二十一條規定使受刑之宣告及
執行者,無論有無特別預防之必要,有再受感訓處分而喪失身體自由之虞
,均逾越必要程度,欠缺實質正當,與首開憲法意旨不符。又同條例第五
條關於警察機關認定為流氓並予告誡之處分,人民除向內政部警政署聲明
異議外,不得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亦與憲法第十六條規定意旨相違。均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至遲於中華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失其效
力。

解釋字號:釋字第 582 號

解釋日期:民國 93 年 07 月 23 日
解 釋 文: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就刑事被告而言,包含其在訴訟上
應享有充分之防禦權。刑事被告詰問證人之權利,即屬該等權利之一,且
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正當法
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
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告
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
檢察官或自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
告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故共同被告對其他共同被告之案件而言,為被
告以外之第三人,本質上屬於證人,自不能因案件合併關係而影響其他共
同被告原享有之上開憲法上權利。最高法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二四二三號及
四十六年台上字第四一九號判例所稱共同被告不利於己之陳述得採為其他
共同被告犯罪(事實認定)之證據一節,對其他共同被告案件之審判而言
,未使該共同被告立於證人之地位而為陳述,逕以其依共同被告身分所為
陳述採為不利於其他共同被告之證據,乃否定共同被告於其他共同被告案
件之證人適格,排除人證之法定調查程序,與當時有效施行中之中華民國
二十四年一月一日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規定牴觸,並已
不當剝奪其他共同被告對該實具證人適格之共同被告詰問之權利,核與首
開憲法意旨不符。該二判例及其他相同意旨判例,與上開解釋意旨不符部
分,應不再援用。
    刑事審判基於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對於犯罪事實之認定,採證據
裁判及自白任意性等原則。刑事訴訟法據以規定嚴格證明法則,必須具證
據能力之證據,經合法調查,使法院形成該等證據已足證明被告犯罪之確
信心證,始能判決被告有罪;為避免過分偏重自白,有害於真實發見及人
權保障,並規定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基於上開嚴格證明法則及對自白
證明力之限制規定,所謂「其他必要之證據」,自亦須具備證據能力,經
合法調查,且就其證明力之程度,非謂自白為主要證據,其證明力當然較
為強大,其他必要之證據為次要或補充性之證據,證明力當然較為薄弱,
而應依其他必要證據之質量,與自白相互印證,綜合判斷,足以確信自白
犯罪事實之真實性,始足當之。最高法院三十年上字第三○三八號、七十
三年台上字第五六三八號及七十四年台覆字第一○號三判例,旨在闡釋「
其他必要之證據」之意涵、性質、證明範圍及程度,暨其與自白之相互關
係,且強調該等證據須能擔保自白之真實性,俾自白之犯罪事實臻於確信
無疑,核其及其他判例相同意旨部分,與前揭憲法意旨,尚無牴觸。

解釋字號:釋字第 789 號

解釋日期:民國 109 年 02 月 27 日
解 釋 文:
    中華民國 94 年 2  月 5  日修正公布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 17 條
第 1  款規定:「被害人於審判中有下列情形之一,其於檢察事務官、司
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經證明具有可信之特別情況,且
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一、因性侵害致身心創傷無
法陳述者。」旨在兼顧性侵害案件發現真實與有效保護性侵害犯罪被害人
之正當目的,為訴訟上採為證據之例外與最後手段,其解釋、適用應從嚴
為之。法院於訴訟上以之作為證據者,為避免被告訴訟上防禦權蒙受潛在
不利益,基於憲法公平審判原則,應採取有效之訴訟上補償措施,以適當
平衡被告無法詰問被害人之防禦權損失。包括在調查證據程序上,強化被
告對其他證人之對質、詰問權;在證據評價上,法院尤不得以被害人之警
詢陳述為被告有罪判決之唯一或主要證據,並應有其他確實之補強證據,
以支持警詢陳述所涉犯罪事實之真實性。於此範圍內,系爭規定與憲法第
8 條正當法律程序及第 16 條訴訟權之保障意旨均尚無違背。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2182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06 月 26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利,乃憲法第 16 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利之一,
且屬憲法第 8  條第 1  項規定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
告對證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
,並就其指述被告不利之事項,接受被告之反對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
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3年台上字第 408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3 年 11 月 20 日
要  旨:
按未經被告詰問之證詞有無「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情形,應審查事實審法
院為促成證人到庭接受詰問,是否已盡傳喚、拘提證人到庭之義務;未能
予被告對為不利指述之證人行使反對詰問權,是否非肇因於可歸責於國家
機關之事由所造成;被告雖不能行使詰問,惟法院已踐行現行之法定調查
程序,給予被告充分辯明之防禦機會,以補償其不利益;及系爭未經對質
詰問之不利證詞,不得據以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唯一證據或主要證據
,仍應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該不利證述之真實性。如符合前開要件時,被
告雖未行使對不利證人之詰問權,仍應認合於「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法
院採用該未經被告詰問之證言,即不得指為違法。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4年台上字第 317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4 年 10 月 22 日
要  旨:
證據之證明力,雖由法官評價,且證據法亦無禁止得僅憑一個證據而為判
斷之規定,然自由心證,係由於舉證、整理及綜合各個證據後,本乎組合
多種推理之作用而形成,單憑一個證據通常難以獲得正確之心證,故當一
個證據,尚不足以形成正確之心證時,即應調查其他證據。尤其證人之陳
述,往往因受其觀察力之正確與否,記憶力之有無健全,陳述能力是否良
好,以及證人之性格如何等因素之影響,而具有游移性;其在一般性之證
人,已不無或言不盡情,或故事偏袒,致所認識之事實未必與真實事實相
符,故仍須賴互補性之證據始足以形成確信心證;而在對立性之證人(如
被害人、告訴人)、目的性之證人(如刑法或特別刑法規定得邀減免刑責
優惠者)、脆弱性之證人(如易受誘導之幼童)或特殊性之證人(如秘密
證人)等,則因其等之陳述虛偽危險性較大,為避免嫁禍他人,除施以具
結、交互詰問、對質等預防方法外,尤應認有補強證據以增強其陳述之憑
信性,始足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依據。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5年台上字第 757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5 年 03 月 31 日
要  旨:
刑事被告對證人之詰問權利,乃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之訴訟權利之一,
且屬憲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之正當法律程序所保障之權利。為確保被告對
證人行使反對詰問權,證人於審判中,應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
就其指述被告不利之事項,接受被告之反對詰問,其陳述始得作為認定被
告犯罪事實之判斷依據。例外的情形,僅在被告未行使詰問權之不利益經
由法院採取衡平之措施,其防禦權業經程序上獲得充分保障時,始容許援
用未經被告詰問之證詞,採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證據。而被告之防禦權
是否已獲程序保障,亦即有無「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情形,應審查:(1
)事實審法院為促成證人到庭接受詰問,是否已盡傳喚、拘提證人到庭之
義務(即學理上所謂之義務法則)。 (2)未能予被告對為不利指述之證
人行使反對詰問權,是否非肇因於可歸責於國家機關之事由所造成,例如
證人逃亡或死亡(歸責法則)。 (3)被告雖不能行使詰問,惟法院已踐
行現行之法定調查程序,給予被告充分辯明之防禦機會,以補償其不利益
(防禦法則)。 (4)系爭未經對質詰問之不利證詞,不得據以作為認定
被告犯罪事實之唯一證據或主要證據,仍應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該不利證
述之真實性(佐證法則)。在符合上揭要件時,被告雖未行使對不利證人
之詰問權,應認合於「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法院採用該未經被告詰問之
證言,即不得指為違法。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6年台上字第 359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6 年 11 月 30 日
要  旨:
刑事案件,原則上係以一個被告和一個犯罪事實,作為其構成內容(刑法
的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和刑事訴訟法第 7  條相牽連情形,關涉擴張問
題,屬例外),其中,犯罪事實係指適合於法律所定犯罪構成要件的社會
事實,雖不必為精準的歷史事件,而祇要具備基本的社會事實同一性為已
足,但關於受追訴的對象─「被告」之人別(非指身分基本資料,而係特
定),則一定要完全精準。易言之,縱然確有某一構成犯罪的社會事件發
生,但其行為人究竟是否為被告,控方(含檢察官、自訴人)負有積極的
舉證責任,方足以判罪處刑,反之,法院仍應為被告無罪諭知。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7年台上字第 1749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7 年 05 月 10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採嚴謹證據法則,被告受無罪推定保障,法院認定犯罪事實
,應依憑證據予以嚴格證明,檢察官身為偵查主體,負有實質舉證責任。
又對向犯(對向性正犯)、被害人、告訴人等與被告立場(利害)相反者
,在本質上存有較大的虛偽危險性,基於實務經驗累積,唯恐此等人員的
陳述可能失真,乃發展出認為仍應有補強證據,以佐證其供述憑信性之必
要性。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43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09 年 12 月 10 日
要  旨:
倘曾選任辯護人,但在偵查程序中,於其中一次受訊問或詢問時,自願放棄
辯護依賴權,蓋辯護依賴權係在保障訴訟防禦權之適正行使,屬於個人所專
屬而得自由處分之權利,其於無辯護人在場之情況下,基於自由意志所為之
陳述,並無不可。又如依法轉換為證人地位而為證述,然證人無選任辯護人
在場之權利,其不能以辯護人未到場,而逕謂以證人身分所為之陳述無證據
能力。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09年台上字第 5530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10 年 01 月 21 日
要  旨:
被告單純否認犯行,因係其訴訟上「不自證己罪原則」之踐行,固不能執
為科刑時從重量刑之因子,避免侵害其憲法上享有之訴訟權。若僅敘述被
告犯後否認犯行之犯罪情狀,未據以從重量刑,難謂有何就被告單純行使
訴訟上防禦權,遽認被告犯罪後態度不佳,而採為從重量刑之審酌事項。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110年台上字第 1744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110 年 02 月 25 日
要  旨:
(一)被告未行使詰問權之不利益,經由法院採取衡平措施,其防禦權業
      經程序上獲得充分保障時,亦即符合「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情形時
      ,始容許法院援用未經被告詰問之證詞,採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
      證據。而有無「詰問權之容許例外」情形,應審查:一、事實審法
      院為促成證人到庭接受詰問,是否已盡傳喚、拘提證人到庭之義務
      (即學理上所謂之義務法則)。二、未能予被告對為不利指述之證
      人行使反對詰問權,是否非肇因於可歸責於國家機關之事由所造成
      ,例如證人逃亡或死亡(歸責法則)。三、被告雖不能行使詰問,
      惟法院已踐行現行之法定調查程序,給予被告充分辯明之防禦機會
      ,以補償其不利益(防禦法則)。四、系爭未經對質詰問之不利證
      詞,不得據以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唯一證據或主要證據,仍應
      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該不利證述之真實性(佐證法則)。
(二)刑法詐欺取財罪,被害人之所以「陷於錯誤」因而為財產上之處分
      ,除行為人施用詐術之外,縱同時因為被害人未確實查證、高估對
      行為人之信任,致未能自我保護以避免損害發生時,要無礙於行為
      人詐欺取財罪之成立。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4年台上字第 3728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7 月 14 日
要  旨:
按刑事訴訟法第 159  條之 2  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
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係指被告以外
之人於審判中,以證人身分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
問,而其陳述與先前在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
陳述不符時而言,若被告以外之人未於審判中,以證人身分依法定程序,
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
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縱具有特別可信之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
所必要者,仍不符前開規定,不得依該規定採為斷罪證據。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