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源法律網LawBank                       匯出時間:111.05.26

相關法條

中華民國憲法(36.01.01)

第 11 條

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中華民國刑法(111.02.18)

第 144 條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
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一萬元以
下罰金。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110.12.15)

第 54 條

政黨及任何人從事競選或罷免活動使用擴音器,不得製造噪音。違反者,
由環境保護主管機關或警察機關依有關法律規定處理。

第 99 條

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
投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預備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預備或用以行求期約或交付之賄賂,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於犯罪後六個月內自首者,減輕或免除其刑;因
而查獲候選人為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
犯第一項或第二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者,減輕其刑;因而查獲候選人為
正犯或共犯者,減輕或免除其刑。

相關判例裁判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2年台上字第 89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2 年 02 月 27 日
要  旨: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賄選罪係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
,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
行使為構成要件。亦即須視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行賄之犯意,而約使有
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客觀上行為人所行求期約或交付
之賄賂或不正利益是否可認係約使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之一定行使或不行使
之對價;以及所行求、期約、交付之對象是否為有投票權人而定。上開對
價關係,在於行賄者之一方,係認知其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意思表示,
乃為約使有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在受賄者之一方,亦
應認知行賄者對其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意思表示,乃為約使其為投票權
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且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
錢之多寡為絕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
觀情事而為判斷。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5年台上字第 1225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5 年 03 月 09 日
要  旨:
所謂競選之政見與行求期約之賄選,尚非完全不可區分,一般競選之政見
係指藉由公共事務之理性思辨,候選人提出具有見地之看法、主張或藍圖
願景,以作為其當選後之施政方針。是競選政見多偏向選民較關切之公共
政策、福利政策等之公共事務,而該政策訴求能否實現,須待民意機關審
議通過預算或委由集體力量加以處理,並非候選人一人所能決定操縱,且
該政策訴求之利益與有投票權之人無對價關係時,始得認非賄選行為。

裁判字號:最高法院 96年台上字第 163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6 年 01 月 11 日
要  旨:
選舉乃民主政治之碁石,候選人提出施政理念,透過選民之檢驗、認同與
支持,為民主政治之核心價值及參政權精義之所在,此項候選言論如不違
法,均受憲法所定言論自由之保障。又政治為眾人之事,施政者以謀求大
眾之福利為依歸;但對於具有特殊功能之特定族群或弱勢小眾,予以優先
之照料與扶持,亦屬施政平等與弱勢優先之體現。政府對於具有政令宣導
及文化傳承角色功能之原住民頭目以適當之津貼,即屬上開理念之實踐,
難以賄選等量齊觀。又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明定:對
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
票權或為一定之行使為其構成犯罪之要件。查頭目津貼之發放,為公平理
念之體現,且上開津貼必待候選人當選後,編列預算再經議會審議通過才
能落實,此項經由議會通過預算所應發放之津貼,屬合法之利益,已非賄
賂或其他不正利益可比,是政見承諾尚與賄選有所區隔。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 91年上訴字第 3486 號 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 91 年 12 月 24 日
要  旨: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五十四條對於候選人政見僅作如下限制:候選人或
其助選員競選言論,不得有左列情事:一、煽惑他人犯內亂罪或外患罪。
二、煽惑他人以暴動破壞社會秩序。三、觸犯其他刑事法律規定之罪。關
於社會福利政策之政見,無論實際上是否可行,亦無論候選人提出該政見
之動機為何,在該項政見尚未成為政府之具體政策前,殊難認為該項意見
之提出在現行法令架構上不可行,而遽認該政見有賄賂選民之嫌。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裁判字號:臺灣花蓮地方法院 93年選訴字第 2 號 刑事裁定

裁判日期:民國 94 年 05 月 09 日
要  旨:
(一)就檢察官在刑事訴訟法之定位而言,我國刑事訴訟法上所規定之檢
   察職權,係以檢察官為行使主體為原則,例如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
   十四條第一項規定:「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
   書為之」,又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對於法院,獨
   立行使職權」,及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四十四條、第三百四十七條所
   定由檢察官提起上訴之上訴權等,堪認代表國家行使公訴權及上訴
   權者,皆係檢察官而非檢察長,僅例外於偵查中通緝之發佈、再議
   聲請之准駁、非常上訴之提起等權限交由檢察長或檢察總長為之。
   此亦可由起訴書以檢察署檢察官為文書全銜,並非由該署檢察長為
   全銜,起訴書並由個別承辦檢察官具名簽署,非由檢察長具名可窺
   知,堪認我國之檢察官具有職權行使之自主性及獨立性,其不同於
   一般行政官,反而享有類似法官對外獨立為意思表示之權限。
(二)我國檢察一體之明文規範定大可從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第六十
   四條予以闡釋,若檢察官對個案之起訴與否均應聽從於檢察長之指
   揮,則此時檢察官之身份宛如行政機關的承辦員,雖自己製作文書
   ,然最終卻須聽命於上級命令為之,則將毫無獨立性可言,並與法
   院組織法第六十一條之規定或我國檢察官之定位相左。故檢察長之
   指揮監督應限於為統一檢察法令、追訴標準及協同檢察力量以發揮
   偵查作用之目的下而為之,為維護檢察權之公正行使,遂賦予檢察
   長行使職務移轉權及職務收取權。故法院組織法第六十四條規定:
   「檢察總長、檢察長得親自處理所指揮監督之檢察官之事務,並得
   將該事務移轉於其所指揮監督之其他檢察官處理之」。其行使上開
   二種指令權之標準,即應界定於檢察官有違法或明顯不當,或於有
   裁量權限之職權不起訴或緩起訴案件或檢察官與檢察長間就法律見
   解或訴追標準有截然不同之看法時,為使檢察機關有一致的見解與
   標準時而予行使。

 (裁判要旨內容由法源資訊撰寫)
資料來源:法源法律網 www.lawbank.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