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 社群分享
論著名稱: 親屬、繼承法判例判決之研究(六)
編著譯者: 陳棋炎
出版日期: 1974.10
刊登出處: 台灣/國立臺灣大學法學論叢第 4 卷 第 1 期 /257-284 頁
頁  數: 28 點閱次數: 1340
關 鍵 詞: 終止收養惡意遺棄重大侮辱親權行使特有財產未成年子女利益
中文摘要: 養父母對養子女不能行使親權時,可否為終止收養關係法定原因之所謂「其他重大事由」,據以終止收養關係?涉及養子女之訴訟能力、夫妻收養子女,應共同為之探討。實務上關於養父母與養子女間爭吵並惡言辱罵,可否為終止收養關係之法定原因?涉及民法第一千零八十一條第一款至第五款各款,與第六款間之關係、終止收養法定原因之惡意遺棄、終止收養法定原因之虐待或重大侮辱之探討。另父母除兩願離婚或裁判離婚以外,可否決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誰屬,則涉及夫妻同居義務與婚姻住所之決定、未成年子女姓氏與其住所、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之親權行使之探討。父母就未成年子女特有財產,所為處分行為或(連帶)保證行為,是否有效?蓋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而父母處分未成年子女(特有)財產,對第三人應屬有效;至父母代理未成年子女,所為(連帶)保證行為則應解釋為無效,始符合民法保護未成年子女利益之本旨。
目  次: 一、不能行使親權,可否為終止收養關係法定原因之所謂「其他重大事由」?(五十七年度台上字第三五九號判例)
(一)養子女之訴訟能力
(二)養父母對養子女不能行使親權,可否為「其他重大事由」,據以終止收養關係?
(三)夫妻收養子女,應共同為之
二、爭吵並惡言辱罵,可否為終止收養關係之法定原因?(五十年度台上字第八八號判決)
(一)民法第一千零八十一條第一款至第五款各款,與第六款間之關係
(二)終止收養法定原因之惡意遺棄
(三)終止收養法定原因之虐待或重大侮辱
三、父母除兩願離婚或裁判離婚以外,可否決定未成年子女監護權誰屬?(五十五年度台上字第二八○六號判決)
(一)夫妻同居義務與婚姻住所之決定
(二)未成年子女姓氏與其住所
(三)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之親權行使
四、父母就未成年子女特有財產,所為處分行為或(連帶)保證行為,是否有效?(五十三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一一號判例)
(一)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
(二)未成年子女特有財產
(三)父母處分未成年子女(特有)財產,對第三人應屬有效
(四)父母代理未成年子女,所為(連帶)保證行為,是否有效?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