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論著名稱: 保證契約與善良風俗-以債務人之無資力父母、配偶或子女為保證人之契約為例 ( Agreements to Stand Surety and Boni Mores-)
編著譯者: 吳瑾瑜
出版日期: 2008.12
刊登出處: 台灣/臺北大學法學論叢第 68 期 /41-93 頁
頁  數: 53 點閱次數: 1468
下載點數: 212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學院 授權者指定不分配權利金給作者)
關 鍵 詞: 保證契約近親保證契約單務契約善良風俗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
中文摘要: 在重視家人間互助扶持、相濡以沫精神的我國社會,近親擔保的保證契約屢見不鮮。諸多大眾為親人「當保人、成呆人」,傾家蕩產淪為無產階級的事例亦層出不窮。面對這些社會現況,我國法院通常認為是私法自治的領域,契約自由原則的當然結果,無置喙餘地或介入修正的必要。
近親擔保的保證契約,本為保證契約之一種,似非嶄新議題。惟仍應受關注者乃在於,當保證人置己身利害於度外,純粹基於其與債務人的父母、子女、配偶關係,為債務人擔保債務之清償,締結遠逾其財務負荷能力之保證契約,並有墜入債務深淵、終身貧困危險時,此種「毀滅性後果」,是否會影響該保證契約的法律效力?尤其若於締約當時,即可預見保證人未來之可能收入與可供強制執行之財產,將不足支付利息債務時,該類顯然不具經濟理性、且可能侵蝕保證人安身立命基礎、危害其生存權的契約,是否應該承認其效力?債權銀行財產權與保證人生存權之衝突,是否屬於契約自由之必要之惡,而仍具社會正當性、為法律所容許,值得詳細論究。
不同於吾人對無資力近親擔保法律問題的渾然不覺,在我們經常師法的德國,近親保證契約有相當長的時間為眾人關切的焦點。西元 1989 年德國聯邦最高法院第一次有機會審查並處理近親保證契約,西元 1991 年出現第一個認定近親保證契約有違善良風俗的判決。依據聯邦最高法院的見解,雖在締約當時即可預知保證人並無足夠財力可以履行保證債務,亦即縱使保證債務逾越保證人的清償能力,並不足以作為否定保證契約效力的理由。只有在締約的當時即可確定,主債務對保證人沒有個人利害關係,保證人甚至無力清償利息債務,保證契約對債權銀行不具任何經濟理性時的情形,可因擔保責任範圍與保證人的擔保能力顯不相當,隱含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而謂違反善良風俗。
如何判斷近親保證契約蘊涵「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聯邦最高法院有一定的審查基本原則。若擔保責任範圍與保證人的擔保能力顯不相當,則債權銀行會被推定以違反善良風俗的方法利用保證人與主債務人間的(血緣或情感)上親密關係。至於擔保責任範圍與保證人的擔保能力是否顯不相當,聯邦最高法院通常審酌保證(最廣)債務範圍、保證人締約當時的清償能力、主債務其他擔保的存在。縱使經審查後確定保證人的擔保能力不及擔保責任範圍,債權銀行仍可提出反證,舉證推翻以違反善良風俗的方法利用保證人與主債務人間的(血緣或情感)上親密關係之事實。最有力的反證證據,當屬證明擔保債務對保證人「個人」有經濟上的利益或其他利害關係。而防止主債務人脫產,對於違反善良風俗之認定,無足輕重,不能阻卻違反善良風俗之評價。
到目前為止,我國實務未曾因「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質疑契約的內容或效力。但近來部分下級法院處理關於拋棄繼承或請求清償債務的案件,法官面臨財產權與生存權的嚴重衝突,無畏適用法律不正確的批評,強調憲法保障人民生存自由權利、人性尊嚴之精神,選擇優先保護生存權。更有法官援引禮記禮運大同篇「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理念,主張所有民事行為應禁止過度侵害及禁止保護不足原則來審酌,繼而據以認為利息及違約金之債權屬於過度侵害,不得請求。過度侵害的評價,映襯該案之債權不具「社會妥當性」,可謂某種程度的違反善良風俗。這些個案,雖不足顯示「防止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已成法律上通常、普遍的考量,但該思維不無有在民事秩序內生根發芽的可能。
日前通過的繼承編修正案,在社會殷切的期待下,調整當然概括之繼承制度,讓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的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爾後,未成年人可免於天上掉下來債務的威脅;而已經繼承債務的民眾,如果繼承當時是未成年人,在繼續履行繼承債務顯失公平的情況下,也可同享新法有限清償責任的益處。除此之外,新法對繼承的保證契約債務採限定責任。繼承制度的變革,顯示社會的共同價值不認同也不能接受先人債務對未成年人繼承人的「命運挾持效果」。先人債務對未成年繼承人的「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衍然已成社會一致排斥的負擔。杜絕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不啻為決定繼承範圍之「善良風俗」。期待防止可預見毀滅性後果的善良風俗,他日也能激起各方對近親保證契約的反芻與省思,離開「保證人非經濟弱者」的思維窠臼,建構保證契約「締約內容自由」的新價值,讓當事人自治原則在保證契約的領域發展出新內涵,呈現符合社會經驗的風貌。
目  次: 壹、前言
貳、問題背景與提出
一、問題背景
(一)銀行接受債務人之無資力近親擔任保證人的原因
(二)近親願意簽訂遠逾其經濟能力保證契約的原因
二、問題提出
參、德國實務見解發展
一、憲法法院之判決
(一)西元 1993 年 10 月 19 日之判決
(二)西元 1994 年 8 月 5 日之判決
(三)小結
二、聯邦最高法院西元 1993 年至 2000 年間之見解
(一)第九庭的法律見解
(二)第十一庭的法律見解
(三)小結
三、聯邦最高法院現行違反善良風俗的審查標準
(一)審查基本原則
(二)具體認定程序與標準
肆、德國經驗的觀察與分析
一、以善良風俗做為重建保證契約「締約內容自由」的工具
二、善良風俗規範的功能
三、保證契約本質的省思
四、保證契約與善良風俗的衝突
伍、他山之石的啟示-建構審查「近親保證契約」的新價值?
一、「防止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在我國發展為善良風俗之可能性
(一)(民法繼承編修正前)法院實務透露的曙光
(二)民法繼承編修正案的變革-「防止可預見的毀滅性後果」思維的具體體現
二、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與民法善良風俗規定的適用
陸、結論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