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論著名稱: 通訊監察中之最小侵害原則(The Minimization Requirement in Communication Surveillance)
編著譯者: 李榮耕
出版日期: 2012.06
刊登出處: 台灣/臺北大學法學論叢第 82 期 /205-244 頁
頁  數: 40 點閱次數: 1664
下載點數: 160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學院 授權者指定不分配權利金給作者)
關 鍵 詞: 通訊監察監聽最小侵害侵害最少通訊隱私隱私釋字第 631 號解釋
中文摘要: 由於通訊監察對於人民隱私的侵害極為強烈及廣泛,又係以秘密方式進行,是故,最小侵害原則為通訊監察法制中的重要程序規範。司法院釋字第 631 號解釋更是明確指出,此一原則屬於通訊監察執行時所應遵守的憲法誡命。在判斷通訊監察是否合於最小侵害的要求時,應綜合個案中的具體情狀,從客觀面審查執行官員是否已盡到善意合理的努力,以最小化對於與本案無關聯之通訊的侵害。違反最小侵害原則時,應有證據排除法則的適用,如此方能確保執法機關會嚴守相關程序規範。就執行面來說,執法官員可採間續性監察的方式,以減少對於監察對象及無辜第三人的影響。
英文關鍵詞: communication surveillancewiretappingminimizationcommunication privacyprivacyJ.Y. Interpretation No. 631
英文摘要: Communication surveillance conducted surreptitiously results in wide and severe invasion to people’s privacy so the minimization requirement is a materially important procedural rule in the communication law. J.Y. Interpretation No. 631 clearly indicated that the minimization requirement constitutionally governs the execution of communication surveillance. When determining whether communication surveillance complies with the minimization requirement, courts should consider the totalities of the circumstance to decide whether the law enforcement makes good-faith efforts to minimize the intrusion to nonpertinent communications. In order to ensure the police’s compliance with the minimization requirement, communications obtained by wiretapping violating that requirement should be excluded. Law enforcement officers may adopt spot-monitoring which is able to efficiently lower intrusion to targets and innocent third parties.
目  次: 壹、前言
貳、最小侵害原則於通訊監察中之重要性
一、最小侵害原則的概念
二、通訊監察與傳統搜索扣押之差異
三、最小侵害原則為執行上重要之程序規範
參、最小侵害原則於我國法規範上之地位
一、司法院釋字第 631 號解釋
二、通訊保障及監察法
(一)最小侵害原則之明文
(二)自特定明確原則可推導出最小侵害的要求
肆、美國聯邦通訊監察法之規定及實務立場
一、美國聯邦通訊監察法之規定
二、Scott v. United States 案
三、判斷基準及審酌事項
(一)監察通訊的種類及設備
(二)犯罪所涉及的人數及範圍
(三)偵查機關對於個案事實及監察對象的掌握程度
(四)監察對象的通訊模式及習慣
(五)監察對象是否以密語或外國語言進行交談
(六)法院的通訊監察期間內的監督強度
四、執法機關所得採取的通訊監察方式
(一)模式 A(Intrinsic Minimization)
(二)模式 B(Extrinsic Minimization)
(三)模式 C(Dual Recorder Minimization)
(四)模式 D(After-the-Fact Minimization)
伍、通保法相關規定之討論及建議
一、審查基準
(一)通訊監察行為於客觀上是否合理
(二)可參酌之具體事項
(三)於監察期間內全程監聽(錄)的問題
二、最小侵害原則與證據排除
三、排除的範圍
四、其他相關條文的配合及適用
五、可採取的通訊監察方式
陸、結論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