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 社群分享
論著名稱: 論大法官釋憲程序中之「執行」(A Study on ”Execution” in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Procedure)
編著譯者: 吳信華
出版日期: 2014.01
刊登出處: 台灣/國立中正大學法學集刊第 42 期 /1-80 頁
頁  數: 79 點閱次數: 1960
下載點數: 316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中正大學法律學系 授權者指定不分配權利金給作者)
關 鍵 詞: 大法官大法官解釋憲法法庭(院)拘束力確定力執行
中文摘要: 大法官作為實質意義的憲法法院(庭),其所為的「解釋」可被界定為屬於一種「裁判」, 而法院的「裁判」當應予以「執行」,以確保裁判內容之實現。就此吾國現今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十七條第二項即有規定:「大法官所為之解釋,得諭知有關機關執行,並得確定執行之種類及方法。」即係大法官解釋「執行」的法律依據。
然關於大法官解釋的「執行」於法理上當有諸多可予闡釋之處,例如「執行」在釋憲程序中的意涵、與相關概念的辨異、可諭知執行的情狀及諭知內容、何機關可被諭知執行乃至對執行的救濟等,均應予以深入探究。同時對吾國釋憲實務上迄今與「執行」有關的解釋,本文亦藉由學理上的闡釋而一併予以檢視,提出相關檢討與說明,最後並為結論與具體建議。
英文關鍵詞: Grand JusticesJudicial InterpretationConstitutional CourtBinding EffectEffect of FinalizationExecution
英文摘要: In Taiwan, the Grand Justices perform substantial functions of the Constitutional Court. Therefore,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made by the Grand Justices bear the nature of“ court decisions” and should be “executed” accordingly so as to realise the decisions in real terms. According to Article 17 (II) of the Law to Govern the Disposition of Cases by Grand Justices of the Judicial Yuan,“After making a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he Grand Justices may notify concerned authorities and finalise the procedures and measures taken to execute the interpretation”. A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may be thereby executed under the law.
There are theories to elaborate the execution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including the nature and contexts of “execution”, the concept as compared to relevant terms, the conditions and contexts of the notification, the definition of concerned authorities and remedies for the execution. This article will examine and review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concerning the “execution” against the theories to make elaborative conclusions and concrete suggestions.
目  次: 壹、序言
一、概說——「執行」作為大法官解釋實踐的機制
二、本文研究範圍與方法的說明
貳、「執行」概念的界定與相關問題
一、釋憲程序上「執行」的概念與法基礎
二、 各種「解釋類型」「執行」之可能性
三、權力分立下大法官為「執行」與其他國家機關的關係
四、「執行」與「解釋效力」及「暫時處分」之區別
(一)「執行」與「解釋效力」之關聯性
(二)「執行」與「暫時處分」之差異
參、「執行」諭知之內容闡釋
一、釋憲機關宣示執行之情況
二、諭知「執行」的機關
三、「執行」諭知的程序
(一)「執行」諭知之時間點
(二)「執行」諭知的方式
四、「執行」諭知內容的界限
五、對「執行」的救濟
肆、大法官釋憲實務上「執行」之案例觀察與問題探究
一、主要態樣——「規範宣告違憲後過渡期間的法律適用」
二、其他訴訟類型下「執行」之諭知
(一)「憲法疑義」/「機關爭議」的類型
(二)「統一法令」與「審判權劃分」的解釋類型
(三)「補充解釋」與「執行」之關係
三、基礎法理與適用上的觀察說明
(一)「執行」作為確保大法官解釋實現的機制
(二)釋憲實務上對「執行」規定之認知與適用
四、「違憲宣告的模式」與「執行」之關係
五、「執行」之諭知與「解釋效力」關聯性的再探究
(一)解釋「效力」與「執行」在釋字呈現的相似性
(二)「合憲宣告」下的「立法指示」與「執行」
(三)「執行」作為「解釋效力」的後續手段?
伍、結論與建議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