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 社群分享
論著名稱: 論契約解除與歸責事由-以定作人不為協力行為為例-最高法院 100 年度台上字第 783 號判決評析
編著譯者: 邱慧洳
出版日期: 2016.09.28
刊登出處: 台灣/台灣法學雜誌第 304 期 /1-14 頁
頁  數: 14 點閱次數: 1751
下載點數: 56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邱慧洳
關 鍵 詞: 損害賠償契約解除協力行為歸責事由
中文摘要: 民法第 507 規定訂作人不為協力行為時,承攬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定作人為之,訂作人不於期限内為其行為者,承攬人得解除契約,並得請求賠償因契約解除而生之損害,故承攬人據此解除契約並請求契约解除之損害賠償並無疑義,然而若依民法笫 254 條解除氣約或依第 231 條請求損害賠償,是否妥適,本文認為其前提在於定作人之協力義務性質為何,若為真正義務,始有適用民法第254條與第 231 條規定之可能,本案歷審法院針對定作人不為開工通知此一協力義務之違反,理所當然適用民法第 254 條與 231 條規定,似乎忽略探究定作人之協力義務性質,本文將探究民法第 507 條定作人協力義務之性質,以求法律適用之正確。又給付遲延之損害賠償責任以可歸責於債務人為要件,然債務人給付遲延,債權人依民法第 254 條規定解除契约,此解约權之行使是否赤以可歸責於債務人為要件,我國實務多採肯定見解,本判決亦是,惟國際立法潮流多轉向不以歸責於債務人為必要之見解。又承攬人若依民法笫 507 條規定解除契約是否亦以可歸責於定作人為要件?本文將参照司法實務、學説見解與外國立法例探究協力義務之性質,並評釋本判決因定作人不為協力義務具不可歸貴性而否定承攬人之契約解除權之見解是否妥適。
目  次: 壹、案例事實
貳、本案爭點
參、評析
肆、結論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