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期刊
論著名稱: 許可上訴制、美國最高法院與金字塔型訴訟建構(Discretionary Review,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S and the Pyramidal Structure of the Court System)
編著譯者: 林超駿
出版日期: 2019.03
刊登出處: 台灣/臺北大學法學論叢第 109 期 /1-90 頁
頁  數: 90 點閱次數: 1037
下載點數: 360 點 銷售明細: 權利金查詢 變更售價
授 權 者: 國立臺北大學法律學院 授權者指定不分配權利金給作者)
關 鍵 詞: 許可上訴當然上訴司法造法個案救濟美國最高法院金字塔型訴訟建構
中文摘要: 有關金字塔型訴訟之建構,是近二十多年來我國司改重要議題之一,然審視兩次司改會議之提案,皆迴避了一項重要問題,即作為金字塔頂端之法院到底應擁有何種審判權?此一議題因涉及終審法院之受理案件數量及其定位,故在整體金字塔型訴訟建構乙事上,居於關鍵地位。其中,從比較法與學理角度看,這主要是指金字塔頂端之法院,是否應賦予其許可上訴權限而言。對此,本文擬藉由對美國最高法院許可上訴制度之研究,以剖析金字塔型訴訟制度建構之要素。本文主要論點如下:首先,本文將強調,美國最高法院許可上訴制度之出現,係因歷史之偶然,但最後成為必然,是屬務實處理訴訟制度變革之結果;其次,本文將立論,於許可上訴制度下,美國最高法院並未放棄個案救濟重任,先後發展出不同機制從事此一工作,突顯了兼顧不同功能任務之艱鉅性;復次,在許可上訴制度下,最大之挑戰是在於選案機制設計,以及到底應選什麼案以及多少案,即選案質與量之問題影響深遠;最後,美國法給予吾人最大之借鏡是,許可上訴制將美國最高法院之定位轉為規範控制,以此為基礎,衍生出諸多制度上之重要變革。
英文關鍵詞: Discretionary ReviewMandatory AppealJudicial LawmakingError Correctionthe Supeme Court of the USthe Pyramidal Structure of the Court System
英文摘要: To establish a pyramidal structure of the judiciary has been a paramount goal of judicial reform in Taiwan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Reviewing the two major proposals on this issue, we will find that the jurisdictions of a final court have not been dealt with. However, since the jurisdictions that a final court have not only determines the caseload flown to that court but also characterize the function of that final court, therefore, this is an essential issue for establish a pyramidal structure of the judiciary. By studying the discretionary review (the writ of certiorari) that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S owns, this paper would remind the legal circles in Taiwan to take this issue seriously.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in the US, this paper would make the following four arguments. Firstly,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writ of certiorari evinces that we should adopt a more pragmatic approach to engage judicial reforms. Secondly, the ways that the US Supreme Court has used to make errors correction under the premise of discretionary review is worth of our attention. Thirdly, the toughest task for the US Supreme Court under the system of discretionary review is to select cases in terms of both quantity as well as quality. Finally, the most substantial contribution of discretionary review is to make the US Supreme Court become a law-making institution.
目  次: 壹、前言
貳、美國最高法院許可上訴制出現之法制史觀察:從偶然到必然
一、最初以個案救濟、當然上訴制為基礎之上訴審判權設計
(一)憲法規範背景認識
(二)對於聯邦下級法院判決之救濟
(三)對於州法院終局判決之救濟
二、聯邦上訴法院之設立與對最高法院上訴審判權之影響
(一)聯邦上訴法院出現之背景
(二)許可上訴制雛形之出現
(三)飛躍上訴制之出現:自地方法院逕上訴至最高法院之案件類型
三、許可上訴制度之確立
(一)一九一四以及一九一六兩次修法
(二)一九二五年法官之法後,最高法院上訴審判權之內涵
四、小結
參、許可上訴制對其他上訴管道之影響:個案救濟機制之轉變
一、問題再認識:許可上訴制度與傳統當然上訴管道等之區別
(一)制度之本質差異
(二)功能之差異
二、許可上訴制度出現後,傳統當然上訴管道之萎縮
(一)許可上訴制出現後,兩種傳統當然上訴制度之轉變與萎縮
(二)美國最高法院兩種傳統上訴機制萎縮之可能原因
三、當然上訴管道萎縮後之新興個案救濟機制:簡易裁判制度
(一)美國最高法院簡易裁判法制之源起與類型
(二)簡易裁判之規範觀點:製作程序、功能與案件量
(三)美國法界對簡易裁判之檢討及實務上個案救濟之實例
四、小結
肆、許可上訴制度運作之挑戰:選案之質與量
一、弔詭:美國最高法院聲請案件量只增未減
二、美國最高法院選案機制鳥瞰:由法官到助理的審查機制
(一)選案程序的演變的三階段
(二)大法官助理於美國最高法院選案過程中所扮演之角色
(三)其他輔助選案機制
三、選案機制量的問題:該選多少案件量受理?
(一)美國最高法院受理案件量演變鳥瞰
(二)一九八零年代中期以後受理案件量劇減之可能原因
(三)對於最高法院受理案件量過少之批評與最高法院之回應
四、選案機制質的問題:該選什麼案?
(一)基本挑戰:應選重要案件,但卻難有準據
(二)擇案標準規範之必要性、侷限與重點
(三)是否有其他可強化選案預測性之機制?
五、小結
伍、許可上訴制下美國金字塔型訴訟建構之關鍵:三項挑戰
一、美國最高法院轉為以司法造法為宗旨,是屬金字塔型訴訟建構之核心
(一)以司法造法為宗旨下,美國最高法院三項特色
(二)具許可上訴權限之終審法院,未必會以司法造法為宗旨:日本最高法院之例
(三)問題關鍵之關鍵:不惟制度,抑亦人謀
二、有關人民訴訟權保障之思考,審級利益僅是其中要素之一
(一)許可上訴制度之出現,基本上未侵害人民審級利益之保障
(二)審級救濟次數非美國法有關人民訴訟權保障唯一考慮:以飛躍上訴制度為例
(三)若與個案救濟一併看:訴訟制度變革,不能拘泥於特定原理原則
三、強化金字塔型訴訟構造,許可上訴制度所面臨之兩項重要挑戰
(一)主動選案機制是否有違司法權之本質
(二)由誰負責操作選案機制
四、小結
陸、結論
相關法條:
相關判解:
相關函釋:
    相關論著:
    返回功能列